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风起云涌 第三十五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5769 2006.01.25 08:17

    审配望着李弘因为过度熬夜而憔悴的面容,感动地说道:“校尉大人要注意休息。蚁贼势大,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平定的。”

  李弘叹了一口气,勉强笑道:“多些审大人关心。只是如今战局逆转,瘿陶被围,如果不能及时挽救危局,恐怕今春百姓的生活更加艰难了。”

  审配望望马车外荒凉的山野,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悲痛, “我看校尉大人暂时还是以保存实力为主,短期内不宜南下和蚁贼决战。如今冀州主力在孤鸿岭全军覆没,郭大人也战死沙场,我们本来想在春耕之前击溃黄巾军的想法已成泡影。”

  李弘缓缓问道:“审大人可有什么建议?”

  审配忍着疼痛,低声说道:“如果你急于南下支援,和蚁贼肯定就是一场血战,其结果必定死伤惨重。张牛角匆忙攻打瘿陶,估计也有一箭双雕的意思。如果你不急于南下,着急的就是张牛角。二十万人待在瘿陶城下,仅每天消耗的粮食就是一个惊人的数量,如果加上攻城的损失,他的补给很难维持。”

  “还有一个对蚁贼非常不利的事情,那就是马上要下雪了。这对武器装备都很差的蚁贼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一旦下雪,张牛角的部队不得不停止攻城。如果下雪的时间加上冰雪融化的时间拖得过长,蚁贼的补给立即就会出现问题,尤其是粮食。”

  李弘也曾想到打击黄巾军的补给运输,但因为地形不熟,难以捕捉到黄巾军的准确补给路线,只好作罢。此时突然听到审配肯定地说到黄巾军会出现粮食短缺问题,非常吃惊地问道:“为什么?”

  “现在蚁贼控制的几个州郡,仅流民就有一百多万,加上二三十万士兵,本地的百姓,有将近二百多万的人口,张牛角根本就没有这么多粮食供应他们。士兵们如果不打仗,一天的口粮是三升(大约相当于现在的900克)粟米,到了战场上,士兵的口粮供应就要翻倍,是六升。这是维持一个士兵能够上战场的最基本最少的口粮了。但三升米,至少可以供应五六个普通难民一天的生活。”

  审配大概话说多了,牵动了伤口。他痛苦地呻吟了几声,挣扎着继续说道:

  “张牛角是蚁贼的大帅,他要对追随自己的士兵和支持自己的百姓负责,他最起码要让这些跟着他的人活下去。所以张牛角一旦在瘿陶滞留的时间过长,粮食问题就会立即凸现出来。这时他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立即撤军,二是等到雪化,攻破瘿陶,用瘿陶的粮食补给部队。”

  李弘听到这里,已经心领神会,郁积在心中的苦恼立即不翼而飞。他高兴地大声说道: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真得太谢谢审大人了。”

  审配痛苦地皱着眉头,咬着牙,颤抖着声音问道:“大人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谢谢审大人。”李弘激动地说道。

  “关键是在下雪之前,一定要确保瘿陶不失。如果张牛角一心想在下雪之前夺下瘿陶,那瘿陶就非常危险了。冯大人只有六千人,在二十万蚁贼的凶猛进攻下,想守住,几乎没有可能。”

  “只要冯大人守到下雪,痛苦的就是张牛角了。”李弘笑道,“审大人,你要是没有受伤多好,凭你的本事,完全可以指挥我们打败张牛角。”

  审配的额头上开始冒汗,他极力支撑着,继续说道:“去年,冀州牧皇甫大人奏请天子,免了冀州百姓一年的赋税用来赈济灾民,所以直到现在,冀州的财政情况尚能勉强自保。这次我到信都城以后,尽力说服冀州牧府的其他官员,给你足够的军饷和补给。你在前线,不要挂记这事,我自会帮你办妥。”

  审配从马车上伸出左手冲着李弘挥了两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下官告辞了。”

  李弘赶忙抢上一步,紧紧握住审配冰冷的手,笑着说道:“感谢大人对幽州铁骑的帮助。大人一路走好,保重。”

