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我的紫府有棵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误会

我的紫府有棵树 某某熊 2503 2020.01.24 13:09

    吴尘踱步进房,屋内装修雅致清幽。

  墙角处的熏香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梨花香,让人清爽舒适。

  “卖个酒还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望着周围的精美装饰,吴尘不禁感叹。

  走廊不长,尽头竟然还有一扇内门。

  吴尘拉开内门到了一家茶室。

  大紫檀雕离案上摆放房间正中,桌上摆放着一套精美茶具。

  紫檀桌的后方,一袭白袍背对吴尘而坐,对方侧倾着身子,露出半个小肩头,让人血脉喷张。

  此刻,对方正在轻抚如墨般的青丝,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已经有人进来了。

  对方姿势妖娆,若是寻常客人,肯定早就忍不出一把扑上去了。

  可是这画面吴尘有些不敢看,手心已然发汗。

  自己明明是来买醉仙酿的,怎么搞得好像来逛窑子的。

  “咳。”吴尘提醒了一声。

  对方听闻一惊,可依旧没有停下来。

  吴尘也不知如何开口,只是低头呆呆站在门口,场面有些尴尬。

  对方等了半天,见没人过来帮忙,心中不禁有些失落,不过倒也不至于难过。

  毕竟来此处找乐的,哪个不是负心汉。

  屋内灯光昏黄,他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既然对方不吃这套,自己也没必要装的如此下贱不堪。

  他从手边拿起一根发带,将这一头爱慕有加的青丝盘好,露出那略显清瘦的面旁。

  他抬头望了望,门口那个从始至终都在低着头的高大男子,不由得眯了眯桃花眸子,然后竟是掩嘴嗤笑了一声,“公子,既然来了,何必如此拘谨。”

  吴尘听闻先是一震,然后抬头看一眼对方。

  一个相貌极其俊美的男子,手举紫砂茶杯,正朝着自己招手。

  已是大汗淋漓的吴尘,听到对方的声音,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他擦了擦额头汗水,一种解脱的感觉。

  吴尘咧了咧嘴,心中骂道,这男人搞的这么妩媚干嘛,不过既然是男的,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他向前走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拿起茶杯灌了几口。

  白袍男子扫了吴尘几眼,心中微喜,“既然公子喜欢茶,那我便亲自给公子煮茶。”

  吴尘不置可否。

  他犹豫了片刻,轻声道:“我不是来喝茶的,我来是……”

  吴尘还未说完,对方那带着些许清香的手,就贴到了他的唇边。

  白袍男子嫣然一笑,“不要这么心急嘛!”

  吴尘愕然。

  他给吴尘又倒了一杯茶,眼里满是欢喜,他起身来到吴尘的身旁,揉了揉对方的肩膀。

  吴尘顿时觉得一阵毛骨悚然,他甩开对方。

  头一次被人冷落的妖媚男子,悻悻地收回了手,不怒反笑,桃花眸子弯如天边新月,“原来公子喜欢主动啊。”

  吴尘刚要解释,房门却被人一脚踹开。

  一个妇人带着几个精壮汉子冲了进来,为首的汉子手中拎着一个小姑娘,正是方才带吴尘进来的月月姑娘。

  “今日春水姑娘寿宴,你个小浪蹄子竟然敢私自接活,真以为自己还是当年的花魁呐!”

  妇人一脸阴狠相。

  “天涯哥哥救我。”

  被人拎着像拎鸡仔一样的小女孩求饶着。

  壮汉一把将小女孩丢了过来,小女孩顾不得擦拭嘴角血迹,急忙爬向白袍男子。

  醉仙坊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便是无论你是出卖皮囊身子的红牌,还是拥有一技之长的清倌,甚至是拉人引客的奴婢,只要是靠着醉仙坊吃饭的人,都要给四大花魁交一份份子钱。

