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带着夫君去修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故人来袭,鸢儿很好呢

带着夫君去修仙 凌家小雪 2322 2019.09.17 15:03

  在长生门下雪的季节,来了两个对于金陵城很重要的人物,不过对于长生门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鸢儿见过太子殿下、太子妃。”

  她也换上了师父父给变出来的新衣服,毛茸茸的毛领是有淡淡的粉色,她小脸红扑扑的,像是一个红果子一样。

  太子点头,他看起来温柔中还有一丝严厉。

  “起来吧,乐儿经常挂念,这次拜见掌门,就带她过来了。”太子和梦鸢说完和陶乐说,“乐儿,去玩吧,不是在东宫很是憋闷吗?”

  估计太子和太子妃的关系真的很好,所以他和陶乐说话的语气和梦鸢说话的语气就完全不同。

  和陶乐说话的语气就是很温柔还带着笑容的那种。

  她眼睛亮亮的,但是在强忍着。

  “殿下真是说笑了,臣妾只是于鸢儿多日未见想念的紧,乐儿谢殿下挂念,这就同鸢儿去交谈几句。”

  她很官方的说完这句话,然后美滋滋的牵着梦鸢的手就出去了,一直到了梦鸢的房间,她才开心了起来。

  “鸢儿,你这件衣衫是不是你夫君给买的啊?你这房间好像很素净的装扮,是不是你夫君对你不好啊?我记得,你幼时最喜欢衣服来着,怎么就这两件衣衫啊。”

  自幼梦鸢就是被陶乐护着的,可以说没有陶乐她也就活不到这个年龄,她被抛尸荒野也是因为那时陶乐实在无心其他,所以才让她险些没命。

  也是当时的夜楠无聊想出来检点药材,顺路找来一些野果子,就晃悠到了乱葬岗。

  当时的梦鸢是伤痕累累的,还剩下半口气吊着,其实再晚一会就算是夜楠也救不活。

  而不像是现在,软乎乎的一小只还会撒娇。

  她笑眯眯的,坐在软榻上摊手就出来一个小荷包。不过荷包不是装银子的,是装乱七八糟东西的,自然包括本应该在房间里堆着的那堆衣服和乱七八糟的物件。

  “都是师父父练出来的,师父父对鸢儿可好了。”

  就看着跟走马灯一样,这些衣服和首饰逐渐从半个手掌大的荷包里出来,一个不注意眼睛就花了。

  “鸢儿,真是太好了,你会这么开心。”陶乐的眼泪控制不住了,她眼泪巴巴的忍不住哭的可凶狠了。

  就扑在梦鸢的怀里,她明明更大一点,现在却像是一个小哭包一样。

  这可给梦鸢心疼的啊,她抱着陶乐一起哭,两个女孩子哭傻了都。

  自然,先给夜楠招来了,哪怕他本应该在和太子在掌门的房中说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怎么了?”他像是一个温柔而且贴心的大哥哥一样,一点没有原来的风格。

  估计是装出来的,为了别人看起来他像是一个合适的夫君。一个最温柔,最合适和梦鸢在一起的男人。

  他这么做的,自然,他也这么做到了。

  “师父父,乐姐姐哭了,鸢儿也不知道为什么啊。”梦鸢哭啼啼的,她一下扑进夜楠的怀抱里,然后就哭的更加凶狠了。

  简直就是控制不住的那种。

  他稍微给陶乐下来一个静心诀,然后一边哄着梦鸢轻拍她的背,他一边问陶乐:“娘娘又是为何啊?”

  “无事,就是见到鸢儿生活的不错,深感欣慰罢了。”冷静下来的陶乐看似十分正常,甚至还有几分帝王一般的架势。

  给太子殿下平日在朝堂的模样学了个十成十。

  夜楠怀里的梦鸢还在抽抽搭搭的,这与包子酷似的小脸还挂着泪痕,她没有什么倾世容颜,只有傻乎乎的性格和这充沛却又不好掌控的灵力。

  小爪子还拽着夜楠的衣袖,她哭啼啼的看着陶乐说:“乐姐姐,可别让太子殿下知道,他那么疼你,万一给鸢儿抓进大牢的话,鸢儿就没有师父父了。”

  她这话说的特别认真,就像是很害怕这件事情一样。

  在她闺房门口的太子满脸无奈,这姑娘把自己想成怪物了,明明他这么温柔,前些时日也见过。

  而夜楠却轻声哄着她说:“没事,殿下要是敢给我们鸢儿抓进大牢,为夫就给你救回来。别的为夫可能不行,但是和几个凡夫俗子相比还是可以的。”

  说完又和梦鸢说道:“之前你不是想和笙秋学绣花吗?为夫刚解除她的禁足,再不去就被你师叔发现了。”

  他话音刚落,梦鸢就像是一个小麻雀一样往出跑,都没有发现她院子里站着一个太子。

  稀里糊涂的就跑进夜楠设下的迷魂阵中。

  跑进去了她才发现这是迷魂阵,而不是笙秋的禁足室。

  夜楠也引太子和陶乐去往前厅,他下了一个防护决之后和太子说:“殿下,我这次请您过来是想……要一个圣旨。”

  “住口!”

  太子好似发怒了一样,他很可怕的语气吓坏了陶乐。

  可是这时候的他却无暇顾及。

  太子:“只要父皇在位一天,本宫只能是太子。父皇不止本宫一个皇子,我不能做出那些大逆不道的事情。”

  说完,语气也缓和了很多。

  夜楠点头,单膝下跪双手抱拳。

  “小臣知道,自然,这份圣旨不是现在要的。”夜楠淡定脸,他又说道,“小臣知道,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娘娘也会感兴趣,我家鸢儿究竟为何进入长生门的吧。”

  听见事情和梦鸢有关,陶乐忽然的激动,那件事情发生在她成为太子妃的时候,她没办法让梦鸢成为陪嫁。

  她没办法保护好梦鸢。

  “果真是华家那个老贼吧,他从小就欺负鸢儿。”陶乐忽然站起来,她很激动的和太子说,“殿下,求殿下定要给华家老贼一个教训,他从小就对鸢儿不好。”

  “太子妃先别急,等先看过鸢儿那段记忆在说吧。”

  不知道为什么,本来还算是淡定的夜楠隐隐头上冒出黑烟,看起来可怕的狠。

  那是属于梦鸢被取走的记忆,也是她最不想记起的记忆。

  梦鸢不是单纯的被往死里打,是华盈的母亲张氏和陶斌谋划好的,鸢儿那时不想从了陶斌,所以才会被打的伤痕累累。

  她当时还是一个尚未及弈的小女孩啊,要不是那时宫里有个公公前来宣旨,她说不准就会被得逞或者直接弄死。

  “小臣愿助太子殿下登上帝位,可是,那时请太子殿下将陶斌的性命交给小臣。”

  “够了,本宫并不用你的帮助。至于陶斌的性命,就由太子妃做主。”

  他现在就隐隐的有帝王相,霸气的九五之尊已经初见端倪。

  梦鸢从迷魂阵出来后太子和陶乐也要离开了,她顾不得和自家师父父吵架,拽着陶乐的手就问她自己能不能去看她。

  “好啊,到时候找来御厨给鸢儿做吃食。”

  陶乐在笑,她温柔中却看到了一些不舍。坐上轿子后她掀开帘子看了一眼,那时候的梦鸢正和夜楠闹别扭,但是很快就被夜楠哄好了。

  好像是夜楠答应她了,一会带她去后山摘野果子吃,然后梦鸢就很开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