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风起云涌 第二十四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5935 2005.12.13 10:55

    李弘勃然大怒。

  他一再嘱咐郑信密切注意巨马水西岸褚飞燕的动静,结果还是给人家偷偷跑了过来,而且还是到了自己的鼻子底下才发现。

  他张口想骂,但看到郑信懊恼的样子,他又骂不出来。

  他狠狠地把手上的圆盾砸到地上,随即不解气,再飞起一脚将圆盾踢得腾空而起。

  “命令部队,立即向九里河方向撤离,全速撤离。”

  “带上所有伤兵,一个都不准丢下。”

  急促的牛角号声霎时间冲天而起。

  正在各处集结的骑兵战士突然加快了速度,大家就象被马蜂追着一样,一个个火烧火燎的,纷纷打马向两边的小树林里跑去。

  “子善,子善……”

  颜良飞步跑来。

  “你和弧鼎,弃沉立即带上黑豹义从,赶到九里亭方向,迟滞敌人行进速度。”

  “大人,那你……”颜良迟疑了一下,心想我是你的侍卫,这个时候你叫我到处乱跑,对不对?

  李弘当然明白他的意思,立即恨恨地骂道:“你哪一次打仗在我身边?你那把刀还是我帮你抢回来的。滚吧,自己小心点。”

  颜良高兴地答应一声,转身飞跑而去。

  黑豹义从早就集结完毕,正准备撤走休息。接到命令,弧鼎,弃沉和颜良立即带着三百多兄弟,趁着夜色向九里亭方向狂奔而去。

  李弘默默地看着黑豹义从消失在远处的树林里。

  “子民,这也没什么可生气的,我们的主要目的都已达到,撤军也无不可。”鲜于辅看他情绪平静了一些,走到他身边说道。

  “侥幸。”李弘回过头来,感慨地说道:“如果我现在带着部队正在冲杀黄巾军的车阵,短时间内就很难撤回来。一旦给褚飞燕堵上,损失一定惨重。”

  随即他笑道:“是你有运气,还是守言有运气?”

  郑信站在鲜于辅的身后,看到李弘情绪稳定下来,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才放了下来。他长时间和李弘待在一起,知道他脾气发起来非常大,但立即就会雨过天晴,和没发生过一样。

  “我有什么运气?”郑信奇怪地问道。

  “我一再嘱咐你这事,但你还是没有做好。你是一个老斥候了,应该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我们既然能偷偷跑去袭击左校,褚飞燕当然也能偷偷跑到九里河来袭击我们。这个失误太可怕了,可一不可二。你没有发现褚飞燕的部队偷偷过河,我不怪你,毕竟路程太远。但褚飞燕的部队秘密潜行到九里亭,你才发现,这就是你的责任。”

  “侥幸的是我们没有和敌人纠缠在一起,进退自如。虽然九里亭距离只有我们五里,但我们尚有足够的撤退时间。如果我们正在和敌人激战,你现在才把消息送来,我们岂不要被敌人前后夹击,大败而逃。”

  “因为你们斥候的失误导致部队被敌人包围,战败,我不杀你杀谁?”

  郑信看到李弘严肃的表情,心里顿时一颤。兄弟归兄弟,如果打了败仗,死了许多士兵,看样子李弘还是会毫不留情地杀了自己。军法无情。

  “子民,褚飞燕颇会用兵,今年黄巾军在他的指挥下,攻城拔寨,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横扫常山,是个非常厉害的黄巾军首领。郑军候的手下都按正常办法侦察,可能被他欺骗了。”鲜于辅随即替郑信开脱道。

  李弘望望郑信,这个和自己同生共死的兄弟一年多来,历经大战,比去年在卢龙塞的时候成熟多了。李弘想起两人跳进濡水河相携而逃的情景,随即又想起了死在河边的小刀,吴八等战友。

  李弘心里一痛,勉强挤出几丝笑容对郑信道:“去查查。下次要注意了。今天你运气好。”

  郑信赶忙答应一声,飞身上马,疾驰而去。

  李弘帮助鲜于辅上了马。鲜于辅看他没有上马的意思,赶忙问道:“子民,你什么时候走?”

