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立马横枪 第三十三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4623 2006.12.09 12:17

    清晨,渭水河静静地沉浸在一片肃穆之中,薄薄的雾霭安逸而轻灵地漂浮在清澈的河水上,晶莹的雨露慵懒地倦卧在两岸绿茸茸的草丛上,柔和的微风把淡淡的幽香悄悄地洒到清新的空气里。

  董卓背负着双手,一个人慢慢地走在河堤上。他不时地望望身边欢畅流动的渭河水,闻闻空气中沁人心脾的清香,听听不知名的虫儿悠扬动听的鸣唱。他那颗烦躁不安的心突然平静下来。

  昨天,留在扶风槐里大营的李儒再次派人泅水渡河给他送信,送来的消息让董卓非常吃惊。李弘突然派兵在长安,三辅一带缉拿抓捕西凉的官僚,说要整治西凉吏治,惩办贪污腐败。李儒在信中告诉董卓,这肯定是太尉张温的主意。如今西凉战事正要结束,张温趁着大家的注意力还在战场上的时候,突然发难,时机掌握的非常好,打了西凉贪官污吏们一个措手不及。李弘的手下在长安杀了左昌全家,在茂陵攻占了青坞,另外还在各地抓了五十多人,肃贪的势头非常凶猛。张温的意图太明显了,就是要举起屠刀杀奸宦,没有商量的余地。

  李儒劝董卓不要再指望援兵解围了,还是自己想办法趁早脱困吧。现在,张温和李弘的注意力都在肃贪,寻找奸阉们在西凉贪赃枉法的证据,无心帮助董卓。李中郎留下用作解围的骑兵只有六千人,面对三万羌胡大军,根本没有作用。周慎前几天带着部队撤回到了平襄大营,周慎自己深受重伤,北军和西凉军队在前期作战中损失较大,虽然李中郎的步兵毫发未损,但张温一直没有命令他们赶赴望垣救援。张温好象已经忘记了董卓,忘记了董卓和他的三万西凉士兵。

  这不是张温一贯的行事风格,莫非张温手上也有自己贪赃枉法的证据?董卓心里忐忑不安。如果太尉府抓到了自己的把柄,张温在没有把握解除自己兵权的情况下,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找个机会让敌人击败自己。如此一来,自己没有了实力,只有束手就缚了。难道张温想抓自己?

  难道张温这么有把握击败朝中的阉党?

  董卓无声无息地叹了一口气。

  朝中的那帮奸阉的确不是东西。自从和中常侍曹节拉上关系以来,十几年了,自己不但送了大量的财物珍宝给他们,而且还和他们狼狈为奸,做了许多违反乱纪的事,帮助他们敛聚了巨大的财富,虽然自己也捞保吃足了,官也升了,但每每看到整车整车的金钱绢缯驰出自己的坞堡,自己还是免不了要恶毒地诅咒他们一番。那帮人贪得无厌,就象无底洞一样,没有知足的时候。

  前几年曹节死去,赵忠坐上大长秋的位子之后,以赵忠张让为首的奸阉们更加肆无忌惮,他们变本加厉的搜括民脂民膏,*,窃钩窃国,几乎到了疯狂的地步。要不是黄巾蚁贼突然叛乱,大汉朝可能会被这一帮阉党和他们的门生故吏们吃成一个空壳。

  “将军……”

  董卓闻声惊醒,转脸看去,是李肃和郭汜两人。

  “将军,你出营巡视,怎么也不喊我们一声?这里太危险了。”李肃恭敬地说道。

  董卓紧缩眉头,望着脚下清澈的河水,默不作声。

  “将军,昨夜李中郎的骑兵连番骚扰羌胡大营,闹腾了一个晚上。”郭祀笑道,“羌胡们现在晚上要防备李中郎的骑兵突袭,睡不好,白天要防备我们突围,没有时间睡。这样下去,要不了几天,敌人就支持不住了。将军,我们是不是准备突围?”

  董卓缓缓转身,摇摇头。

  李肃躬身说道:“将军,虽然我们一再减少口粮,但粮食还是没有了,士兵们这几天全靠围堰捕鱼度日。如今援军迟迟不至,我们不突围,又能支持几天?”

