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立马横枪 第四十九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8061 2007.04.09 17:05

    李弘担心徐荣和麴义的军队被叛军衔尾猛追难以脱身,亲自率领一万铁骑飞速进入汉阳接应。军队越过拢关,直扑翼城。在距离翼城八十里外的裕亭,两军相遇。徐荣和麴义看到李弘亲自率部接应,非常感动。

  “你们两个要是被叛军吃掉,我还在西凉打什么仗?”李弘笑道,“傅大人怎么说?”

  两人把傅燮(xie)的临别之语转述了一下。

  “翼城的军队和粮食都太少,不足以抵抗十几万大军的围攻。大人想让傅大人坚守两个月,恐怕有点……”徐荣摇摇头,忧心忡忡地说道,“若想坚守翼城,至少需要一万大军。”

  “如果在翼城留守一万军队,粮食根本不够。短期内,我们既没有足够的兵力解除翼城之围,也没有那么多粮食补充过去。”李弘无奈地说道:“京兆尹盖大人已经三次来书,说目前的储粮很难维持大军的需要。如今关中地区的谷物正在收割,按他的估计,最快也要到下个月初,才能持续供应我们粮草。耿鄙把粮草拱手送给叛军,以至于我们现在有心无力。这纯粹是无奈之举啊。”

  “大人的意思,莫非是说我们自己的粮草也不够。”麴义吃惊地问道。

  “为了那五万大军的吃饭问题,我和盖大人都吵翻了脸。关中的储粮都被我送到了西凉。”李弘气急败坏地说道,“你们倒好,连人带粮,一起送给了叛军,干净彻底。”

  麴义气道:“耿鄙那个笨蛋,什么都不懂,就知道仗势欺人。现在他死了还在害人,丢下这么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站在麴义后面的筒子看看脸色不善的李弘,小心翼翼地问道:“大人,那我们还有吃的吗?”

  “有。”李弘叹口气,说道,“大家省一点,一天吃一餐,先把这个月度过去。”

  饭都吃不饱,还打什么仗?大家一时间心情都很沉重。

  斥候纵马飞驰而来。

  王国,韩遂,六月惊雷率领大军进围汉阳。

  李弘诧异地问道:“怎么又冒出个王国?这个王国是什么人?”

  没有人回答他。李弘看看围在四周的西凉众将,一个个神情落寞,意味索然,好象比没有饭吃还要沮丧。

  李弘心里一沉,暗觉不妙。西凉将士和西凉叛军之间的关系纷繁复杂,很难说清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感情,但同情还是最基本的。一个外来人不了解西凉,很难理解西凉人的心里感受。外来者在西凉屡战屡败就是个无可争辩的事实。李弘想到自己初来西凉时,张温和张温手下对西凉将士的戒备和抱怨。事隔几个月之后,自己代替了张温,终于感受到了那种无法揣测将来的紧张和无助。没有这些西凉将士的帮助,想在西凉击败叛军,无异是痴人说梦。

  自从北宫伯玉率先在西凉举起反叛大旗以来,这些西凉将士还没有主动叛敌的。但现在名满西凉的马腾加入了叛军,陇西太守李相如也加入了叛军,这对西凉将士的士气和信心是个巨大的打击。将来还会不会有更多的人加入叛军?李弘心里沉甸甸的,突然间他失去了自信。

  李弘抬头望天。

  西凉的天空总是湛蓝湛蓝的,那种纯洁细腻温润的深蓝色,让人心醉,让人肃穆,让人可以丢掉一切烦恼,敞开心怀,尽情融入到浩瀚无边的静谧和深邃中去,那是一种舍弃,一种超脱,一种飞跃。

  李弘笑了起来。

  纵是千般难,万般难,也不过稍纵即瞬,弹指一挥间的事,有什么畏惧,有什么不能逾越的。霎时,他觉得这世上再没有什么难事。

  =

  “王国是陇西狄道人,出身士族,以畜牧经商为生,是西凉有名的豪富。”

  “他为人仗义,乐善好施,其侠义之名传遍西疆,人称西凉孟尝。”

  “每逢灾荒,他必定出尽储粮救助百姓,几十年来,活人无数。西疆受他恩惠的人,太多太多。”

  “狄道的几个书院都是他办的,有才学的贫困士子都在那里免费念书学经。”

  “他造反,只要登高一呼,仅凭他的声名,就可以聚集几万人。”

  西凉将士纷纷向李弘介绍王国,但言语间无一不是褒赏之辞,说话时神态恭敬,敬佩之色溢于言表。

  李弘待众人说完,笑道:“西凉的能人贤士层出不穷,让人有目不暇接之感。”他看看一言不发的徐荣,问道,“子烈兄和他相识吗?”

