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笑声为证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恐高的怂鹰 2205 2019.07.25 18:43

  发生了什么?

  为何会出现青帝虚影?

  为何青帝虚影会如此针对他?

  疑惑的念头在曹仇的心头一闪而过,继而猛然想到了独孤二十九之前的问题:

  青王......为何封号为青王?

  青王。

  青帝。

  一个让人不可置信的大胆想法难以抑制的在脑海中升起。

  曹仇满是惊骇的往沈凌身上看去。

  却见之前还被死气所困,生机耗尽已经陷入死亡状态的青王,已经摆脱了死气的束缚。

  死气尽散,浓郁的生机在其体内流淌。

  每一分、每一秒,其身体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行着蜕变。

  “突、突破了?”

  曹仇瞪大了一双眼睛,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沈凌,似乎有些难以接受,她为何会在这种垂死状态下突破了?

  而且,就算突破了,就算是仙帝,在生机散尽的情况下,缘何又能够这般奇迹的恢复过来?

  下一刻,空中的青帝虚影告诉了他答案。

  在沈凌的身体完成了仙王向仙帝的蜕变的那一刻,虚影如有灵智的低下头,冰冷的目光从曹仇身上闪过。

  下一刻,化作乙木青光,融入沈凌的体内。

  在青光入体的瞬间,沈凌睁开了眼睛,眼中绽放一道神辉。

  “噗~”

  强大到可一指星辰俱灭,一念空间破碎的绝巅仙王,整个人像是受到了不可抗拒的巨力撞击。

  身影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口中不住的喷涌鲜血,洒落虚空飘散成一阵血雾。

  血雾洒落,砸在地上练成一片密密麻麻的孔洞。

  “嘶~”

  良久,曹仇从一片废墟中挣扎着爬起来。

  没有丝毫的犹豫,拖着重创的身体直接远遁。

  仙帝!

  未突破前自己就没把握能取胜,暗中算计才将之重创的青王,非但没有如自己想象的那般被自己从九幽侥幸获得的死亡之气磨灭生机。

  反而还一举突破成了仙帝。

  哪怕只是刚刚突破的仙王,实力较之曾经的仙王极巅也是数倍乃是十数倍的提升。

  没突破之前他都没把握取胜,面对一尊仙帝,他更是没有半分能够抵挡的把握。

  心中恐惧着,曹仇不惜燃烧仙王精血施展遁法、只为能在仙帝手中逃的性命。

  然而......

  刚飞离不到万里,一只白嫩的手突然撕裂了空间,从前方探出。

  能量汇聚,化作一只能量大手。

  “啪~”

  “吱~”

  只来得及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怪叫,曹仇整个人被糊到了地上。

  不得不说,哪怕是刚刚突破的仙帝,对力量的掌握也依然是细致入微的。

  明明一巴掌把曹仇拍成了肉泥,却竟然没有对下方的地面造成半点的损害。

  看着被拍成了一滩肉泥的曹仇,独孤二十九心中如此想着。

  “为、为什么?”

  感觉到了自己的生机的流逝,知道是自己太异想天开了,他并非那种绝世天才,根本没有从仙帝手中逃命的可能。

  所以,临死之前,他只想弄清心中的疑惑。

  为什么......他将一切都设计好了,为什么她还能翻盘?

  沈凌没有在敌人临死前给敌人解答疑惑的爱好,或者说没兴趣回答这种无意义的问题。

  直视地上那一滩碎肉,眼中青光一闪,曹仇生机俱灭,灵魂破碎,化作了一滩没有了生命的血肉。

  令人欣慰的是,在彻底失去意识前,他听到了独孤二十九的回答。

  “之所以封号青王,自然是因为所修的是《青帝长生经》啊。”

  《青帝长生经》,上古青帝,又称长生大帝所开创本命修行之法。

  身为掌握长生大道的存在,青帝所创《青帝长生经》,在战力增幅方面或许算不得最强,但在生命之道上,绝对无出其右者。

  ......

  中州之外。

  四海八荒之东荒。

  中央域,镇压天宇的九十九重高楼上。

  常年寂静的九十九重高楼第一百层,这一日响起了仓促的脚步声。

  “师父!长生大道,是长生大道的气息,师妹她......”

  面容俊朗的中年帅大叔一把推开了挡住自己的木门,把被拆掉的门板丢到身后,神情激动的看着站在窗前的那道背影。

  窗前的身影淡定的回头,露出一张年轻、甚至略显稚嫩的青年面孔。

  瞥一眼拆了自己房门的徒弟,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看见了,等你来报信黄花菜都凉了。

  不就是终于愿意以长生大道踏出最后一步了吗,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看你这幅毛躁的样子,要不然你两个师妹怎么都走到你前面去了呢。”

  一来就被劈头盖脸的数落了一顿,中年帅大叔苦着脸看了自家师父一样。

  您淡定?

  您不毛躁?

  您心里稳如老狗?

  那您能不能解释解释,您现在藏在身后的那两只还紧紧握拳,不断颤抖的手,是什么情况吗?

  是九万年前和天帝交手落下的伤势还未恢复,还是三十万年前深入九幽被九幽四大邪帝联手造成的旧疾又复发了?

  心里腹诽着,中年帅大叔温驯的低着头,一副受教的样子。

  “师父教训的是,弟子受教了。

  师妹她终于堪破了心结,弟子只是一时间太过高兴了。”

  “哼!”

  闻言,稚嫩青年傲娇的哼了一声,透过窗子,又看了一眼那还未散去的长生大道痕迹,嘴角轻轻勾起了一个令人愉悦的弧度。

  片刻后,转身走到桌前,提起笔‘唰唰唰’写下一大段文字。

  将墨迹蒸干,折叠装入信封,抬起头看向中年帅大叔。

  “帮为师把这封信送去忘川。”

  “啊?”

  闻言,中年帅大叔哆嗦了一下。

  心里苦的一比:你们两个人闹矛盾,为什么中间受伤的总是我?

  苦逼的接过信,中年帅大叔小心翼翼的看了自家师父一眼,见师父没有多余的交代,也没告诉自己他会想办法去忘川帮自己收尸的之后,不禁稍稍放心了一些。

  看这架势,师父这次的措辞应该还是比较收敛了。

  转身,走出几步。

  犹豫了下,又回头问道,“那,师父.....师妹那里,弟子还要不要?”

  “算了,”青年大气的挥了挥手,“就让那小子再多活几天吧。”

  “好!”

  闻言,元辰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那弟子去送信了,如果弟子这一去不回的话,还望师父帮我照顾好我那些花花草草,还有那条我养了三十万年的小鲤鱼。”

  “去吧去吧。”

  青年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待元辰离开。

  手一挥,把自己的房门重新安好。

  房门紧闭的房间中,响起一阵得意、嚣张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

  这一日,整个东荒,流传开了一个关于被大帝镇压的远古邪魔脱困了的传说。

  有笑声为证。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