  “将军,我们现在突围,可能损失惨重,但不至于全军覆灭。”郭汜说道:“如果再等几天,战马的饲料没有了,我们再想突围了,就很难了。”

  董卓紧紧地闭着嘴,象一座小山一样站在河边,放眼望向渭水河的远处。

  “叛军在小牛山中伏败逃的消息,六月惊雷估计也知道了。他应该想到,如果周将军的部队迅速支援过来,他的部队就会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但他不为所动,至今不撤,显然看出我们没有援军。”李肃想了一下,还是小心的上前一步,贴在董卓身后,小声说道,“六月惊雷知道我们在撤退途中丢弃了粮草,所以他想拣个便宜把我们困死。这样僵持下去,对我们非常不利。将军,还是早点突围吧?”

  董卓脸上掠过一丝愤恨,眼睛内涌出些许杀气。

  郭汜冷笑道:“张温是个小人,睚眦必报的小人。去年我们没有帮他打赢叛军,他现在就来报复我们。他这一招够损的,杀人不见血。”

  李肃看了看董卓的脸色,知道他心中恼怒,赶忙向后推了一步。

  “兄弟们饿急了,这么早就出来捕鱼了。”郭汜指着从大营方向三三两两走来的士兵,苦笑道。

  西凉士兵们手里拿着简陋的捕鱼工具,一边大声说着话,一边匆匆朝河边跑来。

  董卓抬头看去,神情一动,突然用力一拍手,大声说道:“我们今夜撤军。”

  李肃和郭汜神情一振,面露笑容,齐齐躬身说道:“将军,我们这就回去准备。”

  董卓笑道:“准备什么?没有什么好准备的,除了骑兵,让大家都来河边捕鱼。”

  李肃和郭汜一愣,不知道董卓是开玩笑还是说真的,两人茫然地望着董卓。

  ===

  天子拿着张温的奏章,看了两眼,随手丢到了案几上。

  张温这几天突然不递奏章了。最近一段时间,张温都是一天两份甚至三份奏章,近乎疯狂地哀求天子给点钱以度难关。但自从那天张温上书天子,禀告李中郎出手肃贪,查抄西凉贪官的家资之后,这些加急奏章就突然消失了。天子一时间还有点不适应。

  这几天,朝堂之上,天天吵,吵的天子心花怒放。

  中常侍们状告以张温为首的官僚们借口西凉肃贪,图谋不轨,危害社稷;以三公,御史为首的大臣们立即反击,抬出种种证据,状告宦官们们纵容宗室子弟在地方危害国家,涂炭百姓;以大将军何进为首的外戚权贵这次坚决地站在了世族官僚一边,指责宦官专权,扰乱朝纲。

  赵忠为了表示自己的忠心,也为了回击何进的指责,特意向天子辞去了车骑将军一职,并且主动给天子的万金堂捐助了一亿钱。天子大为高兴。

  赵忠张让随即上书弹劾张温,袁滂,盖勋,指责他们未经天子批准,擅自抓捕西凉官僚,而且公然抄没被抓官僚的家财,不经廷尉府审判,违律诛杀前凉州刺史左昌全家,陈尸街衢(读qu),震惊三辅。尤为恶劣的是,竟然以军队攻打舞阳王的青坞,屠杀坞堡内的无辜百姓一千余口。

  天子又惊又怒,随即准备下旨责罚张温等人。就在这时,张温的奏章到了。

  董卓率部突围,羌胡大军随即撤离,至此,西凉平叛基本结束。张温在奏章中说,如果短期内可以顺利招抚边章和韩遂,则叛军的残余势力将不复存在,西凉从此安定。

  天子颇为踌躇。张温和他的部下刚刚立了大功,不但不予封赏,还下旨责罚,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这时,中藏府令周旺来了。周旺个子不高,圆圆的小脸,其貌不扬,和他父亲没有一点相象的地方。他经常被天子召见,因为天子非常关心自己的财产可增加了。周旺话不多,把最近的收支禀报了一下之后,立即从怀内拿出了一个黑缎锦盒。

  “陛下,这是李中郎从西凉贪官家里抄出来的所有田产和豪宅,请陛下过目。”

  天子神情冷漠的把锦盒打开之后看了看里面的东西,顿时显得很惊讶。

  “西凉人果然有钱。那么个穷地方,随便抓几个小吏,就有这么大收获,不可思议。”天子淡淡地说道,“李中郎很懂事嘛。”

  周旺笑道:“传言他是个白痴,我看一点都不像。”

  “是通过周将军送来的?”