  徐荣叹了一口气,说道:“何止相识。我要不是身具官职,和他就是八拜之交的兄弟了。”

  李弘听了笑容一滞,神色顿时有点尴尬。

  “走吧,大人,回子秀山吧。”麴义一脸索然,苦笑道,“西疆的人,都能以自己是他的朋友为荣,所以你也不要再问了,我们都认识他。”

  李弘回头看看身后的庞德,不自觉地脱口而出道:“令明就是在他的书院……”

  庞德一脸尊崇地拱手说道:“王老师的经学造诣令人惊叹,我们常常听他授课。”

  李弘摇摇头,哀叹道:“难啊。”

  众人不语。何止他难,大家都觉得难啊。

  =

  王国五十岁左右,体态略微有点发福,圆脸长须,面色红润,温文和善。

  他笑容满面,语调平缓,慢声慢气地说道:“承蒙二位看得起我,我非常感激,但大帅一职,我望望不敢领受。边先生虽然重伤在身,但他统率大军已久,在将士心目中地位特殊,值此关键时刻,实在不易临阵易帅,动摇军心。我看我们还是先联合文约先生,尽早拿下西凉打进长安。诸位以为呢?”

  马腾和武都互相看了一眼。马腾说道:“先生难道没有看出来,边先生自从伤重不能理事之后,一切都是韩先生说了算。韩先生那个人……”

  王国冲他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寿成,我们和文约都是八拜之交的兄弟,不要乱说话。”

  武都四十多岁,瘦瘦的,长脸短须,一双眼睛非常有神,感觉比一般人的眼睛要亮,显得格外精明。他捻着短须,沉吟道:“先生此话差矣。先生是这么想,但韩先生是不是这么想呢?”

  “边先生伤重不治,随时都有可能归天,这谁都知道。边先生一旦逝去,大帅的位子谁来继任,这直接关系到西凉的前途和我们的身家性命,这事不重要什么事重要?现在军政要事其实就是韩先生一个人说了算。”武都冷冷地说道,“是谁规定由他说了算?”

  “西凉大军已经不仅仅是他金城的军队了,现在还有先生和寿成的陇西军队,我的汉阳郡军队,狂风沙的先零羌,六月惊雷的白马羌,西北雨的参狼羌,北宫伯玉的湟中归属羌人按道理也不应该算是韩先生的嫡系军队吧?这么多军队在一起,为什么我们偏偏要听他的?听他金城人的指挥。”

  王国笑道:“易安,你这话我们私下可以说一说,但到此为止。我和寿成,和伯玉,和边先生,文约都是兄弟,这个时候大家要抱成一团,先把西凉整个拿下来。没有存身安命之地,说什么都是假的。何况,这次起事,出谋划策的都是文约。如果不是文约先生率部围攻狄道,说降李大人,我和寿成,伯玉也腾不出兵力赶到五溪聚,和羌人合围耿鄙的五万大军。没有这五万大军,我们很难有现在实力。说到底,韩先生还是居功至伟。”

  武都摇摇头,笑道:“没有先生提供军资和粮草,韩遂拿什么再反?他已经被逼到绝路了。如果不是先生及时援手,韩遂现在要准备西逃大雪山了。先生忠厚善良,把别人也当作自己一样,这样要吃亏的。只怕西凉拿下了,边先生归天了,我们也就离死不远了。”

  马腾笑道:“易安兄说的太过了。韩先生虽然专横独断了一点,但他才智出众,一心为民,和我们兄弟之间也有许多年的交情,他断然不会做出这种事来。”

  武都摇摇手,郑重地说道:“寿成,你想得简单了。”

  “前年,北宫伯玉和李文侯举兵后,为什么要把边先生和韩遂逼出来,还请边先生做他们的首领?说白了就是自己号召力不够,不足以得到西凉上下的支持。要想在西凉成就一番大事,没有声望和资历是万万不行的。在西凉,有这种声望的人不多。先生是一个,边先生和韩遂也是。”

  “现在边先生不行了,先生和韩遂并重。试问,你和我愿意听韩遂的指挥吗?同样的道理,杨秋,梁兴他们愿意听先生的吗?”

