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0章 您真是个好人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恐高的怂鹰 2381 2019.08.08 13:51

  “二货。”

  收拾好,把兔子放到烤架上。

  一贫禅师从怀里取出一枚玉佩,珍而重之的递到二货和尚的手中。

  “拿着这个,去给佛祖上柱香。”

  “上香?”二货和尚接过玉佩,反复看了一遍没看出这玉佩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挠了挠自己光秃秃的脑袋,不解的问道,“师父,咱们不是一次喂够了佛祖四十九天的香火了吗?”

  “啪~”

  没有木鱼也忘了带木鱼锤,一贫禅师曲起手指用指关节敲了下二货和尚的脑袋。

  “那是日常的香火,现在咱们是请佛祖帮忙。

  请人办事不需要送礼的啊?

  连柱香都不给还想让佛祖帮你办事,佛祖不要面子的啊?”

  “哦,”二货和尚苦逼的揉了揉自己光秃秃的脑袋,在小夏捂着嘴偷笑的注视中拿着玉佩回了房间。

  房间中,一贫禅师贴身带来的迷你版佛祖雕像端坐在供桌上。

  雕像下,放着空荡荡的一尊迷你型香炉。

  二货和尚回忆了一下以前请佛祖帮着办事的流程,把师父给的玉佩放到佛祖脚边上。

  取了一炷香,点燃。

  不怎么恭敬的把香举过头顶,象征性的拜了一下。

  俯身,轻轻把香插进了香炉中。

  “南无阿弥陀佛。”

  正儿八经的念了声佛号,二货和尚对着佛祖雕像说道,“佛祖,师父又让弟子来求您帮忙了。

  佛祖慈悲,一定不要拒绝啊。

  办不成的话,弟子回去又要被师父敲脑袋了。”

  说着,二货和尚还指了指自己脑袋上鼓起来的一个包。

  “佛祖您看,弟子刚刚还被师父给敲了一下。”

  说完,二货和尚双眼紧紧地盯着佛祖雕像,等待着佛祖的回应。

  盯着、盯着。

  看着佛祖脑袋上那一圈圈的卷发,二货和尚的思绪一下没收住就飘远了。

  关于佛祖脑袋上的一圈儿卷发,二货和尚记得他还和他家师父进行过一番讨论。

  “师父!师父!和尚都要剃光头的吗?”

  “不是!”

  “嗯?”

  “不光和尚,尼姑也都要剃光头。”

  “哦,那.....可是,佛祖为什么就能留着头发?”

  “瞎说,佛祖哪里留头发了?

  佛祖当初可是亲口说过:留发不留僧、留僧不留发!

  舍不得头发别出家!”

  “师父,你是啥时候瞎的啊?你看看佛祖这脑袋,这一圈圈的卷发,你看不见?”

  “谁告诉你佛祖脑袋上的是卷发的?”

  “难不成,师父要告诉我佛祖脑袋上的是直发?”

  “错!是包!”

  “包?”

  “没错。

  年轻的时候,佛祖是同一届里最调皮捣蛋的一个。

  听课总是神游、功课从来不做,整天和人打架,修行起来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那不是和我一样?”

  “是和你一样,挨打的频率也和你一样。”

  “哦~”

  二货和尚看着佛祖脑袋上的卷发,想起了当初师父讳莫如深的笑容。

  突然产生了一种明悟。

  所以.....佛祖这一脑袋的卷发,其实是他小时候和自己一样调皮捣蛋的见证?

  每次不听话了都会被师父拿木鱼或者木鱼锤或者一些别的什么替代品往脑袋上敲。

  每次旧包未去又添新包,久而久之,这一脑袋的包就下不去了?

  觉得自己应该是发现了事情的真相,二货和尚看着佛祖一脑袋的卷发时,突然就有种同病相怜心有戚戚焉的感觉。

  大家都是做不好事就会被师父敲脑袋的差生,差生和差生之间,是应该会友好互助的吧?

