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我能给的一定是我最好的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恐高的怂鹰 3501 2019.07.14 00:03

  在月儿去埋人的时候,太子府外潜伏的那些图谋不轨的不速客已经被皇城卫队斩杀殆尽。

  等月儿回到太子府,连外面的血迹都已经被清洗干净。

  见月儿回来,苏寒关心的问道,“还顺利吧?”

  月儿点头,把刚刚发生的事讲了一遍。

  听完,众人对那忘了问名字的粉裙女的智商又有了一个新的了解。

  虽然忘了问,但苏寒感觉,她的名字可能叫没头脑。

  心里自娱自乐的吐槽了一下,而后轻轻的叹了口气。

  “果然,一开始就会跳出来的,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小角色。

  一个两个的跳的欢,被人利用了还不自知。

  真正有点脑子的,这会儿估计都在暗中观察呢。”

  一句话将今天对太子府图谋不轨的小老鼠们都打入了没脑子的跳梁小丑行列。

  苏寒一手抱在腋下,手指轻点着嘴唇。

  “不过,竟然说我得了什么仙帝传承。

  这幕后之人,显然是对我有所了解啊,只是隐瞒了关键的消息,在故意针对我!”

  分析了一下,轻笑着摇了摇头,苏寒转头对身后的巧儿说道,“回去,睡觉。”

  巧儿推着苏寒回了房间,伺候着躺到床上,盖好了被子,转身关上门离去。

  待巧儿离开,苏寒从枕边拿起那块每日挂在腰间从不离身的玉佩。

  凑到眼前看着,把玩片刻,脸上不禁露出几分苦笑。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曲指,在玉佩上轻弹三下,把玉佩压在枕下,闭目冥想片刻,苏寒沉沉的睡了过去。

  睡梦里,意识行走于一片黑暗之中。

  行不多久,前方出现一扇光门。

  踏过光门,苏寒的意识出现在一间古朴的房间中。

  房间里陈设非常的简单,一张木桌,两把木椅,一张木床,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当苏寒的意识踏入这间房间的同时,一道身影从木床上起身。

  那身影身周似乎存在着某种干扰,让人看不清其面容与身形。

  苏寒知道,那是天地大道的自我显化,因常人难窥大道真形,所以才会化作一片朦胧。

  “师父~”

  看着那走近的身影,苏寒张了张嘴,轻吐出两个字。

  “嗯,”师父大人走到苏寒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

  伸手过去,帮他捋平了衣服上的褶皱,又给他把因睡觉压乱的头发理顺。

  这才开口,轻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苏寒遂将今日遭遇的刺杀和晚上发生在太子府的事情重复了一遍。

  “你是说,有人在暗中散布你得了仙帝传承的消息,故意引导了这一切?”

  苏寒点头,“所以我想找您问问,知道我们的关系,且可能会使这些手段的,您这边有没有怀疑的对象?”

  “没有,”身影轻轻摇头,端起桌上的紫砂壶倒了一杯茶递给苏寒。

  看着他喝下去之后才开口接着说道,“也不需要什么怀疑的对象。”

  在苏寒疑惑的目光中,手一挥,六枚散发着七彩光泽的珠子在桌上一字排开,陈列在苏寒的眼前。

  “这是......?”

  “既然幕后之人在散播消息,说你得了仙帝的传承。

  那咱们就把这谣传给坐实了。

  你挑一份吧。”

  苏寒:“......”

  看了眼桌上的六枚珠子,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这些.....都是?”

  “嗯,”他家师父轻轻的点了点头,“你选一份带回去,自己别接受传承。

  把消息传出去,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这里真的有仙帝的传承。”

  “这......”苏寒疑惑了一下,“这样的话,被引来的人不是更多了?”

  “来一个杀一个就是。”

  苏寒:“......来一个,杀一个。”

  突然感觉,自家师父这行事风格比自己还要干脆果决啊。

  这么做固然很爽,一点不用憋屈着自己。

  但苏寒还是有些担心,毕竟,他惹的事,最后还是得他师父出面来解决。

  “杀得太多了的话,会不会引起什么麻烦?”

  师父摇头,“没事,有我。”

  一句话,四个字,给了苏寒一种异常安心的感觉,“好。”

  师父又给他添了一杯茶,想了想解释道,“别怕事情被闹大,闹得越大越好。

  按你所说,幕后之人所求的就是把事情闹大,闹到你收拾不了的地步。

  到了那时候,不需要咱们去调查去怀疑,他自己就会主动的跳出来。

  至于那些窥觑你的仙帝传承找上门来的人,死不足惜。”

  苏寒点头,从六枚七彩色珠子中随便选了一颗拿起。

  月皇看了一眼,介绍道,“你手中这枚珠子是魔帝的传承。

  魔帝,算是这六人中最强大的一个,也是我斩杀的第一个仙帝。”

  闻言,苏寒握着珠子的手一抖。

  看着桌上剩下的五颗珠子,眼中露出几分思索。

  魔帝是第一个,所以.....剩下的这些就是第二三四五六个?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苏寒突然有一种被自家舔狗附体了的感觉。

  忍不住就想喊一声‘师父666’、‘师父求抱大腿’!

