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风云突变 第九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7924 2007.06.25 06:01

    傅燮策马沿着宽敞的街道小跑起来,一千三百二十八名将士列阵于街巷两旁,静待出击的命令。

  傅燮看到了列于阵前的华雄。华雄冲着他微微一笑,伟岸的身躯微微前躬,语调平缓地说道:“愿随大人浴血战场。”

  傅燮看到了赵义。赵义面显凛冽杀气,他举刀向天,放声高吼:“杀敌……报国……”

  傅燮看到了厉挺。厉挺在马上拱手为礼,大声说道:“愿随大人血战到底……”

  傅燮看到了杨会。杨会面带笑意,躬身致礼,然后高举双臂,竭尽全力,纵声狂吼:“誓死追随大人……”

  傅燮依次和每一个士卒点头致敬将士们神色平静,豪气冲天,他们在马上对着傅燮躬身施礼,以示效忠。

  突然间,战鼓击响,列阵在街道两旁的战士齐举武器,放声狂吼:“誓死追随大人……”

  其声震云霄,穿云裂石。

  傅燮眼眶一红,顿时泪水纵横。

  傅燮看遍了一千三百二十八名士卒,把每个士卒的勇气和忠义深深地刻在了心里。

  傅燮策马走到了队列的尽头。他抬头看看围在四周的百姓,举起了手,他想说什么。百姓们跪了下来,有的人哭出了声。傅燮良久无语。

  突然间,他拨转马头,纵马狂奔起来。

  城门缓缓拉开。

  傅燮高举右臂,放声狂吼:“兄弟们,奋勇杀敌……”

  士卒们看到城门在开启,一个个神情兴奋,同声回应:“奋勇杀敌……”

  傅燮仰首望天,声嘶力竭:“奋勇杀敌……”

  “奋勇杀敌……”吼声如雷,直冲霄汉。

  城门大开。

  华雄递上长戟。

  傅燮奋力拉住马缰,战马吃痛立时煞住身形,长嘶声里双腿高扬几乎直立而起,马上的傅燮高举长戟,回首狂呼:“兄弟们,杀啊……”

  “杀……”战马们各举武器,连连狂呼。

  傅燮一马当先,冲出了城门。

  一千三百二十八骑紧随其后,一个个驱马狂奔,象离弦的长箭一般射出了翼城。

  傅燮再也没有看一眼自己的儿子。

  =

  傅干眼巴巴地看着父亲的背影消失在城门下,感觉到自己失去了一切。恐惧和伤痛突然在他的心中爆发,一股撕心裂肺般的疼痛霎时侵袭了他的全身。

  “爹……”

  傅干疯狂地哭着,叫着,连滚带爬地冲上城楼,他趴伏在城墙上,望着奔向战场的父亲,用尽全身的力气,放声高喊:“爹……”

  =

  风在耳畔呼啸,大地在眼前飞逝。傅燮心中豪气万丈,浑身充满了无穷的力量。他望着越来越近的战场,举戟狂呼:“列阵……列阵……”

  一千三百二十八名骑士在很短的时间内一字排开,前后两列,并行飞驰。

  傅燮望着越来越近的敌人,心中热血沸腾,战意盎然,他挥动长戟,放声高吼:“加速……前进……”

  =

  冲锋的战鼓在战场上猛烈地轰鸣着。撤退的号角在战场上凄厉地鸣叫着。

  战场上,羌胡骑兵和汉军步卒紧紧地纠缠在一起。羌胡士卒杀红了眼,全然不顾号令,依旧酣呼鏖战,而汉军士卒听到进攻的战鼓声,一个个奋勇当先,悍不畏死。搏杀愈发惨烈。

  中路方阵内的刀斧手损失严重,第一批奉命补缺的弓箭手拿起了刀斧和长矛,在方飙的带领下勇猛地冲了上去。敌人的骑兵在方阵前沿往来驰骋,刀矛交相劈刺,长箭横飞,威力日渐强盛。方飙带着一百人直接扑到了方阵前方最激烈的战场中心。

  几匹怒马狂奔而至,马上骑士斜举四丈长矛犹如闪电一般呼啸杀到。

  “长矛截击,长矛截击……”方飙一边举矛狂奔,一边张嘴狂呼,十几个士卒紧紧和他靠在一起,举矛同刺。

  十几支长矛几乎在同一时间插进了战马的体内。战马势大力沉,腾空而起,连撞带压之下,几个长矛兵躲闪不及,当场死于非命。马上的羌胡骑士借助战马飞奔的巨大惯性,在身体腾空飞起之前奋力掷出了长矛,将几名步卒活生生地洞穿钉死地上。几个羌胡骑兵随即坠落马下,有的被乱刀砍死,有的被长矛刺穿,有两人奋力跃起,拔刀再杀。

