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7章 崎岖收账路(上)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恐高的怂鹰 2088 2019.08.18 12:05

  赊刀人兴奋、激动的表情僵在了那里。

  看着手中的账本,整张脸上挂上了一抹无措的茫然。

  “帐呢?”

  “账本在这里,我账本上记得帐呢?”

  “账本上没记账,我凭什么收账去?”

  懵逼、迷茫、忐忑、不安。

  复杂的情绪在脸上变幻,良久、良久。

  合上账本,赊刀人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我的账本欸!”

  “我好不容易才攒下来的家底儿啊!”

  干嚎了半天,赊刀人的哭声渐止。

  像是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的往四下里瞅了一番。

  小心观察片刻,又轻轻翻开了手中的账本。

  账本上,本应记录着最大头的那一桩生意的那一页,依然还是空空荡荡。

  就仿佛这笔账从来就没存在过一样。

  确定了没有人会注意到自己的动作,赊刀人手一招,一支毛笔凭空出现。

  笔尖伸到嘴边,舌头舔了几下。

  提笔,一个个方正的文字落在了账本空白的那一页上。

  良久,将账重新写好。

  赊刀人满意的看了一眼,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

  “还好我记性好,虽然不知道账本上的记录为什么消失了,但凭着记忆还能够复制出来。”

  至于这复制出来的账算不算数,那还不是他说了算?

  他去收账,就算没有账本的辅助之能,这世间还真有几个人敢赖他的帐不成?

  想着,赊刀人忍不住在脸上荡开了笑容。

  收了笔,低头再看一眼账本上的账。

  一眼......

  刚刚升起的笑容又在下一刻凝固在脸上。

  “账呢?”

  “我刚刚记在这里的账呢?”

  “我刚刚才亲手写上去的啊,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

  嚎了两声,赊刀人又尝试了几次,发现每次自己记上去的账,转眼就会消失不见。

  “这可咋整?这账他还怎么收去?”

  账本、账本。

  交易达成,因果自生,交易记录自行于账本上显化。

  凭账本收账,童叟无欺。

  乃是他们赊刀人一脉传承的规矩。

  如今这莫名其妙的,祖传的账本突然不干活了。

  好好的生意,突然多出来一笔烂账。

  没有账本,遇到赖账的咋办?

  苦逼的捧着账本看了半天,赊刀人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番四周。

  见并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这里,当即合上了手中的账本,贴身藏好。

  做贼心虚的往四周瞄了几眼,渐渐的恢复了自信坦然。

  嗯,虽然这笔生意在账本上莫名其妙变成了一笔烂账。

  但这事天知地知,他知账本知。

  只要他装出一副账本没有出问题的样子,底气十足的去收账。

  他不说,账本不说,谁知道他这账本出问题了的?

  还是那句话,这世上有几个人敢赖赊刀人的账的。

  大多数时候,都用不着账本,他这账就收回来了。

  这般想着,赊刀人渐渐有了底气。

  拍了拍贴身藏好的账本,一挥手,在身前开了一道空间门。

  一步迈出,再出现时,赊刀人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座陌生的山峰上。

  山上有一座凉亭,凉亭中,一做道家打扮的老人正在沏茶。

  见赊刀人的目光看来,老人伸手一引,“来者是客,喝杯茶不?”

  赊刀人的脸上露出几分警惕。

  他的目的地明明是景国皇城,结果一眨眼却出现在了这里。

  能无声无息把他拉过来的,显然不会是易于之辈。

  “这位道友,何故把我带到这里?”

  老人倒了两杯茶,将其中一杯放到对面,也不管他喝不喝。

  自顾自的端起自己的那杯喝了一口,抿了抿嘴,说道:“倒是贫道冒昧了。

  只是,小女顽劣,离家出走多年还不肯归家。

  这当父亲的,自然难免要暗中守护一番,一个老父亲对孩子的关切之情,道友应该能够理解吧?”

  赊刀人:“.......”

  所以,这就是你莫名其妙把我拉到这里来的原因?

  你守护你闺女你就守护去,谁也管不着你疼你家闺女。

  可你特么好端端的把我拉过来干什么?

  我又不是你闺女!

  见赊刀人一脸茫然、懵逼,疑惑不解的样子。

  老人顾自笑了笑,解释道:“道友这空间通道的目的地,正是小女所在之地。

  换位思考一下,若道友站在贫道的角度,对于一个无缘无故靠近你女儿身边的强者。

  就算是道友,恐怕也不会任齐去接近的吧?”

  赊刀人:“.......”

  所以,这就是你的理由?

  就因为这个,你拦着不让我去景国?

  我......

  瞪着对面的老道,如果不是觉得自己不一定打得过的话,赊刀人觉得自己这会绝对会忍不住骂娘了。

  只是,对于一个能无声无息把自己拉到这里来的未知强者。

  尽管心中有怒火,赊刀人也不得不暂时忍下来。

  深吸一口气,强忍着怒意,赊刀人解释道:“道友误会了,吾乃赊刀人一脉传人。

  今日之行,乃是为了去收一笔陈年旧账。”

  我都搬出来自己的传承了,你总该给个面子了吧?

  心中这般想着,赊刀人见对面的老道果然认同的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却是贫道无理取闹了。

  只是,希望道友能够理解一个老父亲的爱女之心。

  为了小女的安危,有无理之处,还望道友多多包涵。”

  赊刀人很想说我就不包涵,我一点都不想包涵。

  我跟你很熟吗?

  你给我添了麻烦,我为什么要包涵你?

  只是,考虑到自己不一定打得过,而且自己还有正事要做,赊刀人一脸大度的点头,“好说!好说!”

  “如此,多谢道友了。”

  老道含笑点头,看着赊刀人,开口说道,“既然道友是赊刀人一脉,要去收账。

  还请道友出示一下账本,让贫道看上一眼。

  若道友所言非虚,贫道自无拦着道友不放的道理。”

  提出这一要求,秦无道已经做好了赊刀人翻脸的准备。

  他只要敢翻脸,自己就狠狠的揍他一顿!

  他如果不翻脸,真把账本给自己看的话。

  自己就接过来账本,借机利用‘因果之页’的力量抹了他的帐。

  然后,他要翻脸的话,就再揍他一顿!

  反正,这笔账他今儿是要赖定了!

  然而......

  这般想着,当看到赊刀人磨磨唧唧,扭扭捏捏。

  既不翻脸,也不出示账本的时候。

  秦无道突然感觉,事情可能并不像他以为的那么简单。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