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风云突变 第三十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3952 2007.11.22 08:55

    李弘在旅贲令魏断和三十名南军铁骑的保护下,带着李玮和赵云等六名部下、十名缇骑,出了漳月台,一路缓缓驰向大将军府。

  这两天,经李弘的一再恳求,天子才勉强同意李弘出门拜访太尉张温,宗正刘虞,还有都乡侯皇甫嵩,谏议大夫陶谦等寥寥数人。

  天子不同意李弘在京城随意活动有他的道理。李弘是一个秩俸两千石的中郎将,在洛阳,两千石的官员比比皆是,根本不稀奇。李弘如果要在洛阳随意走动,他就没有资格享受到禁卫军的保护,也没有资格带着三十缇骑随行左右(本朝大将军出行也不过只有三十缇骑随侍),所以天子非常担心他的安全。但李弘言词恳切,天子不好拒绝,只好破例下诏,特许李弘出行可以带缇骑十名,另派禁卫军三十骑负责护卫。

  圣旨一下,洛阳为之轰动,天子对李弘的恩宠,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就差没有封侯拜将了。然而天子似乎多虑了,这两天李弘一直平安无事。

  皇甫嵩和他的两个儿子皇甫鸿,皇甫郦在府中盛情接待了李弘和他的部下。皇甫嵩很器重李弘,两人相谈甚欢。谈到治理西凉的问题,皇甫嵩向李弘推荐了安定人王剪和他父亲大儒王符的著作《潜夫论》。这是李弘第二次听到《潜夫论》了。皇甫嵩久居西凉,对西凉问题了解得十分清楚,所以他对《潜夫论》的阐述比起李玮来,那要全面、详细、透彻得多。李弘听得很入迷,问了许多问题,皇甫嵩不厌其烦,一一解释。

  接着,李弘又提到了鲜卑和乌丸人入侵边境的事,两人随即讨论了抵御胡人的多种策略。皇甫嵩向李弘提起了赵歧和他的《御寇论》。皇甫嵩认为,赵歧在《御寇论》中所提的战守之策,还是颇有见地,值得借鉴的,他建议李弘在适当的时候可以去拜访一下赵歧。

  李弘第二天就邀请谏议大夫陶谦带着自己去拜访了赵歧。赵歧很热情,款待李弘一行,但他得知李弘的来意后,大为兴奋。他拿出自己的《御寇论》,和李弘就抗击胡人,解决边境问题讨论了很长时间。李弘获益匪浅,同时也逐渐得出了一个结论,无论是王符,赵歧,还是皇甫嵩,他们在胡人入侵问题上,更注重的是防御,而不是攻击。

  李弘不由地想到了天子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天子认为防御根本解决不了胡人的入侵问题。要攻击,坚决地攻击,一直打到彻底征服胡人为止,否则,这个祸乱永无平定之日。李弘认为天子说得有道理,汉军总是消极防御,不但助长了胡人的嚣张气焰,也重重打击了汉军的士气,更使得边郡的百姓对汉军失去信心,他们看不到安定的希望,于是纷纷迁徙南下,结果造成边郡人烟荒芜,防御力量更加单薄,防守愈加不堪一击。天子的想法虽然近似疯狂,但的确是解决胡人入侵问题的好办法,问题是,天子的主张能够得到大臣们的支持吗?

  “大人,前面就是永平街。”李玮指着前方熙熙攘攘的人群,大声说道。

  正在胡思乱想的李弘突然被喊声惊醒,他猛地抬起头来,惊喜地说道:“好热闹的地方。”

  ====================

  李弘对于抢亲一事的态度让李玮有点难以接受。

  李玮殚精竭虑,费尽心思,想了一套夜间潜入司空府,劫走筱岚的办法,李弘听完之后,摇摇头,说道:“太复杂,做不了。”

  李玮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仲渊兄,依照你这个办法去做,我们自始至终都要依靠袁术袁大人和你的太学朋友帮忙,这中间如果稍有差错,我们就完了。”赵云想了一下,小声说道,“洛阳对于我们来说,非常陌生,所以你有顾虑,不敢倚仗我们来做这件事,但你想过没有,这些人对于我们来说,同样陌生,我们凭什么信任他们?”

  李玮绝望了,他一心想着筱岚,完全忽视了自己在李弘军中的位置。他刚刚到李弘帐下效力,没有人认识他,更谈不上了解,黑豹义从凭什么相信他?说得难听一点,李弘征辟他为幕僚不是因为他有才能,而是因为无法狠心杀了他。自己劝李弘举兵造反,本来就犯了大忌,李弘不杀自己,已经是个奇迹了。赵云为人忠厚,不想伤害他,所以那句话说得很含蓄,但意思非常明显。他相信孙坚的朋友袁术,也相信自己的太学朋友,但李弘呢?黑豹义从呢?他们凭什么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一群完全陌生的人?

  “大人,你有什么办法吗?”姜舞问道,“大人可是亲口答应仲渊的。”

  李弘笑道:“我能有什么办法?这里我又不熟,除了带着你们去明抢,我还能怎么办?”

