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 能退货不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恐高的怂鹰 3245 2019.08.07 23:08

  “陨石?”

  苏寒愣住了一下,下意识的问道,“办证了吗?”

  这一句话,直接也把魏公公给问住了,整个人迷茫了一下,“办证?”

  “不是说有一块大型陨石正在降落吗?它办理准降证了吗?”

  魏公公:“.......没、没有。”

  “没办准降证,那它有景国户籍吗?”

  魏公公:“......”

  它只是一块陨石,为什么要有景国的户籍的?

  “没、没有。”

  “暂住证,有吗?”

  “也没有。”

  “有连续五十年在景国纳税的证明吗?”

  魏公公:“......”

  看魏公公的表情,苏寒就知道了,以上这些,那块陨石显然都没有。

  所以......

  “又是一块不遵守景国基本法的陨石啊。

  连异常生物扎根落户景国基本法都不懂,也敢往景国范围内降落,以为咱们景国的地价便宜怎么着?”

  不满的吐槽了一句,苏寒摆了摆手。

  “一块不守规矩的陨石,直接打碎了就是。”

  “喏!”

  魏公公应了一声,退出了房间。

  “咱们等等吧,等那陨石被处理完了再出去,面的溅一身灰。”

  说完,苏寒不自觉的皱了下眉头,脑海中不受控制的闪过纷杂的念头。

  直径百里的大型陨石。

  在自己准备出门的时候突然从天而降,害得自己只能在房间中暂闭。

  这事,似乎有些不符合常规啊!

  既然不符合常规,事情显然应该是另有隐情。

  重新推理一下。

  在那陨石出现之前,自己是正准备出门的。

  自己出门的目的,是去皇宫宝库。

  而之所以要去皇宫宝库,是因为自己要喂食幻蛊王,手中的仙晶却不够用的了。

  事情串联起来,就是自己因要喂食幻蛊王的仙晶不够用的,所以准备去皇宫宝库寻宝。

  就在自己准备出门的时候,突然有一块陨石从天而降。

  那按照符合常规操作的来推算:这块陨石......会不会就是自己目前所缺的?

  想到这里,苏寒的眼睛亮了一下。

  如果是这样的话,似乎就比较符合常理了啊!

  “月儿。”

  想罢,转头看向月儿。

  “殿下?”月儿侧过头,看着自家殿下等着吩咐。

  “你上天去看看,那块陨石是不是携带着仙晶之类的东西。”

  “喏。”

  黑影一闪,月儿自房间中消失。

  几息过后,一身黑衣的女孩重新回到了苏寒的身边。

  眼中带着一抹钦佩的向苏寒汇报,“殿下神机妙算,那块直径足有一百八十余里的陨石,完全是一块超大型的极品仙晶。”

  “超大型极品仙晶?”

  苏寒的眼睛越发的明亮,却也忍不住轻轻皱了下眉头。

  以极品仙晶的强度,即便真仙也难以完全损毁。

  这块不遵守异常生物落户景国基本法的陨石,似乎不是魏公公他们所能够处理的了的了啊。

  “带我上去看看。”

  少顷,四人的身影出现在万里之遥的高空。

  看着那正在快速降落,笼罩了整个皇城的极品仙晶陨石,苏寒紧紧皱起了眉头。

  “这么大,如果砸下去,整个皇城都没了啊。”

  仙晶来的是挺及时,但块头太大也是个麻烦啊。

  从衣袖中掏出幻蛊王,轻轻摸了摸小家伙的小脑袋。

  “小东西,你能把这一大块给吞了不?”

  闻言,小幻蛊王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闪过人性化的畏惧,小脑袋直接摇成了拨浪鼓。

  吃不下啊!

  心头略微有些失望,苏寒又看向月儿。

  虽然论修为的话巧儿略强一些,但论攻击力和拆迁能力的话,还是月儿手中那把祖传的玄墨剑威力更强。

  “月儿,能把这块大家伙切了不?”

  看着渐近的大型仙晶陨石,月儿衡量了一番,轻轻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能切的动,但很费力。

  以这块陨石的下降速度,月儿切割不了两次,它就要落到地上了。”

  切割不了两次?

  就算按两次分成四块来算,这么大的家伙,只是四分之一落下去也能把整个皇城给毁个几百遍了。

  所以,还是不行啊。

  眼看着大型陨石越来越近,皱眉思考了片刻,苏寒抬起头,冲着天空喊了一句。

  “太大了,能退货不?”

  闻言,仨侍女都震惊、不解、诧异的看向自家殿下。

  退、退货?

  天降陨石,还可以退货的吗?

  自然是没有这种操作的。

  所以.....自家殿下的脑子,终于还是坏掉了吗?

  然而,下一刻......

  “嗡~”

  虚空中,一道空间裂缝凭空在陨石下方出现。

  “轰~”

  裂缝中,隐隐间露出两道恐怖的身影于虚空中交战的场景。

  一击之下,碰撞之力撕裂了空间,使得二人交手的余波扩散出来。

  溢散的余波冲击,直奔下坠的陨石而去。

  “轰!”

