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带着夫君去修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师父父很护食

带着夫君去修仙 凌家小雪 2085 2019.09.16 22:17

  梦鸢被叫到掌门院里时候还是迷迷糊糊的,她抱着一大堆吃食,都是她的师父父给她做的。

  她想着孝敬掌门,毕竟掌门还让自己没名没分的在长生门这么多年。

  她美滋滋的,头顶两只金黄的狐狸耳在晃悠,因为很开心的关系,她在蹦蹦跳跳。

  她本是凡人子女,没有一点灵力。

  这双尖尖耳是夜楠的恶趣味,他喜欢平日喜欢给梦鸢弄出来各种各样的耳朵,然后在换上各种各样的衣衫。

  喂下一颗灵珠,她开心时候自然会有这么一双尖尖耳出来了。一蹦一跳的,像是一个小宠物一样。

  隔空传音来了一个略带愁容的声音:“鸢儿来了,进来吧,本座有要事与你细谈。”

  屋内一老者,鹤发童颜,三千华发被精心梳理过。他看着抱着一堆吃食的梦鸢,便问她一句:“鸢儿你可知……”

  “师祖你想说什么?”梦鸢歪了歪头,十分茫然的看着欲言又止的掌门,她一脸茫然却没有等到下文。

  “掌门想说,鸢儿不必拿来这些吃食,他在辟谷。”夜楠忽然出现,他收走了梦鸢抱着的那堆吃食,只留下一块山楂饼,梦鸢顺手就拿走吃了。

  “那早说啊,鸢儿自己还不够吃呢,最近师父父忙着炼丹,都没时间给鸢儿做吃的了。”

  这么说着,眼睛里还在夜楠的身上扫过,就像是和他说自己没吃饱一样。

  一块桂花糕出现在梦鸢手心里,她吃的开心,尖尖耳又冒出来了,还有一条毛茸茸而且颜色金黄的大尾巴晃悠。

  “师祖,那你要没有什么事,鸢儿就离开了啊。”梦鸢美滋滋的要离开,可惜师父父不让。

  “啪嗒、啪嗒”两声过后尖尖耳和毛茸茸的尾巴被收回去,夜楠说了一句:“稍后随为师下山。”

  “给你买吃食,还有蜜果子。”夜楠补充了一句,给梦鸢高兴的蹦蹦跳跳的。

  在梦鸢离开后,夜楠下了一个静音决。

  “师父,这件事情鸢儿若是知道了,最多就是早一点成为徒儿的道侣罢了,败坏了长生门的门风徒儿可无法挽回。”

  “师父,鸢儿是徒儿的最后底线。”

  屋内老者气急吐血,他问:“难道你不知道门规不可逆吗?”

  “知道啊,鸢儿的名字写在道侣册又不是师徒册,有什么关系?”

  他守住了自己最后的底线,并且径直走向门外梦鸢的方向。揉了揉梦鸢的碎发,他语气温柔。

  “走,师父父带鸢儿去吃蜜果子。”

  梦鸢一开心耳朵就蹦出来了,一动一动的,跟小动物一样。眨眨眼就扑在了夜楠身上,她在撒娇。

  一向温柔的夜楠捏了捏他家徒儿的脸蛋,给他换了一身普通人家的装扮,也换了普通的模样。

  “师父父,我们能不能去看看陶家啊?”梦鸢很小声音和夜楠说话,好像很好奇陶家接下来怎么样了。

  夜楠了然,故意的梦鸢说:“你这是想去看看情郎啊,可真是让为师好心寒。”

  他很享受自家小徒儿的卖萌撒娇,然后摊出手心变出一颗糖果子,他就跟养宠物一样养着自家小徒儿。

  陶家自从她那次去搞事情,陶斌娶的不再是华娅而是华盈。

  他毕竟要负责,不然太子不会放过陶斌和陶乐的。

  “真是势力呢,徒儿之前在华家时候可是被欺负的很惨呢。”梦鸢拽着夜楠的衣袖,她在小声撒娇,这些年的生活让她知道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和夜楠混在一起时间长了,所以自然夜楠知道梦鸢这个小脑袋里在想着什么。

  在正午的长街,一对看起来就像是普通兄妹的两个人就是夜楠和梦鸢。两人掩去了清秀容颜,倒也没有人会瞩目。

  “鸢儿若是拿出来一直舍不得吃的如意糕给为师打打牙祭,师傅就帮徒儿解决了这件烦心事。”

  本来都快被梦鸢当成传家宝捂烂了的糕点被小心翼翼的拿了出来,她很珍惜夜楠给她的所有物件,所以会把不舍得吃的糕点藏起来。

  其实这种糕点她的储物空间有不少呢。

  糕点进入了夜楠的肚子里,他满意的在梦鸢的小脑袋上拍了一下,又安排了一个傀儡进入了陶府。

  “师父父,我们要去哪里啊?”梦鸢有些迷茫,她因为和夜楠都下了隐身决,所以只能用神魂说话。

  “带我家鸢儿去看戏,他们华家这么欺负我们鸢儿,师父父肯定不能放过的。”

  他的声音很好听,温温柔柔的因为是神魂的关系就直接进入了脑子,刚刚长大的梦鸢的心也开始有一点涟漪了。

  她以为自家师父父看不到,可惜全都落到的夜楠的眼睛里。

  脸红红的梦鸢更好看了。

  现在就看着院子里的傀儡化成一个翩翩少年郎,一身素衣,眉目温柔。

  可是对于这个年龄差不多的少年,梦鸢却当着看戏一般,一点没有这个年龄的女孩子该有的害羞或者其他的事感觉,她躲在夜楠的怀里像是一只小动物一样,小小的一只软萌萌的,夜楠都舍不得放手了。

  薄薄的双唇轻轻的落在梦鸢的小耳朵上,他轻轻的咬了一下惹到梦鸢脸红红的要命。

  “师父父不害臊。”梦鸢这会这句,这还是笙秋教她说的,当时夜楠门规给笙秋罚哭了。

  “只是为师很想吃点心,为了带鸢儿来看戏,为师可是腹中饥饿啊。”

  他就睁眼说瞎话,可梦鸢还相信了。哪怕院子里正在上演一出很不错的狗血捉奸的戏码,但是她的眼睛里只有她家师父父。

  院子里这出狗血戏码很不错,华盈肚子里的孩子现在可是让人很难辨别是谁的种了。

  小小的梦鸢其实并不懂这些,就算笙秋会和她说什么,但是夜楠知道后,他就会用很可怕的手段让笙秋知道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他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好人呢。

  “师父父,华盈肚子里的到底是谁的孩子啊?”梦鸢牵着夜楠的手,两个人走在大街上用神魂对话。

  因为几乎没有人是修仙门派,所以不用担心会被知道。

  夜楠想了想,然后想起来了这个答案。

  但是他没说,他只是像一个大哥哥一样和梦鸢说:“小孩子家家的,别打听这些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