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立马横枪 第五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4676 2006.05.23 07:11

    战马奔腾的轰鸣声响彻了山野。

  鲍鸿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打马狂奔。

  他带着部队在撤退途中被北宫伯玉的骑兵伏击了。鲍鸿带着部队杀出重围,狼狈不堪的向美阳方向逃窜。北宫伯玉带着三千铁骑随后追赶,死死咬住不放。鲍鸿非常后悔。早知到会被北宫伯玉伏击,还不如守在杜阳那座小城里,固守待援。都是那个该死的胖子,非要自己放弃杜阳,南下美阳和他会合。难道少了自己这五千人马,小槐里的围歼战就打输了吗?

  北宫伯玉看看前面混乱的汉军队伍,回头大叫:“命令秦都尉和冯都尉各领一千人马,从两侧包抄上去。”

  “兄弟们,杀啊……”北宫伯玉非常兴奋地挥舞着手中的长矛,纵声狂叫,“杀死鲍鸿,赏马三十。”

  听到越来越近的喊杀声,牛角号声,鲍鸿心里既慌乱又愤怒,他扭头朝后望去,敌人的骑兵已经散开,正向自己的两侧包抄过来。

  他恨恨地骂了几句,咬牙切齿地大声叫道:“命令士兵们,密集队列,加速前进。”

  他的步兵都已经葬身荒野,只剩下这一千多骑兵,如果骑兵再被消灭,右扶风的队伍就没有了。

  两支队伍的距离越来越近,眼看就要追上了。

  北宫伯玉高声狂吼:“上箭,上……箭……”

  鲍鸿四下望望,脸色愈加难看。叛军的两翼已经包抄到位,只要北宫伯玉从自己的后方发动攻击,拖住自己,合围就能形成。他感到不妙,心中焦急万分,疯狂地叫道:“走,走,快,快……”

  就在这时,一阵惊雷一般的战鼓声突然冲天而起,远处的山岗上,遽然竖起一面巨大的“董”字战旗。

  鲍鸿和士兵们就象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顿时精神大振,不约而同地放声狂吼起来。

  北宫伯玉大吃一惊,勒马止步,纵声高呼:“停止前进,立即停止前进……”

  “告诉两翼,立即散开,散开,回撤集结,集结……”

  十几把大小不同的牛角号几乎同时吹响,低沉而急促的牛角号此起彼伏,回荡在空荡荡的原野上。

  ==========

  董卓端坐在黑色的战马上,冷冷地望着前方的战场,脸上掠过阵阵的杀气。

  他肩宽体阔,虎背熊腰,看上去就象一座小山一样,威风凛凛。他长着一张方方正正的大脸,一把浓密的长髯,一双顾盼自雄的大眼,气势雄浑,怎么看都看不出他已经五十出头了。

  “将军,要不要出击,冲击石头的两翼?”郭汜小声问道。

  “将军,我们冲杀一阵,叫石头滚远点,不要总跟在我们后面。”樊稠激动地说道,“他吃掉鲍都尉的步兵,已经很过分了。”

  董卓看了一眼手下,摇摇头。

  “算了。我们毕竟都是几十年的朋友,没有必要做得这么绝情。”董卓用马鞭指着对面北宫伯玉的部队,轻轻笑道:“你们看,石头已经命令部队后撤集结了。”

  “这小子,多少年了,都改不掉风风火火的性子,迟早有一天要被人吃掉。”郭汜听到董卓没有进攻的意思,紧张的神色立刻松弛下来。他是西凉北地郡人,从军多年,虽然军功很多,但十几年了都没有得到提升。郭汜身形魁梧,长脸高鼻,肤色黝黑,彪悍英武,武功非常出色。

  “当年我们在一起吃肉喝酒的时候,每次都能把他灌倒,熊包一个。现在他倒抖起来了,竟然还敢自称将军。” 樊稠气呼呼说道。樊稠中等身材,粗壮而结实,圆乎乎的一张脸,下巴上留着一圈浓密的虬须。

  “石头虽然喝酒不行,但武功好,你们打不过他,就灌他酒,手段太低劣了。” 董卓笑道,“他很有意思,既然自称石头将军,为什么就不能叫威武将军,或者叫常胜将军。”

  “哈哈……”郭汜和樊稠大笑起来。

  “石头不识字,总是闹笑话。”樊稠笑道,“但他逼出老边和文约先生,实在让人想不到。”

  董卓点点头,说道,“以石头的性子,他想不出这个办法,十有八九都是那个李文侯出的主意。如果是石头一个人叛乱,我们还好解决一点,但现在老边和文约出来了,事情就很棘手。以老边和文约在西凉的威名,想一战打败他们,根本不可能。去年皇甫将军打不赢,今年太尉大人更不行了。”

  “将军不看好小槐里之战?”郭汜吃惊地问道。

  董卓看了两人一眼,骂道:“你们两个都是都尉了,怎么连这点事都看不起清楚。你们说这战能打吗?”

