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带着夫君去修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情敌出没,各种意义上的。

带着夫君去修仙 凌家小雪 2073 2019.11.19 18:19

  自从梦鸢迷糊了睡在夜凌手心里,夜楠这个就开始吃醋了,说什么都哄不好的那种。梦鸢醒来时候夜凌变回了原来的模样,黑色的衣衫绣着火红的曼珠沙华,很是摇曳。

  估摸着不是平时穿的常服,他平时的常服是没有花纹的,暗纹都没有。

  坐起来就惊到了,这个空间也不是自己的房间,周围的那些令人感觉到压抑的灵力让她感觉到害怕,她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灵力。

  “小鸢儿醒了?在哥哥这睡得这么好,可是很喜欢哥哥?”他说话是带着笑的,和平时会吃醋的夜楠完全不同。

  第一反应是懵逼,可是她马上就又说了:“我要回家,你要是敢不让我回去我就让我夫君君打你,他打人可疼了。”

  一个包子大小的小人站在桌子上插着腰,她很凶的语气说话,哪怕自己现在慌得一批。

  她没办法使用灵力,也没办法变大,自己快哭出声来了。

  可是她要忍着,就算这个男人很好看,比夜楠脾气还好,自己也要忍着。

  她不会被美色勾引成功的。

  夜凌不在乎啊,笑嘻嘻的单手撑着下巴,心情更好了这回。

  “小鸢儿可以试试看,你家夫君君是同意我给你带来的,他也同意了我嫁与你作为妾室。别在意,就算是凡间也是允许女子有妾室的,更何况你是长生门主啊。”

  这话说完梦鸢直接蒙圈,然后拒绝夜凌要嫁给自己的想法,她说这样很是无理取闹,一点不合适。

  “我不娶你还能强嫁?我告诉你,你敢在有这个想法,我就打的你连你娘亲都不认识。”

  就算自己很弱小的一只,梦鸢还是有勇气的。

  夜凌差点就要起立鼓掌了。

  “可是这是异界,你是自己睡在我手心里的,夜楠同意我给你带来的。”

  这话一说完,房间内寂静一片,梦鸢都蒙圈了。没有刚开始的强忍着慌张,她站在桌子上盯着夜凌。忽然福灵心至,对着之前夜楠给自己带上的手镯很大的声音说:“夫君君,你要是在不来给鸢儿带回家,鸢儿可就喜欢这个怪蜀黍了。”

  话音刚落,夜楠忽然出现。

  这时候梦鸢才发现一件自己没有见过的,夜楠的衣服。

  和夜凌的衣服很像,是那种墨黑色的,外罩一层黑色的暗纱。和绣着曼珠沙华的夜凌不同,夜楠衣服的裙摆绣的是水波纹,淡蓝色的,不知道是在暗示着什么。

  夜楠一把给梦鸢抱在怀里,熟悉的就揣在怀里,自己很是害怕。他怕的很多,怕梦鸢不要自己了,怕夜凌美男计成功了。

  总之就是很多很多,还好梦鸢没有抛弃自己。

  “这回我赢了,你要是最近敢出现在长生门,我就炸了整个异界。”夜楠对夜凌这么说,而夜凌指了指他头顶和夜凌一样的“鹿角”笑着说:

  “傻瓜,你觉得哥哥是为了一个女人吗?不为了你的话你觉得哥哥能没事就往凡间跑吗?”

  夜楠被吓跑了,盖里盖气的夜凌他招架不住。

  回去后夜楠可是没少吃醋啊,这个醋意都让梦鸢差点喘不过来气。

  或许,喘不过来气的原因是因为自己被抱住了。

  “夫君君,你怎么了啊?”梦鸢很蒙,所以说话都带有怀疑世界了感觉。

  夜楠摸了摸梦鸢的脑袋,然后和她说:“以后别随便的接近坏人,万一为夫不在怎么办?你觉得你打得过夜凌吗?”

  “你们应该是同样的人,我都看到了,夫君君脑袋上也有犄角。”梦鸢插着腰,站在桌子上一直没有变大,她忘记了这个事情。

  在夜楠觉得要家暴一下时候,门口出现一个声音。

  好听极了,像是黄莺出谷一样,梦鸢下意识就抱住了夜楠的手,她好像知道是谁了。

  笙秋的声音不会这么好听,她虽然都是名贵的药材养着,但是女孩子总会有那么两年声带成长的时候。

  夜楠给梦鸢揣进怀里,自己推门就看见金黄色长裙的怜柔正在门口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

  手里还拿着令牌,估计是桃离给她的,那是可以自由出入长生门的令牌。

  她法力还不够强大,甚至不如桃离的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现在都不用令牌了。

  “来这里做什么?长生门是你能来的地方吗?”他快生气了,原来的好友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这样了。

  在夜楠怀里的梦鸢还在得意呢,心里想夜楠这么护着自己,她可是很开心啊。

  却没想到她却说:“我是来报答你的,你守着我的内丹几百年,又用了一身灵力助我化形的,我说过谁对我好我就要报答回去的。”

  梦鸢差点爆炸了,夜楠的心情也不怎么好。

  “谁要你报答了,我们认识了数百年是不假,但是你要知道,我对你并没有任何男女之情。而且请你记住,你没有成为亡魂是因为鸢儿需要你。怜柔,青丘很好,你回去桃源上神自然会好好待你,非盯着我做什么?”

  他的语气三分温柔,四分无奈,还有两份暴躁。至于剩下的那一分,估计就是梦鸢永远不会懂的感情了吧。

  怜柔没有说话,她拿出来自己没有化形前的记忆,那一篇篇全是属于自己一个人时候的夜楠的记忆。那时候的夜楠刚刚失去挚友,正是一个人在长生门时候的事情。

  他迟疑了一下,他并没有忘记这些记忆。

  就在这时候,怜柔又说了:“阿楠,我可以给这些回忆当成我的专属吧。而且你要知道,当时救了那个小丫头的原因,是因为要保护我。如此,你还相信你爱她吗?”

  不知道是不是狐族专属的摄魂术,就连夜楠都会上当。

  这时候的梦鸢忽然从夜楠怀里钻出来,她插着腰很威武的语气说:“别给你脸你还不要,这是我的夫君君,不是你的。”

  按照梦鸢的常识来说,现在夜楠肯定会很开心,因为梦鸢吃醋了,出头了。换成以前,夜楠会当众特别开心的亲亲她,或者有些很亲昵的举动。

  可是今日不同,夜楠却说了句:“鸢儿,别闹了。”

  梦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脸懵逼的看着夜楠,而他却走向了怜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