  周旺点点头,说道:“我父亲说,李中郎会打仗,人品也好,是个人才。”

  “朕看也是。”天子摇摇细长的脖子,晃了晃小脑袋,挤出一丝笑容道,“他送来这么多,够大方了。”

  “不是他大方,而是西凉人太有钱了。”周旺说道,“难道西凉人比冀州人,兖州人,豫州人还有钱?”

  天子面色一沉,小眼睛转了几下,冷笑道:“瘦子哄我开心,才给一亿钱。他们总是骗朕,总是骗朕。一个小小的中郎将,抓了几十个小官吏,就送朕这么多,可想而知他们身上有多少钱了。”

  瘦子就是赵忠。天子从小和他们在一起,他看到赵忠又白又胖,张让高高瘦瘦,觉得好玩,于是他就喊赵忠瘦子,喊张让胖子。

  周旺偷偷瞥了天子一眼,低头不语,心里乐啊。

  “正兴,胖子说张温,哦,不,是李中郎攻打青坞,说青坞是舞阳王的财产,有这么回事吗?”

  “没有。青坞是张侯爷的财产。”周旺恭敬地回道,“不知道内情的人都以为是舞阳王的,其实不是。”

  天子的脸色难看了,他舔了舔嘴唇,问道:“什么内情?”

  周旺笑道:“当年舞阳王欠了张侯爷许多钱,但是王爷一直拖着不愿意还,侯爷也没有办法。那年侯爷想买青坞,又怕给别人知道告到陛下这里,所以就找到舞阳王,准备以王爷的名义买。王爷欠了他许多钱,当然很爽快的答应了,听说还趁机敲了侯爷一笔钱。”

  天子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嘴子嘟囔着骂了两句。

  “原来他们都是装穷。”天子忿忿不平地说道,“朕还以为他们弄点钱也就是在洛阳做做豪宅而已,没想到他还买的起青坞,这个浑蛋。”

  周旺得意地“嘿嘿……”笑了一声。

  “陛下,还是让李中郎负责西凉肃贪吧。李中郎年轻,会打仗,对陛下也忠心耿耿,虽然脑子有点白痴,但现在就是这种没脑子的人好使唤。如果得到陛下的恩宠,他肯定会肝脑涂地,誓死效忠陛下的。陛下让李中郎狠狠的把西凉贪官榨一榨,把油水彻底榨干,那今年,陛下不但平定了黄巾,平定了西凉,还得了天下民心,尤其是今年陛下的收成……”

  天子连连颔首。他又一次翻了翻锦盒里的东西,兴奋地说道:“正兴说得有道理。朕立即下个手诏,叫李中郎再狠一点,把西凉的贪官统统地抓起来,把榨出来的钱财田地房子统统地给我送过来。”

  周旺脸色一变,赶忙说道:“陛下,不能抓得太多了,抓多了就乱了。朝中的几派势力都淌过西凉这趟混水……”

  天子用力地挥挥手,打断了周旺的话。

  “你懂什么?”天子冷笑着,嘴角上翘,一脸的讥讽,“你懂什么?”

  周旺吓了一跳,赶忙跪下。

  “统统地抓,统统地杀。”天子不停地挥着手,神情激动地说道,“都骗朕?好啊,他们敢骗朕,朕就敢杀。他们都比朕有钱,却上书劝谏朕,说什么天下的土地都是朕的,天下的子民都是朕的,天下的钱财都是朕的,叫朕不要讲什么公私,把钱都放到国库里去,大家用。这都是什么狗屁道理。这么说,朕叫天下的官僚都把钱放到国库里用,行不行?不行。为什么不行,你们的人,你们的钱,你们的房子,你们的田地,都是朕的,为什么不行?为什么你们都不拿出来,却叫朕拿出来。一群浑蛋……”

  天子奋力地拍了一下桌子,意犹未尽地骂道:“一群浑蛋,都该杀。打蚁贼,打西凉叛逆,国库没钱,朕命令关中关东的富豪权贵们捐一点,结果他们就捐了一点点,还不够朕一天的花费。再捐,就没有了,叫朕向他们借。这个时候倒不说什么天下的钱都是朕的钱了,更不说什么天下的地都是朕的地了。”

  “李中郎把他们杀急了,他们就要来找朕求情。给钱,多少钱卖一条命,否则统统杀。贪污,贪的是谁的钱?是朕的钱。他们竟然敢抢朕的钱,朕岂能不杀。这次朕就借着李中郎的刀,剥掉这些人的皮,看他们还说不说这些狗屁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