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风云突变 第三十一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4833 2008.10.12 11:02

    姜舞犹如一支离弦的长箭,飞一般射向了远处的刺客。

  那名刺客毫无惧色,他站在人群中,冷冷地望着发疯一般号呼而来的姜舞,气定神闲。他慢条斯理地把手上那把精致的短弩揣进怀里,反手拔出了背上的长剑。

  突然,纷乱的人群中,一支三尺铁戟横空而起,直刺狂奔中的姜舞。姜舞大吼一声,硬生生煞住身形,抡刀剁去,“当……”一声响,金铁交鸣之声激荡而起,姜舞虎口巨震,连退三步。

  拿着短戟的是一位短须汉子,相貌平平,杀气盈然。姜舞武功过人,很少碰到对手,自恃甚高,今日竟然被人随手一戟崩开战刀,倒退三步,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他虎吼一声,举刀再攻,“杀……”

  就在李弘栽倒赵云怀中的那一瞬间,大街两旁的人群中突然冲出来十几个灰衣汉子,一个个身着麻布短袍,各举长剑扑向了南军的铁骑士兵。卫兵们措手不及,转眼间被刺杀大半,惨叫杀里,十几个幸存者连滚带爬,飞速靠向正在厮杀的魏断。

  鲜血飞溅在道路两旁的积雪上,看上去触目惊心。

  弃沉举号猛吹,十个缇骑战士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李弘,他们迅速集结,将李弘和赵云团团围住,形成了一个密集的圆桶阵势。

  大街上人群大乱,大家狼奔豕突,惊惶失措的叫喊声充斥了天空。

  “大人……大人……”赵云抱着李弘,大声叫着,由于过分担心和惊惧,他的声音都变了。

  “我没事……”李弘艰难地坐起来,愤怒地喊道,“子龙,令明,你们都给我杀,杀死这些家伙……”

  周围的人听到李弘的声音,心中大定,怒火顿时不可遏制地爆发了,“杀,杀过去……”

  赵云和庞德就象两只饿红了眼的猛虎,咆哮着,带着缇骑战士,疯了一般迎上杀来的十几个灰衣大汉。

  李玮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爬起来,望着龇牙咧嘴的李弘大声叫道:“大人,你怎么样?”

  李弘已经解下了身上的铠甲。那支弩箭的箭镞几乎穿透了重铠,锐利的箭头上沾满了鲜血。李弘拍拍铠甲,勉强笑道:“多亏它了。老伯给我的是一副重铠,几十斤重的铁家伙,没有它,今天死定了。”他伸手指着弩箭射来的方向说道,“敌人站得远了一点,否则,就是重铠也挡不住这凌厉一箭……”

  李弘突然看见了那个刺客,那个刺客也看见了他。刺客发出一声惊吼,猛然加速,飞身狂奔而来。

  李弘一跃而起,稳稳地站在街中,他冷笑一声,随手把重铠丢到地上,右手拔出战刀,左手握住了黑色小斧。李弘的伤口还在淌血,鲜血已经染红了整个衣襟。

  庞德战刀呼啸,迎面劈杀一人,紧随其后的缇骑战士过去都是黑豹义从的队率,无一不是武功高超悍勇莫挡之辈,他们怒吼着,就象一阵飓风似的,“轰……”一声扑了上去,赵云和弧鼎随后杀到,相机支援。

  这批灰衣大汉武功高强,魏断的手下在这短短的几息之内,几乎被他们杀光了。魏断自己也被敌人一剑刺中大腿,巨痛之下身体失去平衡,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只长剑先后激射而来。就在这时赵云赶到,他大吼一声,纵身跃起,抖枪直击而去,枪花犹如缤纷落叶,密集而狂野,将两名刺客尽数纳入枪尖之下。两刺客心神震骇之下,回剑封挡。魏断仰面倒地,赵云从天而降,大枪以燎原之势立杀一名刺客,另外一人不退反进,挥剑猛击。赵云暴喝一声,横枪封架,同时左手成拳,全力击出。剑枪交加,发出一声脆响,紧接着赵云狠狠一拳砸中那人胸口,只听“嘎崩……”一声,刺客凌空倒飞而起,带着凄厉惨叫,带着一篷鲜血,掉落到路边雪地上。

