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立马横枪 第四十一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6688 2007.02.12 09:07

    大汉国初平三年(公元186年)八月。

  =

  李弘接到天子的圣旨后,立即起程。他的速度之快,让人有点措手不及。中常侍宋典和执金吾甄举还在商量是不是要联系凉州刺史耿鄙,给李弘搞个盛大的十里饯行,以壮行色,孰不料,李弘已经走了。

  李弘不等徐荣和聂啸两人赶回来,连夜带着黑豹义从和射虎,鹿欢洋的四千风云铁骑,飞速西进金城郡。

  两天后,李弘率部到达汉阳郡最西的勇士城停了下来。此时徐荣和聂啸,还有叛军首领杨秋和李堪都已经赶到榆中城相候。听说李弘赶到,他们立即带人越过葵园峡,前往迎接。两军合在一处,随即赶到黄河岸边的金城。

  李弘命令弧鼎的黑豹义从,射虎和鹿欢洋的铁骑,全部留在金城,自己只带着赵云和三百骑义从,随杨秋渡河西上。

  =

  李弘离开军营后,一切军政要务均由昭武都尉鲜于辅统管,西部都尉麴义和行军司马左彦相辅。鲜于辅在李弘走后,第一件事就是下令封营,任何将士都不得走出子秀山大营,违令者斩。宋典和甄举因为身份特殊,不在此令约束范围之内。

  天子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只字未提李弘走后西凉肃贪由谁负责。

  如果按照惯例,李弘暂时离开,天子又没有重新指派他人,这件事就应该由暂时代理李弘职权的鲜于辅负责。但鲜于辅仅仅是个都尉,显然没有权利审讯这些两千石大员。

  太尉张温虽然可以名正言顺的接手,但他不想把自己放在最现眼的位置。他现在谁都不想得罪,他急着要把西凉平叛的事结束,早日回洛阳。他已经背着不可预测的风险支走了李弘,剩下的事情他不想再直接插手了,以免将来落人口实,所以他只派桑羊到了子秀山,见机而行。

  宋典和甄举各怀心思,两人都想主管西凉肃贪,解决自己所在势力的危机,趁机打击一下对方。甄举因为统领北军,所以他下令驻扎在槐里大营的北军立即赶到子秀山,做为自己主持西凉肃贪的后盾。

  宋典着急了,急忙派人快马回京向赵忠求援。因为中常侍张让和夏恽先后被李弘查出问题,天子责罚他们在家闭门思过,所以奸阉一党的形势非常不好。京中的赵忠接到宋典的书信,迫不得已,只好求助董卓。

  =

  小槐里大营。

  深夜,董卓的中军大帐内依旧灯火通明,丝竹歌舞之声不绝于耳。董卓是个很会享受生活的人,他轻易不放过任何一个吃喝玩乐的机会,只要有时间,有金钱。

  董卓看完赵忠派人送来的密信,想了一下,随即推开怀里的娇小女子,起身站了起来。这种事,他必须要找李儒商量商量。李儒性情孤僻,这种场合他从不参加。

  李儒住在中军大帐的侧帐里。董卓走进来的时候,他一个人正抱着棋盘在研究棋局。

  “侯爷来信,要我们出手相助宋侯爷。”董卓把赵忠的密信丢到李儒的棋盘上,说道,“我想听听你的意见。这个时候,我们突然出手,有没有这个必要。”

  李儒鄙夷地看了一眼那封用丝娟写就的书信,随手把它掸到了地上。

  “那个阉人答应给将军什么好处?”

  “有一点,无非钱财田地。”董卓说道,“现在,张让和夏恽都被天子责罚,奸宦们的势力受到很大打击。虽然他们性命无虞,但此事过后,他们很难再取得天子的信任。一旦他们落在下风,大将军的外戚势力和世族官僚势力就会趁势而起。这个时候,我们是不是稍稍避点嫌,免得将来受到牵累。”

  李儒摇摇头,说道:“将军错了。你不要被眼前的事情所迷惑,奸阉的势力非常庞大,这点小事动不了他们的根基,无非损失点钱财而已。那点钱财本来就是他们的非法所得,对于他们来说,无所谓损失不损失,以后捞回来的机会多了。”

  “奸阉们最大的优势还在于他们掌控内宫,这一点任何一股势力都无法做到,所以,他们很难被击败,就是外戚势力,也没有他们这么坚固。世族官僚们每每和奸阉们争权夺利的时候,最后都要落到下风,屡屡吃亏,究其原因,也在如此。”

