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异途修道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7章 送两考生赴考

异途修道记 黄白蓝黑 2386 2020.07.02 23:42

  梁府门外,人声鼎沸,锣鼓喧天。

  梁善满脸笑容,对梁飞和赵小宝说道:“今天是黄道吉日,你们两个今日启程赴汉州府应试,想必能蟾宫折桂了!”

  梁飞略有紧张:“爹,孩儿这次一定竭尽全力,不负您的厚望!”

  童生试共有三关,梁飞过了府试这一关已经有两年多了,中间参加过一次院试,但没有通过,所以仍然没有取得秀才的身份。这次是他第二次去考院试。

  初次去考院试的赵小宝也很紧张:“多谢梁老爷!小宝也一定竭尽全力,不负您的期望!”

  赵小宝的父亲赵二和母亲赵李氏还有三名杨柳村的村民也从村里赶来镇上与儿子送行。赵二两口子对儿子千叮万嘱了一番,然后谢梁善道:“梁老爷,这次小宝能去府城考试,多亏了您老掏钱支持!这来回的路费,加上在府城的住宿吃喝,可得不少钱!我们家今年收成不顺,要凭我们自己出这笔钱,压力还是很大的!小宝要是能考取功名,一定不忘您的大恩大德!”

  梁善笑道:“都是乡里乡亲,互相扶助是应该的!小宝这孩子聪明伶俐,又品德端方,将来前程肯定一片锦绣!届时,叙起与小宝的桑梓之缘,我梁某也觉得脸上有光啊!”

  三名杨柳村的村民走向赵小宝。他们三人共同拎着一个竹篮,篮子上盖着一块笼布。走到赵小宝近前,他们把笼布掀开,里面是一串铜钱和十几个窝窝头。

  为首的村民看了梁善一眼,不好意思地说道:“村里人没什么钱,也没什么好东西,梁老爷不要笑我们!我们村里大伙儿凑了一笔钱和一些干粮,预备让小宝带着去考试呢!现在有了梁老爷的帮助,我们这点东西其实是用不着了!我们本想把这些东西带回去,可转念一想,这些可都是村里人的心愿和祝福啊,就让梁公子和小宝带着吧。好歹这钱也能花,这些干粮也能吃,对不?说不定还会增添好运气呢!”

  “五叔,大头,柱子,谢谢你们了!这么远还跑来送我!”赵小宝心里一阵感动。

  “小宝,要谢也是我谢你啊!要不是你跟我说,那冬夏岭上凡是草枯的地方都不能去,去了会死人,我可能真的就死在冬夏岭上了!”为首的那个赵小宝称呼他“五叔”的村民用诚恳的眼光看着赵小宝。

  那位叫大头的,头果然比一般人大些。他接过五叔的话茬说道:“咱们杨柳村,那天小宝可是挨门挨户通知,让大家不要到山上草枯的地方去。我是没什么文化,但我尊敬读书人!小宝是咱们村唯一的读书人,他说的话,不管懂不懂,咱听!”

  那位叫柱子的年轻人看了大头一眼:“所以我们都好好地活到了现在。有两个不听小宝话的人,非要进山挖草药,结果回来之后就被恶鬼缠身,很快就死了......”

  “子不语怪力乱神,你们胡扯些什么恶鬼缠身的?都让一让!”说话叫村民给他让路的是颜奉儒,他也赶来给弟子饯行,作为老师,他在学生临行前仍不忘以自己的考试经验帮助他们一把,“你们这次考试跟之前的县试府试不一样,不再仅仅是两道《四书》题,而是一道《四书》题,一道经义题。所谓经义题,就是从《五经》中选一经出题。学生不要求《五经》皆通,只需精通自己常修的那一经即可!比如梁飞你只需通《诗经》,而小宝你只需通《易经》。可要记住了?”

  两人齐齐回答夫子:“弟子记住了!”

  颜夫子又鼓励两人道:“以老夫对你们的了解,梁飞的《诗经》和小宝的《易经》都修到了精熟的地步!不是老夫我自夸,你们这次考过之后,我的私塾班上可能同一科出现两个秀才!各位街坊乡亲,你们家的子弟如有要读书的,可别忘了送到我的塾中来啊!”

  人群中发出一阵叫好声。

  一名执事抬头看了看太阳,对梁善说道:“老爷,吉时已到,该让两位公子启程了!”

  梁善点了点头。

  清脆的鞭炮声响起。梁飞和赵小宝各自跨上一匹马,告别众人往汉州府而去。两人纵马扬鞭,很快消失在官道上。

  众人纷纷离去。梁善也正要举步回府,忽然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梁老爷,梁飞和小宝......他们......他们已经走了?”

  梁善回头,看到了满头大汗的周畅。

  “你来给他们送行?”梁善问。

  “是的,梁老爷!我刚干完活就跑来送他们。可是,还是迟到了一步!”周畅举起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露出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

  “周畅,你果然改邪归正了!”梁善看着周畅的脸,“要坚持正道,可不要再回到以前那种不务正业的日子了!”

