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异途修道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6章 大师虎落平阳

异途修道记 黄白蓝黑 2185 2020.07.01 10:08

  “梁老爷,我们兄弟这儿有一件宝贝,您收不收?”两个乞丐在梁家大院门口遇到了正在散步的梁善,脸上堆着讨好的笑,向他打招呼道。

  这位梁善就是赵小宝的同学梁飞的父亲,水木镇的首富,主营木材生意,镇上还开了一间服装店和一家当铺。他停下了脚步,对乞丐笑了笑:“你们能有什么宝贝?”

  两个乞丐左右看看没有别人,赶紧打开随身带着的那口麻袋,一根金光闪耀的佛门禅杖露了出来:“梁老爷,您看看这是不是宝贝?这根东西是不是纯金的?”

  梁善不是艺术家,也不是专业的古董鉴别人士。他走上前去,拿过禅杖试了试重量:“这么轻!你们说是不是纯金的?只是镀金的而已!”

  乞丐不好意思地笑笑:“梁老爷,我们长这么大也没摸过黄金。哪知道黄金有多重呢?老和尚的这个东西看起来金光闪闪的,我们就以为是纯金的了。就想着拿来卖给您,换两壶酒钱。”

  “你们去找个卖废铜烂铁的地方把它卖了就是了,卖两壶酒钱还是没问题的!”梁善挥手示意两人赶紧走,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慢着,你们这根禅杖是从哪里弄来的?”

  梁老爷是本地的乡贤,两名乞丐不敢隐瞒,立即毕恭毕敬地回答:“镇子西边树林子里,那个土地庙。有个穿红衣服的白胡子老和尚在里面,看样子快要死了!我们经过那里的时候,他身上的钱已经被人全拿走了,就剩下这根棍子,我们兄弟俩就拿过来了......”

  “穿红衣服的白胡子老和尚?”梁善来了兴趣,“你们带我去看看。”

  梁老爷的话,两名乞丐不敢不重视,赶紧带着他赶往镇子西边的树林。

  林中,那座破败的土地庙门口已经聚集了几名流浪汉,还有一个端着饭碗的孩童。有流浪汉在抱怨自己来晚了,老和尚身上的钱已经被别人抢走,而自己什么也没捞到;另有一名流浪汉弯下身来对端着饭碗的孩童说道:“你妈让你把饭给老和尚吃?小朋友,这碗饭不要喂给老和尚了,他反正活不成了,吃了也是浪费!给我吃好了!”

  见梁老爷过来,大家纷纷闭嘴,且让开了一条道路。梁善来到土地庙门口,一眼就看到了虚弱至极狼狈不堪的老和尚。

  老和尚虽然气息奄奄,又遭遇了流浪汉们的洗劫,但高僧就是高僧,那种宝相庄严的气质还是被梁善一下子就看了出来。

  梁善走到老僧身边将他扶起,关切地问道:“大师,您不要紧吧?看您这个样子似乎身体抱恙,我现在给您请医治疗?”

  这位老和尚正是弘正。

  他从修罗怨灵大阵中逃脱,可也在怨灵的多次攻击下身负重伤。逃至水木镇西边的这个林子的时候,他力量耗尽,再也走不动了,只好进入土地庙运功疗伤。只是,他的伤势严重程度远远超出了预计,须得用各种名贵的药材再配合自身的功力才能治疗。他是汴京金龙寺的主持方丈,这些药材虽然名贵,但对他这种身份地位的人来讲也不是很难得到。只是,此刻他身处穷乡僻壤,又是孑然一身,没有个手下弟子在身边帮他办事,也实在是没办法。

  他几次运功,但身体还是越来越弱。怨灵的阴毒在体内扩散,他瘫倒在地上,连说话的力气都几乎没有了。

  偏偏这个时候,又来了几名乞丐。他们看到这位马上要死的和尚,立即动手争抢他身上的财物,有几名乞丐因为争抢还彼此之间大打出手。弘正挣扎着说出自己的身份,希望乞丐们能替他通风报信,并许诺有重赏回报他们。但他的说话声音已经极度衰弱,乞丐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有耐心去仔细倾听他的话,各人自顾着搜他的身,拿他的银钱。

  弘正身份高贵,何曾受过这种屈辱?被乞丐们在身上一顿乱摸之后,他一时急火攻心,离死又更进一步了。

  恍惚之际,他看到土地庙门口进来一位穿着考究的人。而这人出现之后,那些流浪乞丐也纷纷离开了自己。

  他听到了梁善的问话。求生的本能让他本已被流浪汉们气糊涂的神志变得清醒。他嘴唇颤抖了两下:“施主,救我......我要吃东西,要喝水!另外,我还需要一些药......有灵芝、茯苓......还有龙涎香......我知道龙涎香很难得,实在找不到的话,麝香也行......”

  梁善把耳朵凑到弘正唇边,边听边点头:“大师放心,包在我身上。”

  梁善心想:这和尚幸亏遇到了我,否则必死无疑。和尚说话声音已经极度细微,没有人愿意像梁善那样将耳朵凑在和尚唇边仔细去听的;就算有人愿意听和尚的话,但和尚需要的这些名贵药材,一般人哪怕自己生病要用这些药都可能买不起,更不可能为一个陌生的和尚支付这些药钱了。

  梁善拿出几十枚铜钱,对一名流浪汉道:“张四你过来!你出了林子,去那边雇一乘轿子,让轿夫来土地庙这里,把大师抬到我府上去。记得不要给轿夫现钱,让他办完事之后到我府上结账就行了!然后,你再买些餐点回来好好地伺候大师吃喝。买餐点花不了几个钱的,剩下的钱你也不必还我,就当我给你的赏钱了!不过,你要是敢不办事拿着我的钱跑了,当心我剥了你的皮!”

  张四接过铜钱,眉开眼笑:“梁老爷放心,这事儿我一定给您办好!我哪敢不办事拿您的钱跑了呢?”

  梁善在门口对着流浪汉们做了一次恶狠狠的训话,禁止他们打扰大师。然后,他回到土地庙里对弘正说道:“大师,我已经安排人把您接到我府上。因为药材的事情别人办了我不放心,我自己去给您买药材去。”

  弘正颤抖的手伸出,握住了梁善的手,老泪纵横,声音哽咽:“施主,大恩不言谢。老衲......”

  “大师,您好好休养精神体力。我去了!”梁善安慰了老和尚几句,出门替他买药去了。

  梁善的心情是非常愉快的。虽然他没问和尚的身份,但从和尚的气质上能判断出其绝非凡人。以梁善这种阶层,与老和尚这种阶层拉上关系在正常情况下是毫无可能的,毕竟高贵之人遇到什么事情你也帮不上忙。但现在,上天给了他一个帮助落难贵人的机会,他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又怎么可能放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