  姜舞一口气狂攻十三刀,执戟大汉面不改色,从容应对,这时弃沉呼啸而来,战刀迎头劈下,两人前后夹攻,勇不可当,执戟大汉顿时手忙脚乱,还没有抵挡三两招,就被弃沉一刀砍中了后背,那人痛吼尚未结束,又被姜舞一刀剁下了头颅。

  “大人怎么样……”姜舞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大声叫道。

  “大人正在杀人……”弃沉一脚踢飞那人的头颅,刀指正在街中激斗的人群笑道,“大人发怒了。”

  李弘张嘴发出一声震天嚎叫,他就象一头受了伤的野狼被彻底激发了凶残的本性,他右手拖刀,在泥泞的雪地上高速飞奔,气势如虹。

  迎面而来的刺客突然腾空而起,手中长剑化作一道精芒,犹如九天惊雷,带着刺耳的厉啸,凌空击来,威势惊人。

  “杀……”李弘狂吼一声,毫不避让,手中战刀高高抡起,以雷霆万钧之势一刀剁下。

  那刺客大惊失色,他没有想到自己要刺杀的对象真是个疯子,这个疯子为了要杀死自己报那一箭之仇,竟然连性命都不要了,疯子要以命换命。刺客稍一犹豫,气势大减。此事双方都已箭在弦上,躲无可躲,不得不发。

  李弘手中小斧突然出手,犹如电光火石一般,直直斩进刺客的胸膛。那刺客张嘴发出一声惨叫,身形一滞,顿时连人带剑被李弘一刀两断。

  “杀……”李弘高举战刀,纵身狂吼。

  没有活着的刺客了。李弘和他的手下实力太强,在很短的时间内,十七个刺客被他们斩杀一空,他们自己连个受伤的都没有,除了李弘胸口的轻微箭伤。

  李弘从头上拽下战盔,狠狠的砸到雪地上,怒声叫道:“给我搜,看看都是谁……”

  十七个刺客,虽然是清一色的汉人打扮,但还是被弃沉等人分辨了出来。有几个是鲜卑,乌丸人,因为摘掉他们的帽子,他们的髡头一览无遗。和李弘,姜舞对阵的两个高手,却是扶余国人。

  “你肯定……?”李弘指着地上的尸体,问一个缇骑战士。这个战士是乌丸人,是白山的乌丸勇士,他十分肯定这两个刺客就是扶余国人。

  “我肯定。”那个战士说道,“你看他们贴身穿的衣服,只有扶余国人才贴身穿这种衣服。”

  李弘想起了风雪。他记得风雪对他说过,她在扶余国是跟随长风先生习剑。风雪到扶余国后,就寄居在长风先生家里。

  “在扶余国,有个顶尖刺客叫丑奴儿,他曾经跟随扶余国大名鼎鼎的长风先生习武。丑奴儿的门下弟子就喜欢干这种刺客的勾当。我看,这两人可能就是丑奴儿的手下。”

  赵云拿着执戟大汉的头颅走了过来,他指着血淋淋的脑袋,问道:“大人还记得这个人吗?”

  李弘摇摇头,诧异地问道:“怎么,子龙,你还认识扶余国人?”

  赵云摇摇头,小声说道:“他是中山国相张纯张大人的侍从。”

  李弘吃惊地看了一眼赵云,又俯身仔细看了一眼那人的面孔,摇头道:“我想不起来了。”

  “我们驻扎在中山国卢奴城的时候,你和张大人经常会晤,我和他的侍从就在屋外闲聊,这个人也在,但他一直不说话。后来我问其他人,才知道他是扶余国人,不会说大汉话,因此我对他的印象很深。”赵云说道。

  李弘点点头,若有所思。

  巡城的北军士兵闻讯匆匆赶来,他们迅速疏散了现场围观的人群,着手处理现场的尸体和血迹。

  李弘在随后赶来的南军士兵和黑豹义从的护卫下,返回了漳月台。

  ====================

  宗正刘虞离开大将军府之后,直接到了漳月台。他看到李弘安然无恙,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听说皇上来了?”

  李弘点点头,笑道:“皇上来了,大家要不停地磕头,要遵守许多规矩,要接接送送,累死了。”

  刘虞轻轻拍了他脑袋一下,笑道:“皇恩浩荡,你小子不心存感激,却说什么怪话,当心我上书弹劾你。”

  “大人手下留情,手下留情。”李弘拱手笑道,“大人还记得中山相张纯吗?”

  “记得。”刘虞说道,“你问他干什么?”

  “张大人现在还在狱中?”

