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靠山屯的大事小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6章 俩口子闹意见了

靠山屯的大事小情 铁鑫 2243 2019.12.29 08:07

  第86章俩口子闹意见了

  李小兰这些日子就不高兴。支委被拿下去了,蔬菜队也要合并了。本来干得轰轰烈烈的,这一下子就没劲了。大江也看出来了,这天下午,大江上水库整回来四条鲫瓜子,从鱼馆买了二斤红肠,又上蔬菜大棚买了一些新鲜菜。

  老太太看见大江拎着一大堆东西回来,就问:“这是干啥呀?”

  大江跟老太太开玩笑说:“小兰过生日。”

  老太太想了想说:“小兰的生日还早着呢。”

  大江说:“我看这两天小兰有点不高兴,做两菜我们俩喝点。”

  老太太说:“是,我也看出来了。有啥事好好说,别欺负人家。”

  大江说:“都是别人欺负我,我哪敢欺负别人哪。”

  大江上外屋地做饭去了。

  他知道小兰喜欢吃豆角,他特意买回来三斤油豆角。他从冰箱里拿出来一块五花三层的肉,切了六大片。豆角摘完了,葱姜蒜切好了。他看了看灶坑里的火,往里添了两把柴火,往锅里放了一勺豆油,然后把肉炒了几遍,把豆角放进锅里,放上葱姜蒜和酱油,翻炒了五分钟,放上水炖豆角。

  锅里炖着豆角,他开始收拾鱼。鱼收拾完了,葱姜蒜准备好了,他又找出来一瓶啤酒,还有白糖罐子放在一边。

  豆角炖好了,大江把它盛进一个大碗里,然后找了一个洗菜盆把大碗盖上,他怕菜凉了。

  他把锅刷干净,又往灶坑里添了几把柴火,往锅里蒯了两勺子油,等了一会油热了,他把已经腌了一会的四条鱼放进锅里,等到把鱼的两面都煎得焦黄了,他把葱姜蒜放进去,蒯了两勺白糖放进去,又倒了半瓶啤酒放进去,又蒯了一瓢水放进去,接着哈下腰,拿烧火棍捅了捅灶坑里的柴火,锅开了。王大江又去忙活洗菜,他还要炒两个新鲜菜,鸡蛋炒韭菜,青椒炒肉。

  小兰回来了,一看王大江在做饭,她心里偷偷地乐了。她说:“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书记都下厨房了?难得。”

  大江笑嘻嘻的说:“我看你这些日子挺累的,今天正好大队没事,我就早回来一会把饭做了。你快洗手放桌子,再炒两个菜就行了。”

  小兰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说:“我不累,就是心累。”

  桌子放好了,菜也端上来了。大江拿了三个小酒盅,打开了一瓶竹叶青。他给老太太先倒上,“娘,你也喝两口。”

  然后又给小兰倒上。正要给自己倒,儿子小军说:“爸,我也要喝。”

  大江下地上冰箱里拿出一瓶汽水说:“好,你也喝。”

  小兰接过汽水,用牙把瓶盖起开,给小军倒了半杯汽水。

  大江端起酒盅说:“咱们家有日子没好好在一起吃饭了,来,娘,小兰,儿子,咱们干一个!”

  大江放下酒盅,给老太太挑了一块鲫鱼的肚囊肉,小兰也给小军夹了一块肚囊肉,她把鱼刺都挑了出来,然后把鱼肉放进小军的饭碗里。大江夹起另外一条鱼的肚囊放进了小兰的碗里,小兰夹起一个鱼头给了大江。

  大江说:“这鲫鱼的脑瓜子啥也没有你给我干啥?”

  小兰说:“领导吗,鱼头当然得给领导吃。”

  小军说:“我是领导,我吃。”

  小兰说:“全是骨头,你不能吃。”

  大江说:“儿子,你还小,等长大了能嚼骨头了,再吃。”

  又喝了一盅,大江对小兰说:“有些事也没跟你商量,我得检讨。”

  小兰说:“我一个老百姓跟我商量啥。”

  大江说:“是不是把你的支委拿下来有意见了?”

  小兰说:“那个支委我根本就不想干。我倒是想问问你,为啥要把蔬菜队跟其他几个队合了?”

  大江说:“这些日子我就在想,咱们大队的党支部你看看,全是一家一家的。高红霞一家,刘闯一家,咱们一家,这样不行,让人家挑不是。再说,我不让你当蔬菜队队长,不是把你撸了,是升官了。我想把车队,水库,鱼馆,大棚都整到一块,成立一个副业队。让韩伟当队长,你当副队长。这样一是让你减轻点负担,再一个是前边有人顶着,你当副队长好干。”

  小兰问:“那我爸干啥呀?”

  大江说:“让他们俩都下来。”

  小兰说:“你这是干啥呀?”

  大江说:“你不知道,他和贾静俩人往兜里揣钱。”

  小兰说:“真的?”

  大江说:“哪还有假呀。你去问问你老姨,看看贾静在鱼馆买东西是不是多报了,鱼馆的收入是不是少交了?还有你爸在水库私自卖鱼,把钱揣自己兜里了。”

  小兰说:“他们怎么干这事呢?”

  大江说:“我得让他们俩下来。”

  小兰说:“能不能把他们俩留下,我去跟他们谈。”

  大江说:“不行。我还要抓他们的典型呢。靠山屯不能刮这种歪风。”

  小兰说:“那不把他们俩毁了吗?”

  大江说:“整党的时候没开除党籍就不错了,还死不悔改。没脸!”

  小兰说:“你说啥呢?说谁没脸呢?”

  大江瞅了一眼小兰说:“我安排他们俩上水库,上鱼馆就够意思了,你知道我顶着多大压力呀,去了还不好好干,我不收拾他们还留着?”

  小兰饭也不吃了,她摔筷子走了。

  老太太气的直骂王大江,“不是跟你说了吗,好好的把话唠开了,你看又气走了。”

  大江说:“没事。她是找她爸去了。”

  小兰真的回家了,到家一看贾静也在,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她说:“你瞅瞅你们俩,要是不能断,贾姨你就干脆离婚得了,你们这样早晚得整出事。”

  李强说:“你别管我们的事。你回来干啥来了?”

  小兰生气的说:“干啥?瞅瞅你们干的好事,你们往兜里揣钱的事王大江知道了,你们等着挨收拾吧?”

  李强说:“他怎么知道的?”

  小兰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真是本性难移。”

  李强说:“说啥呢?”

  小兰说:“我都说了半天了,人家不干,非得收拾你们。”

  李强说:“这个小犊子,真是六亲不认。”

  贾静说:“小兰,你还得跟大江说说,可千万别收拾我们,那我们俩的脸还往那搁呀?”

  小兰生气的要走,她说:“你们哪还有脸呀?”

  贾静给李强使了一个眼色,李强上去把小兰拉住,他说:“小兰,你不能不管哪?我要是背上一个贪污的罪名,后半辈子就完了。”

  小兰回来坐在炕沿上跟李强说:“你明天上公社吧,去找我赵大爷,让他回来找大江。”

  贾静说:“小兰说得对,现在只有找赵铁锤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