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靠山屯的大事小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0章 凯旋归来

靠山屯的大事小情 铁鑫 2476 2019.11.29 08:36

  第60章凯旋归来

  拼了命的干了十天,腊月二十八了,一大早起来,大伙就开始拆帐篷,准备回家。都整的差不多了,八师的车来了。李文峰也跟车来了。王大江过去拉着李文峰的手问:“身体咋样?”

  李文峰说:“没事,全好了。”

  王大江问:“你怎么来了?”

  李文峰说:“副师长让我来的。他让我告诉你们,一会儿都上师部,副师长让你们洗洗澡,中午请你们吃饭,慰劳你们。说你们太辛苦了。”

  王大江跟大伙说:“一会儿咱们上八师,去洗洗澡。我们营长还要慰劳大家,中午请大家吃饭。”

  大家一阵欢呼。

  东西装上了车,大家都想早点去洗澡,马车没人赶了。大江让韩伟骑着挎斗摩托走,他和老张头赶着四挂马车走。汽车拉着人和东西先走了,大江和老张头一人赶一挂车,然后把另外一挂车里套的马缰绳拴在马车上,让它们跟着前边的马车走,等于一人赶了两挂马车。

  汽车到了八师,直接把人拉到了浴池跟前,杨洪志在那等着,大伙一下车,杨洪志一看这些人,一个个脸上,脖子,手,全却黑。一个个衣衫褴褛,赶车的屁股底下都磨露了。装卸队的更惨,衣服都被刮得提溜算褂的。这帮人还不如要饭的。杨洪志眼睛湿了。他让管浴池的战士过来,他说:“你找笔和纸,把他们每一个人的身高胖瘦都量出来。”他没看见大江,他问高红霞,“大江呢?”

  高红霞说:“在后边赶车呢。还有两个人。”

  杨洪志跟那个战士说:“记住还有两个人。”

  这时一个女军官过来了,杨洪志跟高红霞说:“红霞,这是我们政治部的王干事,让她陪着你。你们上小浴池去洗。”

  高红霞很感动,她说:“谢谢你杨师长。没想到,你们这么周到。”

  回到办公室,杨洪志给后勤部长打电话,“喂,我是杨洪志,有这么一个事,靠山屯不是受灾了吗,他们组织人在市里进行生产自救,今天他们要回去过年了,我刚才去看了,谁想到他们一个个造的像要饭的。我看着都想哭。这样,一会儿我让人把尺寸给你送去,你给他们从里到外整二十套衣服,再给他们整二十件军大衣。”

  后勤部长说:“行。没问题。你让人把尺寸送过来,我马上把衣服给他们送浴池去。”

  大江和老张头回来了,杨洪志把他们俩也安排在小浴池了。

  大伙都穿着军装从浴池里出来了,一个个都像新姑爷似的。大伙相互看着,乐着。

  大老张眼里含着泪水说:“解放军真好!社会主义真好!”

  在食堂里,杨洪志安排了两大桌。后勤部长,李文峰都来了。江岚听说中午慰劳靠山屯的乡亲们,她也来了。

  菜上来了,酒倒上了,杨洪志端起酒杯说:“靠山屯出来生产自救的乡亲们,你们辛苦啦!眼瞅着要过年啦,提前给大家拜个早年,祝大家春节好!这杯酒既是慰劳酒,又是拜年酒,来,干一杯。”

  大家举杯都干了!

  王大江端着酒杯站了起来,他说:“拜年的嗑我得说两句,首先得感谢亲人解放军。咱们靠山屯没少借解放军的光。他们总是在咱们最困难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帮助咱们。我还得感谢我的营长和江岚,江岚她们边防团已经给咱们送去了白面和大米,一家二十斤白面十斤大米。”

  靠山屯的乡亲们都鼓掌。

  王大江又单独跟后勤部长和李文峰喝了酒。

  江岚端着水杯站起来说:“我听说靠山屯受灾了,我心里真难受。真惦记大伙。我在坐月子,不能喝酒,这杯水代表我的心意,给乡亲们拜年啦!祝愿靠山屯早日度过难关,早日建成社会主义新农村!”

  在通往靠山屯的公路上,四挂马车,一辆挎斗摩托,马车上拉着二十个穿着新军装的人,吸引着人们的目光。他们是军人,不像,有老有少,有男有女。那他们怎么都穿着军装呢?人们真的挺纳闷。

  王大江骑着摩托先回到屯子里,他让刘闯,张云燕组织欢迎队伍。人们敲锣打鼓,站成两排。大喇叭里广播着,让各家带着两个面口袋到大队部领大米白面。告诉大家外出拉脚的马车队和装卸队回来了。

  这下子,整个靠山屯热闹了。大人小孩都跑出来了。

  人们看见马车队和装卸队的人都穿着新军装,这个羡慕。有人跟老张头开玩笑,“老张头,啥时候当兵了?”

  老张头说:“今个。这不刚发的军装吗?”

  那人说:“得了吧,就你这老么咔刺眼的,谁要你呀?是不是上八师了?你瞅瞅你的脸红的像猴屁股似的,书记他们营长又招待你们了吧?”

  老张头说:“那是。人家把澡堂子都给我们预备好了,看我们一个个穿的像要饭的,一人给我们从里到外整了一套军装。中午慰劳我们,那大鱼大肉的,人家杨师长说了,算是给我们提前拜年了。”

  刘闯,张云燕和李小兰他们在给大伙分大米白面。

  王大江和高红霞在屋里商量要开奖励大会。

  大江说:“这回咱们动点真格的,凡是参加生产自救的都奖励,都奖现金。”

  高红霞说:“行吗?奖现金?不会惹事吧?”

  大江说:“没事。出了事我担着。我看这样,打鱼队已经给他们了。多就多点,就那么的了。其他的人员妇女们一人奖二十,男的一人奖五十,你看行不行?”

  高红霞说:“这可是一大笔钱哪。”

  大江说:“调动大家积极性吗,再说大伙确实是挺辛苦的。”

  高红霞说:“那就这么定了。张云燕发完大米白面,我就让她准备钱。啥时候开会呀?”

  大江说:“明天吧,明天二十九了,发完钱就三十了。”

  第二天上午八点,大喇叭里就广播了,“大家注意了,凡是参加生产自救的社员,不管男的女的,九点钟到大队部开会。给大家发奖金!”

  一听说要给大伙发奖金,这人在家就坐不住了,十来分钟人们都到了。本来想九点钟开会,大江一看人已经都来了,他和高红霞一商量,现在就开吧。

  王大江站起来说:“大伙静一下,咱们现在开会。”

  大家静下来了。王大江说:“今天开个奖励大会。奖励所有参加生产自救的同志们。大家辛苦啦,我代表大队谢谢大家!先说明一点,打鱼队的奖励已经发给大家了,奖金比其他各个组的都多。那是应该得的。他们跑到了黑龙江,在那里打了一条大鳇鱼,卖了一万块。”

  听到打鱼队打了大鳇鱼,卖了一万块,大家就议论开了。

  王大江说:“行啦,大伙下去再议论。打鱼队一人奖了一百元,老孙头奖了二百元。我认为这是应该的。这就叫多劳多得。”

  大伙都点头赞成。

  王大江说:“其他各组,妇女队一人奖励二十块,其他各组男同志一人奖励五十块。希望大家好好过个年,来年咱们大干一场,打个翻身仗!发钱!”

  五十块钱?当年一个工分不到一毛钱,一个壮劳力一年下来也就一千七百个工分,按一毛钱算,一年才挣一百七十块钱。一次得了五十块钱的奖金,那是什么成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