  方飙被战马撞得倒飞而起,口吐鲜血。他眼冒金花,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然后胡乱抓了一把战斧,跌跌撞撞地朝前扑去。羌人的刀斩进了方飙的肩膀,方飙的斧也劈开了羌人的头颅。几支长箭呼啸射来,尽数钻进了方飙的体内。方飙身躯数震,连中七箭。他倒退了一步,看着飞冲而来的三骑羌兵,狠狠地骂了一句,一头栽倒在地。

  徐荣和麴义各自指挥左右两翼的方阵,稳步推进。战场上,汉军就象一个威猛的巨人,狂吼着,奋力击出了双拳。羌人如中巨槌,纷纷倒退,折损者越来越多。随即羌人愤怒了,他们在各自小渠帅的带领下,开始了反扑。

  六月惊雷看到各种羌人杀红了眼,没有一个士卒听从号令撤下来,不禁气得暴跳如雷。他不停地挥舞着马鞭,狂暴而急躁地怒吼着:“吹号,撤……叫他们撤……”

  鲜于辅指着血肉横飞的中路战场,冲着雷子高声叫道:“带上五百人,立即支援……”随即他看到卫政打马而来,心中一喜,接着大叫道:“国安,你带五百人支援颜良的方阵,快,快去……”

  “命令左右两翼加快推进速度,快速推进……”

  “擂鼓……擂鼓助威……”

  =

  武都的军队集结完毕。他的前军五千人马正在往东急进,中军和后军也已经整装待发。

  前军士卒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叫。他们看到一队骑兵从翼城冲了出来,这队骑兵高举着大汉战旗,正风驰电掣一般狂奔而来。

  报警的战鼓声急促地敲响。

  前军军候王如立即命令军队停止前进,列阵相候,准备迎战。

  武都听到报警的鼓声,急忙带着一帮侍从冲上附近的高地向北望去。

  “傅燮疯了。”武都连连摇头,用马鞭指着前方飞驰而来的骑兵,对身边的部下说道,“我和傅燮虽然交情不深,但打过不少交道,和他在一起还喝过几次酒,把盏言欢。此人忠烈刚猛,为人狂放不羁,行事果断坚决,只是脾气大,屡次发疯,屡次作出令人夷非所思的事情。此次要不是他守在翼城,西凉早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现在,他又发疯了,他想以卵击石吗?”

  “大人,我看傅大人是想阻止我们支援六月惊雷。”他的部下说道。

  “他这么点人马,能起什么作用?南容啊南容,你这是逼着我杀你啊。”他叹了一口气,说道,“他以忠义闻名天下,多少人想杀他,最后都因为不愿意背上恶名而放弃了,就是朝中的中常侍张让和赵忠也手下留情放过了他。他难道真的不想活了吗?”

  “大人,他们冲上来了。”

  武都痛苦地摇摇头,惋惜,无奈,失望,各种复杂的情绪顿时涌上心头。此战过后,西凉军队实力大损,占据西凉已经成了一件可望而不可及的事,自己和叛军的其他人都要躲到边郡去苟延残喘,所有的美梦都成了泡影。他沮丧的几乎要痛哭流涕。

  他抬头看看远处渐渐西垂的太阳,沉默不语。

  “大人,敌人冲上来了。”

  武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恨恨地说道:“杀就杀了。我已经是大汉的逆贼,难道还怕背什么恶名吗?”

  “命令前军,立即阻击。”

  “擂鼓,我们迎上去,杀死他。”

  =

  黄衍望着前方战场上越来越近的骑兵,仰天长叹。

  “南容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王国负手而立,心情沮丧。

  他第一次做大军统帅,第一次指挥千军万马进行战斗,还没有体会一下纵横捭阖的感觉,就遇上了十几万人的大决战,几十年都遇不上一次的大决战。他惊惶失措,徘徊无计,他不明白大战是怎么开始的,也不知道将如何结束,但他知道他举兵起事的目的已经彻底泡汤,他和他的宗亲家人朋友从此以后,都成了十恶不赦的叛逆,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事情怎么会在瞬间变成这样?