  李弘朝他挥挥守,笑着说道:“羽行兄,你先走吧,我等子善,弧鼎他们回来,一起走。”

  鲜于辅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打马离去。

  李弘看看站在一边的侍从,传令兵,号角兵,突然双手一拍,大声叫道:“我们来吓吓张牛角,你们看怎么样?”

  大家奇怪地望着他,,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吹号,吹冲锋号。张牛角一听,肯定紧张。”

  十几个人被他的神情逗笑了,紧张的心情立即一扫而空。

  黄巾军士兵等了很长时间,都没有看到敌人冲下山岗,心里都很诧异。但敌人骑兵的厉害实在太让人恐惧,所以大家不但没有懈怠,反而更加戒备了。

  天色就在等待中悄然变黑,对面山岗上的敌人慢慢地被黑夜吞噬了。又是一个漆黑的夜晚。

  张牛角和左彦站在河堤上,一动不动,竖起耳朵仔细听着远处黑暗里的动静。

  突然,牛角号声再度响起。

  黄巾军士兵心脏一阵狂跳。张牛角和左彦也顿时紧张起来。随即两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狐疑的目光。此时山岗上响起的并不是冲锋号,而是报警好,密集而急促的报警号。然后就是人喊马嘶的巨大嘈杂声,渐渐远去的战马铁蹄声。

  难道豹子突然撤走了?

  左彦面露喜色,大声叫道:“是不是褚帅的部队赶来了?”

  张牛角摇摇头:“不会。他应该在半夜出现。”

  左彦顿时有些泄气,嘴里嘟噜道:“会不会是张白骑打来了?”

  “如果他们的脚步慢一些,豹子再派一支部队阻击一下,倒是有可能。”张牛角沉吟着说道。

  但是他们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个时候,张牛角更不敢主动出击。所以,只有等待。

  天色越来越黑。刚刚开始还能看到几十步远的地方,后来却只能看到十几步了。

  左彦在河堤上来回踱步,心里非常着急。张牛角一动不动,象山一样。

  山岗上突然再次传来巨大的冲锋号声,一声接一声,夹杂着凌乱的马蹄声。

  左彦吓了一哆嗦,大声叫起来:“大帅,这次敌人真的进攻了。”

  张牛角冲他摇摇手,神色凝重地说道:“不是。好象是豹子军在山头上重新集结。”

  “不是我们的援军来了?”左彦失望地问道。

  漫长的等待。时间流逝得非常非常慢。

  黄巾军的阵地上哑雀无声,战场上死一般的寂静。偶尔有几匹马在黑夜里轻嘶几声。

  黑夜和豹子军所带来的恐惧深深地印记在每一个黄巾士兵的心底。他们睁大了双眼,极力望向黑夜深处。即使身在车阵里,他们也没有丝毫的安全感。

  突然,黑夜里传来惊天动地的战鼓声。

  战鼓声浑厚而激烈,重重地撞击在黑暗里,传遍了荒野和夜空。

  士兵们紧张得几乎崩溃的神经突然受到刺激,顿时如遭重击,差一点窒息过去。

  张牛角皱着眉头,脸色极其难看。左彦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极力平息自己心里的紧张。

  “大帅……”

  夜空里终于传来巨大的叫喊声。那是十几个人同时叫喊才能发出的巨大声音。

  “褚帅到了……”

  张牛角面色如土,沮丧地低下了头。

  左彦闭上眼,一个劲地摇着头,他感觉自己浑身无力,几乎站不住了。他赶忙一把扶住身后的车轱辘,撑住自己的身体,仰天长叹。

  黄巾军士兵先是惊愣,接着就象炸了营一样发出了一声巨响,巨大的吼声几乎把黑夜撕了个粉碎。士兵们不停地叫着,吼着,跳着,任由泪水倾泄而出。许多士兵无力地跪在地上,失声痛哭苦起来。巨大的压力几乎摧毁了他们的意志。

  张牛角瘦多了,面色焦黑,眼窝深陷,看上去非常憔悴,一副心力交瘁的样子。

  褚飞燕心里一酸,眼眶顿时红了,泪水差点滚了出来。

  他跪在了地上。

  张牛角缓缓走过去,拍了拍他低垂的头,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

  “你来早了。”

  褚飞燕没有做声,趴下去恭恭敬敬给张牛角磕了三个头。

  张牛角没有阻挡。等他行礼完毕,张牛角把他扶了起来,继续说道:

  “你来早了。”

  褚飞燕苦笑了一下,说道:“大帅,我遇见了张帅。”

  张牛角眉角一挑,冷笑一声,淡淡地问道:“他人呢?他的部队呢?”

