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0章 真仙不要面子的啊?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恐高的怂鹰 2520 2019.08.24 23:55

  “是我啊,”陈墨轩走进来,走到陈昊苍身边。

  看着脸色煞白的陈昊苍,咧嘴一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你.....逆子!”

  陈昊苍整个身躯都抑制不住的颤抖,怒极攻心,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他以为是自己最信任的管家出卖了他,毕竟管家在最后时刻坑了他一把。

  他提前做好了很多的应对,提前防备了许许多多的人。

  唯二没有防备的,一个是自己最信任的管家,一个是这个废物儿子。

  对管家的信任,让他从来没有想过管家会出卖他。

  结果转眼被管家从背后捅了一刀。

  对这个废物儿子的轻视,让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儿子敢背叛,更没有想过他会做出告密之事。

  毕竟.....意图谋反者,株连九族。

  他告密,等于自杀。

  而现在,现实却狠狠的打了他的脸。

  不止打了他的脸,还是左一巴掌、又一巴掌的连环打脸。

  都抽肿了!

  看着陈墨轩那近在咫尺的面孔,怒极之下,陈昊苍猛然抬手。

  “啪~”

  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陈墨轩的脸上。

  五指印烙在脸上,半张脸迅速的肿起。

  陈墨轩嘴角嵌着浅浅的笑容,尽管半张脸已经肿起,脸上笑意却丝毫不变。

  “手疼不疼?”

  像一个绝世大孝子一样关切的看了自己父亲刚把自己的脸抽肿的手一眼。

  陈墨轩语气依然带着轻佻的问候着,理了理头发,遮住了半张脸。

  侧头,将另一边脸露出,“要不要这边也打一下?看起来比较匀称。”

  “混蛋!逆子!王八蛋!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混账玩意!”

  陈昊苍气急,口不择言的怒骂。

  “是啊,混蛋老子生了混蛋儿子,王八才会生王八蛋。”

  陈墨轩丝毫不恼,冲着陈昊苍竖起一根大拇指,示意他骂的对。

  “爹骂的真对,看来你也知道自己是个王八啊!”

  “你......”

  陈昊苍面色一变,“逆子,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呵,胡说八道?”

  陈墨轩脸上笑容敛去,不含任何感情的目光落在陈昊苍脸上。

  “娘是怎么死的,还用我再提醒你一遍吗?”

  “逆子,你到底要说什么?你娘是病死的,你在胡说些什么?”

  看着陈昊苍脸上隐约出现的皱纹,陈墨轩摇了摇头。

  “爹你老了啊,记性都开始变差了。

  看来,娘是怎么死的这件事,我需要好好的提醒你一下了。

  免得你忘了。

  免得你忘了当初只是定国侯府最不受宠的小儿子的你,是如何为了定国候之位而向那些人摇尾乞怜。

  免得你忘了母亲被你逼的自尽时你是怎样丑恶的嘴脸。

  免得.......”

  “够了!”

  陈昊苍冷喝打断,一张脸已经不见半点血色。

  眼神畏缩,看着陈墨轩,像是在看一只从地狱中爬出来的修罗恶鬼。

  “胡说!你胡说八道!你如何会知道?你……”

  “很不巧呢,”陈墨轩眼神冰冷,嘴角却强扯出一个微笑的弧度。

  “当时,我和小莲姐正跟娘玩捉迷藏。

  如果不是小莲姐捂住了嘴不让我出声,以爹的残忍无情,那时候‘病’死的可能就不只是娘一个了吧?”

  “你......噗~”

  陈昊苍还想再说什么,却怒极攻心之下,猛然喷出一口老血。

  眼前一黑,已是晕厥了过去。

  见此,陈墨轩无声的沉默了片刻。

  直起身,看着陈昊苍萎靡在地,呼吸微弱的样子。

  一时之间,竟有些茫然。

  大仇得报,尽管不是自己亲手为母亲报了仇,但这样的结局,对陈昊苍而言或许更为残忍。

  只是......为什么感觉不到一点高兴呢?

  明明该笑,为什么......心里反有种空落落的感觉呢?

