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现在我只想做一只舔狗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恐高的怂鹰 2449 2019.07.04 07:03

  一系列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苏寒整个人懵逼了一下。

  好不容易弄明白了那声音里所表达的意思,苏寒的视线第一时间向角落里看去——字消失不见了。

  静等了片刻,那冰冷的声音也始终没有再响起。

  “消失了?”

  愣了片刻,苏寒心中忍不住自语,“我的神经病好了?”

  整个人迷茫了一下,然后下意识的摇头。

  什么神经病!

  哪有神经病?

  我又不是神经病!

  到了这会,一系列的惊变及那声音和文字的消失,反而让苏寒不觉得是自己的精神出现了问题了。

  神经病——应该病不到这种程度吧?

  可是,不是精神出了问题的话,那个装逼系统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为什么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

  总觉得有些问题好像弄懂了,却又更不懂了。

  越想越想不通,越想不通越深想。

  突然,苏寒感觉似有一股暖流从灵魂中涌出,整个人都像是瞬间精神了许多,思维都变得更清明了几分。

  同一时间,眼前再次闪过一行文字:

  “你通过思考堪破了内心的虚妄,识得了本我,你的精神得到了升华。”

  “谁?”

  当这行文字出现的瞬间,苏寒的第一反应是——我的神经病没好,幻象并没有真正的消失。

  这个念头过后,觉得事有蹊跷的苏寒再一次尝试着意识与这文字沟通。

  “你是谁?那个装逼系统?”

  让苏寒意想不到的是,此前多次尝试沟通都未得到回应,以至于才让他觉得是自己精神出了问题的文字,这一次出乎意料的给了回应。

  “我是它,它却不是我。”

  这回答很玄奥,苏寒思索了片刻,“什么意思?”

  “我只是它所有功能中的一项,名为智能文字提示功能。

  可以基于大数据运算给出相应的文字提示,并在一定范围内回答部分我能理解的问题。。”

  回答完,那文字又补充了一句,“在它把我抢过来之后。”

  “抢过来?”苏寒抓住了重点,“你以前不属于它?那你以前是什么?”

  那文字沉默了片刻。

  关于这个问题……

  某年、月、日,无尽虚空之中,一条咸鱼窝在角落里呼呼大睡。

  几只恶犬恰巧经过:看!那里有一只系统,它睡着了。不如我们……

  文字在眼前浮现:“曾经的我是一条咸鱼,现在我只想做一只舔狗。”

  “舔狗?”

  苏寒咀嚼了一下这个词,觉得很有趣,虽然是第一次听到,但莫名的一下子就理解了。

  “对,舔狗,”那文字再次出现,“大佬,请允许我留下来做您身边的一只舔狗。”

  “……”

  对于这样的要求,苏寒整个人迷茫了一下。

  然后下意识的问道,“为什么?”

  “不知道,”那文字很诚恳的回道,“那家伙夹着尾巴跑路了,我懒得跟它跑,想着跟你肯定比跟它好。”

  “那家伙?那个装逼系统?”

  苏寒想了想,“它跑路了?为什么?”

  “吓的。”

  “所以,你们真不是我精神出问题幻想出来的?”苏寒很认真的提出这个自己很在意的问题。

  “不是!”文字回答的异常肯定。

  “哦,”苏寒点头,想了想,决定信了。

  又追问,“那你留下,对我有什么好处?”

  “我会给大佬喊666!”

  苏寒:“666?”

  “就是‘大佬牛逼!大佬太帅了!大佬天下无敌!大佬我要给你生猴子!’之类的。”

  苏寒沉吟了两秒,认真的看着眼前的文字,:“你确定你不是神经病?”

  “……不是。”

  “那你确定我不是神经病?”

  “确定,不是。”

  苏寒轻轻点头,这次他真信了!

  果然,就说我不是神经病嘛!

