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带着夫君去修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鸢儿如愿了

带着夫君去修仙 凌家小雪 2126 2019.09.21 11:27

  “夫君君,你什么时候才愿意从了鸢儿啊。”

  她撒娇,现在已经成了气候,现在看见叶楠的梦鸢不管什么时候,她随时随地的就想撒娇。

  就想轻薄自己的夫君君。

  她蹦跶在自己的夫君君面前,然后趁着自家夫君君不注意变成超小号的梦鸢就冲了进去。

  差点没给夜楠撞倒了。

  “鸢儿,你是掌门,不要随意的轻薄本座。”夜楠拿出她师傅的气场,可是一点用处都没有了。

  小号的梦鸢在夜楠怀里舒舒服服的差点没有睡过去,听到夜楠说话她随口说了一句:“夫君君是我的夫君君,鸢儿吃夫君君的豆腐有何不可啊?”

  她说话的语气娇声娇气的,小爪子控制不住的对着自己眼前的,夜楠张牙舞爪。

  夜楠感觉到自己小腹一阵痛感时候门被打开了,他自然不能在外人面前从自己怀里给梦鸢带出来,他隐忍,感觉腹部温柔。

  想来,她定是睡着了,不然,她是不会任由口水不受控制的。

  但是夜楠不知道啊,就是自己的这一个放任,他怀里的的小家伙开始不受控制的继续耍流氓了。

  都是自己惯的。

  “你先下去吧,这件事情本座知道了。”他隐忍,现在已经快忍不住了。

  等到门派小主管离开后,他挥手给门落锁。

  这回他忍不住了,从自己怀里拿出来正在对自己吃豆腐的梦鸢。

  “鸢儿不知廉耻,去跪祠堂!”

  他这话几乎是暴怒的语气说出来的,他真的很生气。可是梦鸢知道夜楠啊。

  她站在夜楠身边,小心翼翼的拽着他的袖子轻轻的晃。

  她说:“夫君君,鸢儿真的不是故意的,夫君君不要生气好不好?”

  “你如此这般,居然说不是故意的?”他还是很生气,可是心早就软了。

  他早就不是那如同神仙般的人物,梦鸢这丫头实在娇气,而且娇滴滴的。她那眼睛好像也有灵力一样,让他摆脱不来。

  “鸢儿,下回莫要这样了,我们并没有拜堂成亲,这样对你名声不好。”

  就算是这么说了,可是梦鸢不是这么想的,她本来就只有夜楠一个亲人了,不管为何,还是和夜楠在一起最开心了。

  她纠结,但是很快就确定下来了。

  “可是你是鸢儿的夫君君啊,鸢儿只是想轻薄夫君君而已啊。”这本是最无知或是无耻的话在她纯净的灵魂说出来却没有那么下流了。

  夜楠差点服从了,要不是她欠欠的小爪子已经抓住了自己的衣衫。

  纯净的天灵力很珍惜,现在修仙门派中有天灵力的人就已经屈指可数,要是纯粹到这么极致的天灵力,恐怕在修仙门派中能掀起一场争夺。

  他家鸢儿就是纯粹到极致的天灵力,要不是自己发现了,现在估计还在城中的院子里。那时,她恐怕早就成了自己的娘子,正拿着树枝耀武扬威呢。

  天灵力是这世间最纯粹精致的灵力,她灵动的大眼睛特别惹人心怜。像是被勾去了魂魄一样,夜楠也忍不住多看着他,好听的声音慢慢的说了一句:“鸢儿,你可怨恨为夫?”

  “恨啊。”梦鸢一句话让夜楠愣住了,他好像没有想过还有这个答案。

  可是,他没有反应过来梦鸢却又说了一句:“夫君君都不给鸢儿轻薄,鸢儿心中岂能不恨?”

  话音未落,她冲过去抱住了夜楠抬头就要亲亲,还说:“师父父不给鸢儿亲亲,鸢儿就不喜欢师父父了。”

  既然他不承认是自己的夫君君,那么,就叫师父父吧。

  夜楠低头他语气不是那么善良的说:“我是你的夫君君。”

  这话说完,他亲了上去。

  可给梦鸢高兴的啊,抱着夜楠的腰身就亲了上去,她开心死了。夜楠毕竟是修仙之人,他不必调整气息,可是梦鸢不会啊,直接被亲缺氧了,小脸蛋红扑扑的对着夜楠傻笑。

  “夫君君~”梦鸢傻笑,流口水染了他白净的衣衫。

  她开心死了,而夜楠他却感觉到自己的魔力洗净了,甚至有了一定量的晋升。这本来是互补之法,他很害怕梦鸢的灵力有所损失,掀开怀里女孩的刘海,他的额头贴在梦鸢的额头上。

  本来平稳而且纯净的灵力忽然沸腾了,梦鸢的额头开始滚烫,小脸更加的红了起来。

  在夜楠紧张时候,梦鸢的口水流了出来,她踮起脚尖亲了上去,傻乎乎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傻了一样。她的灵力在沸腾,不过也在净化之中。

  她没有一点损伤,她还是那纯净的天灵力。

  好像注定结为夫妻一样,没有损害互相,只会互相提升能力。可是夜楠知道,他家鸢儿是最纯粹的天灵力,要不不能功力提升的这么快。

  梦鸢又被扔回自己的院子里了,她变成了超小号的梦鸢摊在石桌上晒太阳。笙秋给自己倒了杯茶,还顺手给梦鸢倒了一杯甜滋滋的果汁。

  梦鸢不喜欢茶,她喜食甜食,所以来到长生门这些年头夜楠总是给她弄来各种糖果子。

  “掌门,你不是如愿了吗?为什么还这般颓废的模样啊?”笙秋在和梦鸢开玩笑,还提醒梦鸢她现在是掌门,未来要收徒的。

  梦鸢坐起来,她不想说这件事。总不能让她一本正经的和笙秋说,本来自己都如愿了,可是夜楠忽然害羞了,就给自己扔回来了吧。

  不过,她就算没说,就算笙秋是个傻的,她也能看懂现在是什么情况。

  所以她笑而不语,只是默默的多吃了两块梦鸢院子里的糖果子。夜楠现在更加护食了,所以她都快没有糖果子吃了。

  本就胸无大志,只想好好修炼然后能收徒,这样她就有更多的糖果子吃了。

  梦鸢在石桌上翻滚,毫无防备的她顺着石桌旁滚了下去。在摔成肉饼前夜楠忽然出现,然后一把接触她扔在怀里。

  就当什么事情没有发生一样,她还在问笙秋为什么还不去修炼。

  看着夜楠轻轻的拍了两下衣服,她了然,并且直接告辞说自己去修炼了。

  “鸢儿,下回可不要变成这样往下滚,仔细摔成肉饼可就没办法轻薄夫君君了。”

  他的声音好听,而且还温柔。自从之前的轻薄之后,他现在几乎无时不刻都在想着梦鸢。好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只要抱着梦鸢就开心,心里美滋滋的就想亲亲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