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煦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忌惮

煦欢 哀怨的孤鸟 1110 2019.10.23 15:35

  “是。”

  言二夫人微微颔首,态度依然如往常般恭顺,可眉眼间却添了几分不可琢磨的意味。

  “时候不早了,你们也赶紧去歇着吧......

  歹人估摸着这会子也出了府门......否则就是戴面具地躲在府里,一时间也不敢妄动。”

  言老夫人双眸一深,不经意的寒光便掠过言欢的脸上,脚步刚要往门外迈,一声急促的禀报声便镇住了她的身子,微微稀疏的淡眉也渗出几分冷意,

  “报......三房外有歹人行走的痕迹,且......”

  柳风话及此处,眉宇微顿,抬起头来,厉光却嵌着敌意,深深地望了言三夫人一眼,

  “且脚步止于三房的门前。瓦墙处有人翻进的痕迹,却没有翻出的踪迹。”

  言老夫人眸光微变,脸上的神态却依旧没有掀起过多的波澜,余光淡淡地转至言三夫人身上,

  “也不知老三现在查得怎么样了?”

  言三夫人还未来的及张口,言欢便一脸焦急地上前一步辩解,

  “此事定有蹊跷,欢儿相信三叔是被陷害的,就如上次的白骨案件一般......

  莫让外界的风言风语伤了一家人的和睦,还是早些请贾大人过来查清案件。”

  言词灼灼间的此地无银三百两两很快燎起了言曦心中的怒火,柳眉一拧,急语便从红唇掀出,

  “父亲的为人,平日里大家都有目共睹......何况,现下事情还没有定论,二姐便这番急着辩解,也不知道会不会好心办了坏事。”

  “咱们这些血脉相通的亲人定是相信三叔的为人......

  可下人看着三房门前这独有的痕迹,猜测的流言不免四起。

  上回的白骨案件,我一个闺阁女子都在街上听到了不利三叔的非议......

  这回的事件如若不尽快查清,巧合,陷害四字恐怕难以服众。”

  言老夫人若有所思地听着言欢所说,心里对老三的忌惮更是重了几分——

  嫡庶之间的兄弟血脉于贵府间,自己本就不相信......特别是还涉及到爵位继承的利益。

  老二这些年承了侯爷的爵,老三心里也难免不嫉妒......否则也不会在仕途中拼命忙活着,渴望在朝中立着举足轻重的地位,顺带想要压过老二的风头。

  老二这人心终归是善了一些,不忍将老三往坏里想.......否则,老三要当真对老二念着兄弟之情,又怎会支持他多年来不收通房,不纳贵妾,强调夫妻情分,不添过多的子嗣。

  说到底,不就是想着二房无后,日后让武哥儿承了爵位。

  老三打心底也不是个专情的人,否则怎么会隔三差五地往云霄阁那儿跑,难不成是到那儿学习夫妻之道。

  思虑及此,她的眉宇不禁又蹙紧了几分,眸光锁着言欢的精厉,似乎也多了几分揣摩。

  言三夫人默默地察着老夫人的神态,心里的气儿却紧了几分——

  看来老太太是对三房有所怀疑。

  虽然现下三房有武哥儿在战场上的军功撑着,真要将候府分开,自家的日子也不会受到多少影响。

  可在这流言的风口浪尖上,言三夫人确实也不想冒着一丝一毫会影响武哥儿前途的风险,所以还得向往常一般奈着性子,收着情绪,对老夫人说道,

  “欢儿讲的有理,老爷就算清者自清,脏水被泼多了,恐怕也洗不干净。

  所以,此事但凭母亲做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