  收起了魔帝传承,两人又闲聊了一番。

  良久,师父从椅子上起身,看一眼外面的天色,“天要亮了。”

  苏寒点了点头,起身走向自己来时的那扇光门。

  走到门前,回过头看自家师父一眼。

  “师父,你还要多久回来啊?”

  师父想了想,“快了。”

  “我......”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收回。

  苏寒笑了笑,指着桌上的紫砂壶,“茶挺好喝的。”

  “嗯,”轻轻点了点头,目送着苏寒离开,直到那光门彻底消失,身影才收回目光。

  看一眼桌上的紫砂壶,自桌柜里翻了翻,忍不住微微蹙了下眉头。

  片刻后,月皇从身上取出一本贴身的线装书,翻开之后可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各种事件。

  其中大部分都已经被划掉,显示着已完成的状态。

  目光从剩下一些未完成的上面扫过,抬手虚划,将上面一些不是必要的划掉。

  想了想,又把较为靠近后面的一条提到了最前面。

  而后,将线装书册收起,贴身放好。

  手一挥,古朴简单的房间消失不见。

  一个时辰后。

  奈何桥畔,孟婆庒。

  将一支玉瓶递给眼前的挚友,孟卿忍不住疑惑的问道,“我这安魂泉虽然是难得的天材地宝,有定魂安神、温养肉身的功效。

  但到了你这种境界,已经基本上没什么用了啊。

  你特意跑来一趟,就为了讨一瓶这个?”

  “顺道,”月皇摇头,将玉瓶与刚采的悟道茶打包,划开身前的空间,丢进了空间通道之中。

  抬起头,看着孟卿,语气平淡道,“我要进一趟幽冥涧。”

  “幽冥涧?你疯了啊!”

  孟卿勃然变色,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疯子,“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月皇淡淡的点头,“我要进一趟幽冥涧。”

  听她又重复了一遍,孟卿张了张嘴,到嘴边的话又不知该如何去说。

  “疯子!这两年你是真的疯了!

  进幽冥涧?你到底知不知道幽冥涧代表着什么?”

  “九幽与冥界之交,现实与虚幻的分界,希夷之地,大道不存之地,万灵魂灭之归宿。”

  “你也知道!

  你比我还清楚!”

  孟卿瞪着她,有些气急败坏的道,“知道的这么清楚,你还要进幽冥涧?”

  月皇认真的点头,“要进。”

  “你......疯子!你这个疯子!”

  没理会她的气急败坏,月皇见到空间通道闭合,目光落到孟卿的脸上。

  “我将肉身寄存在你这里,你帮我守着。”

  “我不管!”孟卿把头扭向一边,“你本事那么大,还用的着我帮你守着肉身?爱找谁找谁去!”

  月皇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好。”

  说完,转身往庄外走去。

  “回来!”

  还未出门,身后响起孟卿无奈的声音。

  见她回过头看着自己,孟卿轻抚了一下额头,“非去不可?”

  月皇点头,认真答道,“非去不可。”

  “为什么啊!”孟卿还是不能理解,“你虽然被称为仙古以来最强仙王,但毕竟也还只是个仙王!

  那地方,巅峰仙帝都埋葬了超过一掌之数了。”

  闻言,月皇沉默了一下,“寒儿的情况你也知道,如果有可能我并不想以太阳之力化解他体内的寒毒。

  即便有我相助,阴阳冲突损了根基,他此生也有极大的可能将止步于真仙。

  如今九幽邪毒与我的太阴之力在他体内融合,但并未达成平衡。

  若能找到平衡同修之法,他未来的成就注定要在我之上。”

  闻言,孟卿整个人怔了一下,满脸荒唐的看着她,“就为了这个,你要去闯幽冥涧?”

  月皇点头,“幽冥涧乃九幽与冥界交界,若世上真有九幽邪毒与太阴之力平衡共存之法,我觉得只能是在那里。”

  “那万一没有呢?万一你去了回不来呢?”

  “我自有手段,有把握能回来。

  至于有没有,也要找过才知道。”

  “你......”孟卿看着她,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去评价。

  良久,轻轻的叹了口气,“你啊。

  以前一直觉得你像个没有感情的木头,现在才知道......

  我都怕,未来有一天你会死在你那个小男人手上。”

  听着她的话,月皇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

  “寒儿是我唯一的弟子,在他之前,我从没想过收徒这件事。

  既然收了,就要对他负责。

  我不懂得如何教徒弟,可能也不是一个称职的师父。

  但我可以保证,我能给他的一定是我最好的。”

  “你啊你,我真不知道该说你笨还是该说你蠢。”

  孟卿无奈又羡慕的看她一眼,摆摆手,“去吧去吧!

  我拦得住天要下雨,还能拦得住娘要嫁人不成?”

  说完,又补充道,“不过,你可要保证三天之内回来啊。

  最近我这奈何桥也不怎么太平,冥海里的神经病和黄泉那个疯子打起来了。

  我这孟婆庄夹在中间,说不准哪天一不小心就被拆了。”

  “好。”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