  “一山不容二虎,在这种情况下,会发生什么事?我们看看历史,这种兄弟阋墙,手足相残的事多了。先生,你虽然没有害人之心,但不能没有防人之心啊。要知道,我们一旦占据了西凉,进可以割据称王,退可以招抚受降,皆是有利之事,谁不想做这个首领?”

  王国就象没有听到一样,手抚长须,笑而不答。

  马腾低首垂眉,沉默不语。王国和马腾是兄弟相称,但马腾的年纪要小得多,所以王国一直象对待子侄一样看待他,两人之间的感情非常深。边章和韩遂因为是王国的八拜之交,所以连带着也对马腾这个小老弟另眼相看,但马腾和他们之间就没有什么深交可言。听到武都的话,马腾觉得武都危言耸听了。不论怎么说,大家都是兄弟,还不至于闹到这种地步吧。现在占据西凉的事还八字没一撇,就想这么多,是不是心计也太深了,***也太多了。他和武都是多年的朋友,知道他小心谨慎,心思慎密,也不好反驳他。

  武都望望二人,说道:“先生和寿成是不是认为我太多虑了?”

  马腾笑道:“易安兄,现在大帅还是边先生,边先生也还没有死,所以你说的事暂时也不会发生。你还是说说解决之道吧?”

  武都笑起来,他轻轻打了一下马腾,说道:“说了许多,都抵不上你一句话。”

  “你废话太多。”马腾调侃道。

  “好,好。”武都说道,“还是那句话,先生应该争取在边先生没有逝去之前,经过他的同意,坐上大帅这个位置。这样一来,合情合理,将来也减少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王国连连摇头,说道:“易安,这个时候,如何好说这个事?这不是没事找事,自找麻烦嘛。”

  “我们当然不能说了。”武都说道,“让别人替我们去说。”

  马腾瞅了他一眼,说道,“石头?”

  武都点点头,说道:“让他提议最合适了。西凉起兵举事的,他是第一个,他在军中的威信和影响力还是很大的。北宫伯玉和李文侯前一阵子势弱,忍气吞声,最近他们把军队又夺回来了,手上有人了,你看他们腰板也直了,说话嗓门也大了。我看他们既不会听先生的,也不会听韩遂的。石头可能想自己做大首领。”

  马腾眼睛一瞪,说道:“回头我去问问他。我看他想找打。”

  武都笑道:“你们是结拜兄弟,你去警告他最好,就不知道他可听你的?”

  =

  韩遂是第二天带着军队赶到翼城的。他的军队从狄道翻山越岭而来,非常辛苦。军队在翼城西门外扎下大营。韩遂没有休息,直接带着杨秋和十几个侍从匆匆赶赴王国的大营。

  王国比他年长几岁,韩遂称他为兄。两人见面,非常亲热,闲聊了很长时间。不一会儿,北宫伯玉,李文侯,马腾,武都闻讯赶来。大家寒暄一番。韩遂亲热地拉着马腾的大手,笑道:“你终于还是下了决心。”

  马腾笑道:“惭愧,受家世所累啊。其实,反了也就反了,是对是错,全看自己良心。”

  “这么想就对了。我们读书念经学武艺,到底为什么?我觉得还是应该为天地而立心,为生民而立命,为万世而开太平,我们只要为此努力了,管他后人怎么说。是英雄也好,是叛逆也好,关键是我们死的时候问心无愧就好。”

  马腾连连点头。

  韩遂看到武都,特意和他聊了两句。武都年轻时,也是张奂的弟子,两人有同门之谊。

  “易安,我们几年没见了,你还是这么瘦,一点都没胖。”

  “还是文约兄风采如昔,和过去一样风liu惆傥啊。”

  “老了。”韩遂叹道,“老了,感觉老多了。最近鬓毛都在变白了。”

  六月惊雷,狂风沙,西北雨带着一帮大小渠帅接到王国的邀请,也赶来相会。王国在大帐内设宴招待。大家喝酒聊天,细谈西凉战局。

  韩遂的意思还是立即拿下翼城。如果十天内拿不下,就不打了,调动全部主力进攻扶风郡,争取年底之前打到长安。关中今年谷物丰收,若想让西凉百姓今年平安过冬,就必须打进三辅大肆掳掠,这是唯一自救的办法。

  对于这个策略没有人提出异议。

  “现在进攻三辅的时机非常好。”韩遂说道,“朝廷的北军已经回到洛阳。董胖子的军队被我们诱骗到北地郡,短期内很难返回。因为抄家抓人的事,他和豹子的关系闹得很僵,他自己本人现在在洛阳,所以他的威胁可以不要考虑。”