  “命令武都的前军就地阻击傅燮。后军和中军不要滞留在战场上,立即向东赶去和六月惊雷汇合。”黄衍指着马腾,大声说道,“寿成,你带着铁骑迎上去,尽快把翼城的骑兵消灭干净。”

  王国猛然回身,挥手阻止道:“不行,寿成的骑兵不能动。”

  黄衍急了,他指着前方的战场,大声叫道:“傅燮全然不顾生死,率部出战,其目的就是阻碍我们支援东面的羌人。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有准备,豹子的攻击重点肯定是在东门战场,他们要全歼六月惊雷,你知道吗?”

  “立即让寿成冲上去,解决傅燮的阻击,免得耽误我们的时间。”

  王国有点控制不住心中的沮丧,他气急败坏地叫道:“不行,寿成的军队坚决不能动。”

  “现在,西门的韩遂,东门的六月惊雷都已经陷入死战,唯独我们尚有余力。如果我们放弃救援,此战必定惨败,我们能跑多远?只有救出六月惊雷,和豹子在东门战场血战一场,打痛打残豹子,我们才能从容离去,今年冬天才能在陇西安然无恙。”

  “不行。”王国声色俱厉地说道,“寿成的军队就是不能动,我是大帅我说了算,”

  黄衍愣然。他失望地看看愤怒的王国,痛苦地低下了头。

  马腾站在一旁,心中的悔恨象毒药一样烧蚀着他的心。现在美梦成空,什么都指望不到了。马腾想起母亲怨恨责备的目光,马腾恨不能一刀杀了自己。他有什么面目去见自己的列祖列宗?埋藏在他心里的暴戾之气终于不可遏制地喷发了。

  “我去杀了他。”马腾大吼一声,转身向战马走去。

  王国举手欲喊,突然发现气宇轩昂的马腾竟然有点步履蹒跚,握刀的手也在不停地颤抖,他心中一酸,颓然垂下了手。他和马腾的心思何尝不是一样,两人同病相怜,均觉得从此暗无天日,处境艰难。王国想到自己聚敛了大半生的财富和声名瞬间化为齑粉,不禁泫然泪下。

  =

  武都的的前军五千人是由西向东而去,傅燮的进攻方向是自南向北,攻击点选在叛军的侧翼。

  武都的前军仓促之间来不及调转阵势,士卒们只能转个方向。长矛兵,刀斧手,弓箭兵都排在了第一线,虽然密集列阵,但根本不是防御结阵,无法有效抵御骑兵的冲击。这样的阻击阵列对抗铁骑,无疑就是自杀。

  军候王如一声令下,弓箭兵稀稀拉拉地射出了几排长箭。

  傅燮和他的士卒们全身趴伏在战马上,不停地加速,加速,对于迎面射来的长箭,理都不理。战马几乎已经腾空飞驰了,速度逐渐到了极限。双方相距三十步。

  傅燮猛然挺身,举戟前指,纵声狂呼:“杀……杀进去……”

  所有的战士挺起身躯,举起了武器。赵义射出了第一箭。

  转瞬即至。

  “轰……轰……轰……”飞奔的战马几乎在同一时间冲进了叛军的阵势。顿时,战马的嘶鸣声,士卒的呐喊声,刀砍长盾的撞击声,长矛刺入肉体的沉闷声,箭矢飞行的厉啸声,被撞飞的士卒在空中的惨呼声响成了一片,巨大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杀进去……杀进去……”攻击的士卒面目狞狰,犹如嗜血猛兽,肆意践踏砍杀。

  “抵住……抵住……”阻击的士卒面对象泰山压顶一般雷霆击来的铁骑,一个个肝胆俱裂,他们就象犹如圈内待宰的羔羊,恐惧到了极点。

  傅燮的长戟横空而起,锋利的戟尖从五个敌兵的胸腹间划过,鲜血四射,五人打横飞起,死于非命。长戟再度飞旋而至,两颗人头带着凄厉的嚎叫冲上了天空。傅燮猛踢马腹,战马飞跃而起,长戟翻飞间,连夺数条人命。傅燮杀得性起,酣畅淋漓,禁不住满腔杀气,仰首狂呼:“杀进去,随我杀进去,一直杀到中军……”

  防守士卒无法抵挡铁骑的凶猛冲击,他们倒下了一批又一批,数不清的士卒被践踏,被撞击,被劈杀,后排的士卒仿佛看到死亡的狞笑,他们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恐惧,转身就逃,溃散开始。