  一声巨响,直径超过一百八十公里的大型仙晶陨石瞬间破碎。

  “哗啦啦~”

  被击碎化作亿万块坠落的陨石仙晶大片坠落。

  “月儿、秀儿,去把碎掉的陨石收起来。”

  一整块的大型陨石她们收不到纳戒之中,碎做数万快的小型玩意收起来相对而言就容易的多了。

  闻言,月儿和秀儿身体化作残影,不断在虚空中闪现。

  每一次闪身,都将大片的成千上万快极品仙晶收入纳戒之中。

  虚空中,那道空间裂缝也开始一点点闭合。

  隐隐间,苏寒似听到了裂缝中传出的声音。

  “咦?好像打碎什么东西了?”

  “苏无极,接我这招仙猴捞月!”

  “等、等一下,秦无道,你有没有感觉咱们好像打碎了什么东西了?”

  “别找借口,我都马上要打赢了,这个时候你又想找借口不认账吗?”

  “不是,好像真打到什么东西了。”

  “打到了就打到了,你我先来分出胜负!”

  “秦无道我草你二姥姥,合着打碎的不是你家的东西是吧?”

  “没错!”

  “......”

  空间闭合,声音也随之消失不见。

  苏寒:“......”

  苏无极?

  秦无道?

  所以,刚刚突然出现的空间裂缝中显露出的交手的两道身影,是自家老祖宗和外公?

  方才光顾着关注陨石了,都没能看清两人究竟长得什么样。

  而且,不是说两人去梦中对战去了吗?

  梦中对战,还能打碎空间,余波把一块大型极品仙晶陨石击碎的?

  还有,这俩不靠谱的长辈,不是说请了祖奶奶做裁判吗?

  为什么裂缝中只看到了两道交手的身影,没看到有祖奶奶的存在啊?

  心头正疑惑间,月儿和秀儿已经收完了最后一块极品仙晶的碎片。

  “殿下,已经全部收起来了。”

  “嗯,”苏寒抬起头,又看了一眼方才出现空间裂缝的位置。

  空间裂缝早已闭合,也再没有任何动静传来。

  所以,这空间裂缝的出现,老祖宗和外公交手的余波击碎了陨石。

  到底是俩人有意为之,还是受到了某些冥冥之中存在的未知力量的影响?

  如果俩人都是无意,完全是被那冥冥中的力量所影响,巧合的‘帮助’自己完成了将大型极品仙晶陨石的分割。

  这股力量......似乎就有些恐怖了啊!

  想了片刻,线索不足,也没能得出有效的结论。

  苏寒收回目光,轻轻笑了一下,“回去吧。”

  ......

  太子府。

  隔壁的隔壁。

  无名道姑和小夏围在一张石桌旁坐下。

  石桌旁,一贫禅师和二货和尚师徒俩熟练的将一只真灵境的兔子精扒皮抽筋,掏出内脏,处理干净。

  某一刻,无名道姑和一贫禅师一同抬起头,看向遥远的虚空。

  “解决了?”

  “这气息......仙帝?”

  “不,不是普通的仙帝,”无名道姑迟疑着摇了摇头,“方才那一瞬间泄露出的气息,感觉比我那位师尊还要强出些许。”

  “本源大道?”一贫禅师面色凝重,“这小小景国,竟然还藏着这般人物?”

  “应当不是景国的力量,”尽管怎么看这只大和尚就怎么不顺眼,但这种时候,无名道姑倒也没有吝啬与他的交流。

  “方才那瞬间泄露出的气息,明显不属于同一人的力量。

  想来,应当是某两位掌握了本源大道的大能在虚空战场交手。

  碰撞的力量撕裂了虚空战场与现实的空间壁垒,不小心溢散出了力量的余波。”

  “应该是了,但也不排除景国真的隐藏着仙帝级的力量的可能。”

  对于这一切,一贫禅师的心里都明白。

  但能借此和她多说几句话,他心甘情愿的装糊涂。

  “嗯,”无名道姑看了他一眼,轻轻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玲珑......”

  “这世间早已没有了玲珑,只有通天峰上无名小观中一无名女道罢了。”

  “玲......好吧。”对上无名道姑平静的目光,一贫禅师轻轻一叹。

  “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似乎有一场很大很大的风暴在酝酿。

  而风暴的中心,就是这景国的皇城。

  玲珑,跟我回去吧,咱们回通天峰,你做你的女冠,我做我的和尚,好好把二货和小夏养大,不好吗?

  这刚多久,这小小的一国皇城,已经出现了四位仙王、两尊仙帝。

  这里.....太危险了啊,佛祖来了都得跑路!”

  “师父,佛祖不是战力天下无敌、无人不服的吗?”

  身旁,把清理了内脏的兔子洗干净的二货和尚抬起头,疑惑的看了自家师父一眼。

  佛祖,还会跑路?

  “屁话!佛祖吹牛逼的时候天下无敌。”

  一贫禅师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喝醉了的时候,他是无人不服,就只扶墙。”

  二货和尚:“......”

  看着二货和尚怀疑人生的样子,托着下巴坐在石桌旁的小夏就轻轻的笑。

  “玲珑?”

  “不走,”道姑摇头,“我答应师姐的事,哪怕刀山火海也不会退缩。”

  “唉~”

  一贫禅师轻轻叹了口气,脸上挤出笑意,心里暗骂一句:干梨娘的阿弥陀!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