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靠山屯的大事小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9章 矛盾激化了

靠山屯的大事小情 铁鑫 2028 2020.01.23 08:32

  第149章矛盾激化了

  第二天,赵铁锤回来了。

  王大江也没来上班。高红霞说:“把大江气坏了。”

  赵铁锤说:“那个回去就要打报告,要撤了王大江。”

  高红霞说:“这事根本不怨大江。事是我的毛病。韩伟肇事,我们都忙活处理那个事,大江跟我说让我跟公社打声招呼,结果我给忘了。”

  赵铁锤说:“你瞅瞅你。”

  高红霞说:“我一听韩伟撞死人了,我都懵了。”

  赵铁锤说:“那就因为这事俩人造掰了?”

  高红霞说:“冰冻三尺。”

  赵铁锤说:“什么意思?”

  高红霞说:“小心眼。本来这是个好事。可让他这么一整,坏了。我们都定了,开监督委员会,把肇事赔偿的事说一下。当时那种情况,不马上处理,韩伟就得抓进去了。可没想到这松花江,”

  赵铁锤没听明白,“什么松花江?”

  高红霞说:“大江给姜洪涛起的外号。”

  赵铁锤说:“你们这帮人哪。”

  高红霞说:“没想到他把老抗联整到前头来了,又查我们今年的饭票子。王大江就不干了。”

  赵铁锤说:“那也不能说公社啥也没干呀?”

  高红霞说:“那是话赶话说到那了。再说他姜洪涛说话也太狠了点吧,他要撤了王大江?大江就说他砍旗。”

  赵铁锤说:“怎么什么话都说呢?”

  高红霞说:“我看就是大江干的太好了,他有危机感了。”

  赵铁锤说:“你这话说到根上了。唉,中心村是怎么回事呀?”

  高红霞说:“我觉得中心村就是爆发点。那天李文峰结婚。你没在家。姜洪涛有病了都没来。婚礼结束啦,周书记和杨书记就提起来村镇改革的事。然后就说起了中心村的事。说是让靠山屯当中心村,把群升,头林和大洼丹连起来。大江说了自己的想法。他说要把这一条道整成沙果走廊。群升种树,头林种大苞米,发展养殖业,大洼丹种水稻。反正说的头头是道。把两位书记说的心花怒放。周书记一高兴,答应给王大江一台吉普车。就这个事。你说那松花江听了能不生气吗?公社都没车,给靠山屯一台挂着市委牌子的吉普,我估计他听到这个消息得背过气去。”

  赵铁锤说:“别瞎说。”

  高红霞说:“原来我对他印象还不错,这回我一看,太没有风度。你没看见当时的场面,那好像王大江抱着他家孩子下井了。”

  赵铁锤说:“这事得解决呀?那王大江也不能躺在家里呆着。”

  高红霞说:“就是。这眼瞅着要育秧和种树了,这怎么行?”高红霞瞅了瞅赵铁锤说:“把他们俩都整鱼馆去。让他们俩喝。都喝大了就好了。”

  赵铁锤说:“就他们俩现在这个劲,说再多也没用。去吧,你开挎斗摩托去把姜洪涛接来,我去找大江。”

  高红霞开着摩托车走了。赵铁锤上王大江家了。

  赵铁锤进屋看见王大江躺在炕上,两眼望着房扒。他说:“怎么的,我们的王大书记趴下了?”

  王大江一看赵铁锤来了,赶紧起来了。

  他问:“你怎么来了?”

  赵铁锤说:“这大队书记跟公社书记都干起来了,我能不来吗?”

  王大江下地一边给赵铁锤倒水一边说:“这不是没事找事吗?我干工作还干出毛病来了?”

  赵铁锤说:“你们也是,出了那么大的事也不汇报?”

  王大江说:“我跟高红霞说了,让她跟公社汇报一下,可这个没长脑袋的,她给忘了。”

  赵铁锤说:“你们可真是的。这事得解决呀?”

  王大江说:“他不是要换人吗?”

  赵铁锤说:“你王大江现在说话都梗梗脖子,谁敢砍你这面旗呀?”

  王大江说:“我还就不干了。”

  赵铁锤说:“你想把事整大呀?”

  王大江不吱声了。

  赵铁锤说:“走吧,上鱼馆。咱们四个人,好好喝一顿,我请客。”

  王大江说:“我不去!”

  赵铁锤瞪着眼睛说:“你敢?我让高红霞开着摩托去接姜洪涛了。走。”

  王大江说:“我怕再打起来。”

  赵铁锤说:“打呗。只要不砸饭馆就行。”

  鱼馆里,赵铁锤,姜洪涛,王大江,高红霞。酒没少喝。

  这开始姜洪涛和王大江俩个人也不说话,只是他喝一杯他跟着喝一杯。高红霞瞅着赵铁锤,赵铁锤也不说话,这俩人就这么一人喝了四杯白酒,赵铁锤说:“你们有能耐就这样继续喝。”

  王大江和姜洪涛一人又喝了一杯。高红霞端起酒杯一口喝了一杯,她说:“你们俩个书记就不能有点肚量,就不能说句话。你们要是还这样,我就告诉张云燕,明天就给你们俩出一个简报,把你们俩这个样子都写出来,让区里的,市里的领导看看你们。”

  真要是把他们俩的事写出去,那可丢大脸了。姜洪涛说:“别瞎整。我检讨,那天是我说话过头了。”

  王大江说:“过啥头。你现在恨不得把我撸了。”

  姜洪涛说:“你说啥呢?”

  王大江说:“说啥?说你的心里话。你就是心胸狭窄。你就是怕我干过你。”

  姜洪涛说:“你说啥呢?”

  王大江说:“我告诉你们,我王大江一辈子都不离开靠山屯。公社不去,郊区不去,市里不去。我就在靠山屯当一辈子书记了。”

  他端起酒杯跟姜洪涛碰了一下说:“我告诉你,我要走早走了。周书记马上要调省里当高官了。他找了我两次,要给我调动工作。比你公社书记大。我不去。我就在靠山屯呆着。我要干我的社会主义新农村。”

  赵铁锤问:“周书记真要调走?”

  王大江说:“就这一两天的事。”

  王大江拿起酒瓶子给姜洪涛倒满,自己也倒满,他拿起酒杯碰了一下姜洪涛的酒杯,然后一口把酒喝了,他对姜洪涛说:“姜洪涛,你不行,心胸狭窄。你等着挨骂吧。”

  说完他走了。

  剩下的三个人都懵了。尤其是姜洪涛更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