  审配用力回握着他的手,很真诚地说道:“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的命。”

  李弘默默地站在寒风之中,任由长发飘洒,一动不动地望着渐渐消失在视野里的马车。

  所谓名士,上安社稷,下安黎明,不畏豪强权贵,不甘堕落流俗。想起审配的这句话,李弘不禁暗暗叹了一口气。士族的庞大势力在大汉国有举足轻重的力量,许许多多有学问有影响力的人,无一不是出身于士族。他们有皇室宗亲,有官宦世家,有门阀豪族,每个势力都掌握着大汉国的权利和财富。所有的士族子弟们都在为了能够更好地生存下去而整日忙碌着。但大汉国如果没有了他们,立即就会彻底崩溃。如果幽州没有刘虞,中山国没有张纯,死去的人可能更多。

  即使黄巾军赢了,靠那几个有学问的首领就能治理好天下吗?他们的绝大部分手下都是大字不识的庶民,他们什么都不懂,他们能帮助百姓吃饱肚子吗?

  天下千千万万的贱民,庶人为什么不能去念书,去做官,去做学问?怎么样才能让庶民和士族一样,可以吃饱穿暖,可以读书做官呢?

  “大人,白山黑翎王的援兵到了。”

  李弘一惊。他猛然回头望着郑信,大声问道:“你说什么?”

  “白山黑翎王的援兵到了。黑翎王难楼很给你面子,派了两千人来。”郑信笑着说道,“恒祭和鹿欢洋已经去接了。”

  带着援兵千里迢迢赶来的是黑翎王难楼的小儿子楼麓。风云铁骑军中的胡兵猛然之间增加到了大约一万人。这不仅让胡族士兵感到有点不可思议,就连汉兵和下级军官也感到了压力,恐惧的压力。

  李弘很高兴,立即命令楼麓的部队并入黑豹义从,将黑豹义从扩充到一营人马,楼麓,恒祭为军司马和假军司马,弧鼎,弃沉两人为军候。射虎回到玉石的部队顶替恒祭任军候。

  由于鲜于辅的燕赵部曲都是汉族士兵,所以李弘特意安排张郃,文丑到鲜于辅手下任军候,将原来的三曲部队折成了五曲,每曲六百人。

  高览因为需要养伤,所以李弘暂时把他安排在田重手下,随后卫屯一起行动。

  第二天,李弘率部出发,带着大部队浩浩荡荡向瘿陶赶去。

  =====================

  斥候飞一般冲进张牛角的大帐。

  “大帅,豹子军动了。”

  张牛角正趴在案几上写文书,闻言抬头看了一样斥候,不紧不慢地问道:“全部出动了。”

  “回大帅,他们的大营已经撤了。前军鲜于银部已经赶到周山庄。”

  张牛角挥挥手,斥候飞速退下。

  张牛角俯身拿起地图,摊到案几上,仔细看了一下,嘴里喃喃自语道:“我就不信你不来。”

  随即大声喊道:“命令各部,午时开始,发动攻击。”

  黄巾军二十万大军分成四部,将瘿陶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张牛角亲自率领大营驻扎在西门。褚飞燕部在北门。白绕和五鹿的部队在南门。杨凤来得最早,他多绕了一点路,部队驻扎在东门。

  黄巾军已经围城三天,却迟迟没有发动攻击。

  五鹿五十多岁,身材消瘦,须发皆已灰白。一般来说,人年纪越大,***应该越少,但五鹿不是,他希望自己能够重振太平教,能够领导黄巾军。

  五鹿之所以叫五鹿,是因为他是个出家道人,法号叫五鹿。他是真正的太平教道士,曾经跟随张角云游天下许多年。他虽然不是张角的八大弟子之一,却是张角收录的最早一批入教门徒,在太平教中资格非常老。就是因为这一点,他非常不服气张牛角出任黄巾军的大首领。

