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风云再起 第十二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5643 2008.12.02 18:24

    薄落谷里的号角声在群山之间回响,低沉而苍凉,给寂静的山谷增添了几分肃杀之气。

  和连心中的疑虑不翼而飞,胸中顿时涌出万丈豪情,他感觉长安城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从此后,大草原上将再现一代霸主,鲜卑王和连的大名将传遍万里河山。

  “命令律日推演率领中军火速赶到薄落谷。”

  “传令豪帅卧沙泉,带上一万人,立即通过薄落谷,占据山谷南端。

  ===

  卧沙泉的一万铁骑呼啸而出,沿着山谷中央的草地纵马狂奔。他们很快穿过十里长的山谷,到达了泾水河畔。

  和连得到卧沙泉平安到达山谷南端的消息之后,一颗心彻底放了下来。豹子到底还是不敢轻捋虎须,一路撤回关中了。

  和连兴奋地高举马鞭,回首狂呼:“兄弟们,杀进长安去!”

  “呼……嗬……”

  “呼嗬……呼嗬……”

  鲜卑人一边打马疾行,一边疯狂地叫喊着,士气如虹。

  铁骑象潮水一般涌进了山谷,冲出了六盘山,沿着泾水河一泻而下,势不可挡。

  =====================

  青石岸是泾水河上游一个很普通的驿站,距离薄落谷六十里。它的左侧是汹涌澎湃的泾水河,右侧是山峦叠嶂的青石山,小小的驿站就座落在青石山的山口上。

  鲜于辅现在就驻马立于驿站门口,望着远处郁郁葱葱的青石山。

  他的背后,霍然就是一身黑色铠甲的颜良。

  “大人,大军列阵完毕!”

  鲜于辅稍稍颔首,转头看了一眼颜良,又看了看后面威武雄壮的大军,神态悠闲地问道:“子威,你看此处风景如何?”

  颜良露齿一笑,拱手说道:“鲜卑人有这么好的葬身之所,想来定会感激我们大汉人的仁慈。”

  鲜于辅微微一笑,说道:“大人挑选的战场总是出乎我们意料,这么好的地方,竟然白白便宜了鲜卑人,实在可惜,可惜。”

  颜良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没有说话。

  “鲜卑人快到了,大战马上就要开始。”鲜于辅手捋三绺长须,平静地说道,“你看,鲜卑人会冲垮我们几个方阵?”

  “冀州的军队虽然过去都是黄巾军的主力,但他们并不熟悉这种方阵战法,也没有和骑兵作战的经验,所以,他们支撑不了太长的时间。”颜良说道,“辛曾大人的五千兵有不少参加过西凉平叛的战斗,实力比冀州军稍强一点,但也于事无补。”

  颜良指着前面的山坡,冷笑道:“还好这里的地形非常不错,鲜卑人从山下冲上来之后,正面攻击我们的宽度不足五百步,这样,他们一次只能冲击我们两个方阵。我们有六个四千人的巨大方阵,鲜卑人没有半天的时间,休想击败我们。”

  “他们哪来的一天时间?”鲜于辅笑道,“能有半个时辰就不错了。”

  ===

  大黑蹲在巨盾后面,心里忐忑不安,神情非常紧张。

  他是河内郡的人,给当地一家富豪种地,勉强维持一家人的生计。黄巾军占据黑山之后,经常下山攻打郡县,掳掠钱财,他就是在那个时候被黄巾军裹挟到黑山的。他参加了几次攻打小城的战斗,也就是拿着长矛跟在后面乱冲一气,他甚至还没有杀过人。

  他抬头看看眼前的巨盾,用力吸了几口气。他想克制一下心中的恐慌,但随即发现自己浑身上下竟然颤栗起来。他赶忙低下头掩饰自己的失态。

  他看到了脚上的战靴。这是李弘李大人送给他的那双战靴,他一直穿着,非常爱护,天天晚上睡觉前,他都要擦拭干净。虽然这双靴子已经陪着他走了两千多里路,许多地方都破了,但他依旧舍不得换一双,因为这是豹子大人送给他的,一个他见过的最大的官,最好的官,一个他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人。

  大黑看着脚上的战靴,想起豹子大人走在泥泞里的那双赤脚,心中的恐惧渐渐散去。豹子大人威震天下,英勇善战,我是他的士兵,一个曾经受过他的恩惠的士兵,竟然在战场上发抖。他觉得很惭愧,很对不起豹子大人。我就是死了,也不能给豹子大人丢脸,也不能对不起豹子大人。

  想到要在战场上死去,大黑不禁想起了还在黑山上的妻子和孩子。他摸了摸藏在怀里的钱,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第一次拿到八百钱的军饷,他非常兴奋,高兴了很长时间,他甚至看到了妻子和孩子的笑脸,但随之他就感到了揪心的痛楚,因为他离家越来越远,离妻子孩子越来越远。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回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怀里的钱交给妻子。如果自己死了,他们会怎么样呢?他们能养活自己,能活下去吗?