  这么想着,苏寒松了一口气,心情一下子阴转39.75度晴。

  只是……

  “你这个,只会喊666的话,好像没什么用啊!”

  “不,大佬,我很有用!”

  “哦?”感觉自己似乎掌握着主动权的苏寒给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回应。

  那文字抓住了机会解释说明,“我的存在可以无形中拔高大佬你的逼格!”

  “逼格?”苏寒又学到了一个新的词汇,虽然也是第一次听到,但感觉好像一下子就懂了。

  “那你想要什么?”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苏寒不觉得对方会毫无所求的愿做自己的舔狗。

  尽管以他的身份地位样貌,其实身边最不缺的就是舔狗这种东西。

  “我……”那文字犹豫了下,似有些羞于启齿,“我只想当我走上了舔狗巅峰的时候,大佬能罩着我,让我能安心的做一条咸鱼。”

  嗯……

  很有理想!

  苏寒想了想,对这个想法予以了肯定。

  “好,以后我罩着你!”

  接触到这么多有意思的新鲜词汇后,苏寒更相信这玩意不是自己神经病臆想出来的了。

  没听说谁家的神经病还这么有创造力的。

  就是不知道这玩意到底靠不靠谱,究竟有没有怀着其它不好的目的。

  只是,关于这文字和那个声音,这都一年多了他始终都毫无办法。

  如今好不容易能交流了,未免节外生枝,在师父回来前,他觉得还是先稳住对方为好。

  强行压下自己的念头以免被探知,苏寒又看了那角落一眼。

  “所以,你这些字是在我看到之后就会消失?”

  “是的,在确定大佬您看到且没有新的提示后,我会处于隐藏待机状态。”

  “那之前为什么一直挂在这里?”

  “之前......我在睡觉,托管了。”

  “哦,”苏寒想了想,“那么,我完全不和你交流也可以?”

  “是的,是否与我互动,完全取决于您的意志。”

  苏寒收回目光,就不搭理它了。

  它自己说的取决于我的意志,我现在不想跟它说话。

  反正少一些交流的话,自己应该就能少一些潜在的危机吧。

  只是……

  “你真的确定我不是神经病?”

  又过了片刻,苏寒还是忍不住又一次确认道。

  文字:“我……现在不怎么确定了。”

  苏寒:“……”

  冷却到38.65度的晴天瞬间被阴云遮住了昊日,心情里再不见一片晴空,转眼又变成暴雪降临的零下五十七度灰。

  所以,我到底是不是神经病?

  这个问题,苏寒终究还是没有第四次去问,去寻求答案。

  决定不再搭理它之后,苏寒转头看向送自己送到景园外的兄姐与一众世子千金。

  无力的点下头,“不用送了,”说完,又对巧儿吩咐道,“巧儿,走吧。”

  至于为何一言不发在园外停留片刻,苏寒并不想去解释。

  当太子,就是这么任性!

  “咕噜噜~”

  “咕噜噜~”

  轮椅碾过栈桥,停在了辇车旁,巧儿将苏寒送上辇车,月儿和秀儿收起了架在辇车与地面之间的金属板,一同回到车厢。

  同一时间,驼背车夫像是从黑暗中走来。

  弯着腰爬上了车架。

  “驾~”

  抓起缰绳轻轻一声,辇车启航调转方向奔太子府而去。

  “咕噜噜~”

  “咕噜噜~”

  车轮在青石地面上碾过,留下一阵节奏的音律,听着像一首欢快的乐曲,苏寒的心情慢慢由零下的阴转向了15.7度的多云。

  心情好转,就连那车轮声都像是变得更有韵律了起来。

  “你听着车轮碾过青石地面的声音,觉得这声音很好听。”

  “你的心情有所好转,好心情+1+1+2+1……”

  “你若有所思,从中悟出了一丝音道至理。”

  “大佬,请允许您最忠诚的舔狗多说一句:气运觉醒的天命强者,简直恐怖如斯!!!”

  苏寒:“……”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