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9章 一般情况下绝对不会笑出声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恐高的怂鹰 2455 2019.08.24 12:00

  “陛下,喝茶。”

  酒楼的掌权者,陈昊苍那位白发苍苍的族叔端着一杯茶递到景帝面前。

  闻言,景帝收回目光,忙慌乱起身。

  “您......您快放下!快放下!我自己来!自己来!”

  老人笑着摇摇头,将茶递到苏泽手中,“来,尝尝。

  这茶可是从我专门培育了很久的茶树上采的,看看合不合口味。”

  见苏泽接过去喝了一口,脸上露出陶醉的表情。

  ‘族叔’脸上笑意更浓,开口提醒道,“陛下,可以收网了。”

  “嗯?”

  感觉这茶叶味道出奇的不错,正准备再品尝一下的,听到这话苏泽突然愣住了一下。

  可以收网了?

  无极宗的人到了?

  看出了苏泽表情中的疑惑,‘族叔’笑着解释道:

  “陛下,无极宗已经彻底失联了,应该是等不来了。”

  失联了?

  苏泽的第一反应是:卧槽!无极宗失联了?

  没了最大的底牌,陈昊苍那个狗东西岂不是又要缩回去了?

  似乎读懂了他内心的想法,‘族叔’轻轻摇了摇头。

  “陛下,陈家和其党羽已经开始有所行动了。”

  行动了?

  苏泽闻言,心里的第一想法是:怎么会!

  以陈昊苍那只乌龟的谨慎,在得知无极宗可能出了问题的第一时间就会缩回去等待下次的机会。

  又怎么可能在明知道自己最大的盟友和助力彻底失联后,还不怕死的发动政变?

  只是,看着面前这位老人和自己有着四五分相似的脸上淡定从容的笑容,苏泽稍一想就明白了其中原因。

  “您?劳烦您了。”

  知道定然是这位在其中发挥了某种作用,苏泽连忙道谢。

  “不麻烦!不麻烦!”

  老人摇头,笑容温和,声音平淡。

  “我们这些没用了的人,做不成什么大事,也帮不上什么大忙。

  也就能做一些分内的事了。”

  就像……一个忠诚的管家,分内的事就是在必要的时候安慰主家,为主家出谋划策。

  再比如……一个老迈的酒楼掌柜,分内的事就是在有客人的时候,为客人奉上一杯热茶,陪客人说上几句闲话。

  亦好像……一个合格的大恶人,分内的事就是有事没事吃饭睡觉打打九幽之主。

  老人心中,如是淡淡的想着。

  ......

  当水羽卫如神兵天降,快速的攻占了整个定国侯府,将整个定国侯府上至夫人、公子,下至九等家奴全部捉拿的那一刻。

  陈昊苍面色平静坦然,没有半点失败后的歇斯底里,不见半分梦想破碎后的疯狂。

  被自己最信任的人摆了一道,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难以接受的呢?

  连被自己最信任的管家给坑了这种事都已经接受了。

  这世上,又还有什么是他不能接受,无法面对的呢?

  所以,当在隔壁太子府中见到景帝的那一刻。

  面对一身紫金铠甲,居高临下俯视着自己的景帝,陈昊苍没有半点的失态。

  被按住跪在地上。

  抬起头看着坐在上首的景帝,陈昊苍面色平静。

  “苏泽,你赢了。”

  对于陈昊苍这种出乎意料的反应,苏泽稍有些意外。

  “看上去,你似乎并不怎么难以接受的样子。”

  这让苏泽的成就感一下子就少了很多。

  养了他两年,就等着今天。

  原本还想着看看陈昊苍政变失败后的疯狂,还想看一看当这家伙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跪在自己面前时的歇斯底里。

  却不想,如今的他,竟然会这般的平静。

  就好像......失败的并不是他一样。

  这种结局,期待感和成就感一下子就被降低了无数个层次了好吗?