  张牛角也不是张角的八大弟子之一,只是太平教俗家弟子中的佼佼者而已。他有什么资格做黄巾军的大首领,他连太平教的教义都似懂非懂。五鹿认为,自己才是太平教的继任者,只有自己,才真正有资格做黄巾军大首领的位子。所以他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总想找个机会把张牛角推下大帅的位子。

  结果他稍一动作,就惹了一身的祸,差一点连老命都丢了。在得知张牛角北征大败之后,他认为自己攫取黄巾军大首领的机会来了,立即命令自己的几个弟子,寻找借口,不发粮草给白绕和王当。结果王当部被围歼,白绕部被迫放弃襄国,逃进了太行山。随后他就倒霉了。他没有想到褚飞燕的部队到得那么快,自己立即就被王当率军包围了。要不是王当顾忌他是张角的弟子,太平教的前辈,而且还有许多黄巾军的首领纷纷出面帮他讲话,早就把他火拼了。

  幸好张牛角回来的及时,杀了五鹿的几个弟子,平息了这场风波,没有给黄巾军造成更大的损失。但张牛角北征的十八万大军被全部歼灭在幽州战场上,还是沉重打击了黄巾军。

  张牛角没有下台,那要感激褚飞燕和杨凤。褚飞燕和杨凤两人加在一起有十几万部队,黄巾军中没有人撼地动他们。白绕虽然也号称十万部队,但他最多只有二三万人可以拿的出手,其他的士兵都是拿着木棍,铁耙的难民,是跟在他后面混饭吃的。虽然白绕和一些小首领支持五鹿,但没有实力,说什么都是废话。

  白绕一早就来喊他喝酒。白绕是富家子弟,生活一贯奢侈,到了黄巾军,他也没有改掉这些习惯。

  “大师,你在想什么?”白绕笑道:“刚刚打了胜战,杀了郭典,如果再过几天我们打下瘿陶,杀死冯翊,今年好日子就来了。”

  “白帅难道没有看出来,大帅这是在排除异己吗?”五鹿冷冷一笑,慢悠悠地说道。

  白绕大笑,指着五鹿的鼻子道:“你想得太多了。在孤鸿岭,大帅命令我们在侧翼进攻,损失并不大嘛。这次我们在南门佯攻,损失肯定也不会太大。你想什么我知道,只是时机未到,时机未到啊。”

  五鹿看着他,小声问道:“还有时机吗?”

  “当然有。”白绕笑道,“上次要不是你帮我一把,我的部队早在襄国打完了。所以这个忙我一定会帮你的。”

  他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现在我们两个人的兵力加在一起,和褚帅的部队相比,实力上要差一截。但这战一打完,情况就不一样了。你看,无论是攻城,还是阻击豹子军,褚帅的部队都是主力。张牛角自己没有部队,只好拿他这个义子的部队冲锋陷阵。大战过后,褚帅的部队肯定损失惨重,所剩无几。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把杨帅拉过来,再联合一帮黄巾首领,逼迫张牛角让出大首领的位子。”

  五鹿苦笑了一下,说道:“你是不是酒喝多了,出的这都是什么狗屁主意。到了那个时候,大帅连战连捷,杀郭典,杀冯翊,声望如日中天,甘心情愿投靠他的人就更多了。谁会跟我?你会吗?”

  白绕望着他,心灾乐祸地笑道:“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至于派人杀掉张牛角吧?”

  五鹿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四下看了看,怒声说道:“你想干什么?这话也能说?”

  这是大帐外传来侍从的叫声:“大师,白帅,大帅有命令送到。”

  白绕挥手示意传令兵退下,展开案几上的地图,指着下曲阳方向说道:“大师,你说豹子有这么蠢嘛。他难道看不出来这瘿陶城,就是诱他入笼的陷阱。”

  五鹿轻轻抿了一口酒,沧桑的老脸上闪过一丝无奈,低声说道:“他当然不蠢。大帅父子两个人在黄巾军中都是用兵高手,结果两个人都栽在了他手上。十八万人。”五鹿摇摇头,叹了一口气道:“就是皇甫嵩当年也没有这个本事,三两下就吃掉十八万人。我担心大帅父子报仇心切,这次还会栽在他手上。”

  “哦?”白绕惊讶地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大帅想一箭双雕,就怕雕没射到,反而被雕啄瞎了眼睛。他设的这个局,有一个致命漏洞。”五鹿故作莫测高深的样子,缓缓说道。

  白绕“噗嗤”一笑,随口说道:“你是指粮食?”