  王如声嘶力竭地叫着喊着,极力阻止士卒的逃亡,他一连砍死了三个逃跑的士卒,但他杀第四个士卒的时候,华雄纵马飞来,凌空一刀斩下了王如的头颅,无头的身躯被飞奔的战马撞上了半空,此时,他手中的刀还在做着砍人的姿势。

  “杀……”华雄刀指前方,回首狂呼,“杀进中军……”

  马腾带着自己的五千铁骑象一股狂暴的飓风,挟带着满天的灰尘和巨大的轰鸣声一路滚滚而来。他看到武都的前军溃不成军,不由得心急如焚。如果任由逃兵冲进武都的中军和后军,事情就麻烦了。

  马腾举刀狂吼,声若惊雷:“全速前进……全速前进……”

  前军的逃兵象洪水一般向中军奔来。

  武都惊骇不已,急忙纵马跑到弓箭营,大声叫道:“射……给我射……”

  “大人,那是我们的士卒,是我们的士卒。”负责弓弩营的一名假军候高声叫道,“我不会下令射击,绝不会。”

  武都大怒,飞起一刀就砍掉了他的脑袋。

  “射……给我射……”他举着血淋淋的战刀,指着目瞪口呆的弓弩营士卒叫道。

  “大人,你,你……”站在附近的一个百人队队率指着武都,咬牙切齿地大声叫道:“你瞎了狗眼吗?那是自己人。”

  武都反手一刀,再杀一人。

  “谁敢抗令,这就是下场。”武都拎着血淋淋的脑袋,举刀狂吼:“射……立即齐射……”

  霎时间,箭矢如飞。

  =

  鲜于辅看到中路的两个方阵已经紧紧粘上了敌人,密集的阵势开始越拉越长。徐荣和麴义的左右两翼军队正在加快推进,基本上接近了中路的两个方阵。在前方攻击的各种羌胡由于后方的六月惊雷连续不停地发出撤军号角,他们开始逐步退却了。

  参狼羌的西北雨和烧当羌的雪山狐被颜良和玉石的两个方阵死死咬住,弓弩营的长箭射得他们连头都抬不起来。他们恼羞成怒,竟然下令再不后撤,督军猛攻,发誓要把这些可恶的汉人全部杀了。更加激烈的血战爆发了。

  鲜于辅眼看中路的方阵逐渐在破裂,大惊失色,急忙命令军候周翼带五百人上去支援。

  “我带他们去。”袁绍突然大声喊道。

  鲜于辅回头看去,袁绍拍马上前,神色坚决地说道:“我带他们去。”

  鲜于辅断然拒绝。前方的交战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双方都是不死不休,身处激烈的战场中心,能够活下来的机会非常渺茫。

  袁绍豪气冲天,突然拔剑狂呼:“兄弟们,走啦……”他猛踢马腹,纵马向前冲去。

  蹇硕的脸上闪过一丝敬佩之色,他没有这个勇气。刘表和刘和一脸的崇拜,望着袁绍的背影消失在杀声震天的战场上。

  鲜于辅看看三人,担心地问道:“这位袁大人武技如何?”

  刘表回道:“名闻洛阳。”

  刘和疑惑地问道:“鲜于大人,为什么李中郎的军队还没有赶到?“

  鲜于辅摇摇头,心里沉甸甸的,举目向东南方望去。

  一面黑色的战旗突然跃出天际。

  鲜于辅一阵狂喜,他颤抖着声音说道:“来了。”

  “擂鼓……擂鼓……”

  =

  李弘拉住了做势欲冲的黑豹,用力拍拍它的脑袋,笑着骂道:“急什么,这不到了嘛,歇一下,歇一下。”

  他抬头望望战场,看看四周的部下,笑道:“总算赶到了。如果我们再不来,估计要被他们骂死了。”

  恒祭笑道:“还好没有误事。”

  筒子说道:“大人太小心了。如果我们不到射虎谷,而是在这附近隐藏,早就杀进战场了。”

  赵云笑道:“到射虎谷藏身,大家可以安心地休息一夜,不用担心被敌人发现。现在,虽然我们迟了一点,但大家精力充沛,正好杀敌,可以将他们一举击杀。”

  李弘擦擦头上的汗,指着前方战场说道:“你们看,我们的步兵方阵还在坚守,方阵的两翼军队已经开始进击,形势不错。”他接着指着羌胡的大纛说道,“羌胡还没有撤,还在攻打我们,这太好了。一路上,我们最担心的事就是怕他们提前跑了。不过,王国的援军还没有赶来,倒是一件奇怪的事,难道他们先跑了?”