  “太尉大人心狠哪。他反正光棍一个,打胜了就带着太尉府里的一帮手下回京领赏,什么都不损失。我们呢?我们还能剩下几个人?”董卓半睁着一双大眼,怒声说道,“我带着你们,从西凉打到并州,又从并州打回西凉,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么一点西疆边军,容易吗?今天我们把部队拼光了,明天呢?明天我们还能在西疆立足吗?我们和羌胡仇深似海,没有了实力,六月惊雷会把我们撕成碎片。”

  “将军说的对。皇甫大人到了西疆,就和老边,石头,六月惊雷他们四处游斗,不和他们主力交战。这个太尉大人的打仗水平好象比皇甫将军差许多,一到西凉就要和叛军决斗,全然不顾实际情况。其实,现在西凉平叛的大权应该交给将军。放眼看看当今天下,若论对西凉的熟悉,有几人比得上我们家将军。”樊稠大声说道。

  董卓甩手给了他一马鞭,怒斥道:“你说话小心点,不要口没遮挡乱说话。”

  樊稠嘿嘿一笑,不以为意。

  “将军,那你的意思?”郭汜小心翼翼地问道。

  “太尉大人一厢情愿,我们不要理他那一套。撤到美阳后,我们就不要动了,静观其变。”

  “变?”郭汜低声重复着,随即醒悟过来,他笑着对董卓说道,“如果指挥这场战斗的是石头,一定要和我们痛痛快快地杀一场,可惜叛军的首领是老边和文约先生。还是将军想得深远,我等的确没有想到。”

  董卓眼睛望着战场,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笑。

  “你们不是没有想到,而是你们都想着要消灭叛军,立个大大的军功。可惜你们都忘记了,你们的军功是谁打下来的。是那些士兵。”董卓手中马鞭指着战场上的骑兵战士,大声叫道,“军功是用他们的鲜血和白骨换回来的。”

  郭汜和樊稠连连点头。

  “太尉大人从来没有带过兵,打过战,他懂什么?”董卓不屑的嘲讽道,“他想用我们西凉人的鲜血保住他的仕途。呸……他以为我们西凉人都是白痴吗?”

  “我看那个从北疆来的豹子一定是个白痴。”樊稠笑道,“传言他脑子被鲜卑人打坏了。我看他脑子是坏了。他傻乎乎的把部队放在小槐里,一字排开,做出一副要和老边决一死战的姿态。哈哈……他什么都听太尉大人的,很快就会倒霉。”

  郭汜瞅了樊稠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我看你才是白痴。你斩过万人以上的胡兵首级吗?你歼灭过三十多万黄巾叛贼吗?不要小看他。他从冀州千里迢迢的跑来,一定有些真本事。老边未必对付得了他。”

  “豹子?”董卓叹了一口气,说道,“以敌人的首级计算,我打了几十年的战,还真有没有他多,但若以军功论,他就差远了。”

  “他有什么后台,怎么现在就是中郎将了?”樊稠嘟囔道,“将军打了一辈子战,立下无数战功,才是个破虏将军。这都是什么世道?”

  董卓阴阴一笑,说道,“回头我们去见见,看看是个什么样的豹子。”

  ==========

  北宫伯玉的部队已经迅速集结完毕,在距离董卓的骑兵大军五百步之外,密集结阵。

  鲍鸿的骑兵已经完全摆脱了叛军的追击,快速冲向董卓大军的背后。

  “鲍都尉来了……”郭汜大声叫道。

  鲍鸿是豫州人,前年因为在豫州汝南镇压黄巾军有功,被迁升到右扶风任职都尉。他三十多岁,身材不高,稍嫌瘦弱,精明强干。鲍鸿看到董卓,赶忙飞身下马,说了一大堆感激的话。

  董卓高坐马上,神情倨傲地挥挥手上的马鞭,大声说道,“罢了,能活着就好。叫你动作快一点,你非要犹豫,结果如何?”