  李儒似乎触及了自己的伤心事,面颊上的刀疤神经质地抽搐了几下,他停了一会,叹道:“阉人的事情,我们该做的还是要去做,吃不了亏的。”

  董卓背负着双手,来回走了几步,说道:“那我们怎么出手相助才最为稳妥呢?我必须要捞到功劳,我不能白干。上次在槐里,我已经白干了一次。我们损失了许多,却一点好处都没捞到。”

  李儒缓缓放下手上棋子,说道:“上次我们受两位侯爷和两家门阀之托,出手袭杀李弘,准备同时解决李弘和张温两人,结果失败了。其实那次机会最好,可惜了。”

  “可惜。”董卓也惋惜地说道,“如果杀了李弘,我们就帮助两家门阀解决了越来越严重的麻烦,也帮助张让和赵忠那帮阉人度过了难关。同时张温受到牵连,肯定要被罢职回京,这样我就有机会取而代之,负责西凉平叛。如此一来,我的功劳就大了,唉……”他连连摇头,神情十分懊恼,“可惜了。”

  李儒手捻胡须,叹道:“我们错估了李弘的实力,以至于槐里城的刺杀失败。李弘被刺之后,行动异常谨慎小心。上次回子秀山大营,他竟然调动两千黑豹义从来接他,可见他对刺杀的防范。现在,金城那边还没有动静,赵侯爷却叫我们出手相助宋侯爷,事情就比较难办了。倘若这次在金城,我们还是不能得手,让李弘安然无恙地跑回来,我们就麻烦了。他看到我们把犯人也放了,把证据也烧了,我们怎么善后?假如他对将军不利,我们……”

  董卓嘴角微动,不屑地说道:“谅他不敢动我。难道先生认为我们没有机会杀死他?”

  “有机会。”李儒沉吟良久,慢慢说道,“李弘是一只豹子,吃了一次亏,再想让他吃第二次亏就很难了,但机会还是有的。”他伸手拿起棋盘上的一粒棋子,放到眼前仔细地看着,仿佛要从这粒棋子上看出花来。

  “长生,你是不是太小心了。”董卓嘲讽道,“杀个人这么难吗?”

  李儒瞅了他一眼,说道:“将军还是小心一点好。

  董卓森冷地笑道:“你既然对金城的事不放心,我就再招几股马匪埋伏在葵园峡,你看怎么样?”

  “好。”李儒说道,“好。上次我们刺杀失败,张侯爷,赵侯爷和两大门阀的家主虽然没有怪罪,但对将军的失望那是显而易见的,所以这次,我们不能再失手。李弘不死,不仅仅是对朝中各方势力造成威胁,对将军的威胁也很大。”

  李儒看着董卓,谨慎地说道:“为了稳妥起见,将军,你最好还是让你弟弟董旻(读min)带着你的几个心腹总管到洛阳去避一避吧。”

  “长生,好象没有必要吧。”董卓不以为意地说道,“我保证李弘这次死定了。”

  李儒摇摇头,说道:“将军太自信了。我记的上次,将军也是这么对我说的,结果呢?”

  董卓恼怒的“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李弘到金城一定有什么目的。李弘非常清楚自己到金城的后果是什么,他到了金城,即使老边不杀他,朝中的各派势力也不会放过他。在金城杀死他,可是好的不能再好的机会了,责任都是叛军的。另外,奸阉们,世族官僚们为了达到让李弘西上金城招抚叛军的目的,不惜联手向陛下进言,这事李弘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他竟然还主动上书陛下要求到金城去,他如果没有目的,谁相信?你信吗?”李儒十分疑惑地说道,“他到底要去干什么呢?”

  董卓冷嘲道:“无论他干什么,这次他都死定了。先生好象没有必要为一个死人这样费心吧?”他看看李儒,接着说道,“如果我们决定出手帮助宋侯爷,那就要得罪太尉大人和门阀世族……”

  “将军已经得罪了太尉大人。”李儒毫不客气地打断了董卓的话,“那天你在槐里府衙咆哮公堂,早就把太尉大人得罪了。”

  董卓毫不在意地挥挥手,说道:“那天我以为李弘必死无疑,太尉大人马上也要倒霉,所以有些鲁蛮。第二天我派人送了不少东西给太尉,向他表示了歉意,太尉大人已经不生气了。你才从长安回来,我忘记对你说了。”

  “哦。”李儒颇为赞赏地点点头,调侃道,“听说那日在太尉府,张温手下的参军事孙文台很嚣张,竟然拿刀对着你。这世上不怕死的人越来越多,一个年轻人都敢拿刀对着你,看来将军是老了,不复有当年之勇了。”

  董卓顿时面露杀气,他两眼微微眯起,恶狠狠地说道:“这帮年轻人,狂妄得很。这个孙文台对我如此无礼,,若有一天栽到我手上,必叫他生不如死。”

  李儒没有理睬他,开始收拾棋盘上的棋子。

  “既要让朝中各方势力都满意,又要让他们抓不到我们的把柄,这事的确有些难办。”李儒说道:“不过办法还是有。我们先到陇县去。”

  “我们支持哪一方?”