  一旁,全程吃瓜看戏,还意外收获了一桩八卦的景帝看了一眼陈墨轩失魂落魄的样子。

  心中思量,那满门抄斩的时候,这家伙他是杀还是不杀?

  想了想,觉得这不是重点,可以之后再考虑。

  又看向已经昏过去了的陈昊苍,苏泽忍不住摇了摇头。

  只觉得这个被自己视作两年之敌的定国候,心理素质也太差劲儿了一些。

  这就晕过去了,他还没来得及问他无极宗到底出了什么意外呢。

  失联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是单方面的违约不帮他了,还是彻底失去消息了?

  失去消息的话,是出了意外,还是故意为之?

  那个二长老手中竟然有一张传送符,短时间没很难抓到了。

  好好的一场大戏,结果因为缺了几个主要角色没能登场,总有种不够圆满的感觉啊!

  ......

  北,无极宗东南一万三千里。

  一只真仙狼狈的倒在地上。

  看着一只脚踩在自己身上,轻纱遮面,居高临下俯视自己的年轻女子。

  太上长老感觉特别的憋屈,特别特别的委屈!

  明明他好不容易才突破修为,稳固了真仙的境界。

  明明他刚刚出关,正准备大干一场。

  明明他谁都没有招惹,还在准备去搞事的路上。

  明明他什么样先不说,就算明明招惹了她,他又不是明明。

  那她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拦住他的路,二话不说的就把他打趴在了地上?

  实力强就了不起啊?

  比他厉害就可以不讲道理啊?

  凭什么啊?

  他招她了还是惹她了?

  眼泪流在心里,强忍着鼻酸的感觉,太上长老放弃了挣扎,如同一条认了命的死狗一般趴在地上,看一眼将自己踩在脚下的女人。

  “能不能让我做个明白鬼?”

  说这句话的时候,太上长老发现......尽管他已经竭力的去忍住了,自己的声音里还是不自觉的带上了哭腔。

  太委屈了!

  被打了一顿,而且看这架势自己多半是要完蛋了

  而临死了,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什么死的。

  居高临下,那轻纱女子看了这只被自己踩在脚下的真仙。

  想了想,淡漠的开口,“我来自万妖皇族。”

  万妖皇族?

  太上长老大脑宕机了一下,不明白这和她莫名其妙拦住自己暴揍一顿,还要恁死自己有什么必然的关系。

  就因为她来自万妖皇族,所以她就要弄死他?

  这不讲道理啊!

  这其中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啊!

  见他似乎没明白,那女子又补充了一句,“天狐族,有苏氏。”

  天狐族,有苏氏?

  天狐族他知道,有苏氏他也知道。

  纯狐氏、涂山氏、有苏氏,天狐三大氏族,北方万妖皇庭的皇族,有苏氏是其一。

  可是......

  就算你是天狐,就算你出自有苏氏,也不是你莫名其妙揍我的理由啊?

  天狐族怎么了?有苏氏怎么了?

  牛逼就能不讲道理了吗?

  就算昔年,你们天狐族捉龙捕凤,不还有个以龙凤为食的习性之说的吗?

  怎么到我这就连个像样的理由都没有?

  他好歹是只……是个真仙好吧?不要面子的啊?

  见他还是不明白,那女子有些不耐烦的皱了下眉。

  “先祖幼年曾被人类收养,回归天狐族前,姓苏。”

  被人类收养?回归天狐族前姓苏?

  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吗?

  这就是他挨了揍,且马上就要死了的理由?

  太上长老先是疑惑了一下,随即突然想到:他正在赶去的景国,他们的皇室......似乎就姓苏。

  苏?

  有苏?

  心中闪过一抹明悟,太上长老脸上闪过一抹苦笑。

  能说是自作孽,不可活吗?

  可正常情况下,谁又会去对那些做出联想?

  谁又能想到,看起来那么好欺负,就像是一块送到嘴边的肥肉的景国,竟然有这么大的背景?

  张了张嘴,在生机俱灭前,太上长老终是没能说出脑海中闪过的那五个字——

  有苏氏,妲己。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