  “扶风郡的军队上次几乎被伯玉打光了,所以三辅一块除了京兆府的郡国兵已经没有什么防守力量了。”

  “现在,我们要对付的就是豹子和徐荣和麴义的军队。徐荣和麴义的军队只剩下一万多人,他们现在撤到陇县,估计和豹子的军队已经会合。他们两支军队加在一起大约五万人左右,和我们的实力差距较大。”

  “豹子的用兵大家都很清楚了。”韩遂面色沉重地说道,“今年春天两仗皆负于他手,以至于前功尽弃,拱手让出西凉。我们失败的根本原因……”韩遂抬眼看了一下北宫伯玉,眼睛内的怒色一闪即逝,他缓缓说道,“一是轻敌,二是军队间的协调配合出现了问题,三是我们分散了兵力,这是我们失败的最重要的原因。我们的十几万大军分成了三路出击,而且还是依次出击,结果给敌人抓住机会,各个击破。”

  韩遂环视大帐内的众人,说道:“这次,我们务必要集中兵力,统一号令,不给豹子以任何可趁之机。”

  他四下看看,说道:“大家可有什么其他的看法?”

  “我不同意。”北宫伯玉突然打破了大帐内的平静,大声说道。

  韩遂面色一沉,脸带怒色。

  这次北宫伯玉和李文侯回到金城,韩遂虽然没有惩罚他们,但也一直没有理睬他们,他甚至连正眼都不看他们一下。他恨他们,即使有几十年的交情也不行,他只要想到饱受痛苦折磨的老边,他就极其痛恨他们。他投向两人的目光既冷淡,又满含不屑和讥嘲。老边看到他们回来倒是很高兴,一句责备的话都没有,稍稍安慰了他们一下,就让他们回湟中和其他地方招兵了。

  他们都是来自于金城,按理大家同属于一个阵营,应该精诚团结,用一个声音说话,但现在北宫伯玉跳出来提反对意见,无异告诉大家他们之间有矛盾,而且还是很深的矛盾。韩遂愤怒了。北宫伯玉不反省自己的错误,不总结战败的教训,反倒愈发的变本加厉,为了报复自己,竟然在大众场合下和自己翻脸,连朋友都不愿意做了。他们之间没有朋友做没有关系,但北宫伯玉这样挑起矛盾,无疑破坏了西凉联军的团结。联军主导势力的首领都不能团结,还要什么资格去要求其他势力之间互相团结?韩遂看到了危机。

  “我们两次出西凉,准备掳掠三辅攻占长安,但两次都没有成功。一次因为下雪无功而返,一次惨败。说明什么?说明我们实力不够,或者说我们准备不充分。”北宫伯玉冷冷地看了一眼韩遂,继续说道,“我们在西凉尚且没有站稳脚跟,更不要奢谈什么攻占关中了,这是自取灭亡。难道还有人准备在失败之后投降朝廷?”

  韩遂脸上的怒气更盛。坐在北宫伯玉旁边的马腾看到韩遂生气了,赶忙伸手拍了拍案几,示意北宫伯玉适可而止。

  北宫伯玉根本就不理睬他,大声说道:“我们应该在拿下翼城后,迅速占据和巩固西凉全境,而不是再次仓促出击,以避免重蹈覆辙。”

  李文侯适时补了一句,“如果我们再败了,豹子既不会收容俘虏,也不会再来招抚了。

  大帐内陷入了沉默。

  =

  看到老边重伤不治,奄奄一息,北宫伯玉和李文侯很愧疚,但愧疚归愧疚,两人还是很痛恨边章和韩遂。答应朝廷招抚,其实也就是向朝廷投降,是出卖他们,出卖所有跟着他们一起起事的将士。两人不能接受。

  昨天,马腾去找北宫伯玉和李文侯商谈另选大帅的事,北宫伯玉满口答应,他说:“这事的确要解决,否则将来我们死了,都不知道脑袋给谁砍了。”马腾发现他们的观点和武都的观点一摸一样,很奇怪,问是怎么回事。北宫伯玉说:“边章和韩遂都是读书人,是有名的士子,有学问,他们骨子里还是不愿意造反,还是想做大汉朝的官僚,还是想做那个昏庸天子的忠臣。他们嘴里说的一套,心里想的又是另外一套。他们说自己造反是为了西凉的百姓,是为了铲除天子身边的奸佞,是为了大汉朝的兴亡。其实,哪有那么回事,我们造反不就是为了混口饭吃,为了不受气,为了自己活得还象个人样。他们为什么要骗人?还不是为了他们自己,这样他们既可以聚敛财富,又可以骗我们去拼命,临到最后,他们受降招抚,还能混个太守,校尉,还能从叛逆变成忠臣。我们呢?我们都死了,都给他们这些狡猾的士人玩死了。”

