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煦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五章

煦欢 哀怨的孤鸟 2026 2019.11.19 06:38

  先前低头调侃的两个粗使丫鬟却是在言欢的示意下,慌忙退下。

  “都是玩笑话,这么认真做什么?”

  言欢玉指一抬,杯里的酒便顺着樱唇入腹,明媚的杏眸也因酒兴的上头而尽显洒脱。

  “说的是,不过,咱俩在没变回来之前,可得保持些分寸了。”

  季殇说话的时候也不知是什么滋味,但一个姑娘都说这是玩笑话,自个儿也的确不应该在纠结。

  “好......”

  三人恍神间,杏雨已将一首哥唱完,遮在其前头的丝绸也如孔雀开屏般一一往两边散开。

  有些被好奇勾到极致的客甚至将身子站了起来,似乎站得高些,便能看得远些。

  “别站起来,都挡住后边的视线了。”

  同样想看个究竟的客人因视线的遮挡也略微显出不满,但不忍破坏在场的氛围而半起身向前压声说道。

  “对不起,我现在便坐下。”

  站起来的宾客有些恋恋不舍地在椅面儿坐下,心里藏着的好心情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言欢虽然没有听到宾客间的谈话,但她也能将其中的意思推晓个七七八八,可见,杏雨使的手段是多么的别具一格。——

  没有附庸脂粉的弃之以鼻,不足寻常,却有高雅的摄人心魄......让人甘愿掷千金做裙下之客,圆风骚情怀。

  原以为开幕便这样结束,这时空中又多出了八个用羽扇遮挡的妙龄女子。

  她们衣着并无过多的暴露,而是袭着一身由白羽毛制成的特色珍珠衣,袖口处尤为宽大飘逸,荷花边娟秀的金丝花纹有着别有异彩的大气。

  最让人为之一亮的是,妙龄女子的素手向上一弯,盈盈而发出微茫的夜光珠便逐渐被丝线扯到空中。

  此刻,场内烛火皆被熄灭,不知名的昏暗却亦是让众人的眸光都凝在上空熠熠生辉的夜光珠。

  忽地,夜光珠又随着萧音的一声婉转低流,又成了花瓣点缀的形式于两边辉映,杏雨半遮轻纱的娇脸也含着浅浅清冷如海棠花般就生艳的笑容,无数宾客的心神为之倾倒。

  “别说,就这样看,杏雨姑娘还真是挺美的。”

  季殇眉眼一展,沁人的心神不由在脸上晕开。

  言欢携着一抹深意的眸光快速地朝季殇瞥了瞥,心里偷偷拿个本子为珍珠记录他的缺点,

  “不靠谱。”

  李煦以为言欢是吃了眼前这个美人的飞醋,连忙闭眼转头道,

  “啧啧啧.......真是太难看了,就这姑娘也敢出来亮相。”

  不料这个时候,萧声却忽然停顿,前边的宾客都唰唰唰地往回头看,李煦一桌瞬间成了焦点。

  “确实,谁能够一个不男不女的人眼光独特!”

  “吃不着葡萄说不葡萄酸的人,这年头见多了。”

  “别管他,别让这种人坏了咱们的兴致。”

  李煦思绪微顿,反应过来时才知道那群人说的是自己面往回一转,正想说什么,大家却把注意力齐齐放回到杏雨身上。

  而杏雨却盯上了李煦这一桌人.......然后便以舞剑飞花的形式往李煦一桌萦绕。

  前排的人不少都看红了眼,有的甚至还忍不住发声,

  “杏雨姑娘,他们那桌方才还说你长的不好看,舞的不好看。”

  “是啊,是啊,我们也听到了。”

  言欢却觉察到了尤不可见的危机,尤其是无意间和杏雨对视的时候,她们都有彼此熟悉的感觉。

  但越是这个时候,言欢越不能垂眸逃避,想必杏雨在宋宣身边待久了,也听说过易容秘事。

  思绪正想着,她脖子忽地一凉,剑的威逼之意陡然让身上的寒毛耸立。

  李煦狭眸一眯,节骨分明的拳眼也是本能地往剑上撞,“砰”的一声,烟雾瞬间迷惑了李煦一桌人的眼。

  言欢只觉着蛮腰上被某人的长臂一揽入,就顺势跌入了一个温暖而厚实的胸膛,耳边还响着温润的低语,

  “别怕,有我在。”

  一朵朵红晕的涟漪瞬间在言欢心头荡漾,鼻尖的气息也略微跟着紧促,一时忘却了周围存在的危险——

  准确的说,是有他的地方在,自己都会觉得很安全。

  “好.......”

  视线再感到清明时,周围响起一片叫好声,只见杏雨手上舞着的剑都变成由荷包袋串烧制成,而她的肩上也立着一只可爱有趣的鹦鹉,尖嘴上下微微一啄,滑稽的奶气声便露了出来,

  “客官,打打赏........客官,打打赏......”

  李煦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张一千两银票,阴眸散着的幽光却让人拥着胆战的心惊。

  “客官太凶了,客官太凶了,不敢要,不敢要.......”

  鹦鹉一边说着,翅膀还一边往后边抖,一副害怕致极的模样。

  “别怕,这是你应得的。”

  言欢从李煦手里接过银票,微微盈起身子,递向鹦鹉。

  “谢谢公子,谢谢公子,你长的真好看。”

  鹦鹉欢快地扇动翅膀来至言欢的手边,小嘴叼起银票后,还像新年说吉利话的小门童一般,拼命地福着头。

  “这鹦鹉可真是绝了!”

  “那是也不看是谁养的!”

  “家里要有这么个小东西,指定有生气多了。”

  围观的宾客都纷纷赞不绝口,腚部也不知何时椅面儿开始往李煦一桌的周围凑。

  “没想到,那几个人这么有钱。出手便是一张一千两的打赏。”

  在楼上观望的老鸨啧啧地感慨着,心里也隐隐后悔刚刚对其的态度。

  这时一个粗使小丫鬟刚好从老鸨身后走过,

  “等等。”

  老鸨将小丫鬟叫住,玉指朝李煦一桌指了指,

  “待会儿给那桌的客人瓜果点心送多些。”

  粗使小丫鬟朝老鸨所指的地方看了看,身子不免一抖,

  “妈妈,能不能换个人去,方才我还说了那桌的人又丑又好男风.......”

  与其待会儿接受让贵客为难后的难堪,且遭到众人围观后,老鸨会引来的指责与开除,小丫头觉得不如自己一开始便先承认错误,

  “妈妈,我再也不敢了,给小桃一次机会吧。”

  出乎意料的是,老鸨没有生气而是淡淡地说了句,

  “同样的错误下次不能再犯,你叫另一个人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