  而今日显然是那个叫月月的姑娘私吞了银两,被管事的给逮住了。

  白袍男子脸色惨白,月月是他的婢女,如果他不管,月月按照坊内规矩就会被打五十棍,以对方的身体可能这和直接打死没什么区别。

  可如果他管了,那他会因不守规矩失去整个院子,甚至被贬为下等妓,永无翻身之日,这辈子也无法重回花魁之位。

  小姑娘已经泣不成声,她不断扯着白袍男子的衣角,苦苦哀求。

  见对方不表态,月月姑娘转头来到吴尘的身边,“公子救我。”

  吴尘来此是寻酒的,自然更不想掺和进去。

  “月月,今个儿恐怕是没人能救你了。”

  管事妇女面露狠厉之色,她望向桌边正襟危坐的白袍男子,瞥了瞥嘴,“都说这女人阴狠,可今日一见男人的心更是毒辣。”

  妇女话说一半,面露讥讽,“哦,对了,你一个陪男人睡的男人,也算不得男人,哈哈……”

  管事妇人捧腹大笑。

  她身边的汉子也是哈哈大笑。

  “给我拖下去!”妇人怒吼一声。

  “等等!”

  白袍男子缓缓起身,他踱步来到管事妇人的身旁,“黄嬷嬷就饶了月月一次吧,她年纪太小不懂事,我知道这小丫头从前爱嚼舌根,我日后一定好好管教。”

  他掏出一叠银票,往对方手中塞,可这个姓黄的妇人明显不想就此罢了。

  她接过对方手里的银票,仔细打量了一下,“哟,不愧是天涯公子,赚这么多钱,得让别人折腾的几天都下不来床吧。”

  众位汉子顿时再次放声大笑。

  白袍男子脸色无比铁青,可他依旧笑了笑,只是这笑容实在有些难看。

  “想救她也不是不行,这是这点钱不够,我们这么多人,都看着了,这点钱还不够兄弟们买酒呢,没有五百两休想替这贱人说话。”

  姓黄的妇人,明显贪心不足蛇吞象的架势,可她抓着别人小辫子,说话自然硬气。

  白袍男子脸色无比惨白,他原本是醉仙坊的花魁,可多年前因一件事丢了这个位置,如今可以说是人走茶凉。

  他如今只有这么多钱,他只能望向身侧的吴尘。

  吴尘看着对方目光有些尴尬。

  “公子,可否……”

  吴尘自然舍不得,可是如果让他们这么闹下去估计这醉仙酿恐怕是买不到了。

  吴尘摇了摇头,从九尺中取出五百两,不过他实在是心疼的要命。

  管事妇人见已经敲诈成功,丢了几句狠话便走了,他和天涯公子没仇,就算这个月月姑娘的嘴碎的很,之前背地里说过她一些坏话,这些风言风语就流传到妇人的耳中了,而她这个人睚眦必报,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今日可算是抓到对方的小辫子,那还不往死了坑一把,不过她也没真相打死对方,毕竟就算打死那小丫头,她也得不到一点好处,在这个地方钱才是生存的根本。

  小姑娘瘫软在地,实在是被吓得不行。

  她急忙跪在吴尘的腿边,“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吴尘挥了挥手,白袍男子使了个眼神,小姑娘很识趣的走了,毕竟这里不是寻常人家,而这债她一个小姑娘又该怎么还。

  白袍男子面露歉意,“天涯还是要谢谢公子。”

  吴尘望着对面的男人奶声奶气的还是有点受不了。

  “其实我来这是为了买酒的,我其实被茶馆那小子给坑了。”

  吴尘紧忙解释,他怕一会还出什么幺蛾子。

  正打算宽衣的白袍男子愣住了。

  “买酒?”

  “醉仙酿。”

  男子手中的茶杯直接掉到了地上。

  男子惊慌失措,甚至说话都带着一丝颤抖,他双眼凝望距离自己不愿的俊朗男子。

  “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替人买酒,跟我是什么人有什么关系。”

  “难道公子不知?”

  吴尘一脸莫名其妙,他摇了摇头。

  男子将房间的门窗关好,看起来十分小心翼翼。

  他凑近吴尘的耳边,轻声说道:“这可是反叛之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