  “梁老爷放心,我既然改过自新,就不会再回到以前的!”周畅说话的声音很坚定,语气中充满了感激,“之前您老和梁飞以及赵小宝还有颜夫子都劝过我,可是我一直不听。现在想来,你们都是为我好!我谢谢你们!”

  周畅真的改邪归正了。

  赵小宝一身正气。制伏了周畅以后他并未利用周畅来为自己谋私利,也没有继续欺负周畅,而是将周畅往正道上逼:修好品德,努力读书,帮助同学和身边的人,以武力护人而不是害人,做不好就惩罚!

  周畅一开始极不习惯,但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按照赵小宝的要求去做。他不敢反抗,因为在他心里,赵小宝实在是太可怕了,简直可以掌控他的生死!

  经历了开头一段时间的不适之后,忽然有一天他感觉到了赵小宝对他施加的这种“魔鬼训练”竟然带来了甜头!身边的人都说周畅变了,变好了,发自内心地接纳他,赞许他。

  因为他懂事了,实实在在地去帮助别人了,所以他获得了别人发自内心的感激。这种感激对他的内心产生了奇怪的影响:原来,做个努力向上的好人,感觉也非常不错啊!

  他读书用功了,还在空闲时间打工补贴家用......

  “周畅,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梁善的声音里充满了好奇,“我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但久经商场,人生经验丰富;颜夫子则更是饱读圣贤书,事理通达。这么些年来,我们为了劝你浪子回头,可以说每个人都磨破了嘴皮子,但对你没有丝毫作用!我本以为你这小子已经没救了,但某一日忽听梁飞说,你竟然被赵小宝劝上了正路!这赵小宝,他人生经验跟我肯定没法比,读的书也绝对比不上颜夫子,你怎么就被他给说动了?”

  梁善看着周畅的眼睛。周畅心里一阵着慌。很久以前他第一次对梁善撒谎,就被这位老江湖一语戳破。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敢骗过梁善。作为一个脑筋伶俐的小混混,他甚至悟出了一个道理:绝对不要在比自己强大很多的人面前耍小聪明,否则会死得很惨!

  这次,周畅仍然没有在梁善面前撒谎的勇气。他对着梁善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终究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他不敢把实情告诉梁善,因为赵小宝威胁过他:如果他把秘密说给别人,赵小宝会杀了他。

  “梁老爷,这......这......我实在是不便给您说......”周畅挠了挠头,苦笑着对梁善说道。

  “这有什么不方便说的?”梁善实在想不明白。

  周畅心一横:“梁老爷,我如果告诉您实情,赵小宝他会杀了我的!”

  梁善笑了:“赵小宝说要杀你?这个你也信?杀人是要偿命的,他杀了你,就不怕自己也被砍头?”

  周畅的脸上出现了恐惧的神色:“梁老爷,赵小宝真的可以杀了我又不用偿命的!”

  梁善觉得周畅不像在开玩笑,脸色也凝重了起来:“赵小宝可以杀了你却不用偿命?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来我听听!”

  “我不能说给您听!因为我说出来为什么,他会杀了我的!”在生死面前,周畅的态度非常坚决。

  梁善看了看四周,别的人离他们都很远。他低声对周畅说:“周畅,你悄悄地说给我一个人听,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传不到赵小宝耳朵里的。你怕什么?”

  周畅初时有些心动,但迟疑了一下之后,还是坚决地摇了摇头。他知道赵小宝能控制自己的意志,谁知道赵小宝能不能解读自己的想法?一个人可以嘴上撒谎或者保持沉默,但大脑思维是不会撒谎的。万一赵小宝有阅读思维的能力,知道自己泄露了他的秘密,自己岂不是还是死路一条?

  “梁老爷,我还是不能跟您说!就算话不传六耳,以赵小宝的能力,只要我做了,他就会知道!”周畅无奈地摊了摊手。

  “只要你做了他就能知道?这......这还成神了他?”梁善皱起了眉头。

  周畅对梁善的问话不置可否,但脸上满是畏惧之色。

  “凡人怎可谮称为神?”一个苍老且洪亮的声音自两人身后响起,“小友,如果老衲没猜错的话,这位赵小宝是会了些能操控别人心智的邪术,所以你才对他如此恐惧的吧?”

  两人循声望去,看到了弘正大师。

  周畅失声叫道:“大师,您......您怎么知道?”

  “大师,您好了?”梁善更是激动异常,关切地问。

  梁善将弘正救入府中之后,弘正一直在梁府的一个密室里疗伤,从不踏出密室一步,一日三餐都是梁府的下人送过去的。现在他竟然现身,应该是已经痊愈了。

  按照梁善的经验,弘正这种身份地位的人,蒙他搭救复原之后,至少得说句感谢的话吧?但弘正听了他的问候之后,却对他冷冷一笑:“梁施主,想不到你是如此阴狠毒辣之人!虽然你救了老衲性命,于老衲私人有恩,但是,你伤天害理,苍天不容!”

  梁善大惊失色:“大师,您这......这是从何说起啊?我梁某人做事一向光明磊落,在我们水木镇上也是一直扶危济困颇有口碑。可您却说我伤天害理,这......这真是天大的冤屈啊!”

  弘正脸上已现怒色:“你还在跟我装糊涂是吧?好,你跟我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