  五鹿惊讶地望着白绕,顿时觉得自己很蠢,好象别人不用脑子都能看出来的问题,自己还在故作深沉。

  “你以为大帅不知道吗?打下瘿陶我们就有了足够的粮食。问题的关键不是粮食,而是我们能不能在下雪之前打下瘿陶。”白绕望着案几上的地图,忧心忡忡地说道:“如果大帅又想打豹子,又想打瘿陶,那才是这个局的致命漏洞。”

  =======================

  褚飞燕正在大帐内和杨凤下棋。

  他们的棋术都是经过太平教教主张角亲自指导的,水平非常高。两人当年都是七十二方小渠帅之一,是张角亲自从自己的徒子徒孙中挑选出来的。张角非常欣赏他们的才华,认为他们将来都是黄巾军的中坚力量。

  杨凤在黄巾军中也有个外号,叫九头鸟。他和褚飞燕年纪相仿,长相英俊,武功也好,但他比褚飞燕更聪明,为人圆滑乖巧,心计深沉,而且手段非常狠辣。黄巾军中许多老一辈的首领都不喜欢他,认为他太过暴戾,所以他在黄巾军中的口碑和地位一直不如褚飞燕。

  杨凤会打仗,而且不比褚飞燕差,这在黄巾军中人人都知道,但他和褚飞燕是生死之交,就没有几人知道了。

  接到大帅的口信之后,两人继续下棋,就象没事一样。

  “栖之,你怎么看?”褚飞燕落下一枚黑子,终于忍不住,轻声问道。

  “豹子来了,血战开始。”杨凤笑着说道。

  褚飞燕看了他一眼,慢慢说道:“这次你就再帮一次。吃掉了豹子,冀州就任我们纵横了。”

  杨凤望了他一眼,慎重地问道:“你有把握吗?我们从来没有和成军的骑兵作战过,更没有和一万多人的骑兵大军战斗过。左帅的部队绝对是黄巾军中的绝对主力,但他的三万人在督亢亭全军覆没,可见风云铁骑的厉害。这种没有把握的战你敢打?”

  “我仔细研究了汉军和匈奴骑兵多次交战的过程,认为自己有把握。”褚飞燕看着杨凤的那双大眼睛,满怀信心地笑道:“豹子既然敢来,我就有办法叫他回不去。但是,如果我和豹子交战,我的部队就要全部投上去了,所以我们必须依靠你的部队打下瘿陶城。”

  杨凤望着棋盘,没有做声。

  “五鹿大师的心思我们都知道。白绕这个人摇摆不定,让人琢磨不透。现在能指望他们牵制一部分兵力就不错了。我们是兄弟,你给我一句话。答应,我就和豹子干一场。不答应,我就立即打下瘿陶城,放弃围歼豹子的行动。”

  杨凤久久地望着棋盘,依旧不做声。

  “栖之,难道我还会故意陷害你,让你损兵折将吗?”褚飞燕严肃地望着杨凤,慢慢说道。

  杨凤眉头一挑,一双大眼望向褚飞燕,目光中充满了怀疑和猜忌。现在张牛角的部队基本上没有了,黄巾军中就剩下褚飞燕和杨凤拥有强劲的实力。如果这次战斗杨凤的部队被打惨了,褚飞燕就是黄巾军中的老大了。

  杨凤拿起一粒白子,轻轻放落棋盘,郑重问道:

  “我们是兄弟吗?”

  褚飞燕感觉他话里有话,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回道:“生死兄弟。”

  “那你告诉我,大帅是不是有意把大首领的位子传给你?”

  褚飞燕霎时心神巨震,目瞪口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