  褚飞燕退后一步,躬身说道:“大帅息怒。我让他赶回定兴渡口,帮助孙帅看押粮草辎重去了。”

  张牛角面色一暗,非常痛苦地望了一眼身边的左彦。一切如他们所料,张白骑全军覆没。褚飞燕不提张白骑的部队,却说他让张白骑去了渡口,很明显是怕自己盛怒之下杀了张白骑。张白骑丢失全军两万人独自逃生,依军律当然斩首。

  左彦神情黯淡,有气无力地问道:“张帅是在什么地方被伏击的?”

  “就在九里亭入口处,距此大约十里。战场上阵亡士兵的遗骸尚未掩埋。”褚飞燕低声说道,“张帅心悬大帅安危,督促士兵连续奔跑四十里,结果士兵们体力不支,被豹子军伏击,全军覆没。”

  张牛角冷冷地“哼”了一声,愤怒地说道:“所以你也心悬我的安危,一路跑来。”

  褚飞燕望了一样张牛角,不敢作声,低下了头。

  “我就这么无能吗?我就守不到半夜吗?张白骑全军覆没,并不影响我们的计策,你为什么还要这么着急赶来,以至于功亏一篑?”

  “你看看战场上,几万人就这样白白死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牛角激动地挥舞着双手,怒不可遏。左彦赶忙上前拉住张牛角,小声劝了两句。

  左彦下午已经知道了张牛角的计策。虽然他不同意张牛角如此行险用计,但他还是很佩服张牛角的用兵。

  张牛角想消灭李弘,于是自己设下圈套,故意把大军分成两拨撤退,诱使李弘上当来攻。暗地里他偷偷征调褚飞燕部秘密赶到撤退路线上埋伏,也就在这九里河附近。这是撤退路线中途,前后都可以兼顾。

  李弘攻击任何一部,只要被缠住两三个时辰,另外两路都可以及时赶到,包围他的骑兵再加以围歼。他们也考虑到了张白骑可能抵挡不住铁骑的打击,迅速被击溃。所以他们还留了一手。

  当李弘转而全力攻打张牛角,根本不防备自己的背后时,褚飞燕率军半夜悄悄赶到。此时无论双方是在交战,还是李弘的骑兵围着张牛角,李弘都要遭到致命的一击。即使李弘不死,他的骑兵也会所剩无几。

  这本来是一个没有漏洞的奇计,却因为褚飞燕不顾命令,心悬大帅安危,飞速赶来,结果形迹暴露,在黑夜即将来临的时候,惊走了李弘。功亏一篑。

  张牛角心痛。张白骑的两万人,自己这边一万五六千人,都因为褚飞燕的提前行动,白死了。如果褚飞燕不是他一手带大的,他真怀疑褚飞燕是不是故意的。

  他的部队和褚飞燕的部队,杨凤的部队都是黄巾军的主力,他的部队人数最多,大约十二万人。现在他的部队除了守常山国的王当手上还有三万人,就剩下孙亲的一万人,自己手上的一万多人,其余全部葬送在涿郡。他的部队如今只有五万多人,实力大减。在黄巾军中,他现在说话的份量要大打折扣。没有实力,谁会听你的话。

  他带了十五万人攻打幽州,现在只剩下三万人左右,其余将近十二万人全部战死。左校部三万人,黄龙部三万人,自己部下六万多人全都战死,惨败啊,基本上也就是全军覆没。现在自己手上还有两万多人,黄龙旧部方飚一万人,这就是北征军的全部了。

