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靠山屯的大事小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种大田

靠山屯的大事小情 铁鑫 2816 2019.11.28 12:48

  第20章种大田

  说是谷雨种大田,实际上都得过了五一,五月上旬或中旬才种。

  靠山屯眼瞅着要种大田的时候,遇到了麻烦。今年春旱。吃饭的时候,赵铁锤跟江宏景提出来,能不能请军分区派几台车来拉水,帮着把苞米种上。

  军分区可真帮忙,一下子派来了四台车。

  全屯子男女老少齐上阵,拿盆的拿碗的,滴拉饭勺子,拎着水舀子的。把一千亩地的大豆,苞米全埯在水坑里了。

  开春这一场春旱,人们早知道了。为了保墒,事先都起好了垄。前边的刨坑,倒水,后边的妇女和半拉子撒种踩格子。

  全屯子的水桶都拿出来了。车进不了地,大队分配壮劳力全部去挑水。东北这地老长了,一根垄得有二里地长。这些壮劳力,挑着一挑子水,按照二十米一挑子水,二十米一挑子水放好,就这么来回的倒。倒出水桶就去挑水。一天下来肩膀头子都磨破了。

  种大田的第三天,刘闯在地里告诉大江:“大江,二狗子他们被判刑了。”

  大江说:“是吗?判几年?”

  刘闯说:“二狗子判了七年,傻小子和二愣子都判了五年。”

  大江说:“该!这回他们算作到头了。不过判的挺重。”

  刘闯说:“这帮犊子不是把牛腿打折了吗。”

  大江说:“得在大队的广播里说说这事,教育教育大家。”

  刘闯说:“我跟书记说了。”

  正说着,赵铁锤过来了。他看见刘闯和大江俩个人在唠嗑,就知道他们是在说二狗子他们被判刑的事。

  赵铁锤问刘闯:“跟大江说了?”

  刘闯说:“说了。”

  赵铁锤说:“我看咱们借着宣传九大的机会,把大队的广播站整起来。”

  大江说:“好啊!咱们靠山屯得有点动静,要不总觉得死气沉沉的。”

  赵铁锤说:“这事你就和贾静一起负责。她是支部宣传委员。对了,那个陆燕嗓子我看挺好的。”

  大江说:“我也是这么想的。让她当广播员。”

  刘闯说:“陆燕那小嗓子行。”

  赵铁锤说:“刘闯,你去整个广播稿,今天就让电工把全屯子的线路都修修。大江你找陆燕谈谈。”

  刘闯走了。王大江跟赵铁锤说:“我想到这么个事。”

  赵铁锤说:“会计的事?”

  王大江说:“对呀。老会计岁数大了,身体也不好。得让他培养一个接班人啦?”

  赵铁锤问:“你想让谁跟老会计学。”

  王大江说:“全屯子就那么一个人。”

  赵铁锤笑了,“咱俩想到一块去了。”

  王大江说:“你找小兰谈谈。我怕她不愿意干。这孩子心有点懒。”

  赵铁锤说:“行,我找她。”

  晚上收工,六婶给大伙做好了饭。四个来支援春播的解放军战士也住在知青点。他们在男知青这屋,靠西头铺的床铺。

  两掺面的馒头,猪肉炖粉条子,大碴子水饭。炒的肉沫芥菜疙瘩咸菜。

  大江把装酒的塑料桶拿过来,他让齐玉凤拿来了几个酒杯,他跟那个岁数大的司机说,“老班长,辛苦啦。没啥菜来喝点解解乏。”

  齐玉凤说:“我给你们炒个鸡蛋去。”

  那个岁数大的司机说:“不能喝酒。领导不让。”

  王大江说:“什么领导不让?来,喝。领导批评你们我去找他们。我找你们江政委行不?”

  这些兵一听能找他们军分区的江政委,不知怎么回事了。

  王大江说:“你们江政委的闺女是我们的同学,她原来是我们知青点的知青。过年我在他们家吃了两顿饭。你们这都来了好几天了,早就应该喝点。今天补上。来,喝。解乏。”

  齐玉凤炒了一个鸡蛋小毛葱,六婶拌了一个糖醋白菜。

  王大江陪着喝了一会儿,他就把齐玉凤叫进来,“这是我们的户长,让她陪你们喝,我去办点事,一会儿回来。”

  “瘦猴”说:“又去看对象啊?”

  王大江给了他一脚,“滚犊子,正事。”

  他来到女知青的屋外边,他敲了敲门问:“你们睡没睡呢?”

