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3章 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恐高的怂鹰 2158 2019.08.16 12:21

  脸上的表情猛然僵住,下意识的爆出粗口。

  看着那迎面而来的四人,陈墨轩条件反射般双手捂脸。

  “看不见我!”

  “看不见我!”

  “看不见我!”

  嘴里低声的嘀咕着,陈二公子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原本慢悠悠的步伐越走越快,慢走到正常走至快走、小跑、疾跑......

  “站住!”

  突然的遭遇,使得苏寒也微微愣住了一下。

  待反应过来那看到自己之后第一时间转身就跑的家伙是谁之后,立即开口喝止。

  紧接着,在喊出‘站住’的不到0.0001秒之后,又跟了句,“月儿,揍......”

  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卡在了嗓子眼里。

  他原本打定主意,只要在他喊完站住之后万分之一息内他没有停下脚步。

  他就先找借口揍他一顿再说。

  先走一顿,揍的时候再把问题问遍!

  只是,没想到陈老二这么听话,他这边‘站住’的‘住’字刚刚出口,陈老二的身体就像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顿在了那里。

  疾跑的步伐戛然而止,甚至优于止住的太快,身子都微微向前倾了几十度。

  嗯......

  尽管极力的控制,但在站住之后,他的身子还是晃动了一下。

  所以......要不要以这个为借口揍他一顿呢?

  心中这么想着,苏寒颇有些意动。

  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不能这么欺负人。

  就算是太子,也得讲道理不是?

  更何况他还是一位仁爱善良的太子殿下。

  只是......有些可惜啊!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着陈墨轩那张脸,本能的就想要揍他一顿。

  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长着一张欠揍的脸吧。

  可是,平心而论的话,虽然和自己有着极大的差距,但陈老二这张脸长得也算比较好看的了。

  并不算是长了一张欠揍的脸。

  心中念头转动着,苏寒示意巧儿推着自己上前。

  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咕噜声,陈墨轩动作僵硬的转过了身。

  哭丧着一张脸向苏寒行礼。

  “见过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万安!”

  看着陈墨轩转身和行礼的动作,苏寒心中暗暗衡量。

  自己让他站住之后,他又动了。

  这是不听自己的话啊,要不要揍他一顿好好教育教育?

  这么想着的时候,思绪发散,不小心又想到。

  那如果他不转身,不向自己行礼的话。

  那就是对自己不尊重的,就是眼里没有他这个太子啊。

  竟然敢不把本太子放在眼里,岂不是更该揍一顿?

  从正反两个角度分析之后,苏寒得出了结论——所以,还是先揍一顿吧。

  并不知道苏寒心里的想法,陈墨轩却敏锐的察觉到了一阵危机感。

  那种仿佛被洪荒猛兽盯上了,脊背发寒、汗毛倒竖的感觉,让他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有多么的危险。

  这一刻的陈墨轩很后悔。

  非常的后悔!

  为什么自己就这么不听话?

  为什么自己要这么自负?

  明明那老道士都已经提醒自己了,继续往前恐有血光之灾,最好的选择是回家窝着。

  自己非但不听,非但一意孤行,竟然还让那老道士滚。

  那老道士......明显是真正的隐士高人啊!

  咦?

  此时此刻,我不是应该担心自己的安危吗?为什么还有心思考虑那老道士是骗子还是高人的问题?

  心中这么想着的时候,陈墨轩有注意到面前的太子殿下一直在打量着自己。

  眼中带着浓浓的好奇。

  苏寒也确实在打量陈墨轩,且越打量越是好奇。

  几天不见,陈老二身上的伤竟然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

  而且......他身上,似乎有近期炼体过的痕迹。

  这炼体的方式,似乎还很是熟悉。

  这气息......不是魔帝传承中的《淬体决》吗?

  陈老二从哪弄到的自己的魔帝传承?还已经把淬体决修炼到了小成的地步?

  这两天确实从自己手中流传出去不少的魔帝传承,但问题是之前都是在自己人和禁卫手中流传,昨天下午魔帝传承才流传到了普通人之中。

  就算他有办法从别人手中得到传承,这才一宿的时间,这家伙就把淬体决练到小成了?

  皱着眉头打量着陈墨轩,苏寒小小的意外了一下。

  这个明显藏着小秘密的陈老二,竟然还是个炼体方面的天才?

  正狐疑的打量着,心里突然传来了一阵不祥的预感。

  “退。”

  巧儿素手一拉,带着苏寒向后退出十几米。

  “嘭!”

  一道黑影凭空出现,正正的撞到了陈墨轩的怀里。

  突然而来的巨力,使得陈墨轩不受控制的被带着横飞出去,撞塌了旁边一家脂粉铺子的外墙。

  “咔~咔吧~咔嚓~嚓~”

  骨头断裂之声自体内响起,钻心的疼痛席卷全身。

  “噗~”

  不受控制的,一口鲜血自口中喷出,陈墨轩原本已恢复了八分气色的脸色瞬间苍白了下去。

  “你不是说没危险吗?为什么会遭遇一头真仙妖兽?

  如果不是......”

  话音戛然而止,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陌生男人,上官婉儿脸上闪过了片刻的迷茫。

  “咦?你是谁?”

  东方晴明呢?

  那妖兽的致命攻击之前,自己明明是带着他一起利用十方玉随机传送的。

  怎么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却是另一个男人?

  难不成......十方玉的随机传送,即便是同一批次的不同目标,也会被随机传送到不同的地方?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路痴现在被丢到哪里去了?

  ......

  白雪茫茫,无穷无尽。

  放眼望去,除一片银装素裹外不见任何其它。

  在天地苍茫间,一只弱小、无助的身影自虚空中跌落。

  ‘咕噜噜’打了几十个滚,滚了几十米后,一个大雪球凭空立在雪色天地之间。

  良久,东方晴明震碎了将自己困住的雪球,看着周围的一片苍茫,一脸懵逼的茫然四顾。

  我是谁?

  我是东方晴明!

  我在哪?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在哪!

  ......

  陈墨轩很无奈。

  陈墨轩很委屈。

  陈墨轩很想哭!

  听着那压在自己身上还未起身的女人的话,陈墨轩终于抑制不住心头的委屈,眼睛一红,差点就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听听!

  听听这是人话吗?

  明明是你自己突然钻出来!

  明明是你不讲道理的把刚好恢复的我再次给砸成重伤。

  结果你非但没有半分歉意也就罢了,你不先问问我有事没事也就罢了。

  可你、你这一脸遇到坏人的警惕又无辜表情是几个意思?

  我才是受害者好吧?

  我才是最无辜的那个好吧?

  去特么的.....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血光之灾!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