  “咔嚓~”

  极乐净土,七级浮屠,第九层。

  打坐静心的释波旬倏的睁开双眼,表情狰狞中,一口咬碎了满嘴的大金牙。

  “混蛋!蠢蛋!王八蛋!你就这么败坏我的名声的?”

  什么他就一脑袋的包消不下去了?

  他这一脑袋的包明明就......啊呸,他这明明就是一头性感的卷发,哪来的一脑袋的包?

  “紧那罗!”

  摸了摸自己一脑袋的......卷发,佛祖怒气冲冲的冲着外面喊了一声。

  这个混蛋!这个王八蛋!

  这次自己绝对不能再惯着他了!

  这次一定要把他抓回来,把他丢进十八层地狱的第十九层里受上三天三夜的酷刑。

  再这么下去,他佛祖的名声就全被败坏光了。

  就算他说的有些是事实,但是......事实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到处乱说了吗?

  他佛祖不要面子的啊?

  “吱呀~”

  开门声响起,一只年轻的白衣小和尚从外面走了进来。

  “佛祖,弟子听到了您的召唤?”

  “嗯。”

  释波旬点了点头,“紧那罗,你去......”

  话说到一半,透过香火信仰看着另一边不虔诚的祈祷着的小和尚。

  看着小和尚脑袋上那鼓起的大包。

  佛祖咬了咬刚刚长好的一嘴大金牙,脸上表情扭曲着抽搐了一下。

  “佛祖有和吩咐?”

  听到自家佛祖话说到一半不说了,紧那罗抬起头,不解的看了释波旬一眼。

  “没事了!”

  释波旬挥了挥手,让紧那罗可以自行离开了。

  紧那罗虽然心中疑惑,却依然恭敬的拜了一拜,转身往外面走去。

  “等一下!”

  目送着紧那罗离开的背影,眼角的余光瞥一眼香火另一边的小和尚。

  释波旬咬了咬牙,叫住了准备离去的紧那罗。

  “佛祖?”

  紧那罗一回头,就看到佛祖正面带安静祥和的笑意看着自己。

  心中,下意识的就是一紧。

  安静祥和的笑意?

  佛祖的脸上,露出了这种安静祥和的笑意?

  那还......安静祥和个鬼哦?

  我现在抓紧时间跑,还来得及吗?

  心中刚闪过这样的念头,紧那罗眼前一黑,就看到佛祖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紧那罗,我有多久没考教你的功课了?”

  “佛、佛祖.....?”

  “放松!放轻松!别害怕!今天正好闲来无事,不如让我来好好考教一下你的功课,看一看你的修为进步了多少。”

  “佛、佛祖,弟子愚钝......”

  “正因为愚钝,才更需要多多考教、多多促进嘛!”

  “......”

  “搞定!”

  看着佛祖雕像眼中投下两道佛光没入那玉佩之中,二货小和尚脸上露出喜滋滋的笑意。

  把玉佩拿起,抓在手中。

  对着佛祖轻轻一拜,“弟子谢过佛祖慷慨,佛祖您真是个好人!”

  转身,二货和尚拿着玉佩出了房间,向他师父交差去了。

  ......

  “什么?”

  陈昊苍猛然从椅子上站起,一脸惊骇的看着坐在对面的老者。

  “陈家主没听清?那老夫就再重复一遍。”

  老者脸上挂着倨傲的淡淡笑意。

  “本尊成功说动了太上长老出手,你陈家只需做好准备。

  三日后,待太上长老破关,即刻起兵造反!”

  陈昊苍:“......”

  这......好、好突然?

  距离自己期待已久、盼望已久、朝思暮想的那一天,只剩下三天了吗?

  激动!

  兴奋!

  尤其是那句说动了太上长老出手,更是给陈昊苍的心里吃了一颗高效的超级定心丸。

  太上长老啊!

  真仙大能啊!

  有这般神仙人物出手,他陈家何愁大事不成?

  看着坐在对面面容倨傲的老者,陈昊苍觉得这一刻连对方那倨傲的表情竟都是那般的顺眼,那般的好看。

  “谢谢二长老!

  谢谢!

  二长老您真是个好人!”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