  忍不住皱了下眉,苏泽起身走到近前,俯视着陈昊苍。

  “看上去,你似乎并不怎么难过。”

  “怎么可能,”陈昊苍摇头,“辛苦谋划了这么久,突然就失败了,怎么可能会不难过。

  只是,谁让我自己识人不明,身边出了叛徒呢?

  若非关键时刻被倒戈一击,也不至于落得如今的结局。

  自己创造的苦果,自己要认。”

  觉得他有些莫名其妙,苏泽目光迟疑了一下,不知道他话里究竟是几个意思。

  为什么感觉他的话里总有一种......好像要不是他身边出了个叛徒,他就能赢自己的感觉?

  到底是什么给了他这种错觉,让他觉得他比自己只是计差一筹?

  “叛徒?”忍了忍,苏泽终究还是没忍住问出心中的疑惑。

  “不是吗?”陈昊苍冷冷一笑,“若不是宁管家告密,你们又如何能够知道无极宗的行动,并提前做出应对。”

  到了现在,他已经想明白了。

  自己的计划应该是被人泄露出去了。

  包括无极宗的太上长老要参战之事,都已经提前被皇室所知。

  皇室借而提前做出了应对,才会有了后面无极宗失联的情况。

  他并不差在别的方面,只是输在了没能防住身边人的背叛。

  想到这里,陈昊苍忍不住又轻轻的叹了口气。

  成王败寇,虽然输的憋屈,但他也认了。

  然而.....

  “噗~”

  在陈昊苍悲愤的目光中,苏泽不好意思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放心,朕是一位专业的皇帝,一般情况下绝对不会笑出声的。

  除非忍不住哈哈哈哈~”

  笑了好半天,笑到肚子疼,苏泽好不容易憋住了笑声,依然忍俊不禁的看着陈昊苍。

  “你的意思是,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你身边出了一个叛徒?

  你那个管家?”

  被苏泽这么一笑,陈昊苍也有些恼羞成怒。

  抬起头,怒视着苏泽,反问,“难道不是吗?如果不是管家提前将消息泄露了出来,你又怎么会知道我陈家要谋反,又怎么会知道我的布局,提前做出应对?”

  “啪~”

  苏泽没有反驳,直接拍出了一大摞的奏折。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来,自己看!”

  被解放了双手,陈昊苍狐疑的拿出一份奏折。

  某年月日,左相弹劾定国候陈昊苍欲图谋造反。

  某年月日,右相弹劾定国候陈昊苍暗中拉拢武将,图谋造反。

  某年月日,兵部尚书弹劾......

  某年月日,吏部尚书.....

  两相、三卿、六部、御史台诸御史大夫、十六卫......

  一封封,一份份,全都是在举报他暗中图谋造反的奏折。

  而那些奏折的时间,最早的更是出现在两年多以前。

  所以......

  也就是说,从我准备造反,第一次暗中拉拢官员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知道了?

  我自以为隐藏的很好的图谋,其实早在两年前,早在这想法出现的最初,就已经天下皆知了?

  拿着奏折的手,止不住的颤抖。

  陈昊苍的脸色,一点点变白。

  看着陈昊苍一副被打击到了怀疑人生的样子,苏泽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这才对嘛,这才会让人有成就感嘛!

  朕果然是个大恶人啊!

  心中这般想着,苏泽决定再加一把火。

  “你刚刚说,是你的管家出卖了你?”

  “难道不是吗?”

  尽管皇室提前知道了他要谋反的事,但无极宗太上长老,一位真仙大能要出手帮他的事,除了无极宗之外,只有他和管家两个人知道。

  不是管家,又会是谁泄的密?

  难道会是那位太上长老自己?

  “自然不是,”苏泽摇头,可怜同情的看了陈昊苍一眼,转头对外吩咐道,“把人带上来吧。”

  不多时,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顺着声音望去,陈昊苍眼睛猛地一缩。

  “你.....是你!”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