  “明抢?”众人一愣,随即笑了起来。

  李玮摇摇头,极度失望地说道:“大人,这不是西凉,不是边郡,这是洛阳,不是你想怎么干就可以怎么干的地方。筱岚是我的人,我当然要尽心尽力去救她。大家好意帮我的忙,我感激都来不及,怎么会害诸位兄弟?大人,请务必相信我一次……”

  李弘望了他一眼,郑重地说道:“仲渊,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我不能相信你。”

  李玮沮丧地几乎要抱头痛哭。

  “仲渊,你不相信我?”李弘看到李玮痛苦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为什么不能明抢?我就要在大街上抢。”

  “我问你,送亲的都是些什么人?难道是北军精锐吗?司空大人的儿子娶亲,全城皆知,这一路上有多少人围观,你想过吗?”李弘笑道,“我们先把人抢到手,然后再趁乱而逃,这么简单的事,你想那么复杂干什么?谁会想到有人当街抢人?大概整个洛阳的人都和你一样,认为洛阳城是天下最安全的地方吧?”

  李玮如梦方醒,突然精神大振,激动地说道:“大人胆识过人,李玮自愧不如,自愧不如。”

  “你对洛阳城很熟,应该知道在什么地方动手最合适。”李弘说道,“你立即定下来,然后带着兄弟们去仔细察看一下地形……”

  “永平街。”李玮不假思索地说道,“我们就在永平街动手。”

  =====================

  永平街楼宇林立,商埠众多,人流拥挤,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李弘飞身下马,在李玮的陪同下,沿街而行。

  “这地方人多,四通八达,进退非常方便。”李玮笑道,“大人的方法很疯狂,没有人想到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敢在洛阳的大街上公然抢一个新嫁娘。”

  “越是出人意料,成功的机会就越大。”李弘说道,“你不要看这个办法简单,但实效。你知道我过去是干什么的吗?”

  李玮摇头笑道:“大人难道记忆恢复了?”

  “我在鲜卑的时候,鲜卑大帅慕容风认为我过去是个刺客,一个顶尖的刺客。”李弘笑道,“刺客讲究的就是简单实效,一般都是在敌人最意想不到的地方突然出现,一击而中……”他话音未落,走在最前面开道的姜舞突然发出一声震天狂吼:

  “有刺客……”

  李弘想都没想,本能的拔刀而出,同时身形闪动,用劲全身的力气把李玮撞飞了出去。

  一支黑色的弩箭厉啸而至。

  李弘躲无可躲,眼睁睁地看着那支弩箭射进了胸口。他被弩箭的巨大惯力带的连退三步,仰面倒进了赵云的怀里。

  现场一片大乱。

  =====================

  “两位爱卿的意思,是把董卓的军队征调到河东?”天子稍加沉吟,问侍立左右的赵忠和张让。

  “对,陛下。”张让说道,“蚁贼余孽在河东郡有愈演愈烈之势,直接威胁到京师的安全,以臣之见,还是征调军队及早剿杀为好,以免让他们形成气候……”

  “北地郡府的告急文书说鲜卑人的军队随时都有可能入侵,此时把董卓的军队调离北地郡,是不是大为不妥?”

  “陛下,胡人年年入侵,无非就是深入边境掳掠一番,对我们没有什么威胁。”赵忠说道,“对我们有威胁的是蚁贼啊,陛下,前两年的蚁贼之祸,其危害之大,陛下难道忘记了?”

  天子犹豫不决。

  “陛下,李中郎的军队正在往长安,一旦北地郡遭到胡人入侵,他们可以及时支援。另外,李中郎的军队里,归属胡人较多,不适宜进驻河东,所以……”

  “那好吧。”天子说道,“许爱卿和几位大人先后上书,为董卓鸣冤叫屈,朕为此事特意征询了李爱卿,李爱卿认为董卓劳苦功高,应该予以封赏,但朕考虑到太尉大人和一帮大臣的意见,还是不予封赏了,就让他恢复原职,率部到河东剿匪吧。”

  “还是陛下公道。”张让笑道,“陛下这次回河间国祭祖,无意携大皇子同行,臣私下听到大臣们议论,说陛下有失公允呢?”

  天子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陛下溺爱小皇子,这本无可厚非。”张让佯做不见,继续说道,“陛下回家祭祖是件大事,万众瞩目,但陛下只带小皇子而不带大皇子,是不是给天下人一个暗示……”张让偷偷看了一眼天子,接着说道,“有人会不会因此而产生怨恨,又因怨恨而产生大逆不道之心……”

  天子阴沉着一张脸,嘴角稍稍抽搐了几下,眼睛内露出愤恨之色。

  “陛下,为了陛下和小皇子的安全着想,陛下还是勉为其难,带上大皇子同行吧。”赵忠劝道,“另外,陛下下个月启程之时,李中郎的西凉大军也已经赶到长安,陛下完全可以从洛阳北军中抽调两万人随同护驾。”

  天子冷冷地看着赵忠,问道:“为什么?”

  “冀州刺史王芬一再上书说黑山蚁贼声势较大,他为了陛下在冀州的安全,现在正在招募士卒准备保护陛下,但那支草草组成的乌合之众能打仗吗?臣看大为不妥啊。”

  天子连连点头,颇为赞同。

  这时,天子看到小黄门蹇硕神色慌张地跑了过来。

  “陛下,李中郎在永平街被刺。”

  天子大怒,恶狠狠地瞪着赵忠和张让两人,大声骂道:“朕看你们是不想活了。”

  两人大惊失色,跪地赌咒发誓,坚决否认是中官所为。

  “走,陪朕去看看,如果他死了,你们休想再活着。”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