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不可名状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恐高的怂鹰 2183 2019.07.30 00:00

  九幽冥府之交,乃一片不闻其声、不见其形,法则不存,非生非死之地。

  谓之——幽冥涧。

  传闻中,幽冥涧乃魂灭之归宿。

  修行界常有魂飞魄散之说,常人寿终,魂归冥府,过黄泉忘川,饮奈何苦水,经六道轮回,或为人、为妖、为禽、为兽,或化草木竹石,非死非生。

  修士身死,魂魄尚存者可夺舍重生,亦可轮回转世。

  而魂飞魄散,灵魂俱灭着,则化为非生非死、非真非假、非实非虚之存在,入幽冥涧中。

  幽冥涧因处于九幽冥府之交界,可通九幽、可入冥府,故九幽之气与冥府阴气交葛错杂。

  自太古洪荒至今,这幽冥涧中,不知埋葬了多少强者魂灭之物。

  其中大多浑浑噩噩,只具本能。

  但不乏生前至强者,即便魂飞魄散,只残存一点希夷,亦拥有莫大威能。

  也因此,幽冥涧中多有凶险、哪怕以仙帝之尊,深入幽冥涧而一去不返者亦不知凡几。

  其中巅峰仙帝也早已超越一掌之数。

  自太古至今无数岁月,幽冥涧于三界六道、四海八荒早已传出赫赫威名。

  也因此,纵然以仙帝之尊,也少有敢深入幽冥涧者。

  而今日.....幽冥涧中,却多出了一活人。

  月皇行走于这片非生非死、非真非假、非实非虚的不毛之地,已经不知走了多少岁月。

  这是一片法则不存之地,空间紊乱,时间不存,远比她进来之前所以为的还要混乱。

  从闯进幽冥涧的那一刻,她自己都已经数不清经历了多少次的袭击。

  即便以她之能,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袭击之后,看上去也多少带上了几分狼狈。

  翻过一座山峰朝下的颠倒大山,轻轻一跃,跳到了一棵横长在虚空中没有树身,只有绿叶的大树的一片树叶上。

  月皇居高临下向远处望去,欲看清前路如何。

  只是,即便已经站的够高,却依然难以看清前方太远的距离。

  幽冥涧中法则不存,空间都是完全扭曲、紊乱的。

  明明这虚空中的大树在这里是生长于高空,但与前方不远处的坦途相比较,却似被深埋地下一般。

  扭曲的空间,阻隔着视线,也为月皇的探索增添了许多的难度。

  收回目光,并没有露出太多的失望。

  月皇一只手在腰间束着的白色丝带处一抹,取出深入幽冥涧时以虚实法则封存的沙漏。

  看了一下,沙漏已经漏下了超过三分之一的数量。

  外界已经过去一天多了!

  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心中生出一股紧迫感,月皇足尖一点,翩然自横长于虚空中的树叶上落下。

  “呼~”

  正在半空,一阵阴风袭来。

  “嗯?”

  心神示警,月皇脚下虚空连踩,横向挪移数丈。

  危机感褪去的同时,月皇挥手向后虚斩。

  “噌~”

  一剑像是斩空,却又传出斩到尸体的声音。

  待指剑落下,月皇回头,法眼睁开看向方才所在之处,却见一形态怪异,不可名状的非生之物被剑指斜劈成两半。

  两半的身体,向下坠落的同时正自重新聚合。

  显然,一道剑指,并未彻底将这不可名状之物斩杀。

  太阴之力凝聚,法眼张开,追溯其本源。

  片刻,月皇口中轻轻一叹。

  “一位踏出本源大道的仙帝,竟沦落为这般非死非生的怪异之物。”

  这般存在着,或许较之彻底消失还犹有不如吧?

  也不知到底是何等的力量,造就了幽冥涧这般奇异的存在,将如此多的非生非死之物囚于此地。

  心中思量着,月皇抬手一指,太阴本源于指间凝聚,就欲助这位不知什么年代的前辈解脱。

  只是,本源刚聚,心中一动,又突的自指尖收敛。

  纯粹的太阴之力汇聚,掩去了本源之力的波动。

  “唰~”

  太阴之力自指尖迸发,化作一把太阴长剑斩向那不可名状之物。

  长剑刺穿,在那不可名状之物身上留下一道伤口。

  “吼~”

  如野兽般的嘶吼声传出,受创之下那本就理智不存的不可名状之物更见疯狂。

  丝毫不在意自身的创伤,飞蛾扑火一般重聚身体,向月皇发起攻击。

  月皇起初还能轻松招架,随着时间的推移,却似并不能对那不可名状之物造成实质的伤害。

  而那不可名状之物一次次拼命袭击之下,却多少也对她造成了几分创伤。

  又加生魂于幽冥涧战斗,本就消耗剧烈。

  此消彼长之下,月皇竟渐渐露出几分疲态,露出些不支的预兆。

  “嗷~”

  这边的战斗,终是引起了周遭异常存在的注意。

  或强或弱,接连数十只奇异存在冲到战斗之处。

  似感受到了月皇身上透出的生魂气息,数十异常存在虽不默契,却下意识的互相配合着发起来围攻。

  在这般围攻之下,月皇更是遭遇几次危机,每次都是险之又险的避开了。

  终于,再又一次被那掌握本源大道的仙帝残留的不可名状之物的攻击近身之后,刚刚击退一头异物的月皇想要应对已是来不及。

  “小心!”

  眼见将是一个重创的下场,耳边却突然传来人生。

  下一刻,不可名状的仙帝残留横飞出去。

  一只手抓住了月皇的手,将她带出了异兽的包围圈。

  没有过多的交流,将月皇拉出包围圈之后,那只手的主人几次绕行,借助幽冥涧的诡异空间摆脱了异兽的纠缠。

  “没事吧?”

  直到再无异兽之威,那手的主人才停下身形,回过头关切的看向月皇。

  “没事,”月皇抬起头,打量了一下这把自己从异兽包围中带出来的人。

  或者说.....不可称之为人。

  虽维持着人类的形态,但身上透出的那不可名状,非真非假的气息,让人一眼就能断定其身份,乃是魂灭之后坠入幽冥涧的残留存在。

  只是,却不知这位为何还能够维持人类形态,且看上去是有着神志,还能与人交流。

  心思转动着,月皇轻声说道,“谢前辈搭救之恩。”

  那物摇了摇头,“我看你身具太阴之力,修行的可是《太阴真经》?”

  月皇轻轻点了点头,并未多言。

  “果然,”那物脸上露出几分喜色,“既然修行的是《太阴真经》,你可是出自月寒宫?”

  月皇再次点了点头。

  “好!好!”

  那身影似乎很是激动,“多少年了!困于此地无尽岁月,没想到还有再见到月寒宫传人之日。”

  那身影激动的看着月皇,“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月皇犹豫了下,轻轻开口,“前辈可以称我......望舒。”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