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带着夫君去修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掌门发火

带着夫君去修仙 凌家小雪 2044 2019.11.04 19:31

  “掌门,贝贝不想回家,贝贝怕被打。”

  三日后,梦鸢房间里闯进来一只哭闹的贝贝,她哭的很大声,小脸写满了哀愁。一看见梦鸢就抱住她的腿不撒手,求生欲望已经挺强了。

  梦鸢这件事应该没有和别人说过,也就是自己和夜楠知道,就连笙秋都没有告诉啊。

  因为这事情现在还不靠谱,虽然知道贝贝就是欧阳将军的孩子。

  “是秋秋要打你吗?是不是打翻了她的糖罐子啊。没事啊,掌门回头和她说一说,让她不责怪你就是了。”

  她故意打岔,本来以为自己想多了。没想到这孩子还挺有理智的,她说:“是穿着白色衣服的男孩子,他说贝贝很快就要被掌门赶出去了,贝贝不想回家。”

  “那白色衣服是不是袖口有黑色的花纹,还有黑色的抹额啊?”梦鸢这么问了一句,她说的装扮是外门弟子的装扮。

  虽然外门弟子进不来,但是梦鸢去过,也知道是什么装扮。

  “夫君,外门弟子是谁在管教?”梦鸢推开门喊了一句,夜楠马上就翻墙过来,速度很快,他刚才应该一直在做什么。

  在院子里。

  看着哭的跟一个泪人一样的贝贝,随手变出来一块帕子让她擦眼泪,别弄脏了梦鸢的衣服。

  一块不小的帕子盖上了贝贝的小脸,夜楠说:“罗萌,他和几个小队长在管理的外门弟子。”

  梦鸢听到罗萌这个名字,然后拿下来贝贝脸上的手帕,特别认真而且仔细的擦干了她的泪水。

  “别哭了,回头带你去找小师叔,到时候在哭,然后把鼻涕眼泪全抹在他的衣袍上,贝贝就不会回去了。”

  她出坏主意很有自己的能力,一笑起来眼睛都是笑眯眯的,说完就拉着贝贝一消失不见了。夜楠忍不住笑出了声,随后跟了过去,这个时间他应该在账房。

  可是晚了一步,罗阳干净的浅色衣衫已经被贝贝的鼻涕眼泪沾染了,他整个人都不好了。正要发作时候,就看见夜楠站在梦鸢身边。

  他要是真的敢吓到梦鸢,夜楠能活活的撕了他,这个男人哪点都好,就是有点暴躁。

  “师叔和掌门做主就是,我能做什么?”他已经在忍耐的极限了,想打小孩。

  “找到那个人,然后带来给我。”梦鸢说完,贝贝指着门口的男孩,好像是控诉一样眼泪就飚出来了。

  哭的特别凄惨,她说:“就是他,他说贝贝会被掌门赶出去的。”

  夜楠没有插手,他想看看梦鸢会怎么解决。

  对方惊讶了一下,然后矢口否认。

  “弟子可不敢胡诌,估摸着是因为她认错了吧。”男孩子很正经的说了这句话,相比之下贝贝的话还真的没有什么信服力。

  她急的不行了都,梦鸢一下敲昏了贝贝,纤纤玉手轻轻的落在贝贝的额前,很快就浮现了前不久的记忆,是所有人都能看到的那种。

  罗萌倒是不介意,他见过梦鸢这个模样的时候,倒是那个外门弟子,现在已经吓摊了,连连磕头说自己只是在和贝贝开玩笑。

  给梦鸢气的啊,差点没一个脑壳敲过去直接送去投胎,她忍着怒火说:“怎么?欺负一个像小孩子就那么开心?是不是看见她哭很高兴啊。”

  说完,用自己新学习的法术然后给他腾空,出了门能有那么几米高,她一下收手然后在快落地时候又给飞了上去。

  她也飞到和他差不多的高度,然后和他说:“既然你和她说过她会别赶走,那么,你知道你最后会怎么样吗?”

  “我就不信掌门能杀人,我不就是开了句玩笑吗,至于吗?”他好像已经开始自暴自弃了,梦鸢不忍着了,直接施法给他来了一个空中飞舞,围观的外门弟子很多,最后挂掉的方式有点惨烈,梦鸢沾染了一身鲜血,站在众人面前说到:“以后谁在胡乱生事,下场会更加的惨烈。”

  她说到做到,现在是不管内心多么害怕,她还是要保护好小可爱的。

  梦鸢给贝贝当成亲生骨肉疼着,自然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就算有一天她要回家,那也是欧阳将军家里没有一点伤害,她风风光光的从正门回去,去做欧阳家的掌上明珠。

  黑白无常好像是工作量有点超标,看着凋零一地的魂魄都没有心情捡起来了,扔下一个小法器在附近就走了。还和夜楠说,阎王等着太白金星下去下棋呢,孟婆现在还在思念月老。

  外门弟子因为看见梦鸢发狠,所以修炼更加勤奋了,估计罗萌之前说过的关于梦鸢的传说就都以为是假的,而今儿得到了验证。

  要是不好好修炼,万一被梦鸢看到了又不好了。

  夜楠这边还和梦鸢说自己要离开两日,梦鸢有点不舍,但是没有问要干什么去。

  毕竟她相信,夜楠要是有事情一定要离开,那就是很重要的事情。

  “不用来求情,本来就是一个十恶不赦之人。”顾明月正在写东西,所以没有抬头。

  “没想着求情,嫉妒那么点的小孩子本来就应该的。”

  他说完,然后问顾明月:“天帝呢?又跑下凡玩去了?”

  正在修炼的紫衣男子打了一个喷嚏,用神魂和夜楠说:“别诅咒我,都让你留在人间养着小娘子了,我够好了。”

  “那也阻挡不了您之前闲来无聊就下凡去玩的事情,我来找太上老君的,阎王找他下去下棋,过了一百多年了。”

  说完,转身离开,和来时一样的潇洒。过着南天门就像是过无人之境一样,路过花园看见一朵纯白无洁的花朵顺手摘了下来,留着逗自己的小娘子开心的。

  没人会在意夜楠的身份和他的一切,有时候最神秘的他偏偏是最张扬的。

  回到长生门时候天都黑了,梦鸢变成最小号的自己,一头黑发都变成青丝了,今天她好像耗尽了血气,夜楠坐在床边给她塞进怀里,一整夜都在运功修养,第二天一早梦鸢就变成大号的自己,然后笑的像是一个小傻瓜。

  仔细一看,原来是发现了那朵白色的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