  如果撤走之前,能够消灭掉李弘的豹子军,也算是报了仇,给自己挽回了一点颜面,并且基本上摧毁了幽州的军队,这对明年攻打幽州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好处。

  然而,一切都成了泡影。他的计策彻底失败,不但没有消灭掉豹子军,反而遭到了更大的损失,部队不但打光,颜面丢尽,而且自己在黄巾军的首领地位也随着这次北征的失败而变得岌岌可危。现在就算其他黄巾军首领不提这事,他也自觉无脸继续坐在这个位子上。

  褚飞燕再次跪倒在地。

  张牛角慢慢地平静下来。

  山岗上,河谷里,河堤上,黄巾军士兵点燃了几百堆篝火,一则为了照明,二则为了取暖。士兵们在经过了最初的喜悦之后,开始打扫战场,掩埋战友的遗骸。

  “燕子,你说说,为什么?”张牛角轻轻问道。

  褚飞燕心情沉重,无话可说。他能说什么?在路上他也想到了这种可能。李弘跑了,士兵们白死了,大帅陷入困境,黄巾军也会因为大帅的问题而陷入困境。但他心里却有一个非常顽固的念头,他要救出大帅。

  李弘的厉害不是谁能预测到的,所有轻视他的人现在全部都死了,都败了。大帅制定的计策之所以冒险,就是因为他是以自己的想法来揣测李弘,也就是说,他在心底里还是认为李弘不是一个够强的对手。轻视对手往往死得都很惨,所以褚飞燕非常担心。

  如果李弘杀了大帅,那怎么办?自己将如何面对黄巾军几十万将士,将如何面对张牛角的在天之灵。那个时候,即使突袭成功,杀了李弘,又有什么意义?黄巾军立即就会分崩离析,就象去年张角突然死去一样,历史将再一次重演,命运将再一次戏弄黄巾军。

  所以他听完张白骑的话,二话不说,立即带领部队飞速赶往九里河。就是死,也要救出张牛角,因为在他的心里,张牛角就是他的第二个父亲。

  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出乎意料。你想得再多,做得再多,往往最后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为什么?”张牛角看他一直跪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象个白痴一样,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吼。

  “几万兄弟都死了,难道你连一句话都没有吗?”

  褚飞燕再也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

  他抬起头来,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叫道:“爹……”

  “爹……,我只是想救你,只是想救你。我不想你死,不想你死啊……”

  张牛角霎时间瞪大了眼睛。

  他吃惊地望着褚飞燕,泪水立时就涌了出来。

  李弘站在黑夜里,望着九里河上的火光,默默地想着心事。

  颜良拿着李弘的牛皮缛子,轻手轻脚地走过来。

  “大人,夜里冷,早点歇着吧。”

  李弘紧紧地裹了裹牛皮缛,笑着到:“谢谢你。子善,你去睡觉吧。”

  “大人还不睡?”

  李弘望望远处地的火光,突然问道:“子善,你说现在张牛角正在干什么?”

  “睡觉。”颜良脱口说道:“他累了一天,当然要睡觉了。”

  “他现在一定没有睡觉。”黑暗里一个声音笑着道。

  鲜于辅和田重走了过来。

  “听说大人给黄巾军打得拖刀而逃,可是真的?”田重笑着打趣道。

  李弘大笑起来。颜良有点不好意思走到一边。

  “子民,张牛角睡不睡觉,对你很重要吗?”鲜于辅随口问道。

  “他睡了,说明他已经想通了,直接回中山国。没有睡,说明他对涿郡还有想法。不过张牛角的确厉害,他竟然舍得用几万士兵的性命来打我风云铁骑。本来他是必胜之局,如果褚飞燕现在赶到九里河,我们死定了。可为什么褚飞燕出现的时机那么不恰当呢?”

  李弘皱着眉头,摇着脑袋十分不解地问道。

  “如果他对涿郡还有想法,我们岂不是很麻烦?”田重说道:“现在我们部队这么少,怎么攻城?”

  李弘好整以暇地笑起来。

  “不用攻城,我也有办法把他们赶出幽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