  马腾的脸色极其难看。他的心事无意间被北宫伯玉说中了。马腾就是这么想的,王国也是这么劝他的,所以他才反了的。马腾就象被人剥光了衣服赤身裸体地站在光天化日之下,羞惭得无地自容。都把大字不识的羌人,把贫贱的庶民当白痴,当工具,以为人家都不知道他们心里的肮脏。其实,这天下哪里有白痴?

  边章和韩遂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王国为什么要伸手相助?因为他看到了另外一条轻而易举就可以步入仕途的路。这条路,史上的叛逆者百试不爽,只要心够恨,脸皮够厚,不但可以得到名声,得到财富,还能得到高官厚禄。这是一条充满血腥刺激充满风险挑战但也同样充满希望和机遇的路。马腾在王国的详细解说下,霍然开朗,原来这是一条曲线救国的路,利国利民利自己,不干,那简直就是对不起祖宗了。他拍案而起,举刀就反了,干净彻底坚决。

  马腾这个埋藏在心底的秘密,却被一个在战场上死过一次的人,随随便便地说中了。那一霎间,马腾有一股要杀掉北宫伯玉的冲动。如果这个人一直存在,他就会阻碍自己和王国,甚至还有边章和韩遂的前途。这个人是个障碍。

  北宫伯玉和李文侯并没有察觉马腾的失态,他们还在气乎乎地埋怨着,尽情发泄着心中的不满。北宫伯玉对马腾说道:“当初,我担心在西凉站不住脚,所以请了他们二位出来撑撑门面,结果门面是撑出来了,我们也成了人家手上的刀枪了。现在我要夺回这个本来就应该是我的位子。寿成老弟,你可愿意帮兄弟一把?”

  马腾哑口无言。现在北宫伯玉已经看透了,要他帮助王国坐上大帅的位子,根本不可能。马腾大笑着,满口答应,告辞走路。

  他匆匆回到王国的大帐,把北宫伯玉的话说了一遍。王国笑道:“这个石头,果然是个人杰,这种事都给他看出来了。他在羌人中非常有威望,我们还是暂时退一步,先把他推到韩遂的对立面吧。老边未死,北宫伯玉就来抢位子,韩遂肯定非常愤怒。老边受伤,韩遂一直都迁怒北宫伯玉和李文侯,认为是他们两人不听指挥造成的。现在北宫伯玉和李文侯再这么火山加油的一闹,韩遂势必容不下二人。我们趁机帮助韩遂杀掉他们。韩遂斩杀二人,自然得罪了羌人,这个大帅的位子,他是如论如何坐不上去了。”

  马腾叹口气,说道:“那个时候,先生不开口,韩遂也会推你为帅。先生就是不干,恐怕也不行啊。可惜,我那个兄弟……”

  王国喟然长叹,说道:“羌乱之所以屡禁不绝,就是因为石头这种人悍勇好杀,无人可以控制。我原以为他主动入汉,应该改改脾气,没想到他还是这样。”

  =

  要想得到招抚的机会,就必须打痛朝廷,打怕天子。要想做到这一点,必须进攻三辅,威胁长安。

  王国看了一眼武都。

  武都心领神会,打破大帐内的沉默,大声说道:“我认为韩先生的策略完全正确。我们必须要得到粮食,帮助百姓过冬,以得到民心。没有民心,我们就是想在西凉站住脚也很难啊。”

  王国随即开口附和。马腾也说了两句,大家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好象两边的意见他都支持。

  羌人首领有的支持韩遂,有的支持北宫伯玉。

  李文侯站了起来,他挥手让大家安静一下,然后大声说道:“既然大家意见不统一,那就请大帅做出决断。”

  韩遂几乎气疯了。他咬咬牙齿,嘴角剧烈地抽搐了几下,强忍怒气,没有说话。北宫伯玉和李文侯是铁了心要和韩遂翻脸了。

  大帐里的十几个大小首领突然发现这个大帐内竟然没有一个可以做出决断的大帅。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