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腿打折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恐高的怂鹰 2212 2019.07.04 10:45

  所以,这才是舔狗的真谛吗?

  当舔狗放下了所有,也真的是恐怖如斯啊!

  不过......舔狗刚刚说他领悟了音道至理,他怎么没发现自己领悟了什么东西啊?

  他就是莫名的觉得那车轮声好像挺有韵味、挺好听的样子。

  “你刚刚说我领悟了什么音道至理?”

  文字出现:“是的大佬,您刚刚从车轮声中领悟到了一丝音道至理。”

  “可是,我没发现我领悟了什么啊。”

  这才是让苏寒真正担心的地方。

  舔狗在身边喊666,告诉苏寒他领悟到了音道至理,而他自己却不知道自己领悟到了什么东西。

  所以,文字舔狗和那个把无敌装没了的装逼系统不会真的是他臆想出来的吧?

  “我也不知道大佬悟出了什么音道至理,但大佬身上刚刚确实凝聚了一丝音律之道。”

  音律之道?

  苏寒想了想,转头看向站在一侧的巧儿,“巧儿。”

  “殿下?”巧儿侧身,等候吩咐。

  “可有带什么乐器?”

  巧儿点头应道,“巧儿这儿有一张七弦琴,殿下要用吗?”

  苏寒点头,“取来吧。”

  巧儿手在长桌上一抹,一张古琴凭空出现,“这张古琴是巧儿平日里自用的,不知合不合殿下的心意。”

  苏寒轻轻颔首,“推我过去。”

  巧儿把苏寒推到了桌前,苏寒抬手轻捻琴弦。

  “铮~”

  清脆之声响起,让人忍不住精神一震。

  “好琴。”

  笑着赞了一声,苏寒双手自琴弦上拂过,钧天广乐自其指尖奏响。

  少顷,乐止。

  察觉到这一曲与以前的不同,苏寒侧头问道,“感觉怎么样?”

  “恭喜殿下,琴艺更进一步,”本身就是琴艺大家的巧儿屈身一福,向苏寒祝贺道,“方才殿下的琴声中带着一股能抚慰人心,让人精神愉悦、心境祥和的力量。

  技近乎道,若殿下愿意,想来可随时以琴入道了。”

  苏寒点头,认同了巧儿的评价。

  在确定了自己真的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凝聚了一丝音律之道后,苏寒的整个心情都一下子从18.7度的多云变成了37.5度的灿烂晴空。

  心情变好之下,苏寒正准备换首曲子再尝试一下,却突然感觉本来跑的就不快的辇车震动了一下,车速瞬间又降低了不少。

  没等车厢中有人发问,外面赶车的驼背老者的声音先一步传来。

  “殿下,前方路上有一顶轿子挡着,老奴只得降低了车速,可有惊扰到殿下?”

  “无妨,”苏寒收回了放在琴弦上的手,“也不急着回去,慢些就慢些了。”

  “喏。”

  苏寒嗯了一声不再说话,经过这一打岔也不想弹什么琴了,遂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马车放满了车速,车轮‘咕噜噜’的从青石地面上碾过。

  如此,穿了两条长街,绕过了三个路口,过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车速始终没有提起来。

  一炷香后,苏寒睁开了眼睛,撩开一侧的车帘看了眼外面的景象,轻轻皱了下眉头,“还没到?”

  早就晃烦了的秀儿听到苏寒的话,眼神猛地一亮。

  “殿下,前面那些家伙好像是在故意挡咱们的路,要不秀儿去把他们砍了?”

  “秀儿。”

  没等苏寒开口,巧儿先一步责怪了一句。

  被巧儿瞪了一眼,秀儿吐了吐舌头,低下头没敢再说话。

  “殿下,秀儿她......”

  “没事,”苏寒摆摆手,他又不是那种喜怒无常的变态神经病,还不会因为丫头多一句嘴就胡乱的怪罪。

  “老是这么堵着也不是办法,秀儿去知会一句,前面如果不急着赶路的话,让他们把路让开一些吧。”

  闻言,秀儿弯着眼睛应了一声,蹬蹬蹬跑到了车门处,伸手掀开了门帘向外看去。

  只一眼,秀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前方,在距两头独角雪兽丈许处,一顶八人合抬的轿子慢悠悠的往前走着。

  抬轿的是清一色的八名美貌女子,皆为修行中人。

  轿子两侧,前后各有两名年轻貌美的女子跟随,一路走,一路向空中撒着花。

  一路过处,鲜花铺地。

  “真能显摆,”低声嘀咕了一声,想到自家殿下的交代,秀儿清了清嗓子,清脆的声音响起。

  “不知前面是哪家的轿子,若不急着赶路的话,可否先把路让一让,让我家殿下先行一步?”

  说完,原以为前面不管是什么人,听到了自家轿子挡住了太子殿下的撵车,也该靠边停下让开去路让殿下先行了。

  毕竟,这里是景国皇城。

  可结果,等秀儿喊完之后,却发现无论是前面轿子的主人还是抬轿之人都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依旧我行我素,依旧在前面装逼的慢悠悠的走着。

  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

  秀儿低不可闻的哼了一声,右手中指曲起,对着前方轻轻一弹。

  “啪~”

  前方不远处,右后方两名抬轿的女子身子齐齐一软,脚下一个踉跄。

  若非一侧撒花的女子反应及时,伸手接住了滑竿儿,差点要把轿子摔在地上。

  没等身旁的同伴来得及问责,却见那两名女子双双眼皮一翻,身子哆嗦着,口吐白沫的倒在了地上。

  “秀!让你秀!有本事接着秀!”

  看着前方的轿子停住,秀儿口中低声的嘀咕着。

  “秀儿。”

  正嘀咕着,听到身后响起自家殿下的声音,秀儿下意识的缩了下脖子。

  回过头,脸上挂着小心翼翼的、讨好的笑。

  “殿下,秀儿都已经表明殿下的身份了,前面听到了却充耳不闻。

  秀儿就是气不过,还请殿下责罚。”

  苏寒瞪了她一眼,“说了多少次了,别轻易用你养的那些小玩意伤人,会出人命的。

  就算对方真是有意为之,动手教训一下也就......”

  教训的话还没说完,辇车外响起一个年轻的声音。

  “定国侯府,陈墨轩,见过太子殿下。

  先前墨轩不知殿下的车架在后面,得罪之处,还望太子殿下勿怪。”

  声音隔得挺远,却清晰的传入辇车之中,明显开口的也是修行中人。

  听清了对方的自报家门,苏寒到嘴边的话一下子卡在了喉咙里。

  抬起头,看向自家三个侍女。

  “他刚刚说,是什么侯府的什么玄?”

  巧儿声音柔和的应道,“殿下,是定国侯府的二公子,陈墨轩。”

  “定国侯府?”苏寒重复了一遍,“就是那个密谋造反谋了两年多,我等的花儿都谢了两回了,他们还没什么动作的定国侯府?”

  “回殿下,咱们景国只有一个定国侯府。”

  苏寒点头,转头,目光落到左侧的月儿脸上,“月儿。”

  “殿下?”一身黑衣的月儿侧过身来,安静的等待苏寒的吩咐。

  苏寒温和的笑了笑,“腿打折!”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