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靠山屯的大事小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章 觉悟

靠山屯的大事小情 铁鑫 2132 2019.12.04 08:18

  第62章觉悟

  到了赵铁锤家,姜书记吃饭时又跟大江提出来,让他好好学习学习三中全会精神。这下子真的触动了他。他连酒都没喝好,他让赵铁锤上公社给他找了一大堆有关三中全会的报纸。直接就回家了。把高红霞也弄懵了。

  王大江回到大队,坐在办公室里,把报纸从头看了一遍,他惊醒了。怪不得军长让他注意三中全会呢,中央这是要有大动作呀?改革开放,改革开放,改革开放,大江在心里默默的念道着这四个字。虽然他还不怎么理解这四个字,但是他的政治敏感性让他看出了问题。他马上打电话给江岚,让她给北京的老师和同学打电话,询问有关三中全会的事情。

  没几天,江岚给大江打电话,告诉他,十一届三中全会主要精神就是两条,一是拨乱反正,二是改革开放。重点是改革开放。

  王大江这些日子就在那琢磨什么是改革开放,怎么改革开放?从字面上理解,那就是打破条条框框改革,放手大胆的去干。得整点新玩意出来。

  他在想,怎么才能让靠山屯富起来。首先要调动大家的积极性。要让每一个人都发挥最大的能量。几十年的大锅饭把人都弄懒了。上工大帮轰,出工不出力。多干不多得,平均主义。要是让人们把手里的活都当成自个家的活,那得多卖力气。那么怎么才能让大伙把队里的活,当成自个家的活呢?那就是‘包产到户’。可这个‘包产到户’是批判过的。能行吗?

  王大江这些日子就一直想着这些事,翻过来调过去的想。这样干是不是风险太大了。他没想明白。

  正月十五的早上,他上大队跟高红霞打了一声招呼,就骑着摩托上江城了。他要跟杨洪志讨论讨论这个事。

  江岚产假要休完了,过完十五就要回团里了。她妈答应她,跟她一起上边防团,帮她伺候孩子。

  杨洪志见大江来了,知道他一定有事。要不正月十五能跑这来。

  江岚问:“不在家过元宵节,跑这来干啥?”

  大江说:“遇到难题了。想了好些日子没想明白。来找老师来了。”

  江岚说:“还有把你王大江难倒的难题?”

  杨洪志说:“看来大江是真的遇到难题了。”

  大江脱下大衣,坐下了说:“我反反复复的看了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报纸,这改革开放,我就误住了。想不明白怎么整了。这两天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你们说,这个大锅饭是不是得砸了?”

  江岚说:“王大江你挺敢想啊!”

  大江说:“我还有敢想的呢,我想‘包产到户’。”

  杨洪志说:“什么?‘包产到户’?那可是批判过的?”

  江岚说:“你想捅破天哪?”

  大江说:“实践证明,几十年的大锅饭已经要把社会主义拖垮了。出工不出力,干好干坏一个样,多干少干一个样,人们根本没有了积极性。干活大帮轰,那个地锄十遍都一个样。地里的草比苗高。你们说社会主义不是让他们毁了吗!”

  江岚说:“事是那么个事,可你说要‘包产到户’,这可是大事。这是天大的事。我说你给我老公公挂个电话,问问他是什么意思?”

  杨洪志说:“对,你给我爸打电话,他在那个位置,也许能给你把把舵。”

  杨洪志说完拿起电话,直接要了军区总机,“喂,你好,我要杨副司令家。我是他儿子。”

  电话通了,杨洪志说:“爸,你和我妈挺好的吧?”

  杨勋说:“挺好的。孩子怎么样?”

  江岚接过电话说:“爸,孩子挺好的。我过两天就回团里了。我妈陪着我上团里,她帮着看孩子。”

  杨勋说:“那可辛苦你妈了。”

  江岚说:“爸,你那个宝贝兵,又要给你惹事了。他要跟你通电话。”

  杨勋说:“王大江啊,惹事就是干事。我不怕他惹事。”

  王大江接过电话说:“司令,元宵节快乐!”

  杨勋说:“你也快乐。怎么了,又遇到困难了。”

  大江说:“这个困难可大了。我想捅破天。”

  杨勋笑了,“哈哈哈,有胆量。你捅吧,我给你站脚助威。”

  大江说:“司令,我这些日子一直在学习三中全会的精神。这改革开放不就是让人们大胆的干吗。我想破掉大锅饭,砸了铁饭碗,分田分地,‘包产到户’。”

  杨勋听了也是大吃一惊,这小子真敢想,这可真是捅破天的事。他对王大江说:“这可是捅破天的事。不过我好像听说有的地方是把土地分到户了。这个事我看可以干。但是你先别着急。今年你是干不成了。你要分田到户,你得测量,算账,做工作。马上要开春了,要种地了。你明年再干。另外,你别叫分田到户,你叫责任田。”

  王大江这个激动,他说:“谢谢军长!我明白了。按照您的指示。我今年调查摸底。入冬了再干。”

  杨勋说:“先不要声张。”

  大江说:“是!”

  杨勋说:“遇到困难就给我来电话。”

  大江说:“是!”

  放下电话,大江激动的劲还没过去。他对杨洪志说:“营长,整点菜,喝两盅。”

  江岚问:“我老公公咋说的?”

  大江说:“三句话,可以干。明年整。不要声张。司令说不叫分田到户,叫责任田。”

  杨洪志说:“这下子你有主心骨了。”

  大江说:“那是。司令说,好像有的地方把土地分了,但是没得到证实。”

  三个人坐在桌子上,一边喝酒一边议论着靠山屯的事。

  大江跟杨洪志说:“秋后地收完了,营长,你还得帮个忙。”

  杨洪志说:“啥事?”

  大江说:“我得摸摸家底,看看我们大队到底有多少地。”

  杨洪志说:“你是让我给你派测量兵。”

  大江说:“是啊。我摸摸家底子,为确定责任田做准备。”

  杨洪志说:“行。没问题。到时候我给你派一个班过去。”

  江岚说:“我想还有两个问题你应该考虑。一个是弱劳力和五保户你要想办法帮助。再一个是大队得有点机动地,你得留点后手。像遇到去年那样的大灾,你大队没有后手就抓瞎了。”

  大江说:“你说的对。不能走极端。一分了地,啥也不管那可不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