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拯救天道系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浴血宫墙(4)

快穿之拯救天道系统 晴凉若曦 2042 2019.06.14 10:00

  “能不能求姐姐帮帮忙,给我一杯水,我身上有伤,实在是疼的起不来。”

  “呵呵,你算个什么东西?当得起我帮你端茶倒水?”说罢对方直接拂袖而去。

  念零一觉得这是一件很随手的事情,根本没想过对方会拒绝,顿时愣住了,也没有再接上话。

  念零一的眼泪直接又开始汹涌了,自己身上有伤不能动,唯一的一个人不愿意帮她,嗓子已经干的疼痛难忍了。

  念零一不得不又把希望放在十五的身上,开口道:“十五。”

  “主子,十五在。”十五的语气依旧平板而平静。

  “我想喝水。”委屈中带着鼻音。

  十五停顿了一瞬才回答道:“主子可自己起身去拿。”

  念零一沉默下来,如果不是伤的这么厉害动不了,她何至于求谁。

  “主子从跟我绑定那一刻起,以后所面对的人生都将截然不同,这个世界的月女已经算是不错的身份了,以后您有可能是乞丐,需要乞讨生活,有可能是杀人犯,需要逃亡,甚至有可能是妓女,身不由己,或者死囚,睁开眼就要面对死劫。”

  “主子每天需要面对的是危险,算计,任务,有时候难免的,受伤,饥饿,中毒,死亡。”

  “而主子能得到的,我已经告诉过主子了,所有的东西都是平等的,主子只有努力的活下去,而不是自怨自怜。”

  “也……没有人天生,应该帮你。”最后一句话十五的声音有些缥缈。

  自己的新主人还过于年轻,稚嫩,现在两个人一体,十五觉得自己有责任要照顾她,引导她。

  让她知道以后的任务可能会流更多的血,更多的泪。

  而且必须一个人撑,这就是永生的代价,这也是选择的代价。

  念零一面色越发的苍白,因为她听出来十五话里的意思了,简单来说就是这些小伤都是小意思,她必须自己往前走,以后可能会有更致命的危险。

  而她呢?现在有回头的余地吗?

  没有!

  她从来都没有!

  “主子,想活着吗?”

  想吗?念零一在心底问自己,她其实只是个孩子,之前哪怕受苦也不过是生活上的一些为难,但是这些世界的这些事情,简直超出了她的想象。

  “其实,主子也不需要太过于抵触这些事情的发生,你要知道,去各个世界,能学到多少东西,能得到多少东西。能永生,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路已经走到这里了,不往前走就是死路一条,主人何不拼上一把。”

  拼吗?念零一又在心底问自己。

  这样死甘心吗?

  “主子放心,十五一直都在,和您同生共死!”

  32鞭,几乎整个背都烂完了,全是纵横交错的伤痕,有些深可见骨,虽然上面没有了食肉虫,但是依旧火辣辣疼的厉害。

  不过一晚上而已,伤口离愈合还有很远一段距离,不过是止住血了而已。

  拼搏而已,她从来都不怕,以前为了母亲弟弟拼,现在依旧为了自己拼。

  她也没什么好值得失去的的了。

  不努力向前,她能怎么办?

  她没有人保护,也没有人体谅,她能靠的唯有自己,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念零一的眼中迸射出一种坚韧的光芒,就是想活着,活着回去,问问为什么……

  念零一轻轻的挪动自己到床沿,伤口就已经崩裂了,不管她动作再轻,依旧阻挡不了血液流动的速度。

  紧咬牙根念零一不让自己痛呼出声,额头的冷汗不停的往下滴。

  走到桌前的时候,血已经沾湿了整个后背,刺目的一片红。

  念零一提起水壶,然后再端起吃食,水是必须的,食物更是必需品。

  双手用力的时候背上的伤口裂的更加厉害,念零一额脚步有些虚浮,发尖的汗水滴落在地上,炸开一朵水花。

  血从背部滴落在地面上,在地上留下斑驳痕迹。

  短短的这几步路,念零一觉得自己像是走完了整个人生。

  勉强的把东西放好在床边,让自己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念零一再也只撑不住,倒了下去。

  …………

  再次醒来的时候,房间里陷入了黑暗之中,只有窗外有一点点零星的月光。

  已经晚上了,桌子上空无一物,这代表送饭的没有再来。

  念零一叹口气把自己的身体摆正,背后的血已经不流了。

  摸索到水,食物。

  水冷了,食物更冷。

  念零一摸索着吃一部分下肚,现在没有资格嫌弃,还要留下一部分明天再吃。

  吃完东西,念零一又拿起身边的药瓶,把药粉撒在背上,一个人没可能仔细的上了,只能是尽量撒,撒在伤口上。

  弄完这一切,念零一又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

  后半夜,整个人不停的出汗,呓语,眉头紧皱。

  十五知道她在发烧,心里有事,身体又不行,但是十五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就这么看着念零一,一会喊娘。

  一会哭着喊不要。

  一会又低声问为什么。

  十五就在想,这是不是真的太难为一个孩子了。

  ………………

  就这样念零一开始了养病生涯,每天只有一个人送来一餐食物,一壶水,一瓶药。

  其他什么都没有。

  经过念零一的苦苦哀求,那位婢女总算是每次把食物都放在床边。

  避免了念零一再起身去拿,念零一也不再抱怨,就安安静静的给自己养伤。

  半个月后伤口终于结痂,念零一也能小幅度的起身活动。

  一个月左右,彻底好了。

  之后念零一再次被拉去试蛊。

  平静的等待黑衣人的到来。

  好像一切并没有不同,但是只有十五知道,自从那次过后,念零一再也没有叫过他。

  日子就这样平静的过着,几乎每个月念零一都会被拉去试一次蛊。

  每次回来各种原因都要养上半个月。

  这一天念零一突然张口了,对十五说了第一句话:“十五。”

  “主子。”十五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并没有因为念零一的冷淡,而有什么变化。

  “我不想用身体去换岳岩的死。”不知道是不是这段时间念零一想通了什么,说话的时候已经干脆了很多。

  “这是最好的办法,主子手无缚鸡之力,但是主子的身体里有色蛊,交合必死,这是最简单可以杀掉岳岩的办法。”十五不觉得拿身体换完成任务有什么不好的。

  “我是主子?你是主子?”

  “自然您是十五的主子!”

  “任务我自然会有办法的,但是我不愿意的事情,你也不需要勉强我,我们是一体的,我想活下去,你也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