  大黑看看周围的战友,悄悄叹了口气。他们都和自己一样背井离乡来到遥远的西疆打仗,他们都有自己的家人,他们一定也和自己一样想着家里的亲人。

  “大人回来了,要开战了。”

  大黑探头看去,只见颜良手执大刀,飞马而来。

  “大黑,你说,会来多少鲜卑人?”身边的战友懒洋洋地问道,“我们打个赌,谁赢了给谁一百钱。”

  大黑嘿嘿一笑,“我不赌钱。上官们都说六盘山以北有三四万鲜卑人,我估计至少有一半人要先到这里。”

  “这话你也信。”那个士兵不屑地瞅了大黑一眼,忿忿不平地说道,“这些上官们坏得很,他们当心惊扰了军心,故意把鲜卑人说得少少的。明明前面有一万敌人,他们却只有一千流寇,这种骗人的幌子我见得多了,不要信。”

  “那你说有多少鲜卑人?”大黑心里一抖,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那个士兵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听说前面有十几万鲜卑人,豹子大人抵挡不住,已经连败好几战了。”

  大黑几乎窒息了,艰难地吞下一口口水,满脸恐惧地望着远处的山林。

  ===

  唐云和尹思坐在树林里,望着山下巨大的步兵方阵,神情既兴奋又紧张。

  “头一次打仗?”田重笑嘻嘻地看看他们,和颜悦色地问道。

  两人连连点头。

  “你们比我当年强多了。我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才十六岁,比你还小。”他指着尹思笑道,“战鼓一响,我吓得掉头就跑,连魂都飞了。”

  唐云和尹思看他神情滑稽,动作非常夸张,都笑了起来。

  “老伯,鲜卑人会冲到山上吗?”

  “山下挖了壕沟,鲜卑人的骑兵冲不上来。”田重摇头道,“我们不需要和敌人肉搏,只要让这五百辆强弩、连弩车发挥威力就行。”

  尹思抬头望了一眼密密麻麻排放在山坡上的战车,激动地说道:“这次定要让鲜卑人有来无回。”

  “老伯,这战车你从哪里弄来的?”唐云好奇地问道,“这些弩车虽然威力惊人,但移动非常不方便,基本上都是守城用的。”

  “这都是京兆尹盖大人送来的武器。”田重苦笑道,“长安武库里就剩下这些笨重的东西了,不要也得要。”

  他伸手拍拍尹思的肩膀,夸奖道:“这次多亏仲志了。这些弩车年久失修,大部分都不能用,兵曹营的工匠们也没有修理过,一个个束手无策。幸好仲志懂得这玩意,否则,我要把它们当柴火烧了。”

  尹思红着脸,不好意思地笑笑。

  “仲志最擅长的就是土木之学,修理这玩意,对他来说就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无需夸奖。”唐云笑道,“过去他在老师家里,还做过抛石用的战车呢。”

  “你说什么?”田重非常感兴趣地问道,“抛石头的战车,威力大吗?”

  尹思脸更红了,他瞪了唐云一眼,小声说道:“我做着玩的,没有试过它有多大的威力。”

  “仗打完了,马上做一个给我看看。”田重一本正经地说道,“兵曹营的工匠要是不够,我再到关中给你招募一批。你放心,钱不成问题,我们多的是。”

  “哈哈,有老伯的支持,这下你想做什么都行,也不用担心挨老师的骂了。”唐云搂着尹思的肩膀说道,“不过,你可要把我伺候好,否则我不拨钱给你用。”

  “你小子,要是敢假公济私,我打断你的腿。”田重伸手打了唐云一下,大声笑道,“仲志啊,文龙要是为难你,你来告诉我,我来收拾他。”

  =====================

  鲜卑铁骑犹如决堤的洪水,一路汹涌澎湃而来,其巨大的轰鸣声惊天动地,震撼山野。

  声势浩大的洪流以雷霆万钧之势,奔腾而至。

  ===

  和连打马冲出阵列,立于泾水河堤之上。

  汉军突然出现在青石岸,大大出乎他的意料。豹子不在薄落谷伏击,却在这里设阵,难道他想凭借这里的狭窄地形再次阻击自己前进的脚步?大军冲击之势已成,任汉军如何抵挡,都已经挡不住鲜卑大军的南下。豹子到底想干什么?

  和连望着绵延起伏的青石山,听着泾水河湍急的水流声,眉头深皱。

  “大王,豹子让步兵在这里阻击我们,无非是想争取时间,让汉军主力尽快撤回长安。”暮盖廷急匆匆地飞马赶来,神情急切地说道,“大王,豹子的主力离这里一定不远,我们攻占青石岸之后,要加快追击速度,以便迅速拿下临泾城。”

  和连迟疑了一下,没有做声。

  “大王,这里绝对不适合伏击。”暮盖廷一眼看穿了和连的心思,大声说道,“你看,这右侧是泾水河,左侧是大山,地形狭窄,豹子的几万骑兵根本找不到埋伏地点。他要想攻击我们,只有一个方向。”暮盖廷手指大军来路,轻松地笑道,“那就是我们的背后。”

  和连顺着暮盖廷的手势,望了一眼远处巍峨的六盘山,心里再无疑虑。他挥手对身后的传令兵说道:“立即命令律日推演,急速赶到青石岸支援。”

  “吹号,发动攻击!”

