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靠山屯的大事小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8章 王大江真的有点累了

靠山屯的大事小情 铁鑫 1933 2019.12.21 08:34

  第78章王大江真的有点累了

  鱼和小鸡炖好了。王大江去招呼这些领导。在水库的大坝上,谢东方问王大江:“鱼都放里了?”

  王大江说:“放了。小的放了两万尾,大的放了一万尾。”

  谢东方说:“那你明年就能见成效啊。”

  王大江说:“差不多。”

  杨永纯说:“你这大队整饭馆可是挺敢干。”

  王大江说:“这大队太穷了,买个钢笔水的钱都没有。”

  谢东方说:“你就哭穷吧。你大棚不是天天进钱?”

  王大江说:“我都给社员分了。这社员穷的,连买咸盐的钱都没有。孩子上学连作业本都买不起。”

  杨永纯问:“你一斤菜给社员多少钱?”

  高红霞刚想说,大江抢先说:“一两分钱。”

  杨永纯问:“一天能下多少菜?”

  王大江说:“百十多斤。”

  杨永纯说:“一百斤就是两块钱,那一个月就是六十多块呀?不少。”

  高红霞说:“两天才能下一百斤。”

  谢东方说:“那也行,一个月三十多块钱,一年就三百多。按照一毛钱一个工分算,那就是三千个工分。我说王大江,这靠山屯的社员可都发了。”

  王大江赶快招呼大伙坐下吃饭,再问更露馅了。

  姜洪涛和赵铁锤来了,王大江赶紧让座。

  吃完饭,姜洪涛和赵铁锤坐在车上往公社走,俩人谈到靠山屯的一些做法时,都感到王大江的步子有点太大了。这割资本主义尾巴刚不提了,可大队开饭馆这事真的说不准。

  赵铁锤说:“咱们就当不知道。”

  姜洪涛说:“装傻。”

  把领导送走了,王大江和高红霞回到屋里。王大江把老孙头,贾静和老姨找来,他说:“你们几个商量一下,我看这个鱼馆你们就承包得了。一年给大队交多少钱,然后剩下的就是你们的。”

  贾静说:“那承包费可不能太高了。”

  高红霞问:“你们说多少?”

  王大江说:“不能太低了,要不社员有意见,你们挣得太多可不行。”

  老孙头说:“我们一年交两万行不?”

  贾静说:“两万可太多了。”

  王大江说:“一分钱不要才好是吧?”

  贾静不吱声了。

  王大江说:“行,今年就先定两万。明年交多少再定。一年一定。”

  高红霞说:“你们的帐得整明白了,每一笔钱你们三个人都得签字。”

  王大江有点喝多了,高红霞骑着摩托把他送回家。到家老娘一看大江这个样,她和高红霞扶着把王大江放到炕上,小军正在炕上玩,见爸爸这样,他从炕琴里拿出来一个枕头,给大江枕上。

  高红霞跟老太太说:“这些日子他太累了。我去把小兰找回来。”

  大江躺在炕上睡着了。

  王大江躺下没有十分钟,张云燕就气喘吁吁的跑来把他整醒了。“大江,你快去看看吧,张根柱家两口子打起来了。”

  王大江一边下地一边问:“因为啥呀?”

  张云燕说:“打扑克赌钱。”

  王大江一边往外走一边骂,“这帮王八蛋,都欠收拾。敢赌钱?刘闯呢?”

  张云燕说:“上鱼馆了。好像是公社派出所来人了。大队长现在已经上张根柱家去了。”

  王大江骑上摩托,用最快的速度往张根柱家开。

  张根柱家的院子里已经围了不少人了。王大江下车把人群扒拉开,进屋看见张根柱的媳妇刘玉珍坐在地下哭呢。

  王大江问:“咋回事?”

  刘玉珍说:“这个犊子,把我在蔬菜队挣的钱都偷去赌钱了。”

  王大江问:“多少钱?”

  刘玉珍说:“五十块钱。”

  王大江上去就给了张根柱一个大嘴巴,脚下还狠狠地踢了他一脚。他问张根柱,“还有谁打扑克了,去给我找来,你们都上大队去。”

  临走他骂了一句,“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在大队部,王大江把打扑克的四个人一顿臭骂。

  王大江问四个人都谁输钱了,结果一报账四个人都说输钱了。王大江说:“不说是不是?正好派出所的人在鱼馆呢,一会儿让刘闯把你们都捆上送派出所去。”

  看看这几个人还是不老实,王大江大吼一声,“把兜里的钱都掏出来!”

  四个人吓得直哆嗦,一个个把兜里的钱都掏出来了。

  王大江说:“赌资全都没收。”他冲里屋喊了一声,“张云燕,把这些钱全没收。”

  张云燕拿了一张纸,在上边写上人名和钱数,然后让每个人都签上字。

  王大江说:“你们听着,明天套上车,你们四个人全上山里捡柴火。一人一车,捡四车。就捡倒木,不许砍新柴火。整完都送鱼馆去。你们要是再敢赌钱,我就给你们挂上大牌子,让你们敲锣游街。滚!”

  四个人走了,刘闯回来了,王大江批评他,“你瞅瞅你这个治保主任当的,咱们屯子多少年都没出这事了,怎么现在还赌上钱了?你得好好检讨。”

  刘闯说:“我检讨我检讨。你看让你操心了。”

  王大江回到家里,又躺下了。

  小兰回来看见大江在炕上躺着,她问大江,“这是怎么了?这钢铁战士还撂倒了?”

  儿子小军说:“我爸累了。”

  小兰说:“是吗?妈妈去给你爸擀面条去。”

  大江说:“别整了,你干一天活挺累的。”

  老娘说:“我去整。”

  小兰说:“娘,你歇着我去整。”

  吃过饭,大江回到自己的屋,小兰也跟进来了。她问大江,“感冒了?”

  大江说:“没有。”

  小兰摸了摸大江的脑袋说:“那是咋地了?”

  大江说:“就是觉得有点累。”

  小兰说:“那就歇两天。你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这么干,铁打的也累坏了。”

  大江说:“这么多事,那有心思歇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