  鲍鸿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羞愧地说道:“让大人费心了。”

  樊稠走到鲍鸿身边,拍拍他的肩膀道:“将军大人看到你昨天没有赶到美阳,连夜率五千骑兵北上接应。幸好及时遇上,否则你就麻烦了。”

  鲍鸿闻言赶忙又说了一些感激恭维董卓的话。

  董卓冷笑道:“你们都小瞧叛贼了。那个枹罕人李文侯是个很有学问的家伙,不是一个酒囊饭袋。下次遇上他们要小心。我们走吧。”

  北宫伯玉的本名叫北宫圭,伯玉是他的字,石头是他的外号。他是金城郡湟中一带的归属羌人,是湟中大豪,粗壮结实,武功高强,为人豪爽,好打抱不平,是那种讲义气,嫉恶如仇的人。北宫伯玉因为实在忍受不了汉吏的欺压,便带着族人高举义旗造反。他和陇西郡的枹罕人李进李文侯相交颇深。李文侯听说他反了,二话不说,带着枹罕的汉人就聚到他的旗下。两支部队聚在一起,立即杀向金城,由此引发了西凉战火。

  北宫伯玉长得高大健壮,虬须虎颈,气宇轩昂,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草莽豪气。他远远望着董卓的大旗开始缓缓移动,咧嘴大笑起来。

  他冲着缓缓后退的董卓大军高声大叫起来:“胖子,胖子……”

  “石头将军,我们也撤吧。”军司马燕寄小声说道,“董大人已经走了。”

  “不许喊他董大人,要喊他董胖子。”北宫伯玉笑道,“现在我是将军了,和他已经平起平坐,你还怕他什么?”

  “喊习惯了。”燕寄陪着笑脸说道,“习惯了,都喊了十几年了,一时改不过来。他怎么不和我们打一场就走了?”

  “不知道。”北宫伯玉笑道,“他这个人手段很毒辣,对朋友也一样,下手从不留情。”

  “我看董大人对你不错,每年到湟中围猎,他都要和你聚聚,喝喝酒。”燕寄说道,“可惜,现在成敌人了。这次,他还亲自到杜阳来对付你。去年,他都主动避开你,专门找六月惊雷和老边的麻烦。”

  “叫他董胖子。”北宫伯玉叫道,“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喊他胖子吗?”

  燕寄只有二十多岁,自然不清楚他们这一代人的恩怨。

  “胖子对朋友是不错,送座金山他都愿意,但他脾气狂暴,心胸狭窄,睚眦必报,而且手段极其残忍。他对付仇人向来都是赶尽杀绝,鸡犬不留。你知道六月惊雷为什么和他仇深世似海吗?就因为他父亲没有按时给胖子进贡,骂了他几句,结果就遭到了胖子的报复,全族一千多人被他一夜之间杀了个干干净净,他父亲被剥皮挖心,受尽折磨而死。”

  “他在北地郡的时候,有一次在边境巡视,抢人家女人,那女人不从就自杀了。这本来是一件小事,但他怒气冲天的带着部队杀进了那个村庄,借口剿匪,将全村一百多人杀了个净光。后来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那个时候脾气上来了,一口气咽不下去,需要喝点血,降降心头怒火。”

  “你看他长得高高大大,象座小山一样,但他的心胸却象针眼一样小,所以我们一帮朋友都喊他胖子,意思是说他小心眼。”

  关于董卓的暴行燕寄自然听说过。在西凉,没有人不怕董卓,就象过去人人都怕段颎一样,他们都是嗜杀之辈。但为什么董卓的朋友都喊董卓叫胖子,燕寄还是第一次知道。

  “他不生气吗?”燕寄问道。

  “生气?”北宫伯玉大笑起来,“他要是连这个都生气,他还有朋友吗?其实,胖子人不错,也做了不少好事,但都被他的血腥暴行掩盖了。他太好杀了,他把人不当人看。算了,不说了,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都是敌人。走吧。”

  ==========

  孙坚急匆匆走进张温的大帐。

  “太尉大人,边章的部队离开武功后,没有继续向小槐里方向前进。”

  张温慢吞吞地问道,“哦?叛军现在位置在哪?”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