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煦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脚印

煦欢 哀怨的孤鸟 2027 2019.09.01 23:18

  夜晚的风悠悠地吹着烟柳巷,两侧妓阁的谈笑声不时盈盈传在街道。

  杏雨对着镜子卸下妆容,将挽起的头发霍地一解,眼眸便舒心地闭紧。

  弯弯细眉勾着娟娟长流的平静,光滑的肌肤腻着浅浅的情丝——

  有朝一日,若能做上八王爷的侧妃那该有多好。

  “咚咚咚........”敲门声忽地打断杏雨的思绪,柳眉一紧,愤怒便跟着咧至嘴边,

  “谁啊?”

  “嘎吱”一声,门外人没有经过她的允许便踏入里边。

  “杏雨姑娘,是我。”

  似云幽幽地说着,眸光带着几分清冷,嘴角挂着一丝淡然的不屑。

  “似云,你怎么在这儿?不是被妈妈赶出去了吗?”

  杏雨身子往后靠了一些,随后一想,就算她想做些什么事情,也无法逃出云霄阁,神色便添舒缓几分。

  “言府花园下埋藏的尸骨和你脱不了关系,言三爷要是摆脱不了此事,第一个就会推到你身上。”

  似云按着事先备好的台词说着,眸光装作不经意地打量在杏雨的脸上,仔细地捕捉其细微表情的变化。

  “哦?哪儿来的无稽之谈?”

  杏雨眸光往上抬了抬,嘴角一提,便显出一抹讥笑。

  似云的话确实让她大吃一惊,不过杏雨也不是好吓唬的,绝不会被零散的信息炸出心中的恐惧。

  再者言,似云大老远地跑到这儿一趟,想必也有交易的目的,不如看她怎么将戏唱下去。

  “是不是无稽之谈不要紧,贾大人叫我与你说,识时务者为俊杰。”

  似云步子迈近杏雨一些,神色间流出的淡然显出几分胸有成竹的把握。

  贾大人?似云确实知道贾大人介入言府一事,那尸骨中被活活埋死的妓女确实也有自己掺活的份儿。

  可似云就这么堂而皇之地迈进来表明目的,似乎也贸然了一些。

  忽地一抹戾光闪过杏雨的眸底,但脖子却在这一刻出现了一抹微凉。

  这可是言欢事先安排好的人物,一来增加杏雨的危机感,二来也能起到保护似云的作用。

  “你想怎么样?”

  杏雨的弯眉深深地凝起,手心里渗出几分冷汗。

  “和我们合作,把言三爷供出来。”

  “我都不认识什么言三爷,怎么让他说出?”

  杏雨依旧死鸭子嘴硬地撑着,颔额微微往左抬了抬,但脖子上的凉意却厚了几分。

  这下,她彻底不敢动了。

  “哦?........”

  似云本想继续按照原先的剧本往下说,没想到房檐上却出现了一丝响声——

  这是上面的人在提醒,有危险到来。

  于是,把匕首架在杏雨脖子上的人迅速将其击晕,然后带着似云从窗户逃走。

  “咚咚咚,杏雨,在吗?是我。”

  言三爷敲了敲门,里边却半天没有反应,浓眉一紧,不好的预感浮在心头。

  “咚咚咚........”

  言三爷又敲了一次门,左手却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上的匕首。

  他用右侧的身子将门往里顶了顶,门轻而易举地被推开,杏雨倒在桌上的模样很快映入眼帘。

  言三爷左右观望了一番,这才绕到杏雨的身后,然后伸出手指探她的鼻息,

  “杏雨,快醒醒.......”

  眸光仔细瞧瞧,言三爷很快发现杏雨的脖子背后一个掌印,看来刚刚有人来过。

  “杏雨........”

  言三爷用手使劲拍了拍杏雨的背,甚至还掐了她的人中。

  “嗯.......”

  杏雨的嘴唇微微掀了掀,模糊的视线也睁开了一些,不过头还是好晕,眼皮始终翻不上去。

  “杏雨,快醒醒......”

  言三爷一只手将她的脖子往上托了托,另一手则倒了一杯水递到其嘴唇前。

  杏雨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毅力劲儿也慢慢提了上去,左右摇了摇头,眼皮在牙齿的微咬中缓慢睁开。

  茶水也随着意识的清晰慢慢顺着舌尖往喉咙里润。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儿?”

  言三爷见杏雨清醒了一些,眸光便带着警惕往四周瞟,果然靠近窗口的毛毯处有一些深浅不一的脚印。

  他走过去弯下腰查看了一番,应该是两个人留下的。

  偏大较深的脚印应该是男子所留,而偏小较浅的则是女子所留。

  “我也不知道.........反正从门冲来了一名陌生的女子,说近日我要被贾大人盯上。”

  杏雨故意将话说一半,另一半则偷偷保留,因为她心里也觉得,要是言府中的尸骨真要找个替罪羊,说不定言三爷为了保全自己,就会将屎盘子转移到........

  不行,她不能让这种意外发生......

  在自己和言三爷间,宋宣会保全谁的性命,杏雨还真没有谱。

  “这就奇怪了.......地上的脚印明显有两个人。”

  言三爷食指搭在嘴唇上侧,眸光紧紧地锁住脚印深思。

  “或是一个人偷偷躲在房间中的某一个地方。”

  杏雨心一紧,面儿上却不慌不忙地说着。

  “对了,近日贾大人那儿你是不是没处理好?”

  “确实没想好对策,如今外面很多舆论的方向都指往我,恐怕不是三言两语或者塞点钱就能将这事儿就能瞒过去。

  我估摸着得找一个人顶罪。”

  “那你可有意中的人选?”

  杏雨不着痕迹地暗暗试探言三爷的心思。

  “找二哥身边几个小厮顶罪。”

  要想把舆论的方向转移,除非事情的转向能给群众带来新的冲击感。

  连自己的二哥都敢害,看来言三爷还真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自己估摸着也是被他算计的一个棋子。

  杏雨不由在心中暗暗冷笑。

  “那小厮犯罪的来由是.......?”

  “想帮二哥塑官运,然后暗自邀功获取一些更多的钱财。”

  “这个理由貌似有些占不住************才擅自揣测主子的意思,并且愿意为其冒风险杀人去塑观音,到头来只为获得一些蝇头小利的钱财,不合理。”

  杏雨顿了顿,继续说道,

  “找几个小厮出来认罪,想必贾大人也不会善罢甘休.......除非要找一个稍微有影响力的人物。

  而且你现在就先把脏水泼到了二房,就不怕坏了八王爷的大计?”

  “那你说该怎么办?”

  言三爷粗眉彻底聚成一个点,脸上的纹路也深了一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