  他看看恒祭,指着翼城说道:“你带着鹿欢洋,楼麓直冲翼城,一路不要缠战,迅速完成对羌胡的包围,切断羌胡的退路。”

  “是,大人。”恒祭答应一声,带着鹿欢洋和楼麓打马离去。

  “射缨彤,射虎,筒子,你们直接冲击步兵方阵前的羌兵,把战场往城门方向挤压,以便于我们缩小包围圈。”

  “是,大人。”射缨彤躬身答应。三人飞驰而去。

  李弘伸手取下钢枪,挥手说道:“子龙,拳头,弧鼎,弃沉,我们直攻六月惊雷,务必将其击杀,以绝后患。”

  “是……”四人同声应道。

  “吹号……”李弘纵声狂吼,“吹号……前进……”

  =

  六月惊雷眯起一双眼睛,颇有兴趣地看着从远处狂奔而来的风云铁骑。

  突然,风云铁骑军里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声:“呼……嗬……”

  六月惊雷骇然心惊,浑身上下不自觉地随着如雷般的吼声抖了一下。紧接着,吼声一声高过一声,犹如惊天巨浪撞击到巍然耸立的坚石上,气势磅礴。

  六月惊雷突然产生了一丝畏惧。

  “牛角,雷娃,带人迎上去,挡住他们,挡住他们。”

  “中军立即向西移动。黑石,六指,带上亲卫营,向西移动,向西。”

  “吹号,吹号,命令各种羌急速撤退,否则要被包围了,快撤,快撤……”

  雄浑的战鼓声,苍凉的牛角号声,激昂的呐喊声,惨烈的厮杀声,震撼人心的战马奔腾声,同时在战场上轰然响起。

  血腥战场。

  白花花的太阳忽然间变成了一轮红彤彤的血色圆球。

  日渐西沉。

  =

  马腾的骑兵席卷而来,他们将成百上千的逃兵卷进了铁蹄之下,将无数的长箭射向了天空。

  傅燮望着满天的长箭,纵声狂吼:“冲上去……我们冲上去……”

  傅燮的部下纷纷中箭坠马。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

  赵义的箭一支接一支地飞了出去,箭无虚发,但他随即就被对方的几个射手瞄上了。十几支长箭几乎同时射向了赵义和赵义的战马。战马中箭,立刻毙命,一头栽到战场上,滚了十几下才停住。赵义眼明手快,在战马倒毙的瞬间从马屁股上翻了下来。几支长箭呼啸射过,其中两支精确无比,直接钉进了赵义的大腿。

  两军相遇,发出轰然巨响。

  傅燮长戟斜指,当先挑杀一名敌兵,接着长戟横扫,连劈带打,击杀四人。傅燮的强悍立即招惹了十几支长箭。战马中箭痛嘶而起,一个敌兵纵马撞来,硬是将傅燮的战马撞得倒飞而起。傅燮大吼一声,弃马腾空,长戟再舞,又杀三人。七支四丈长矛同时刺向了空中。傅燮躲无可躲,顿时被七支长矛洞穿而过,鲜血四溅。

  紧跟在后的杨会愤怒得发指眦裂,他挥动长矛,连杀四人,奋力抢到了傅燮的尸体前。他想圈马护住傅燮的遗骸,但被迎面飞奔而来的数名敌骑刀矛齐下,顿时栽倒于马下,就连他坐下的战马都被一刀削去了半个脑袋,重重地砸在了杨会和傅燮的身体上。

  赵义坐在地上,泰然自若,他面对飞驰而来的敌骑,射完了最后三箭。他想站起来,慨然赴死,但他才支起半边身躯,就被飞驰而来的怒马撞上了天空。赵义在空中飞舞着,最后看了一眼血红色的太阳。

  华雄势不可挡,一口气连杀十七人,冲出了敌骑的阵势。他望空长啸,豪气干云,意欲回头再战,但坐下战马身中数刀,浑身浴血,已经生机全无,悲嘶几声之后,四腿一软倒地死去。华雄翻身跃起,举刀四顾,竟然发现战场上只剩下他一个汉卒了。华雄惨呼一声,悲愤得难以自持,禁不住纵声狂吼:“谁来杀我……”

  一支长箭激啸射来,正中华雄的胸部。华雄被长箭的余力带得连退两步,轰然倒地。

  马腾拨马回头,冷冷地看了一眼再无人迹的战场,缓缓放下了血淋淋的战刀。

  欢呼声霎时响彻云霄。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