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蹈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找小山 遇拆迁队

蹈峰 残月朗星 2735 2018.07.12 16:29

  看着进入考场的孙文杰,谭心转身对王胜利说道:“胜利,除了你,许艺珍也没有来,家里电话没人接,也不知道是发生什么事了。”

  王胜利有些惊讶的看着老师,突然转身边跑边说道:“我去看看。”

  两天的考试结束了,孙文杰想着是不是得去安慰下王胜利,但大哥要去找小山,因为他的假期快结束了,孙文杰也只能先把王胜利这事儿先放放,和哥哥孙文浩一同去找小山。

  两人按照当初小山母亲留下的地址踏上火车。

  只要不赶上过年,火车上拥挤的时候还是不多的。来到车厢,有不少空座,哥俩坐定后,迫不及待的拿出两瓶酒和几个下酒菜。

  孙文浩起开酒:“文杰,为庆祝你脱离高中苦海。”

  哥俩对瓶喝了一口。

  孙文杰撕开烧鸡腿递给哥哥,说道:“哥,你知道吗,我特羡慕你,看着你穿着军装,我这心里直痒痒。”

  孙文浩淡然一笑:“有什么羡慕的,等你穿上警服,该羡慕的人就是我了。你不知道,军营的环境比较封闭,我这才走了几年,地方上现在有些事都弄不懂了,真不敢想时间长了会怎么样。”

  孙文杰咬了口鸡腿应道:“是,老爸也说繁荣的背后有很多污垢。哎,哥,你现在是超期服役吧?”

  “是啊,部队对于预备提干的还要考察一年。”

  哥哥答道。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咱爸就让你当兵,还让你在部队扎根,而我就想当兵,就偏偏不让。”

  孙文浩边嚼着花生米边说:“你呀,太任性,什么事都按自己的性子来,老爸老妈得把你放在眼皮子底下才放心。”

  “偏心。”孙文杰拿起酒跟哥哥碰了一下。

  “得,咱不说这个了,咱说点正事,你那老情人怎么样了?”孙文杰一脸坏笑。

  “什么老情人,那叫青梅竹马。”

  “对对,青梅竹马,说真的,张玉姐真不错,身材,气质,样貌,家境,一样也不缺,还没有大小姐的毛病。不过说回来了,哥你也不差,都是人中龙凤,也算天地之合了。”

  “什么人中龙凤,你小子几年不见,学会说奉承话了,我印象中的弟弟可不会这个,那是三句话不到就要炸毛的人。”

  “说什么呢哥,合着我在你心里面就这德性。”

  孙文浩讪笑着:“当然也可以说是嫉恶如仇,性情中人。”

  “就是,除非别让我看着,我就看不得老实人被欺负。”

  “前提是力所能及的情况下。”

  “谁让我有个哥呢,打不过就找大哥呀。哥,你记得吗?我刚上高中那会儿,有一次我教训了个调戏许艺珍的混混,那个小子找来四个社会人来寻仇,结果让你一顿拳脚都给收拾了,惊动了全校,在场所有人都为你鼓掌,我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小激动,也让全校都知道我有个牛逼的哥。”

  “记得,还说呢,那几个混混背景并不简单,当时我正要去当兵,要不是老爸从中周旋,差点就因为这事给耽误了。哎?说到那个女孩,叫什么?”

  “许艺珍。”

  “哦,对。你们班的班花是吧?我见她当时看你的眼神有些暧昧啊。你们俩现在怎么样?”

  “什么暧昧,是感激,眼神中是感激。”

  “除了感激呢?”

  “除了感激,那,那可能还有同学间的友情吧。说到她,我倒想起个事,我上回借她自行车,结果在西街被人给偷了。我得想办法还给她。哥,你那有钱吗?”

  “钱我有啊,部队一个月有几十块,再加上老妈寄的钱,够你买辆自行车的了。先回答我的问题。”

  “哎呦,真没有,再说胜利喜欢她,正追着呢。”

  “是吗?那女孩不错,别为了兄弟义气,什么都不在乎。到时候再后悔可就晚了。”

  “唉呀,哥,别说了行吗?这么多人呢,实话跟你说吧,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弟弟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看来是真心的,叫什么?怎么认识的?”

