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靠山屯的大事小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雪夜长话

靠山屯的大事小情 铁鑫 2384 2019.11.28 08:10

  第6章雪夜长话

  小兰上桌了。她拿起酒壶,先给赵铁锤倒了一盅酒,然后她自己也倒上。她端起酒盅说:“赵大爷,我陪你喝一盅。”

  俩人把酒喝下去了,小兰又给赵铁锤夹了一筷子蒜苗炒鸡蛋,又夹了一条凤尾鱼。她说“大爷,你吃。”

  赵铁锤吃了一口炒蒜苗说:“今个收获可是大大的。第一件事,王大江家里的情况我都摸清了。他爹前年去世了。大姐和大哥结婚出去了,现在他二哥跟他娘在一块。”

  李强端起酒盅说:“说没说他跟小兰的事?”

  赵铁锤喝了一口酒说:“你急啥?第二件事,我给咱们的知青,一人一天多要了半斤粮。”

  李强说:“你用了啥招整这么大的事?”

  赵铁锤说:“哭穷加上不要脸。”

  李强说:“这可是大事。这样这帮知青就能对付到开春了。”

  赵铁锤说:“第三件事,我从公社抓回来三头猪。一头克朗,两只小猪羔。”

  李强说:“又去耍赖了?”

  赵铁锤说:“这回可不是耍赖,是真的让公社感动了。”

  李强问:“你又玩什么花样?”

  赵铁锤说:“这就是第四件事。我跟公社保证了,要把咱们靠山屯的知青点办成先进知青点。”

  李强说:“要不你能当书记,我就不行呢?你看你脑瓜子一转一个道道。”

  赵铁锤说:“你这是夸我还是骂我?”

  李强说:“那当然是夸你。我早就不想干了。”

  赵铁锤说:“我看你也是快了。”他还想往下说,一看孩子在跟前,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他说:“你还是好好干吧。现在没人能接你。你再干十年,到时候我就让你下去。”

  李强说:“十年?你可拉倒吧。再干十年,我得累死了。”

  赵铁锤说:“也许用不了十年。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五件事,关于王大江的事。”

  三个人都端起了酒盅,都干了。小兰拿起酒壶看看已经空了,她下地又从酒桶里倒满了了一壶,她又把搪瓷缸子里的水换了,她把酒壶放进茶缸子里,赶紧上炕,要听赵铁锤讲王大江的事。

  赵铁锤说:“这回是彻底摊牌了。我说了,你们老李家就要找上门女婿。人家王大江没说啥。我当着谢东方的面问的。他说他要去当兵,我说行。送你去当兵没问题,就是你当完兵还回不回靠山屯。他说回,冲着李小兰他也要回来。他要回来娶小兰。他要扎根农村一辈子。”

  小兰脸红了。李强说:“快给你大爷倒酒。”小兰拿起酒壶给赵铁锤倒满了,又给李强倒满了,自己也倒满了。

  赵铁锤说:“小兰,这是你爸交给我的任务,我完成了。剩下就是你和大江俩人处了。往好了处。这小子是块料。明年我就培养他入党,年底我就送他去当兵。”

  小兰说:“他去当兵提干了,留在部队咋整?”

  赵铁锤说:“你放心,就是提干了,他也会回来的。知青点是先进,王大江是扎根农村一辈子的旗帜。他跑不了。”

  小兰端起酒盅说:“大爷,谢谢你。我喝两盅。一盅是谢谢你为我的事操心,一盅是谢谢你对大江这么器重,这么信任。”喝完两盅,她连饭都没吃,穿上大衣,带上围脖就跑了。

  小兰来到知青点,在外边喊:“王大江!”

  王大江在屋里听见有人喊他,他下地披着棉袄就出来了,一看是李小兰,他心里一阵惊喜。

  小兰说:“你去穿上大衣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王大江说:“好,你等一会。”说完扭头回屋了。

  屋里这几个男知青开始起哄了。

  “大江,是李小兰吗?”

  大江说:“是啊。”

  “又给你送大饼子来了?”

  “这回得是煮鸡蛋。”

  大江说:“滚蛋。都几点了还送煮鸡蛋?有事。”

  “啥事?谈婚论嫁?”

  大江举起拳头说:“找挨揍。”

  孙东说:“你这刚来多长时间呀?就谈恋爱,不好。”

  瘦猴徐远鹏说:“大江,你抢了孙东的对象。人家孙东也喜欢李小兰。”

  孙东说:“瘦猴,你瞎说什么呢?”

  王大江穿上大衣,穿上大头鞋,带上棉帽子走了。

  女知青那屋更是议论纷纷。

  “这王大江真行,刚来这么几天就把全屯子最漂亮的闺女弄到手了。”

  “那是章程。”

  “我可听说,李小兰家那是要招倒插门女婿。”

  “那完了,王大江就得扎根农村了。”

  江岚对王大江一直有好感,她也喜欢王大江,可她一直没说出来。她知道自己在农村呆不长。就是没地方去了,她还可以去当兵。

  她说:“行了。自己的路自己走。你们要是有能耐就把王大江抢回来。没能耐就别眼气。”

  高红霞说:“你不是也喜欢王大江吗?你去把他抢回来,替我们出出气。”

  江岚说:“去一边去,我什么时候喜欢过王大江?”

  段美丽说:“大江穿的军装哪来的?”

  江岚说:“那是我哥给他的。”

  大江和小兰俩个人来到江边,他们在渡口的台阶上坐下。

  小兰说:“我赵大爷还在我们家喝酒呢。”

  大江说:“是吗?那他说咱俩的事了吧?”

  小兰点点头说:“嗯,说了。”

  她扭头看着大江问:“你真的能扎根农村一辈子?”

  大江说:“冲着你,我也要留在靠山屯。”

  小兰抱着大江的胳膊,把头靠在大江的肩膀上,大江伸手搂住小兰。

  小兰问大江,“听说你要当兵去?”

  大江说:“啊。这是我从小的理想。”

  小兰问:“你要是在部队提干了,你还能回来吗?”

  大江说:“回来。当多大官也回来娶你。”

  小兰扭头在大江的脸上亲了一口。

  大江说:“你在家好好伺候你妈。我将来回来了,一定带着乡亲们把穷帽子摘了。”

  小兰说:“你还挺有志向的。”她还是有些心里不托底,她看了大江半天,然后说:“你真的不回城了?”

  大江说:“真的。我喜欢农村。我姥爷老姨家都在农村,我一小就往农村跑。六岁我就跟着我姥爷在农村放猪。上学了,暑假不去寒假也去。”

  小兰问:“你姥爷家在哪?”

  大江说:“绥化双河。”

  小兰说:“那你是个农村孩子。”

  大江说:“差不多。农村的事我都明白。割麦子,脱苞米,打柴火,脱大坯,打鱼,凿冰窟窿,赶车,赶爬犁,磨米这些我都会。”

  小兰说:“你这么一说,真是一个农民。”

  大江说:“我是真的喜欢农村。有山有水的,一望无际的黑土地,绿油油的青纱帐,白茫茫的山,奔流向东的松花江,金黄的麦田,黄澄澄的大苞米,多美呀!”

  小兰说:“你说的像画似的。”

  大江说:“就是画吗?你看,春天是黑的,夏天是绿的,秋天是黄的,冬天是白的。四季分明,黑龙江这个地方就是这样。热的时候死拉拉的热,冷的时候嘎巴嘎巴的冷。这地方的人,他也爱憎分明,侠肝义胆,豪爽大气,热情善良。”

  小兰说:“你说的真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