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1章 崎岖收账路(下)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恐高的怂鹰 2128 2019.08.20 12:00

  “殿下,该吃药了。”

  小院,古树下。

  苏寒一个人安静的望着天上的明月。

  巧儿自身后走来,将一枚九转玄阳丹递到苏寒嘴边。

  苏寒轻轻点头,张嘴把丹药服下。

  “殿下可是有什么心事,往日里这会殿下多半已经睡下了。”

  闻言,苏寒沉默了片刻。

  “巧儿,你说师父会不会受伤了?”

  闻言,巧儿想了想,安慰道:“殿下,您不必担心的。

  这世间能让月皇大人受伤的或许有,但绝不包括太阳星上的那位。

  而且,之前的交手中,月皇大人连太阴星的力量都没有调用,显然还留有余力。

  都没用全力,自然也就不会不敌受伤了。”

  苏寒点点头,放心了许多。

  “陈二和上官姑娘那里都安排好了?”

  “都安排妥当了,陈墨轩交待的那些消息也都传去宫里了。

  陛下和娘娘那里已经做好了应对,咱们这边,月儿传消息从族中请来了一位长辈,天亮之前应该就能到太子府。

  其它方面,巧儿也都做了相应的布置。

  只等明天到来就可以了。”

  “嗯,”对于巧儿的能力还是很信任的,苏寒没有过问具体的细节。

  笑了笑,打趣道,“如此,倒显得没我什么事了。”

  巧儿温声安慰一句,“殿下您负责居中调配,有您在,才能确保不会出乱子。”

  苏寒好笑摇头,“巧儿你也学会秀儿那一套了。

  顶天了不过区区一只真仙而已,有一尊仙王坐镇,能出什么乱子?”

  在景国皇城,老祖宗的眼皮子底下。

  如果真有仙王解决不了的乱子,那乱子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闻言,巧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走到苏寒身后轻轻为他捏肩。

  二人都没有说话,夜色下的气氛却丝毫不显尴尬。

  小半个时辰后,夜色渐深,月儿和秀儿也已经相继归来。

  苏寒抬手制止了巧儿的动作,回以笑容道,“时间不早了,也该休息了。

  那预言,也没想到会这么快成真。

  不知那赊刀人什么时候就会上门,等明天的事情结束了,也该考虑怎么应对上门收账的赊刀人了。”

  巧儿点了点头,略有些疑惑的说道,“按照关于赊刀人的传说,当预言成真之日,就是赊刀人上门收账之时。

  今日赊刀人留下的预言已然成真,直到现在,都没有上门来收账,却是有些奇怪了。”

  苏寒想了想,同样不明所以的摇了摇头,“或许,是有什么更重要的事耽搁了吧。”

  ......

  三万里外,洛川上游。

  滚滚洛川东去,向东三万里外,途经一个名为景国的小国皇城。

  洛川之上,水流湍急。

  夜色下,这滚滚激流之畔,却站着一个衣着破烂,全身脏兮兮,披头散发形如乞丐的身影。

  这身影,自然是被苏寒惦记上了的赊刀人。

  此时的赊刀人,形象十分的凄惨。

  在从账本上看到了自家祖师真的欠了一笔把他卖了都还不清的账之后。

  赊刀人反倒不怎么担心了。

  正所谓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反正那笔债把自己卖了都还不清,有或者没有对他来说都无所谓了。

  放下了欠债的烦恼之后,赊刀人又重新把心思放到了收账上。

  之后,他进行了一系列的尝试。

  经历了一系列诸如失足坠崖、木遁卡在树枝上、火遁被烧了眉毛、好端端的走路闯进布满机关的禁地等倒霉事件。

  到如今,堂堂仙帝级强者,从外形上看去已经和乞丐再没有任何的区别。

  现在,站在这洛川之上,看着滚滚江水,赊刀人只觉心中无限唏嘘。

  当然,之所以会站在这里,倒不是他想不开想要跳江自杀。

  如果跳江真能杀死一位仙帝的话,他这仙帝也就太水.....

  哦,不对,水货仙帝都不会被跳江淹死,毕竟同属性同源。

  之所以会出现在这洛川之上,乃是赊刀人要为今天的收账进行再一次的尝试。

  赊刀人收账,风雨无阻。

  区区艰难险阻,又算的了什么。

  只要不死,赊刀人不是在收账,就是在去收账的路上。

  一系列的失败之后,赊刀人总结出来了一个经验。

  那就是......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阻止他向景国皇城靠近。

  无论他用任何办法,只要他有目的的向景国皇城靠近的时候,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

  所以,这一次赊刀人改变了策略。

  他以禁术封印住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让自己不去想目的地在何方,不去想要去做什么。

  而后寻着因果的指引,出现在了这洛川上游。

  洛川江水滚滚而下,自经景国皇城,其间毫无分叉。

  不需要考虑目的地,只要跳入这江水这种,顺江而下,江水自然会将他送往景国皇城。

  而在这过程中,禁术会使他忘记目的地,忘记此行的目标。

  不思不想,那冥冥中的力量自然也就无法阻止。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要去哪里,要去干什么,你拿什么阻止我?

  诸多的念头在心中一闪而过,在禁术的效果下,赊刀人纷杂的念头一点点被压下。

  至最终,变得无思无想。

  “噗通~”

  坠江声传来,激起洛川之上一滩水花。

  水花落下,一切归于无形,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唯江畔少了一个饱经磨难想要跳江的人,唯江水中多了一具无思无想的肉体正在顺江而下。

  在这种状态下,漂浮与湍急的江水中,赊刀人顺着江水飞速往景国皇城而去。

  不知过了多久。

  “哗啦~”

  水花溅起,一只大手拨开了江水。

  恍惚间,赊刀人感觉自己的身体出现了一阵晃动。

  下一刻,被一只大手抓在了手中。

  心中察觉到不妙,赊刀人当即解除禁术。

  还未等思想完全恢复,唇边突然传来一阵冰冰凉凉的触感。

  正疑惑这触感代表着什么,口中就流入了香醇的液体。

  液体入口,顺喉而下,身体像是本能的做出吞咽的动作。

  等赊刀人的意识完全恢复了过来,口中的液体也已经尽数被他吞下。

  睁开眼,就见到一个年轻女人,正面目柔和的看着自己。

  “你......”

  一句话刚刚说出一个字,赊刀人感觉大脑一阵晕眩,身体不受控制的出现了摇晃。

  同一时间,赊刀人的耳边响起忽近忽远、飘忽不定的声音。

  “沿桥往前走,过了奈何桥,前方就是六道轮回。”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