  “我们支持耿鄙。”李儒不动声色地说道,“西凉的事情,当然由西凉人解决。”

  董卓恍然大悟,手抚李儒的肩膀,赞道:“先生高明。如此一来,我谁都不得罪,肃贪的事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我只要应耿鄙之邀,带着部队赶到陇县驻扎就行了。先生高明。”

  “李弘这个白痴全然不懂朝堂之事,在西凉乱杀一起,把各方势力全部得罪光了。他在西凉这么一闹,倒给了将军一个结好各方势力的机会。现在京中门阀杨府和袁府的人主动找上门来,就是一个明证。我大汉的门阀世族中,以杨氏和袁氏最为庞大,势力也最为强盛。将军利用这次机会,和他们搞好关系,得到他们的支持,这对将军将来的仕途,有莫大的助力。“李儒说道,”加以时日,将军有机会得到朝中各方势力的共同举荐,位列三公当不成问题。”

  董卓给李儒说中心事,面露笑意。

  “只是,我当心杀不死那只豹子。”

  =

  李弘到达允吾城之后,直接被杨秋和李堪送到了府衙。府衙戒备森严,重重保护,就连屋顶上都有士兵看守。

  韩遂看到名闻天下的豹子就是一个年轻而普通的士兵,惊讶不已。李弘已经习惯了别人看他的目光,泰然自若,主动上前招呼韩遂。韩遂连忙请他入内。双方稍加寒暄,李弘立即切入了正题。

  “两位先生能以西凉百姓和天下苍生为念,主动放弃抵抗,归顺朝廷,实在是我大汉之福。”李弘笑道,“临行前,陛下已经说了,只要你们忠于大汉,忠于陛下,能够答应的条件,一概应允。”

  韩遂大喜。站在他身后的一群部下们顿时喜笑颜开。

  他们一直担心,假如和朝廷谈不拢,事情就比较麻烦。虽然得到消息说,西征大军缺钱少粮,难以为继,但只要等到秋天,国库有了收入,粮草充盈,官军们立即就会渡过黄河,杀进金城郡。以他们现在的实力,除了逃进大雪山避祸,实在没有其他办法。大家揭竿而起,就是为了日子能过好一点,谁愿意过着整日流窜逃亡的日子?现在李弘在天子的支持下,对西凉贪官污吏展开了血腥清洗,这让大家看到了过上好日子的希望。李弘的第一句话,就让他们忐忑不安的心安定了下来。

  “谈好之后,我立即上奏陛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赦的圣旨很快就会下来,你们和子秀山大营里的俘虏都可以各回原籍,重新过上平静的生活。”

  韩遂身后的将领们更加高兴了,大家兴奋的小声说了起来。

  韩遂稳定了一下情绪,笑着说道:“感激陛下的圣恩隆宠,感谢大人给我们带来这么好的消息。”他说了一大堆感激的话之后,随即站起来拱手说道:“大人一路劳累,还是早点歇息吧。”

  李弘站起来,一边回礼,一边问道:“我在路上听你的部下说,边先生病倒了,我想现在去探望一下,可以吗?”

  韩遂微一沉吟,婉言拒道:“大人长途跋涉,非常辛苦,我看还是早点休息吧。大人在金城还要待上一段日子,我看也不用急在这一时吧。”

  李弘笑道:“也好。不过,我有个要求。”

  “大人请说。”

  “前期子烈已经代我和你们商议了一段时间,我想你们也应该有些具体的要求。我们今天夜里就开始谈。”

  韩遂一愣。杨秋等人也不解地望着李弘,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着急。

  =

  韩遂和一帮将领高高兴兴地走出府衙,正准备上马离开,突然听到府衙东南方向发出一声巨响,接着就听到喊杀声冲天而起。

  韩遂大惊失色,掉头就往府衙内冲去。杨秋等人一路狂吼,招呼沿途的卫兵们一起向响声方向支援。李弘和他的侍从们就住在东南方向的跨院内。

  韩遂心急如焚,恨不能肋生双翅飞起来。这下脸丢大了。打仗打不过人家就算了,连人家来住几天的安全都保证不了,还有什么资格和人家谈条件。

  李弘慢慢走出门,看看外面轰然倒塌的院墙,看看结阵守在在院内的侍从,看看在倒塌院墙周围奋力厮杀的人群,笑着对身边的徐荣说道:“子烈,你猜猜,谁这么想杀我,连围墙都撞塌了,是不是太不给文约先生面子了。”