  “去年七月就被陛下赦免了。”刘虞想了一下,说道,“当时张让上书陛下,替张纯说情,历数他的功劳,陛下就这事还特意和我在尚书房商量过。记得我和卢植卢尚书都劝陛下恢复张纯的官职,但陛下没有同意,仅仅就免了他的罪责,把他赶回渔阳老家了。”

  “你问这事干什么?”刘虞又问道。

  “今天的刺客中,有一个是他过去的侍从,还是扶余国人,所以就想起了他,顺便问问。”李弘说道,“在中山国时,张大人待我犹如子弟,教了我许多东西,我很感激他。”

  “此人非常有才能,在北方的声名也不错,可惜……”刘虞叹道,“我大汉国有人不能用,国家岂能不衰啊。”

  =====================

  正月初八。

  今天是谷日,如果这天天气晴朗,则表示今年稻谷丰收,天阴则年歉。民间以正月初八为众星下界之日,制小灯燃而祭之,称为顺星,也称“祭星”、“接星”。

  大将军何进听完将军府司马何颙的详细禀报,难以置信地连连摇头。

  “李弘和他的手下有这么厉害?你请的是高手吗?”

  何颙苦笑道:“我已经很高估李弘的实力了,没想到……”他沮丧地叹口气,接着说道,“博山是刺客中出了名的高手,竟然被李弘一刀剁杀,这个豹子太凶悍了。”

  何进沉吟半晌,说道:“这个人不死,无论在洛阳还是冀州,都是一个大麻烦,如果因为他的存在而使事情篑功亏一篑,我们……”

  “我再想办法。”何颙说道。

  “子将先生什么时候到洛阳?”何进问道,“现在事情有点麻烦,昨天奸阉们蛊惑皇上,劝他把大皇子一起带到冀州去,如果陛下听信了奸阉的谗言,我们……”

  何进神情严肃地看着何颙,郑重地说道:“你还是派人去接一下吧。”

  “我已经派人去了,估计这两天子将先生就可以赶到洛阳。”

  =====================

  曹操听到护羌中郎将李弘在永平街被刺,兴奋的连声叫好。

  曹嵩奇怪地看着儿子,问道:“这有什么好的?李中郎被刺杀,一定是大将军所为,他想斩去陛下的左膀右臂,削弱陛下的实力。陛下不堪一击,我们离死也就不远了。好?有什么好?”

  “当然好了。我们一直不知道李弘的真实想法,但大将军派人一杀,就等于绝了李弘的其他念头。现在,他除了紧紧跟在天子后面,别无他途。如此一来,他和我们的目的就是一样了。”

  “什么目的?”曹嵩问道,“除了保命,我们还能把大将军连根铲去?”

  “当然不能了,现在谁有这个本事?”曹操笑道,“我们要保命,就要保住天子,没有陛下,就没有中官,李弘也是一样。要保住天子,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我们联手对付大将军了。”

  “联手?”曹嵩疑惑地问道,“他会答应吗?你还不认识他吧?”

  曹操笑道:“马上就会认识了。”

  曹操拉着袁绍,两个人一起跑到漳月台探视李弘。曹操和李弘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李弘盛情接待,大家喝了个一醉方休。

  =====================

  正月初九。

  李弘被天子召进宫。

  “黑豹义从什么时候可以赶到洛阳?”天子问道。

  李弘稍稍想了一下,说道:“正月十五,最迟正月十六。”

  初七天子去漳月台探视李弘,感觉李弘待在洛阳太危险,打算派他提前去冀州安排自己回乡的路程和探察冀州民风民情,为自己回乡祭祖做前期准备。天子当初为了试探李弘对自己的忠诚,频频下旨催促李弘回京,也不允许他带太多人马。现在李弘的忠心是给他试出来了,但李弘也差点给人杀了。如果李弘带着现有的人手去冀州,十有八九没过黄河就要被人杀死在荒郊野外,所以天子命令李弘立即派人以八百里快骑赶到西凉,征调黑豹义从来京,随同李弘到冀州。

  听到李弘肯定的答复,天子满意地说道:“那好,黑豹义从一到洛阳,你就去冀州。另外,长水校尉袁术统领的北军骑兵,也归你节制,随你同去冀州。”

  =====================

  正月初十。

  这一天凡磨、碾等石制工具都不能动,甚至设祭享祀石头,恐伤庄稼,也称“石不动”或“十不动”。

  名闻天下的许劭许子将先生到京,洛阳为之轰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