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9章 崎岖收账路(中二)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恐高的怂鹰 2015 2019.08.19 12:06

  赊刀人很慌!

  比他十一岁那年偷看大师姐洗澡被逮到那次还慌。

  尽管一天的时间下来,他已经慌了无数次。

  但他依然无法很好的控制自己内心慌乱的情绪。

  账本!

  又是账本!

  又要看自己的账本!

  一个两个的,都是什么毛病?

  为什么就非要看他的账本呢?

  有本事,你们看他啊!

  是嫌弃他长得不好看吗?

  好吧,就算他长得不怎么好看,但再不好看还能没一本账本好看了?

  一个个的,为什么就跟他的账本过不去了呢?

  如果不是知道账本出问题的这事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的话,赊刀人都怀疑自家账本坏了这件事,是不是已经闹得天下皆知了。

  心中咬牙切齿的想着,赊刀人用沉默来表达自己内心的不满和无声的反抗。

  良久。

  深吸一口气。

  赊刀人的目中有精光流转,表情严肃认真。

  身形微动,腰部弯曲,颈部低垂,脑袋与腰平行,上半身弯成了九十度。

  “打扰了!”

  “......”

  看着赊刀人毫不拖泥带水的离去,苏无极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心里被满满的疑惑所占据。

  走了?

  这么果断的就走了?

  我不就是想看看你的账本吗?

  你这反应......和我预想中的有些不一样啊!

  本想着如果翻脸,就先揍他一顿。

  如果不翻脸,真把账本拿给自己看,就抹了账本上的记录,如果对方恼羞成怒的话,就再揍他一顿。

  可这一代的赊刀人,似乎有点不按套路出牌啊!

  你这......身为亘古以来最古老的传承之一的尊严呢?

  这跟他记忆中的赊刀人完全不一样啊!

  他记忆中的赊刀人一脉,向来都是下流无耻阴招不断,为了生意可以无所不用其极的老流氓啊。

  那不要脸的程度,绝对跟秦无道有的一拼!

  怎么到了这一代,画风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

  你这样,弄的我连赖账都觉得有那么一点点不好意思了。

  心中疑惑了半天,苏无极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他,不会是账本出问题了吧?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又很快被他否定。

  账本可是赊刀人这一脉吃饭的根本,是他们的核心传承。

  赊刀人会出问题,账本却绝对不会出问题!

  ......

  “天地无极,地行无踪!”

  一口气跑出去老远,见那位躺在棺材里睡觉的家伙没追上来。

  缓了缓心情,赊刀人双手掐诀,口念真言。

  身形虚化,不断下坠,至完全遁入地面之下,气息一变,整个人敛在了泥土之中,与土地再无分别。

  “嘿嘿!飞天不行,我还有遁地!”

  以他这地行之术融于五行之土的特性,只要在地面之下,就算是同阶也完全发现不了半点他存在的气息。

  就不信你防得住我飞天,还能防得住我遁地?

  身为赊刀人,收账的过程中什么意外没有遇到过。

  从初代祖师至今,他们历代前辈总结出了无数可能遇到的意外,并开创出了应对的手段。

  飞天遁地、虚空穿梭,都只是小意思。

  为了收账,这点小麻烦又算的了什么!

  心中自我安慰着,赊刀人身形融入泥土之中,在地面下穿梭,未留下任何的痕迹。

  “我钻!”

  “我钻!”

  “我接着钻!”

  良久、良久之后......

  “哎呦!”

  从地面钻出来,捂着脑袋观察着四周的环境,土行.赊刀人一脸的懵逼。

  什么情况?

  我好端端的遁个地,为什么会把脑袋撞起来一个包的?

  什么样的石头竟然能把他撞得头晕眼花的!

  心中狐疑、警惕的目光四处游离。

  片刻后,赊刀人的视线定格在了远处片花丛中的竹屋前。

  确切的说,是那片花丛中的竹屋前的石桌旁,坐着的一个女人身上。

  成熟、知性,极有魅力!

  这是赊刀人看到那女人的第一眼产生的第一印象。

  在第一印象之后,仔细打量一番,赊刀人的眼中闪过了一抹骇然。

  相比较第一印象的成熟与知性,他看到的更多的是血腥与疯狂,是诡异与未知。

  是开始亦是终结。

  是万物众生,亦是泯灭之后的无尽虚无。

  一如多年前,他还是一个不合格的入门级实习学徒的时候,跟着上上代赊刀人,也就是他那个死了千万年之久的师公去九幽收货。

  无意间撞到当时已经趋于失控状态的九幽之主时的感觉。

  那种让他潜意识里不敢直视的感觉。

  “嘶~”

  不小心勾起的恐怖回忆,让赊刀人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定睛再看向那花丛中的女人,却发现一切的诡异与疯狂都消失不见,仿佛那恐怖的画面只是自己的错觉。

  坐在那里的,依然是一个温雅、恬淡的美丽女子。

  她唇角微勾,笑容温和,顾盼之间,给人以一种看着自家孩子玩闹的温柔母亲般的亲切。

  不自觉的,赊刀人就放下了警惕,沉浸在了眼前的美好之中。

  嘴角勾起的笑意更深,那花丛中的女子转过头,将目光落到赊刀人的脸上。

  唇瓣微动,冷冽轻盈的声音在赊刀人耳边响起。

  “你已经死了。”

  一股寒意袭来,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赊刀人从方才那种让人迷失的美好中清醒过来。

  清醒过来的赊刀人,看着坐在那里并没有什么多余动作的女人,心底又生出几分庆幸。

  还好!

  还好她没有什么动作!

  正如她方才所说的那样,在他迷失的那片刻,若她有什么动作,他已经死了。

  甚至,那片刻的时间,已经足以让他死上无数次了。

  所以......

  并不是错觉啊!

  这次,是真的遇到了可怕的大佬了啊!

  即便不如当初的九幽之主,应当也相去不远了吧?

  最重要的是,和半疯半癫半沉睡的九幽之主不同,眼前这位.....明显是清醒的!

  惹不起!

  瑟瑟发抖!

  “前、前辈?”

  “晚辈无意打扰,望前辈勿怪。”

  “没关系。”女人笑容温和,声音婉转,“我从你身上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

  赊刀人一脉的后人,你是来代你家祖师还账的吗?”

  赊刀人:“……”

  还、还账?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