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好吧,我摊牌了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恐高的怂鹰 2176 2019.07.10 11:37

  挡了太子府的风水?

  李高愣了一下,随即恍然。

  这种不靠谱的理由都丢出来了,明显是天音阁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得罪他们太子殿下了。

  心中有了底,李高没再废话,双手抱拳,弯腰行礼,“末将领命!”

  “嗯,”苏寒点头,“去做吧。”

  “喏!”

  李高维持着弯着腰的姿势退出三米,转身往自己带来的东门卫将士处走去。

  看着一队千人的东门卫将士将整个天音阁包围了起来,苏寒微微眯着眼睛,带着让人读不懂的笑。

  “殿下,这样做会不会打草惊蛇?”

  苏寒轻笑着摇摇头,“管他会不会惊蛇呢,敢算计我,我就要烧了这草。

  至于草里的蛇,出来一条打死一条就是,不敢出来的又管它作甚。”

  说罢,苏寒转问道,“查清楚了吗?大梦净土和定国侯府可有什么联系?”

  巧儿摇头,“大梦净土和定国侯府之间并没有什么联系,二者之间层次相差太大,也并没有产生联系的可能。

  至于之前那白衣女子的身份,已经查明确实是大梦净土的内门弟子,名为洛妃。

  但洛妃只是个普通的内门弟子,在大梦净土中并不如何受重视,其身后更深的背景还在调查中。”

  “所以,可以确定是冲着我来的了。”

  苏寒点头,“不管受不受重视,她背后宗门的态度还是要试探一下。

  若只是其个人行为,打杀了就是。

  若真有背后宗门推动......”

  说着,苏寒侧头,视线落到了月儿的脸上。

  月儿先是迷茫了一下,随即露出一抹明悟,思考了片刻,点头说道,“殿下,大概需要一个月时间。”

  “什么?”苏寒被她说的愣住了,“什么一个月的时间?”

  “灭门,”回答完,月儿又疑惑了一下,“殿下刚刚的意思,不是若背后有宗门推动的话就灭她满门吗?”

  苏寒:“......”

  一言不合就灭她满门?

  无语的同时,眼角的余光又瞥见秀儿双眼放光,小脸上带着期待的样子。

  身后的巧儿沉默着,似乎也在暗自计算着。

  苏寒忍不住就无奈了一下,所以.....这都是些什么侍女啊!

  以手扶额,苏寒无奈了一下,“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脸上好像抹上了点葡萄汁,想着洗一下。”

  月儿:“......”

  整个人仿佛宕机了一下,感觉好像压根就没对上频道。

  沉默了片刻,月儿轻轻咬了下嘴唇,“那殿下您刚刚说的若她背后有宗门推动.....”

  “那就搬后台呗,”苏寒对抱大腿这种事丝毫不感到羞愧,“就好像谁背后没人似的。”

  身后,巧儿犹豫了一下,迟疑着开口。

  “殿下,月皇大人正在为化解您体内的寒毒忙着,不值得为这些事耽搁。

  而且,这事就算让大人来处理,结果应该也是一样的。”

  “一样?”

  “嗯,”巧儿点头,“差别也就是灭的快点,灭的干净点。”

  苏寒:“......”

  想一想自家那位师父的性子,似乎......还真是这样啊。

  点头,“那就灭门吧。”

  跟陈家想要造反的事不同,陈家造反的事毕竟是景国的事,不到必要时刻,能在景国内部解决的他不并想用自家三位侍女背后的力量。

  毕竟人家只是负责照顾他保护他的侍女,跟他所在的景国并没有什么关系。

  但这次这事,明显是冲着他自己来的。

  涉及到自己的事,他这大腿抱起来毫无心理负担。

  于是乎,就这么三言两语间,四个人就决定了一个强大势力的结局。

  当然,前提得是大梦净土真的参与了想算计他的事。

  不知不觉,我已经这么强大了啊!

  感慨了一下,苏寒又一次不自觉的想起了三年前自己那如有神助的一脚。

  嗯,没错了!

  他能有今天都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打拼来的,跟吃软饭抱大腿什么没有一枚铜钱的关系。

  没错,就是这样!

  心里这般想着的时候,苏寒的耳边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声响。

  大地震动,七层的天音阁化作一片废墟,断壁残垣顺着洛川奔流而去。

  靠在江边,看着顺洛川奔流而下的红砖绿瓦雕栏玉砌,苏寒突然觉得有些感慨。

  此情此景,他想要吟诗一首。

  张了张嘴,一个字没吟出来。

  “舔狗,在不在?”

  “大佬,舔狗二十四小时待命,随时为您刷666,有事您吩咐。”

  “会作诗不?比较应景的,来两句。”

  “作诗不会,大佬,抄诗可以不?”

  “可。”

  于是乎,苏寒的眼前蹦出了一段金色的文字。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这么一打岔,苏寒要吟诗一首的欲望也渐渐退去了。

  看着眼前金色的文字,苏寒轻笑着摇了摇头,“词是好词,可你这也不怎么贴题啊,抄都不会抄。”

  “那我换一个.....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苏寒好笑,子在川上,子是哪个子?川上是在什么川上?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这是形容江水吧?跟他拆天音阁有什么关系?

  正准备挑几句刺,苏寒突然愣住了一下。

  而后......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这句话,如同被赋予了神奇的魔力一般,一遍一遍的在苏寒的脑海中闪过。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

  逝者如江水,日夜不停息,时间如流水,昼夜更替。

  想着,领悟着,连带着舔狗之前抄的那首词的词义,被一同的糅杂在一起。

  苏寒越想越深,整个思维如同不受控制的开始飞远,再飞远,仿佛要飞到未知的天地、飞往时间的尽头。

  某一刻,发散的思维突然触到了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

  思维与那力量一触即分,苏寒那飘远的思绪也瞬间被打落回来。

  下一刻,苏寒睁开了眼,一股源自亘古的气息从其身上一闪而逝。

  同一时间,视线的角落里,一段新的金色文字刷出:

  “你对时间的流逝产生了思考,借此接触到了时光大道。”

  “你初次接触光阴之道,得到了一丝源自岁月的馈赠。”

  “大佬!不装了,我之前吹牛逼了,我摊牌了!其实我确实不是一个合格的舔狗。”

  “所以,请原谅我这个不合格的舔狗词库中的词汇太少,以至于难以表达我对您那如滔滔之水连绵不绝;又如冥海泛滥,一发不可收拾的敬仰。”

  苏寒:“......”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