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朝阳初升 第十七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3338 2005.07.22 11:34

    双方相距二百步。

  雁行队列已经完成。它就象一个大铁椎,杀气腾腾的准备钻进敌人阵中。可怕的是,公孙虎领军的由一千士兵组成的雁头已经领先铁狼所率的由三千士兵组成的锤头四十步。一旦雁头象钉子一样钻进敌军中心,铁狼拿起锤头再重重砸下,则防守阵势必将瓦解。柯最没有看到,阙居看到了却不懂。那个精瘦汉子看懂了却不言语。

  长鹿部落大军的左翼主力三千军开始向中军稳步靠拢,准备接应中军。在柯最看来中军必然抵挡不住慕容风的四千大军攻击。左翼主力顶上中军崩溃后的空缺,就能稳住防守阵形,立于不败之地。

  跑在最前面的公孙虎突然跳上马背,一手拉着马缰,一手高举起手中大斧,回首狂吼起来:“呼嗬……,呼嗬……”

  骑兵们在高速飞驰当中本来就已经热血沸腾,杀气腾腾,猛看见自己主帅如此勇猛,不由的发自肺腑的同声吼叫起来:“呼嗬……,呼嗬……,呼嗬……”

  如雷般的吼叫,如雷般的马蹄声,立时响彻了战场。

  段松的后军听到自己的军队在狂吼,不约而同的举起战刀,同声响应,“呼嗬……,呼嗬……”

  双方相距一百五十步。

  由于双方同时在纵马飞驰,彼此之间很快就拉近了距离。

  双方主将几乎同时高喊:“上箭……”

  双方的号角声如出一辙,分不出哪个是敌军,哪个是自己的。

  双方相距一百二十步。

  “放……”

  战场上瞬时从两个方向,先后发出一片尖利的刺耳啸叫。这叫声高速往云霄里钻去,随即又被马蹄声淹去。战场上空出现了黑压压的二块急速移动的黑云,它们在空中交错而过,互相向对方的方向铺天盖地地射去。

  “咻咻……咻咻……”死亡的气息夹杂着难听的声音冲人心底而去。

  “噗嗤……噗嗤……”箭簇入体的声音不绝于耳,随即就是人仰马翻,惨叫声,然后又都被奔雷般轰鸣的马蹄声淹没。死去的和受伤落马的士兵统统被战马无情地践踏而过,只留下一片血肉模糊的尸体。

  双方相距一百步。 “上箭……”

  双方相距八十步。而铁狼的三千大军距离柯最率领的中军相距一百二十步。

  紧接着就是大吼:“放……”

  这一次天上黑云的范围和密度明显就比上一次大了许多,密了许多,还分成前后二片。黑云穿越了地上奔跑的铁骑,将照在他们身上的阳光都遮住了。

  依旧重复着啸叫声,箭簇入体身,惨叫身,战马和战士的仆倒声,马蹄践踏肉体声,鲜血,尸体。

  柯最的中军前部和公孙虎的突击前军在接受了第二波箭雨的射击后,立即在牛角号声的指挥下,拿出长矛,准备迎头痛击敌军。

  双方相距四十步。面对面都可以清楚看见彼此的相貌。

  天上再次传来令他们魂飞魄散的箭雨射过来的刺耳尖叫声。长鹿部落的士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黑压压巨大的一片。密集的箭雨几乎都射在手执长矛的前军士兵身上。二百多名士兵惨叫着,和着战马临死前的悲鸣,象一片倒下的麦秸一样被冲上来的己军士兵和敌军士兵任意践踏,转眼见就被无数的的马蹄踩成了一片血肉模糊的土地,就象屠宰场一样血腥恐怖。

  而更多的战士就象失去理智的疯子,互相舍命在搏杀,喊杀声此伏彼起。和着风中飘荡的浓烈血腥,激战终于拉开了序幕。

  公孙虎抡圆了手上的巨斧,对着直刺自己而来的长矛,怒吼一声,劈了下去。长矛应声而断,奔马刚刚扬起的马头被这势大力沉的一斧砍成了二半。战马飞腾的庞大躯体带着士兵的惨叫突然横飞了去出,立刻就被三四匹怒马撞飞了起来。半空中手舞足蹈的士兵眼看着自己被一支冰冷的长毛戳穿了胸腹。

  士兵们在公孙虎的带领下,一往无前,奋勇杀敌,根本不顾自己的声后。铁狼指挥的冲锋大军因为没有正面敌人的阻击,可以再次射出长箭,为公孙虎的突击军减轻压力。

  天空中一片欢叫的黑色箭云射入敌人的中军纵深。柯最周围的士兵只看见前面人喊马嘶,并不清楚公孙虎已经带着钉子一样锋利的雁头正在步步深入。象雨一样的敌箭突然射了过来,士兵们促不及防,被射倒了一大片。柯最犹如一头被激怒的野狼,咆哮着,怒吼着,撕扯着,迎着慕容风的士兵杀了过去。

