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靠山屯的大事小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8章 美丽图画

靠山屯的大事小情 铁鑫 2247 2020.01.11 08:52

  第98章美丽图画

  首先王大江陪着领导来到了蔬菜大棚。

  周鸿义问:“你们一天能出多少斤菜?”

  李小兰说:“两千斤。”

  周鸿义说:“那就是一百块钱。”

  李小兰说:“实际是两天出两千斤。不过明年就好了,我们还准备再整二十个大棚。”

  周鸿义问:“地留出来了吗?”

  王大江说:“留了。分地之前就给大棚留了。”

  周鸿义说:“那你们一年光蔬菜大棚就能挣三万多。鱼馆呢?”

  王大江说:“鱼馆也差不多这些。”

  周鸿义说:“你还有养鱼,一年差不多能整十多万。”

  吕志说:“他们还有一个大头呢,运输公司。”

  周鸿义说:“可不是吗,我把这茬给忘了。”

  王大江又领着领导看了渔场,水库,最后来到了鱼馆。周鸿义说:“王大江,你这个鱼馆整的不错。挺有风格。不过你的胆子不小啊,大队敢开饭馆子?”

  王大江说:“我反正都被开除一回党籍了,我啥也不怕了。不就是搞资本主义吗?先把钱挣到手再说。”

  在单间里,周鸿义,吕志,杨永纯,秘书,姜洪涛,赵铁锤,王大江,高红霞,李小兰,李青松,正好十个人。

  周鸿义问王大江,“我听说你整了一个宏伟蓝图,要把靠山屯建设成为社会主义新农村?给我们说说。”

  王大江说:“这话得从我下乡到靠山屯说起。那时候我就下定决心不回城了,要在靠山屯扎根一辈子。要不我们赵书记也不能培养我入党,送我去当兵。”

  赵铁锤说:“王大江是好样的。副营长转业回来还是回到了靠山屯。”

  周鸿义说:“这一点值得我们大家学习。”

  王大江说:“要说蓝图,那也是我的梦想。将来我要把我们的五个山头全种上果树。把我们屯子东边的涝洼塘改造成千亩稻田。在山下建一个养老院。在江边建一个码头,发展水上运输。在水库上边盖起休闲度假村。让乡亲们先自个干十年八年的,到时候我再把土地集中起来,发展大合作社。在山坡下建一个大的养牛场,地里种的苞米就都喂老牛了。等到大队有钱了,先把屯子里的道修了,整的横平竖直的。大道宽绰的。把社员家的破房子都扒了,盖砖瓦房。我是农机厂的子弟,我还想上农机厂整点活回来,在我们靠山屯整个厂子,给农机厂当附属厂。我要把全屯子的社员都变成股东,年年都分红。一年靠分红就够吃够喝,还有零花钱。”

  周鸿义带头鼓掌。大家都热烈鼓掌。

  菜都上来了。

  王大江端起酒盅说:“没想到靠山屯今天来了这么些大领导,我代表靠山屯的父老乡亲敬各位领导一杯。”

  周鸿义站起来说:“我看这第一杯酒应该敬老抗联。”

  大家都响应了。

  席间,周鸿义说:“王大江,你们大队应该出个简报,我看可以叫《靠山屯的大事小情》,不用定期,有事就出,没事可以不出。这样,把你们大队的事就能通报出去,公社,郊区,市里就全知道了。”他对秘书说:“于秘书,记着,把靠山屯定为我的工作联系点。最少一个季度来一次。”

  王大江说:“感谢周书记把我们靠山屯当做工作联系点。出简报的事有点难为我们了。我们大队没有笔杆子。我们光会干,不会说不会写。”

  周鸿义说:“干是对的。但是宣传工作也要做。那个简报不用长篇大论,也不用文采飞扬,大实话,农村嗑就行。”

  王大江说:“好。我们就整个《靠山屯的大事小情》。”

  周鸿义说:“大江,你就放心大胆的干。市委支持你。我保证,只要我在江城再也不会有人开除你的党籍了。”

  大伙都笑了。

  王大江心里一热,眼眶里含满了泪水。他想到自己被开除党籍的那些日子,想到自己受到的委屈,想到有那么些人支持他,同他站在一条战线上,他有些激动。王大江把酒杯端起来说:“谢谢周书记,谢谢吕书记,谢谢杨书记,谢谢姜书记,谢谢赵书记,这么些党的书记支持我,我万分荣幸!快过年了,提前给各位领导拜个年,我们一定带领靠山屯的乡亲们积极备耕,迎接八十年代的第一个春天!”

  周鸿义临走的时候,给老孙头留下了一百块饭钱。老孙头不要,王大江也把钱要拿给周鸿义。周鸿义说:“这个钱必须得收。你还让不让我来了?”

  王大江把钱递给老孙头说:“书记带头遵守中央的规定,咱们应该欢迎。”

  老孙头说:“过去讲派饭。现在市高官吃饭交钱,让人佩服,干净!”

  送走了市里的领导,姜洪涛和赵铁锤跟王大江和高红霞一起来到大队部。

  刚坐下,姜洪涛就说:“你王大江行啊,把市高官都整来了?”

  王大江说:“不是。我是去找吕书记办事。这不车队成立了,整来了不少复员兵。可咱们也落不了户口呀?我就上军分区让他们打了一个报告。完了我就上市委去找吕书记,吕书记把我领到周书记那了。周书记答应给运输公司批点劳动力指标。后来就谈到工作上了,书记提出年前上我们这来调研。这不今个就来了。”

  姜洪涛说:“你这个头虽然没开好,挨了批斗,可后边的事整的漂亮。不但搬走了一个顶门杠,还让市高官给你定上点了。你记住,往后周书记要是上你们靠山屯,你得告诉我。”

  王大江说:“告诉你行。你说你们公社就那一辆破车,万一哪天人家书记来了,你那个破车不在,你骑马来呀?”

  姜洪涛说:“那我也得想办法来。”

  王大江说:“要不我们大队给你们公社做点贡献吧,我们出钱给你买个摩托。我就怕买了摩托也成不了你专用的,还是谁逮着谁骑。”

  赵铁锤说:“那你别管了,你们先给我们买就得了。”

  王大江跟高红霞说:“咱们出点血,看公社那个穷样,真可怜。给他们拿五千块钱吧。”

  赵铁锤说:“王大江,高红霞你们俩真够意思。”

  姜洪涛说:“大江,公社党委几个人碰了一下,关于你的工作的事。”

  王大江说:“姜书记我早就说了,那个副主任我真的不想当了。”

  这时高红霞从会计那屋出来,拿着一叠钱,她递给了王大江说:“五千。”

  王大江把钱递给赵铁锤说:“你就打个借条吧。啥时候还再说。”

  赵铁锤在哪打借条,王大江在一旁说:“这钱没了,官也没了。赔了夫人又折兵。”

  四个人都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