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它挡了太子府的风水

我的气运槽又炸了 恐高的怂鹰 2099 2019.07.10 00:05

  看着神秘女子和沈柒消失的地方,沉默良久,苏寒收回了目光。

  “巧儿。”

  “嗯?”

  “咱们加一起也打不过她吧。”

  “嗯,”下意识的点头,随即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

  巧儿连压下心头的惊骇,看着外窗的方向,语气凝重的吐出七个字,“曾经的刺客之王。”

  “刺客之王?”

  “仙王中的至强者,数百年前,曾有过暗杀一位仙帝的记录。”

  苏寒:“......和师父一样的强者啊。”

  我怂的有理!

  感慨着,苏寒却见到巧儿严肃的摇头,认真的说道,“不一样的!

  在现有的记载中,月皇大人是唯一一个留下正面以仙王之尊逆斩仙帝记录的。”

  以仙王之尊,正面逆斩仙帝。

  听到巧儿的这句评价,苏寒下意识的回忆起了三年前,他第一次见到他家师父的时候。

  那时他家师父遭遇伏击,被偷袭受伤之下一人独战九幽两大邪帝,硬逼的两位邪帝放下人数优势拼法则。

  在自己机缘巧合打破平衡后,自家师父更是当场将那两位九幽邪帝斩杀一尊,另一尊重伤逃遁九幽。

  如果不是自己拖了后腿的话,说不准两个都会被留下吧?

  回忆了片刻,收回思绪,苏寒又注意到了巧儿之前的话里面另一个关键词。

  “曾经的刺客之王,为什么是曾经?”

  “具体真相没有人知道,”巧儿摇了摇头,有些不确定的加了一句,“不过,自古至今,在刺客界始终流传着一句话:

  身为一个刺客,是不能拥有感情的。

  有些人怀疑,可能与此有关。”

  苏寒若有所思,反问道,“为什么刺客不可以有感情?”

  “可能,刺客有了感情,就有了顾忌吧。”

  闻言,苏寒笑了下,问道,“你们应该都听说过太上道吧?”

  巧儿点头,“殿下您说的,是那个太古第一仙宗太上道吧?”

  “嗯,”苏寒点头,“传闻太古年间,太上道为第一仙宗,其传承功法《太上忘情决》被誉为世间最强之法。

  同为太古传承,月寒宫、极乐净土、黄泉、冥海、九幽、魔域,无不被太上道所压制。

  但如今亿万载过后,月寒宫仍在、极乐净土也依然梵音遍地。

  黄泉、冥海未枯,九幽、魔域依然是邪魔的天下。

  太上道呢?

  唯独号称最强的太上道,早已经消失在岁月的长河之中,甚至连一点传承都没能留下。”

  说完,苏寒看着自家的侍女们,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三位侍女面面相觑,脸上写满了同样的疑惑和茫然。

  是啊!为什么会这样?

  曾经不如太上道的势力,都在无尽的岁月中传承下来了。

  唯独当年以一己之力压制各大势力的太上道,却消失在了时光的长河之中,唯有太古的只言片语中能见证其强大。

  更让人想不明白的是,明明太上道从来没有遭遇过灾劫,也没经历过被几大势力围攻灭门的惨案。

  就好像.....传承着、传承着,突然就没了。

  见三个侍女都一脸茫然疑惑的样子,苏寒笑了笑。

  “原因,就出在了他们传承的功法上了。

  《太上忘情决》,太上忘情,修此功法者会渐渐斩掉七情、断绝六欲,变成无欲无求的圣人,或者说活死人。

  你们想啊,整个太上道,上至宗主长老,下至普通弟子,一个两个的都修的无欲无求了。

  遇到机缘也不争,遇到宝物也不抢,遇到好处不上,遇到危险不避。

  甚至连传承的欲望都没有,连收徒的想法都没有。

  久而久之,光死不生,再强大的宗门,也总有死绝灭了传承的一天啊。”

  侍女们:“......”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听起来像是胡说八道,但总觉得自家殿下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

  所以,太上道不会真的是因为这样才断了传承的吧?

  “殿下,您这观点,是自己想的还是......?”

  苏寒摇了摇头,“前些年偶然听到父皇和母后议论天下各大势力。

  说到太上道灭了传承的真相时,母后是这么说的。”

  关于太上道灭绝的真相,苏寒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随便举了个例子,总结道,“所以啊,好好的修仙,非要忘什么情。

  就好像巧儿你说的,刺客有了感情,就会有牵挂,有了牵挂就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刺客?

  那说这话的人有没有想过,有了牵挂的刺客,才会更珍惜自己的生命。

  因为珍惜,所以会不断的让自己变强,以保证你死我亡的对弈中活下来的那个是自己。

  变强的刺客不是优秀的刺客,难不成只知道拼命的刺客才是优秀的?”

  顺着话题闲扯了一番,苏寒那因为刚刚与潜在的危机擦肩而过而波动的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说完,摆了摆手,不再讨论这个话题。

  转过头,透过内窗向下方看去。

  高台上,古笙已经撤下,一青衣女子抱着一架五弦琴,正走上高台。

  “先听曲儿,其它的听完再说。”

  话题遂止。

  一个多时辰后,将整个天音阁有价值的姑娘都祸害了一遍,在音律之道上又走出了一截的苏寒心满意足的离开。

  在洛音阁主的相送下,苏寒四人出了天音阁。

  离开一段距离后,苏寒让巧儿停了下来。

  回过头,看向横跨洛川之上的巍峨天音阁,苏寒眼中有莫名的光彩流转。

  看了片刻,收回目光。

  左手在右手的纳戒上轻轻摸了几下,取出一块墨色玉符。

  右手中指曲起,在墨色玉符上轻弹了三下。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后,远处有整齐的脚步声响起,一队皇城卫自远处奔来。

  至苏寒前方五十米处,皇城卫队停步,为首的统领获得允许后快步上前,单膝跪在苏寒面前。

  “拜见太子殿下,末将东门卫副统领李高应召而来,请太子殿下吩咐!”

  “起来吧,”苏寒轻轻点头,让李高起来,侧头看一眼不远处的天音阁,“李统领,孤命你带人去把那栋楼拆了。”

  “末将万死不......啊?”李高愣住了一下,“殿、殿下,拆天音阁?”

  苏寒面色平静的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这......不知天音阁犯了何事?”

  苏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收回目光,“你就说,它挡了太子府的风水。”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