  公孙虎俯身剁死一名准备砍他战马的敌兵,再一个大仰身劈掉了左侧敌骑的半个身子,喷溅而出的鲜血立即染红了他半边身躯。他在最前面,他就是身后战友前进的标志。雁行形队列逐渐发挥了象椎子一样犀利的攻击力。跟在公孙虎后面的战士一列列井然有序,外侧的士兵砍杀敌骑,内侧的士兵补充外侧的伤亡,同时以长矛帮助抵御敌骑凶猛的冲击。阵列中心的战士把一支支夺命催魂的长箭随意射去,大量的射杀密集的敌人。

  长鹿部落的中军在遭受了最早的打击后,逐渐稳定下来,他们就象一群饿红了眼的狼,从四面八方围攻一头陷入了狼群的野牛,张开血淋淋的大口凶狠地扑上去,咬上去,伸出尖利的爪子拼命地撕扯上去。公孙虎带领的这头猛牛发怒了,它角顶腿踢,以自己雄壮的躯体去撞击。

  铁锥冲过了五十步之后,马上就被削去了一层。士兵们大量伤亡,人数剧减,榫子钉下去的速度越来越慢。但这棵钉子已经与长鹿部落稳步推进的左右两翼基本接近。

  左翼三千大军在阙居的指挥下,分出一千人占据了中军出击后留下的空当。在整个中心战场上,公孙虎与柯最各自率领几百人依旧在不依不饶的死斗。长鹿部落大军在他们后面五十步。铁狼的部队距离他们三十步。

  长鹿部落大军调动的角号声此起彼伏。段松在远处首先发现战场上敌军的左翼在移动,各色不同的大旗在有秩序向中军后方飘动。

  “告诉铁狼千夫长,阙居的左翼在往中军后方移动。”段松转身对号角兵叫道。铁狼在奔跑中听到了期盼已久的号声。号声一声紧过一声,就象催命般的吼叫。

  段松的一千部队开始再度启动。士兵们在冲锋号的指挥下,全力打马,马鞭抽在战马身上,发出了巨大的“噼里啪啦“声。战马受激,奋力奔跑起来。速度越来越快,马蹄的轰鸣声越来越响。

  公孙虎终于冲入了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敌军大阵。他发出了一声惊心动魄地吼叫,“长鹿猪……”围在他周围的敌兵就象是疯子一样,根本对他的吼叫就无动于衷。他们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杀死这个敌人。他们耳畔只有一个声音:杀死他。

  公孙虎的大斧已经看不出形状,整个就是血肉模糊的一团东西在左右劈杀,遇着即死,碰上就亡。他的部下紧紧的跟着他,在他的左右后方全心全意的保护着他。公孙虎那高大雄壮的巨大身躯就是他们的战旗,就是他们继续前进的方向。

  小山上,阙居指着公孙虎的突击前军对身旁的精瘦汉字恨恨地道:“他们非常顽强,硬是撕开缺口扎入了阵中。柯最的战打了十几年,为什么连人家一个突击前军都搞不定?”

  “那是公孙虎。一头真正的老虎。”汉子发自肺腑的衷心赞道。

  “风裂,你不要搞错了,他是你的敌人,已经不是你的战友了。”阙居怒声说道。

  “那又怎么样?你看好,我数一下,公孙虎就能进一步,我数十下,公孙虎就能前进十步。”

  阙居脸都气红了,他指着山下杀声震天的战场,声嘶力竭地喊道:“那是我的人,我的人。你为什么还不支援?”

  风裂轻蔑的望了他一眼,“你懂什么?你看到慕容风了吗?大帅必定有后援在其后埋伏。没有人能够赢得了大帅。”

  “你还叫他大帅?你已经背叛了他,知道吗?今天我让你看看,不用阴谋诡计,慕容风也同样会被打败。”

  “你们这些人总是这样小瞧大帅。我们会死的,全部都会死。”风裂同情的望着阙居,就象看着一具死尸一样,喃喃自语道,“大帅的实力,岂是你们这些小人能够估计到的。”

  公孙虎奋力高吼:“杀死柯最,杀死柯最……”

  他看到了柯最,看到了他一生中最仇恨的人。柯最带给他们的噩梦,一辈子都不会散去。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痛,刻骨铭心的恨。

  二万将士的生命。那是二万征战大漠上十年的战士,任何一人都是鲜卑国的功臣。大家与大帅同生共死,宁愿与大帅造反,也不远离开大帅的鲜卑士兵。数不清的战友,数不清的亲人,一瞬间,都让这个叛徒葬送了。

  柯最一直尽力避开公孙虎。但周围的士兵越来越少,终于与公孙虎碰头了。

  柯最没有勇气面对公孙虎的怒吼。他拨转马头退回到大军后方,重新站在了指挥的位置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