  “只知道她叫苏雅莉,记得见到她是在学校门口,来找人的,真是令人一眼难忘啊,可惜的是再也没来过。”

  孙文浩隔着桌子拍了下弟弟的肩膀:“有缘自会相见。”

  “我估计难了,顺利的话,过段时间我去警校了报到了,就更难见着了。”

  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下了火车紧接着又换乘两次汽车,第二天接近中午时才来到一个小县城

  。

  天空阴沉,淅淅沥沥下起小雨,路上行人稀少。

  孙文浩又从兜里拿出地址,两人看了看,确定没错,应该就在这附近,便继续向前走。

  这是个比较落后的小县城,连个公交站牌都没有,抬眼望去,随处可见拆迁的标语:“不强拆不上访,争当良民好光荣。”

  “建好安置房,过美好日子。”

  “既要拆迁快速度,又要群众满意度。”

  “钉子户吃亏,签约者吃糖。”

  哥俩相视笑了笑,走着走着,两人有些转向了,于是想到找个人问下。

  下雨天让本就人口不多的小县城更是难得见到人,两人合计着先找个地方吃中午饭,顺便问下路,走进一家面馆。

  面馆还算干净,屋里头四张桌子,不但没客人

  ,连个出来张罗的人都没有。

  “老板

  ,来两碗面。”孙文杰喊着。

  “哎,来啦。”一个三十多岁妇女从后厨急忙走出来。

  中年妇女拿着记菜本问道:“两位年轻人吃点什么?”

  “没有菜单吗?我都不知道价钱,怎么点哪?你这不是黑店吧?”孙文杰开玩笑的说道。

  “瞧你说的。”老板娘一边说一边找菜单。

  “找着了,给。”

  孙文杰接过菜单,要了两碗肉面,点了两个菜。

  一会儿,夫妻两人把面和菜端到哥俩面前,之后坐到旁边桌子,都有些愁眉不展。

  孙文杰闻了闻肉面的香味,拿起方便筷子,递给哥哥一双,两个人就吃上了。

  孙文浩边吃边问道:“大姐,我看你这要拆迁了吧。”

  “这儿准备拆了,这些天也没几个客人,我也没什么心思干了。”老板娘回答着。

  “拆迁是好事,可我怎么看你们好像不太高兴啊。”

  老板接过话:“我打小生在这儿,长在这儿,这附近的每条街道都充满了我童年的记忆,说拆就要拆了,还高兴,我现在都想哭。”

  “可是要发展,就不能一成不变,都是为长远着想。”

  “是,道理我当然懂,谁不希望自己家乡好,到外面提起家乡脸上有光。街上的标语看到了吧?他们说得好听。

  可以说,背后都是老百姓的血和泪。老板有些激动也有些沮丧。又接着说:“我听你们二位不是本地的,你们上街上随便找个当地百姓问问,看看他们怎么说。”

  孙文浩:“照这么说,看来大哥是对拆迁赔偿不太满意。”

  老板娘叹了口气:“不是不太满意,是太不满意,老百姓怨声载道,但是又能怎么样?人家权大势大,也只能认了,不服的,不但告不倒人家,还会遭到报复。他们手段多得是。”

  “照你这么说,还没王法了。”孙文杰将信将疑的说。

  老板气氛的说:“在这里,他们就是王法,这是拆迁队说的。”

  “难道地方政府不管吗?”

  老板答道:“多少人去县政府,一开始政府的人还出面应付应付,后来老百姓干脆连政府门都进不去。不但这样,有的因不服拆迁条件,去北京上访,还没到地方呢,半路就给截回来了。拨打媒体电话,法治热线,更是蛋用没有,来都不敢来。”

  老板娘接过话:“这还是好的,要是不听话,就直接给拘了。有能耐有关系的,不用上访,保证也能达到满意,甚至因此发财,这没人没关系的,只能认倒霉了,唉!”

  孙文浩皱了皱眉:“蛇鼠一窝,一定是当地官员吃了开发商好处了。”

  孙文杰问道:“我向你们打听个人,你们知不知道这县上有个姓祁的老师,哦,在前几年一次地震中死了,现家中仅剩下孤儿寡母。”

  “知道。”两口子齐声答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