  徐荣叹了口气,说道:“是羌人,是他们自己的士兵。”

  李弘顿时笑不起来了。灵河一战,几万羌人死于战场之上,要说没有仇恨,怎么可能。

  赵云手执长枪,跟在李弘的后面,愤怒地说道:“这也有点太过分了。”

  看守府衙的卫兵蜂拥而来,很快将行刺的一帮羌胡士兵们团团包围了。

  =

  韩遂英俊的面孔气得通红,他怒不可遏,指着成宜大声责斥道:“你是怎么干的,连个小小的府衙都看不好,有什么用,我的脸都给你丢尽了。”

  成宜跪在地上,不敢做声。

  “怎么回事?”

  “回将军,守护府衙的士兵和守城士兵互相勾结,意图刺杀李大人,为死去的将士报仇雪恨。”成宜抬起头来,沮丧地说道,“我没能及早发现这件事,请将军处罚。”

  “李大人来到允吾的消息我们一直严加封锁,知道李大人到了允吾的只有我们这些人,怎么他们都知道?”杨秋看了一眼韩遂,小声说道,“将军,看来一定有人想在金城杀死李大人,这府衙好象不安全。”

  韩遂看看成宜,问道:“你可问了他们,这消息从何而来?”

  “回将军,李大人今天赶到允吾城的事,整个允吾城的士兵和百姓都知道,而且还知道李大人就住在府衙里。”成宜神色惊慌地说道,“好象全城就剩下我们不知道了。”

  韩遂骇然色变。

  =

  韩遂邀请李弘住到自己家里,被李弘拒绝了。

  韩遂家在允吾城算是士族大家,豪门高宅,非常气派。当天晚上,韩遂和李弘就在这里商谈招抚的具体细节。

  李弘对于边章和韩遂提出的许多要求难以接受。

  韩遂要求自己做金城郡的太守,边章做陇西郡的太守,他们的官职由子女世袭,朝廷无权另行指派两郡太守。韩遂还要求保留自己的部队做两郡的郡国兵和边军。两郡边军的西部都尉和南部都尉由太守直接任命。两郡太守有自主建市设税的权利,有自主招纳羌胡入境居住的权利。两郡的赋税在三年内全免。还要求得到朝廷赈灾援助和其他一些相关特权。

  李弘觉得韩遂有点开玩笑。韩遂所提的要求里除了免三年赋税和拨发赈灾援助以外,其他的根本就是胡扯八道。这和封王称霸,和割据造反有什么区别?

  他坐在席上,望着韩遂英俊的面庞,欣赏着他高雅的谈吐,完全忽视了韩遂正在娓娓道来的叙述,他一直在想,韩遂那双深邃而略带忧郁的眼睛里,到底蕴含着一种怎样的心思呢?

  “大人,你的意见呢?”徐荣侧身问道。

  李弘从遐思中惊醒过来,他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看了一下案几上的竹简,又抬头看看韩遂,然后笑着问道:“先生,这是你和边先生共同拟订的?”

  韩遂微笑着点点头。

  李弘迟疑了一下,接着问道:“先生可还有让步的余地?”

  韩遂笑着摇摇头。

  李弘无奈地笑笑,说道:“忠于大汉,忠于陛下,这是陛下的底线,说白了就是希望诸位所提的要求不要违反大汉律,但是……”他缓缓扫视了屋内众人一眼,接着说道,“诸位所提,除了免两郡三年赋税和年年拔款救助之外,无一不违反大汉律,所以……”

  李弘站了起来。屋内其他人怔怔地看着他。

  “我们无话可谈。”李弘笑道,“感谢诸位的盛情接待,如果诸位没有新的建议,我明天就回去了。”

  韩遂面无表情,显然有点措手不及。他大概没有想到李弘会断然拒绝他们的要求,根本不和他谈。韩遂的几个部下神情错愣,茫然地呆坐席上。杨秋望着一言不发的韩遂,连连以目视意,指望他说点什么。

  徐荣惊疑地望着李弘,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不谈了。既然根本没有招抚的诚意,那跑到金城来干什么?

  李弘冲着韩遂和其他人拱拱手,笑道:“临走之前,有个小小要求,希望能拜访一下边先生。我千里迢迢来到金城,总不能连边先生的面都不见一下就回去,那未免太失礼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