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靠山屯的大事小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4章 王大江他们反击了

靠山屯的大事小情 铁鑫 2214 2019.12.27 07:47

  第84章王大江他们反击了

  杨永纯一看来了这么些人,他说:“我看咱们不能光等着他们整咱们,咱们也得反击!”

  江宏景说:“我同意。王大江是沈阳军区的优秀转业干部创业先进典型,不能让江城给整倒了。”

  杨洪志说:“我今天来就是了解情况,然后跟我爸说,得让他出头,跟省委说,跟中央说。”

  江岚说:“我同学在军委总部,我也要写一份材料送上去。”

  王大江说:“那我就把靠山屯这段时间深入改革的情况跟大家汇报一下。”他问杨书记和江老爷子,“你们不怕吃锅烙吧?”

  江宏景说:“你小子太没良心了,我们一大早跑过来干啥的?我们是来声援的。怕什么吃锅烙?”

  王大江说:“那好,今天中午就上我们的鱼馆去吃。”

  他转身跟高红霞说:“你上鱼馆跟他们说,中午安排一桌,我王大江请客。”

  高红霞说:“你请客现在有点不合适,你都被开除党籍了,你别给这些领导上眼药。大队请,一是代表咱靠山屯,再一个是代表靠山屯的老百姓。”

  王大江说:“好。你快去吧。告诉他们好好整着。”

  李小兰听说杨洪志和江岚来了,也过来了。

  王大江说:“你不在蔬菜队上这干啥来了?”

  李小兰说:“我干啥你还能管哪?自个混的,连党票都丢了。”

  王大江说:“过些日子就恢复了。你没看见这么些领导来干啥呀?就是为了我恢复党票来的。快倒水。”

  李小兰忙着给大伙倒水。

  王大江坐在那说:“分地的事本来我去年就想干了。我还看了看形势。从全国看分田到户已经不算什么事了。不过在咱们市咱们省好像还没有。但是我们没有什么都分。我听说有的地方一个马槽子都锯开分了。我们还保留不少集体财产呢。蔬菜队的大棚,鱼馆,拖拉机这些我们都留着哪。我觉得将来集体得是大头,个人整那几亩地也就够吃饭的。要想让老百姓富起来那还得靠集体的力量。”

  杨永纯说:“这地分的也没啥问题呀?”

  江岚说:“集体还留着那么大一块呢,怎么叫复辟资本主义呢?”

  杨永纯说:“这帮官僚。”

  王大江说:“他们就是拿着那份检举材料来的。”

  江宏景问:“谁整的?”

  王大江说:“名义上是二狗子他们几个写的。实际上我知道是谁整的。跑不了孙东。我看了那个检举材料,二狗子他们写不出来。”

  江岚气的直骂,“这个王八蛋,怎么总整这事呢?”

  王大江说:“本质就是那玩意。”

  杨永纯说:“你再说说鱼馆的事。”

  王大江说:“这鱼馆也是突发奇想。有一天我站在大坝上往水库和山上看,我觉得在那白桦林里,要是盖上几间小房,春天在绿色里,夏天在微风里,秋天望着大地的丰收,冬天看着远处的雪景,三五人一小聚多好啊。”

  杨永纯说:“那地方是不错。”

  王大江说:“正好修水库还剩下不少石头和杆子,大队还有两钱,我们就整了这么一个鱼馆。这个鱼馆一年怎么也能给我们屯子一人分四十五十的。”

  杨洪志问:“按人头啊?”

  王大江说:“啊。”

  江岚说:“那你这个鱼馆一年不少挣呀?”

  王大江说:“我们还有蔬菜队呢?”

  杨永纯说:“这是什么资本主义呀?这不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吗?”

  高红霞回来了。她告诉大江,十一点准时开饭。

  杨永纯突然想起了什么,他问高红霞,“工作组来了找你谈话了吗?”

  高红霞说:“没有。我们的党员一个没找。他们好像有个名单,是按照名单找的。我看他们找的这些人都是些落后分子。”

  杨永纯说:“哪有这么干工作的?”

  王大江说:“我再说说修水库的事。这个水库是非修不可。那场大水可把我们靠山屯整惨了。但是修水库得要钱哪?我们上哪整这么多钱呀?正好这时候我的一个兵来看我,听说我想修水库,他把自己挣的钱给我拿来了一半,给了我五十万。这才修的水库。人家给咱们拿钱了,咱们也不能亏了人家。这才整了一个股份制。”

  杨永纯问:“还有什么事呀?”

  王大江说:“说我贪污。”

  高红霞说:“到现在我们书记拿出来的转业费,我们大队还没还呢?连他上蔬菜队给杨师长拿的新鲜菜,都是从小兰的工资里扣的,说我们书记贪污那真是扒瞎。”

  王大江看看表说:“到点了,咱们去吃饭。酒桌上再说。”

  鱼馆里,今天没营业,只有王大江他们一桌。

  江宏景,杨永纯,姜洪涛,赵铁锤,杨洪志,江岚,王大江,高红霞,李小兰,李青松十个人。

  八个菜。一个塔拉哈,一个杀生鱼,一个豆腐粉条炖花鲢,一个酱焖泥鳅,一个干炸胡璐子,一个蘑菇炖小鸡,一个家常大凉菜。

  一人一壶高粱烧。

  酒倒上了,王大江端着酒盅说:“今天我特别感动。在座的各位都是我人生路上对我有恩的人。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各位冒着风险来到靠山屯,来给我王大江加油鼓劲,我谢谢大家!”

  说完他把酒喝了。

  他把酒盅倒满,又说:“我怀着一腔热情要在靠山屯创造一片天地,可谁曾想他们把我开除出党了。我有点灰心了。可我一想我怎么了?我带领乡亲们过好日子有错吗?我没错!这是两条路线的斗争,我不能投降,我得冲上去,跟他们斗。这事告到北京,告到党中央我也要斗争到底!”

  大家鼓掌。大家一起举杯把酒喝了。

  江岚说:“大江,你那有现成的材料吗?”

  大江说:“有一个我写的关于靠山屯改革实践的报告。”

  杨永纯说:“大江你把报告给我。我回去打出来几份。给江政委一份,给杨师长一份,给江团长一个。”

  杨洪志说:“我看这样。杨书记给省委写一个报告。我给我爸送一份报告,并且附上军分区的一份报告,江岚给她同学送去一份。”

  姜洪涛说:“我们公社也得写一份报告。”

  赵铁锤说:“我看咱们的报告就附在,杨书记给省委的报告后面就行了。”

  杨永纯说:“我看这样行。我的报告得全面。得把市委这次调查,开大会都写进去。”

  江岚说:“咱们有给中央的,有给沈阳军区的,有给省委的。这就叫全面反击。”

  杨永纯说:“这回非把孟兆才这个顶门杠搬走不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