  女知青们听见王大江的声音,有人就开始捣乱了,本来有的已经躺下了,段秀丽说:“没有,进来吧。”

  王大江推门刚进去,屋里躺下的赵洁和高红霞说:“都躺下了。”

  王大江退出去,说了一句:“净瞎开玩笑。陆燕,你出来一下。段秀丽你就等着明天大伙把你埋地里吧。”

  屋里高红霞说:“明天种地我带着洋镐去。”

  赵洁说:“我拿着铁锹。”

  陆燕披着棉袄出来了。王大江在灶坑旁给她找了一个小板凳,自己坐在苞米杆子上,他说:“大队书记今天跟我说了,大队要成立广播站。贾静是党支部宣传委员,她负责。让你去当广播员。”

  陆燕说:“我也不会呀?”

  王大江说:“多简单哪,就是念稿子,别念错了就行。多看两遍,记住了再播。”

  陆燕说:“那机器也不会整啊?”

  王大江说:“让电工教你。实在不行你就上公社广播站学学。”

  陆燕说:“行吧。我先干干试试。”

  王大江说:“这可不是试试。这是宣传阵地。”

  陆燕严肃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陆燕在贾静和电工师傅的指导下,很快就学会了对扩音器的开关。她又找出来一张报纸,像模像样的坐在麦克风前,只是没有打开扩音器。非常认真的念了一段。贾静和电工都说挺好的。

  贾静又跟陆燕商量,要整一个开始曲。这时,赵铁锤,刘闯和大江都来了。

  陆燕说:“贾主任说,要整个开始曲。”

  王大江说:“应该。你录一个录音带。放完开始曲,就是你播,靠山屯大队广播开始广播。接着就播节目。你得有这么几个节目吧,新闻和报纸摘要,靠山屯新闻,文艺节目。”

  赵铁锤说:“我看先整这几个,往后想多整再说。”

  陆燕问:“咱们几点开始广播呀?”

  赵铁锤说:“春夏秋早上六点,冬天早上七点。”

  陆燕问:“开始曲搞啥呀?”

  赵铁锤说:“就用‘大海航行靠舵手’,用曲子,不用带歌词的。这样,贾静你跟陆燕上公社一趟,上那先录个开始曲和陆燕开头语。然后再借几张唱片回来。等渔业队打着鱼,卖了钱,咱们也去买点好唱片。”

  他突然想起来,大队要上公社去借苞米种子。开春让知青吃了一百斤,现在种地了,缺种子了。昨天赵铁锤找谢东方,好说歹说才整出来一百斤种子。他说:“大江,一会儿出一台车,你跟着去公社,把一百斤苞米种子拉回来。贾静,陆燕你们也跟着去。去借唱片,整录音。”

  还是汽车跑得快,四十里地一会功夫到了。贾静领着陆燕去找宣传干事彭城。大江去找谢东方。大江告诉贾静和陆燕抓紧时间整,别让车等的时间太长。

  大江来到谢东方办公室门口,他敲了敲门,然后进屋。谢东方见是王大江,赶紧让座倒水。他问:“来取种子的?”

  大江说:“啊。开汽车来的。”

  谢东方说:“军分区真给你们派车抗旱来了?”

  大江说:“你们快去看看吧。我们大队干的热火朝天。那家伙是起早贪黑,全屯子男女老少齐动员。今天一下午就完了。”

  谢东方说:“这么快。我和姜书记还想明天去哪。”

  大江说:“明天我们大队就报捷了。”

  谢东方说:“那可不行,我们说啥也得去看看。要不显得公社也太不重视靠山屯了。走,先上姜书记那,完了,我跟你去装种子。”

  王大江说:“你不用着急。贾静和陆燕上广播站了。我们大队也要整个广播站,她们去录音和借唱片去了。”

  谢东方说:“那我给种子站打个电话,让他们把种子准备好,一会儿路过就拿着了。”

  谢东方给种子站打电话,告诉他们准备一百一十斤高产的好种子。

  回靠山屯的汽车上,王大江跟书记和主任说,“二位领导,别看我们靠山屯得了大旱,可我们今年的大田一定能丰收。”

  姜书记问:“这是怎么说呢?”

  王大江说:“军分区给我们派来的四台汽车可解决大问题了。一会儿你们看看,我们的种子都是埯在水坑里的。”

  真让王大江说着了。靠山屯的大豆比别的大队高出一拃,苞米能高出一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