  一直冲在最前面的卧沙泉部一万铁骑听到攻击号令之后,随即加快了战马的速度,大军风驰电掣,犹如一道呼啸的飓风,朝着青石岸席卷而去。

  ===

  战鼓擂响,激昂的鼓声直冲云霄。鲜卑人的牛角号声也不甘示弱,一浪高过一浪。两种声音交错纠缠,此起彼伏,就象两位酣胡鏖战的勇士正在云端激烈地厮杀。

  大黑瞪大了一双恐惧的双眼,望着铺天盖地一般杀来的鲜卑骑兵,浑身上下不自觉地战栗起来。

  随着脚下大地的抖动,他的心也在剧烈跳动着,胸腔内那颗惊惶失措的心脏不堪重负,好象随时都要轰然炸裂。强烈的窒息感让他头晕眼花,他张大了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战场上炙热的空气,他甚至闻到了空气中的浓烈血腥。

  巨大的轰鸣声冲击着他的双耳,撞击着他的心灵,他的听觉在渐渐失去,他的意志也在一点一点地消逝,他感觉虚空中突然落下了千斤巨石把自己紧紧地押在了地下,他无发承受这种重量,他感受到了深入骨髓的痛苦,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他想放弃挣扎闭上眼睛就这么永远死去。

  他模模糊糊地闭上眼睛,却看到了妻子的笑脸,他要回家,他要活下来,他要把怀里的钱交给妻子,他还没有教孩子们怎么耕田种地。大黑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吼一声,蓦然睁开了眼睛。

  “来呀,快来呀,快上来啊……”

  他声嘶力竭地叫着,喊着,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他要活下来,他要回家。

  鲜卑骑兵越来越近,但他还是觉得敌人跑得太慢了,距离自己太远了,他无法忍受这种漫长的等待,他无法忍受这种痛苦的煎熬,他感觉全身就象一堆被点燃的篝火在熊熊燃烧,烈焰激发了他最原始的力量和信心。

  他在叫喊,疯狂的叫喊,他发现只有这种酣畅淋漓的叫喊才能让他暂时摆脱烈焰烤炙的痛苦。

  “杀……杀……杀……”

  ===

  长箭在空中厉啸,弩矢在空中咆哮,青石山上箭矢如蝗。

  士兵在惨嚎,战马在悲嘶,人仰马翻之后的战场上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急速……急速前进……”

  “冲过去……冲过箭阵……”

  鲜卑人状若疯狂,一个个打马狂奔,丝毫不顾满天的长箭。

  ===

  “放……”

  田重一声令下,一百部弩车发出一声惊天嚎叫,巨大的弩车剧烈的颤抖着,同时喷出了两千支粗壮的弩箭。

  “轰……”

  弩箭犹如闪电一般,稍纵即逝。

  鲜卑人侧翼中箭,霎时间倒下了一片,就象一堵坚实的墙突然间轰然倒塌,令人瞠目结舌。

  无论是士兵还是战马,只要被射中,无一不被洞穿而亡,绝无幸免。

  ===

  和连惊呆了。

  暮盖廷猛然睁大双眼,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眼睛内尽是恐怖之色。

  “弩车。”暮盖廷小声说了一句,接着发出了一声恐惧的嚎叫,“弩车,汉人的弩车。”

  “这就是弩车?”和连指着远处,难以置信地叫道,“这就是弩车?”

  “这就是弩车,大王,汉人很多年没有用了。”暮盖廷心惊胆战地叫道,“命令士兵们不要密集结阵,以散形阵列冲击汉人方阵,减少伤亡。”

  ===

  田重兴奋地沿着山坡飞跑起来。

  “射……再射一轮……给我射……”

  一百部弩车张开血盆大口,再次发出一声惊心动魄的嚎叫,嗜血的猛兽发怒了。

  尹思和士兵们正在给弩车填装铁箭,手忙脚乱。

  “仲志,老伯不会有事吧?”唐云指着在山上乱蹦乱跳,象孩子一般手舞足蹈的田重,担心地问道。

  尹思笑道:“你胡说什么?老伯说他很多年没有看到弩车发威了,他这是高兴。”

  田重跑到山顶上,看着成片成片的鲜卑人栽倒在地,泪水纵横,他举起大汉战旗,纵身狂呼:“大汉天威……我大汉天威啊……”

  ===

  鲜卑人为了这短短的一百多步,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们踩着几千具战友的遗骸,终于冲到了方阵前面。

  血战开始。

  =====================

  鲜于辅驻马立于方阵后方的山包上,看着前面杀声震天的战场,神情还是那么平静,悠闲,就象在欣赏青石山的美景。

  在山包的后方,有三堆象小山一般高的巨木。

  “羽行,我们时候点燃木堆?”左彦拍马走到他身边,小身问道,“前面两个方阵要被鲜卑人击破了。”

  鲜于辅抬头看天,缓缓说道:“再等等,等鲜卑人精疲力竭了,我们再发动最后一击。”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