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煦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相遇

煦欢 哀怨的孤鸟 2107 2019.08.17 23:43

  “小姐,今个儿咱们要去哪儿啊?”

  珍珠昨夜没睡好,眼皮都肿得睁不开,嗓音也有些沙哑。

  “带你去吃肉包子。”

  肉包子?一提到吃的,珍珠的精神劲儿便提了几番。

  等等,不对,不会是京郊的那家肉包子铺吧......

  那儿危险的气息似乎很浓。

  小姐最近总要做一些危险的事儿,小心脏受不了啊!!!

  言欢似乎读懂了珍珠的心理,细眉微微一弯,便用手轻轻摸了摸珍珠的头,

  “有吃的还不高兴?”

  “高兴,高兴........”

  珍珠苦哈哈地说着,内心却是一片苦楚,

  “唉.......摊上这么个主子也真是.......”

  ........

  京郊的肉包子铺,言欢第二次来,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其今天的人流量远比昨天多的多,而且来的客所穿的衣服几乎都是鳞蜀锦。

  鳞蜀锦虽然不是极贵的料子,但也是小饱私囊的人家才穿的起,不过要说能旁边挨着的红柳街消费,似乎还真有些悬。

  “这位客官,您先往里边坐。”

  言欢依旧是一副男子的打扮,不过今日嘴角粘了两片胡子,眉眼间点了一颗黑痣,阳刚之气似乎比昨日足了些。

  “今日店里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珍珠觉得店里的人实在太多,闷得鼻子有些难受。

  再者连坐的位置都在角落,珍珠的心情便愈发地糟糕。

  可余光瞟着言欢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嘴上也实在不好抱怨。

  “昨个儿刚开业,来的人确实少一些。

  不过小的对您二位好像没什么印象。”

  珍珠一时发现自个儿失了言,但仔细一回忆,好像昨个儿也没有发现眼前小二这号人物。

  她记得店里明明只有卖包子的老板........

  珍珠正想抓住这个疑惑回话,言欢却先开了口,

  “有两个朋友昨天来吃过,他们说这儿的包子特别好吃,所以今日特来尝个鲜。”

  “原来是这样........那您二位先坐着,我去把牌子拿过来,供二位选择........”

  “这儿难道不是只有肉包卖?”

  珍珠觉着一个肉包总不会还分成几种口味供人选择吧!

  言欢的心却跟着捏紧了几分,指尖攒了攒腿侧的衣衫。

  “这儿卖的确实是肉包,不过分为咸口和甜口。其配的辅料各不相同。”

  小二不厌其烦地解释,脸上始终咧着笑容。

  言欢隐隐觉着里边有些不对劲,好似有人故意将一些马脚露给自己——

  昨个儿,暗中观察的时候,明明没有小二,但他却对店里的情况熟悉,说明其也埋伏在暗处。

  第二,一日之隔,人流量便产生了如此大的对比,这实在也有些匪夷所思。

  第三.......

  未等言欢思绪理清,一声叫唤便打断了她的思路,

  “小二,各口味的肉包都来一份。”

  李煦挤开珍珠,摇出扇子,直接落座。

  未等珍珠反应,季殇又把她挤到旁边,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你们怎么可以坐我们的位置?懂不懂得先来后到?”

  珍珠回过神,怒气噌地一下就冒到了头顶。

  别以为生的一副好面孔就可以为所欲为,占尽先机,在我珍珠的字典里,只有小姐和美食是最重要的。

  “小二,我可是最早来的,还给你们店下了一锭银子。

  要是有了空桌,无论前边排着多少人,第一时间都得让给我。”

  李煦摇着伞晃着头,带着玩笑意味儿地说着,富有深意的桃花眼一直在朝言欢送着秋波,

  “欢儿,怎么过了几年,就不认识我了?”

  这货居然和小姐认识?

  珍珠将头一转,便见言欢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羞涩。

  她将眼睛眯了眯,又睁了睁,

  “真的没有看错。”

  言欢的心却是少见地扑通跳着,毕竟李煦是她上辈子用心爱过的男人。

  这辈子他怎么多了几分厚脸皮的意味。

  不行,大计尚未完成,所有的杂念都要断掉。

  更何况上辈子李煦已经为自己查案送了命,这辈子绝对不能让他重蹈覆辙。

  “既是这样,那就不打扰二位公子用餐了。珍珠,我们走。”

  言欢忆起前世的事件,两颊羞涩的红晕已化为隔重千里的冰山。

  李煦的心隐约有些失望,眉宇间却依旧挑着摄魂的笑意。

  “言小姐,没想到,你和我朋友相识,既是这样,鄙人就留一位置给你二人相聚。”

  季殇一起身就把言欢拉到他的位置坐下,未等珍珠反应,就直接扣她的肩膀往外走,

  “二位,好好聊啊!

  小二,记得给他俩上各口味的包子。”

  “欢儿,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小时候,你还说长大了要和我成亲呢!”

  什么!成亲!这怎么可能!世人都知道自己先前喜欢的是宋宣,与李煦有何关系。

  莫非是这世事件有了变化!还是李煦在一本正经地瞎扯,接触自个儿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前世他和宋宣就一直是死对头。

  “欢儿,小时候在扬州的事情,你都忘了?

  那年你外祖生病,你母亲带着你回扬州看望,一呆就是一年。

  而我家与你外祖家是世交,所以常有机会与你相见。”

  前世还真没有扬州一说.......

  这世先前的记忆又忘的一干二净。

  李煦这关也不知道该怎么混过去!

  “看这还是你当时给我写的情书。”

  李煦将书信从怀里一掏,清晰而又熟悉的一行字迹便映入了言欢的眼帘,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天啊!这世的自己求爱居然如此疯狂.........这烂摊子可有点难收拾。

  面对着李煦,言欢可是一点办法也想不出来,徘徊,紧张与犹豫竟然让她产生了无措。

  “可来了京城,我却听到你和八王爷的传闻........”

  李煦的语气也有些委屈,眸子更是可怜巴巴地望着言欢,一副求安慰的模样。

  言欢的神色又羞又窘,指尖往大腿上的肉一掐,眸子便清亮了不少,

  “我想.......”

  “可我知道那不是真的。欢儿,你心里还是装着我的。”

  李煦话锋一转,俊朗的五官溢满了暖融融的幸福。

  言欢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李煦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招数将自己打得体无完肤。

  不行,得赶紧撤回去想个招再说。

  “香喷喷的肉包子来了。”

  小二笑着将包子端了上来,

  “记得沾上本店独有的蘸料哦!”

  “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先走了。”

  言欢淡淡地转过头,语气压冷地说着。

  没想到,李煦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