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 比如来个全身瘫痪什么的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恐高的怂鹰 2113 2019.08.02 11:45

  “什、什么?”

  赊刀人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掏了掏耳朵,不确定的看着苏寒。

  “这些东西,我全都要了。”

  苏寒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语,转头示意,“月儿,全部打包带走。”

  赊刀人:“......”

  一窝祖宗:“......”

  身边众人:“......”

  集体懵逼了一下,看神经病一样看着苏寒。

  像是在问......你确定?

  就没遇见过这样的啊!

  纵观古今,和赊刀人做生意的,哪有人拿过第二件的?

  拿一件,很多人都担心等到收账的时候自己还不起把命给搭上。

  到今儿,您这要把这个记录给打破了?

  而且,一破就破的这么离谱?

  直接打包全带走?!

  在赊刀人懵逼,其他人不解的时候,月儿第一个从苏寒的话带来的惊吓中反应过来。

  看了自家殿下一眼,得到确认的眼神后。

  月儿抬脚上前,蹲下身准备把油布上堆着的一堆杂货打包带走。

  手伸出去之后,又在空中顿了一下。

  准备打包的月儿,又遇到了一个难题。

  殿下说,要把这些全打包带走。

  那是把油布上摆着的东西打包带走呢,还是连着油布一起打包带走呢?

  想了想,月儿小手‘唰唰’两下,捏着油布的四个角对折打了两个结。

  以油布将摆着的一堆杂货抱起来,月儿抬手一抹,将包裹收入了纳戒之中。

  殿下没特殊交代的,就按连油布一起打包带走处理。

  看着月儿的一番操作,不知赊刀人,连苏寒都懵逼了。

  我只是想既然不用还,那就把东西都打包带走。

  可我也没说连下面铺的油布都一块带走啊!

  我狠,你这比我还狠。

  不过,转念一想。

  这油布铺在地上,看上去就是用来包裹这些杂货的。

  既然能被赊刀人随身带着,油布显然也是个好东西。

  既然是好东西,那就不拿白不拿!

  给了月儿一个干的漂亮的眼神,苏寒转过头,看向脸上表情有些僵住,被这一番操作弄的懵逼了的赊刀人。

  笑了笑,问道,“既然让我随意选,看上的尽管拿走。

  那我要把这些都带走,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闻言,赊刀人从懵逼的状态中反应了过来。

  脸上表情先迷茫了片刻,才勉强挤出了一抹笑容,“自然是可以的。”

  说完,赊刀人心下也释然了许多。

  反正赊一件是赊,赊十件也是赊。

  与其还要想办法去赊给别人,还不如直接一步到位。

  反正,以他的观人望气之术,眼前之人实乃他平生所见最尊贵之人。

  莫说十件,就算是二十件,到时上门收账也不怕他会还不起。

  这样,自己还落得轻松了呢。

  苏寒笑笑,“如此便好。”

  赊刀人也笑着点头,“既如此,生意已经做完了,只待日月同辉,太阳星上千里冰封之日。

  还望贵人做好准备,等山野之人上门来收账。”

  苏寒笑着点头,“好说,好说。”

  你要能上的了门,算你本事。

  如此,各怀鬼胎的两个人,就这样达成了交易共识。

  至于最终的结果,是赊刀人技高一筹,预言成真,上门收了帐。

  还是苏寒这边白捡十几件宝贝,完成一次白嫖。

  输赢各凭本事,谁也怨不得人。

  怀着同样心思,两人对视一眼。

  赊刀人向苏寒轻轻拱手,“如此,生意落定,在下就先告辞了。”

  苏寒轻笑点头,“不送。”

  赊刀人轻轻摆手,抬脚走向街道人流。

  一步十余米,在人海中穿梭。

  人潮拥挤,却似没有一人察觉到他的存在。

  “放债收债,一个变俩,俩变四个,四个变十个......”

  哼着莫名的小调,赊刀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人海之中。

  “一个变俩,俩变四个,四个变十个?”

  苏寒笑着摇摇头,“这次完了你会一个都没有!”

  自语一声,转头对巧儿说道,“差不多了,回府吧。”

  “好!”

  虽然有些想不明白自家殿下为什么会突然改注意把赊刀人的货物全打包了,明明之前看他还是准备拒绝的样子的。

  但巧儿明智的没有多问。

  推着苏寒,一路回了太子府。

  府中,以有事要处理为名,苏寒委婉的送走了赵灵儿。

  回到自己的小院,将油布摊开,摆弄着包裹中的十几件物品。

  全看了一遍,除了祖奶奶说的那枚碎成了七块的玉佩,苏寒知道其中蕴含一滴天之血之外。

  其它的东西,无论是外公说的那张残页,还是祖爷爷看重的那把红油纸伞,苏寒都不知道具体有什么作用。

  至于其它的,更是连具体有没有被收藏的价值都不知道。

  全部摸索研究了一遍,苏寒最终拿起了那把红色油纸伞。

  “祖爷爷,还在不?”

  把玩着油纸伞,苏寒好奇的问道,“说说呗,这油纸伞有什么神奇的,为何非要让我带回来?”

  脑海中,那之前出现过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伞是最古老的黄泉道器之一,能预知死亡。”

  苏寒点了点头,等着自己这位祖爷爷继续说下去。

  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后续,不禁疑惑了一下。

  “然后呢?”

  祖爷爷语气中带着些茫然,“什么然后?”

  “接着说啊。”

  “说什么?”

  “这伞是黄泉道器,能预知死亡......就没了?”

  祖爷爷反问,“还有吗?”

  苏寒:“.......”

  是我在问您啊,您怎么还反过来问起我来了?

  “所以,这伞就没什么别的作用?”

  祖爷爷的声音沉默了片刻,“副作用,算不?”

  手一僵,苏寒差点没把手中的伞给丢出去,“还有副作用?”

  见过坑爹的,比如隔壁额陈老二,就没见过这么坑曾曾曾.....曾孙的啊!

  “这伞能够预知死亡,每使用一次,就会积累一分死亡厄运。

  这死亡厄运,必须以功德之力去化解。

  若不化解,积累的多了,就会有厄运降临,轻则伤筋动骨,重则身死道消。”

  苏寒:“......”

  所以,您是嫌我死的不够快,或者是觉得我现在只是坐在轮椅上还不够惨,需要再狠一点,比如来个全身瘫痪什么的?

  正腹诽着,却听那声音接着道。

  “其实,这伞的副作用才是祖爷爷最看重的。

  这个副作用,简直是为咱们家的《九死天功》而生的。

  有了这个副作用,你要修炼《九死天功》,就能大大的缩短修炼的时间。”

  苏寒:“......”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